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10章 再次进宫
    昌乐侯府。

    陈氏的房间里,此时是一片寂静,韩国荣面色沉沉地看着床上悠悠转醒不久的妻子,语气中隐有着责怪:“你是怎么搞的,让韩沐雪就那么将那个小孽种带走了?”

    自己卧病在床,丈夫关心的竟然不是自己的身子,而是韩明浩,陈氏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强忍着虚弱道:“那个女人不知怎么的,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也没办法,她毕竟是堂堂世子妃。”

    这个女儿,自成亲以后,就变得深沉莫测,自己三翻四次都没能从她手里讨到好处,提起这事来,陈氏也有些头疼。

    “堂堂世子妃?”韩国荣冷笑一声,将手里的茶杯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指着陈氏,怒声道:“若不是你没能尽快除掉她,她能活到成为世子妃那天?”

    “老爷。”

    被韩国荣这么一吼,陈氏面色一白,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这个惯是温和的男人会这般直接斥责自己,更何况,这屋里面还有李嬷嬷等人在,这般在下人面前的做派,是不想给自己留面子了吗?

    “哼。”韩国荣的眉头皱的更禁,看着面前的陈氏,此时她面色蜡黄,还透漏着淡淡的惨白,鬓发散乱,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的端庄大气,韩国荣看在眼里,不由觉得更加心烦意乱,只是对着陈氏冷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几步走到门口,回头对陈氏道:“你自己看着办吧,连这点事都办不好,当初我怎么就娶了你这个没用的女人。”

    说罢,也不管陈氏愈发惨白的脸色,直接摔门离开了。

    屋内,李嬷嬷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直到韩国荣走远了,李嬷嬷才倒了杯茶,端到了陈氏面前,安抚道:“夫人,您别太生气了,喝杯茶吧。”

    陈氏面上没有一丝表情,皱着眉头接过了茶水,引了一口,就听见门被打开,孙嬷嬷走了近在,低声道:“夫人,老爷他去了苏姨娘的院子。”

    “砰——”

    一道巨大的声响自孙嬷嬷话落,猛然响起,陈氏看着地上的碎茶杯,眼见着热气冒出来,冷笑了一声:“他的夫人中了毒,他丝毫不关心,还有空去那个狐狸精那里?”

    李嬷嬷连忙上前去,用手轻轻拍着陈氏的后背,为她顺着气,安慰道:“您别多想,老爷只是一时有些烦躁而已。”

    “你不用安慰我,”陈氏挥了挥手,面色冰冷,“这么多年,我早就看透了这个人,你对他有用,他才会对你有个好脸色,你若是逆了他的意思,他总是不会拿你当人看的。”

    “还有姓苏的那个小贱人,”陈氏的身子还比较虚弱,说到这里,喘了几口气,才继续道,“不就是生了一儿一女么,我迟早让她不得好死。”

    李嬷嬷和孙嬷嬷显然对陈氏这般的话已经司空见惯,也没有多说什么,孙嬷嬷从一边拿了东西来收拾着地上的碎瓷片,听到这话,孙嬷嬷抬起头来道:“夫人您别担忧,老爷就是喜欢那人年轻漂亮而已,说白了,不就是喜欢美色嘛。”

    陈氏眼睛一亮,随即阴冷地笑了几声:“你说的对,这么多年,老爷不过是还念着那个小贱人,苏姨娘不过是与她有着一丝相似,就把老爷迷得神魂颠倒。”

    这话一出,李嬷嬷心里一惊,连忙走到门口,四下张望了一圈,才关上门,低声道:“难道您准备……”

    “没错,”似乎是想通了什么,陈氏抚了抚自己面皮,叹了口气,“我已经老了,回头你回去,接着我娘家的那个侄女来府里玩耍几天吧。”

    李嬷嬷和孙嬷嬷对视了一眼,皆是明白了陈氏的意思,点了点头,李嬷嬷想了想,又开了口:“夫人,那大少爷的事……”

    提起韩明浩,陈氏有些烦躁地揉了揉额头,又摇了摇头,再抬眼时,眼底已经一片冰冷:“他活不了多久了,毕竟是那般烈性的