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05章 相信我,你一样也得不到
    紫竹居。

    推门而入,就传来了彩莲的啜泣声,屋内的气氛是从未有过的肃穆,韩沐雪上前一步,看到了趴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彩青,见到韩沐雪,她挣扎着想要起身行礼,奈何身子上使不出一点劲,只是微微一动,就传来一股子钻心的疼痛,也只能勉强对着韩沐雪笑了笑:“世子妃,您来了……”

    “你别动。”韩沐雪急忙出声,示意彩莲不要乱动,坐在了床边,就搭上了她的脉,彩青一惊,急忙出声:“世子妃,这是下人的床,你怎么能坐在这里……”

    然刚说了几个字,彩青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整个身子随之颤抖着,牵引着股间的疼痛,巨大的痛楚让她额间瞬时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剩下的话再也没了力气发声。

    韩沐雪一只手抚了抚彩青的额头,触到一阵滚烫时心里一沉,低声道:“你不要乱动。”

    这般冰冷的声音虽然寒凉,但是彩青又怎么会听不出那声音最深处一丝颤抖的担忧。

    她眼眶一热,别过头去,没有多说什么感激之言,只是默默忍住心底的感动,闭嘴不言了。

    韩沐雪此时已经顾不上彩莲也在场,蹙着眉头就替彩青把起了脉,入感的脉象弱的已经不像话,韩沐雪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过了片刻,才自身边桌上,拿起早先让人放好的纸,提笔刷刷地写了起来。

    直到写好了两张单子,韩沐雪才将笔放下,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是两幅药方,你按照这上面的药材去抓了来,这副外敷,这副回来煎了药,一日三次,给彩青服下。”

    将药方交到了一边的另一个丫鬟手里,又嘱咐了几句,韩沐雪将目光落在了彩青身上,眼神慢慢变得柔和,声音却仍旧十分冰冷,情绪深处的寒意不可抑制地散发出来:“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吧。”

    说完,才转身,对着一边一直在抽噎的流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穆芷宁怎么会来这里,你们又是怎么和他起了冲突的?”

    说起这件事,韩沐雪的眼前不可抑制地浮现起穆芷宁那副巧笑俨然而惺惺作态的面目来,伴随着的,是德王妃淡然的表情,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不在的时候,紫竹居的众人是怎么迎来了一身恶意的穆芷宁,又是怎么眼睁睁地看着彩青和飞丹被拖出去。

    想起飞丹,那般内向却细心的女孩,在自己早上走的时候,还曾笑着对自己说道,要从自己府外的弟弟那里带一些自己家做的玉米饼子回来过给大伙尝尝,可是……

    不过半天,她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甚至于连尸体都被德王妃扔到了乱葬岗。

    “世子妃……”流苏的眼里不知何时又布满了泪水,强忍着心底的悲痛,抽噎着将事情的经过断断续续地讲了出来。

    早上,自己刚走不久,穆芷宁就带着自己的丫鬟来到了紫竹居,美名其曰是和韩沐雪增进一下姐妹感情。

    韩沐雪不在,自然是由管事大丫鬟彩青招待,也不知怎的,那穆芷宁进了紫竹居,就一个劲地挑挑拣拣,言谈中都透露出对韩沐雪的不屑与鄙视来,那般讽刺的话语听得紫竹居的下人们都很是窝火。

    又过了一会,彩青和穆芷宁不知因为什么争吵了起来,就看到一边扫地的飞丹也站着说了几句什么,谁知穆芷宁的身子突然向后一仰,重重地摔在了石板地上。

    “呵呵。”韩沐雪冷冷一笑,不用流苏继续往下说,她就知道,穆芷宁定是受了伤,并且对着德王妃说了什么颠倒黑白的话,这才引得德王妃发怒,将在场的彩青和飞丹尽数责罚。

    说到这里,流苏的眼底闪过一抹浓浓的怨恨:“彩青姐姐和飞丹姐姐明明什么都没说,穆小姐偏偏说是她二人将她恶意推倒的,谁知道王妃根本不听我们大家的解释,直接就命人将彩青姐姐和飞丹姐姐拖出去重打了三十大板。”

    “王妃自然不会相信你们的话。”韩沐雪缩在袖中的手握成了拳,转头看向梅园的方向,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德王妃本就对自己有着莫名其妙的敌意,又一向将那穆芷宁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此时见到穆芷宁受伤,又怎么会去真的信任紫竹居,更何况自己那时并不在府,自然是由得穆芷宁一张巧嘴,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世子妃,您不要太过难过,彩青不后悔。”彩青见到韩沐雪的沉默,连忙开口安慰着,顿了顿,又艰难地道:“穆小姐到了这里,就是摆明了找事,就算奴婢不呛她,她也一定会找个理由发作于我们的。”

    “更何况……”说到此处,彩青的嘴角有了一丝冷笑,看着面前的枕头,指甲微微用力,“穆小姐一口一个她与世子有了夫妻之实,说是让世子妃您识相点,奴婢等人又怎么能忍得下去呢?”

    夫妻之实?

    眼前闪过司华羽那张英俊耀眼的面庞来,韩沐雪冷笑一声,连带着心底的那点怨恨也转移到了司华羽身上一些:“不管他与穆芷宁有过什么,因为他,让你们也受到殃及,真是可笑。”

    “世子妃,这话可不敢对外面说。”彩莲抹了抹眼泪,连忙打断了韩沐雪的抱怨,虽然心中悲痛,但是她也是不想因为自己这些下人,破坏了世子妃和世子的感情,“世子对您是真的用心了……”

    “好了,”韩沐雪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想了想,又转过身去,顺手拿了柜子上的一张毛毯,披在了彩青的上半身,替她掖了掖,对着彩莲嘱咐道,“彩青已经有些低烧,你们几个人照顾着,暗示替她换毛巾擦拭,不可怠慢。”

    说完,韩沐雪也不再停留,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世子妃!”

    就听得彩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脚步一顿,转过身子去,语气冰冷:“还有什么事吗?”

    彩青见到韩沐雪的脸色仍是没有一丝好转,自进屋到现在,那般毫无感情的神态就没有一丝变化,甚至于离着进了,还能感受到韩沐雪身边散发出来的淡淡寒意,她眼眶一热,强忍着情绪,声音沙哑,却透着满满的坚定:“彩青没事,您休息一会吧,一会子还要进宫呢。”

    韩沐雪的眼神微闪,终于扯出了一抹微笑,点了点头:“嗯。”

    说完,也不等彩青回答,抬手开了门,就离去了。

    看着韩沐雪的背影,彩青和彩莲对视一眼,均是有些感动,但是想到飞丹的死,心里又好像堵了一块棉花一般,涩涩的。

    她们都明白,世子妃是想给彩青和飞丹出气的,但是眼下正是多事之日,世子妃进府不久,还是新嫁妇,又怎么能惹出不必要的事端来呢。

    作奴婢的,最该考虑的,不应当是自己,而是主子不是么,更何况,有了韩沐雪的态度,她们就很是满足,感激不尽了。

    当然,她们没想到的是,韩沐雪此时的身影,正是笔直地朝着梅园走去的。

    “世子妃,您要去哪啊,还是回院子休息吧。”

    黑二远远地跟着韩沐雪,高声喊着,看向韩沐雪的目光里有一丝焦急。

    他也知道世子妃心底气的狠了,但是眼下的情况,还是等世子回来的好,可是看着韩沐雪的路,明显就是去梅园的方向。

    他连忙小跑到了韩沐雪身边,低声道:“世子妃,咱们回去吧。”

    “回去?”闻言,韩沐雪的脚步终于听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黑二,冷冷一笑,“回到哪里去?”

    黑二被韩沐雪笑声深处的冷意冰的一个激灵,心里微微有些惊讶,道:“当然是回紫竹居了。”

    要知道,穆芷宁小姐可是来自南疆,世子不在的情况下,世子妃找她理论,定是不会讨得好处的。

    “回紫竹居?”韩沐雪又是冷笑了一声,再次抬脚向着梅园走去,甚至于加快了步伐,“本妃要去找穆姑娘聊聊天。”

    “世子妃,穆姑娘不是您看的那般简单,您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世子一定会担心的。”

    眼见着前面就是梅园了,黑二的心里愈发的焦急,暗暗下了决定,若是世子妃还执意要去,就只能强行将世子妃带回去了。

    毕竟,世子有着吩咐,万万不能让世子妃有一丝一毫的闪失。

    韩沐雪紧了紧身上的兔毛披风,迈着细碎的步子,碧绿的裙边随着脚步而微微泛起,好似一朵盛开的花,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此刻,她回头看了一眼黑二,眼底的愤怒与冰冷突然全数间消失了,只余下温和,连带着嘴角的笑容也灿烂了几分,哪里还能看出刚刚冰冷的样子。

    这般巨大的反差倒是看得黑二一惊,就听见韩沐雪淡然轻柔地开了口,语气温润:“你看本妃像是会吃亏的人吗?”

    说完,韩沐雪的表情又再次回复了先前的冰冷,黑二又是一愣,似乎有些接受不了这般巨大的反差,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就看见韩沐雪一个闪身,进了梅园。

    进了梅园,没有几步,自然就看到了站在门外守着的如兰,韩沐雪微微一笑,神情柔和,落落大方:“本妃前来看看穆小姐。”

    看到韩沐雪身影的一刹那,如兰的身子一抖,心底生出几丝惧意来,听完了韩沐雪的话。连忙点了点头,就向屋内通报去了。

    没一会,如兰就出来,对着韩沐雪行了个礼,道:“世子妃请稍等片刻,小姐马上便出来了。”

    韩沐雪淡淡一笑,似乎有些不解:“不请着本妃进去小坐片刻吗?”

    “小姐说想请世子妃在府内随意走走。”如兰似乎早就料到有此一问,不慌不忙地回答着,“小姐正在屋内更衣。”

    韩沐雪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脚步慢慢地在院子里踱着,最后停在一颗开的正好的红梅前,双眼微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看着面前开的正艳的红梅,那小小的花瓣似乎散发着别样的魅力,叫人忍不住想要去观赏,又从心底对这等开在冬季的花产生几丝敬佩来,她的声音如银铃般清脆悦耳:“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梅,开的甚好,你若是再想着将我带回去,以后你就不用再跟在我身边了。”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身后的黑二说的,黑二心里一惊,干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低下了头,为自己辩解着:“世子妃,我从来没有过那个想法。”

    “是么?”韩沐雪摇了摇头,刚欲说些什么,余光瞥见一道淡绿色的身影,脸上立刻带了柔和近人的笑容,对着那道影子道:“你来了。”

    “姐姐。”穆芷宁见到韩沐雪,眼底闪过一抹喜悦,连忙上前,对着韩沐雪盈盈一拜,身子玲珑美好,淡绿色的衣裙上面点缀着的宝石在日光下微微闪烁着,配着她那般白皙的肌肤,还有随意拢在身后的黑色秀发,给人一种娇媚迷人的感觉。

    韩沐雪神色不变,看着面前的穆芷宁,也没有上前去搀扶她,随意地道:“穆小姐这般称呼本妃可不敢当,国有国法,虽然本妃没有意见,但是为了免得活了口舌,你以后还是称呼本妃的身份为好。”

    穆芷宁的笑容一僵,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心里冷笑,这个韩沐雪也就只能在这里逞逞口舌之快了,怎么,是看到自己的丫鬟被责罚,急着过来给她们出气么,只是这般做法,未免太过幼稚。

    这样想着,穆芷宁的面色更加的柔和,温顺地点了点头,与韩沐雪在府内闲逛起来,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她今日穿了一件与韩沐雪衣色相近的裙子,一个碧绿一个浅绿。

    走了几步,穆芷宁随意地与韩沐雪闲聊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微红,看着身边的韩沐雪,语气里有几分羞涩:“说起来,宁儿与哥哥的婚事也快了呢。”

    韩沐雪的脚步不停,并没有出声接着穆芷宁的话,穆芷宁有一瞬间的尴尬,心底冷笑,继续补充着:“说起来,母亲说是要让宁儿做哥哥的侧妃呢,也不知姐姐会不会生宁儿的气?”

    “生气?”

    韩沐雪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两人此时正巧来到了德王府的连心亭,韩沐雪的眼神落在结了一层薄冰的湖面上,那湖面上蒙了一层雪,一片银白,倒是好看的紧,她随意地摇了摇头,突然冷笑了一声,“为了你这么个压根不可能嫁给他的人生气,你配么?”

    这般冰冷而毫不留情的话语落在穆芷宁的耳中,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愣住了,这样嘲讽的语气是韩沐雪从前从未出现过的。

    这个世子妃给人的感觉永远是淡然平静,待人温和而尊贵,以至于穆芷宁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勉强笑着:“姐姐在说什么,宁儿怎么听不懂呢?”

    “本妃说了你不要叫本妃姐姐,着实厌恶的很。”韩沐雪直视着穆芷宁,第一次将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女子,一双凤眸里满是寒冰,尊贵而惹人眼球,反倒生出几分别样的魅力来,看的穆芷宁暗暗咬牙,就又听见韩沐雪讽刺而略带尖锐的语气传来:

    “你想要当世子妃?想要权利?想要司华羽的心?想要这德王府女主人的位置,想要荣华富贵?”

    韩沐雪的笑容冰冷,里面带着浓浓的嘲讽:“相信我,这些东西,你一样也不会得到。”

    ------题外话------

    今天家里停电断网,折腾了一天,对我们小区的物业竖中指!

    对不起大家,我来晚了,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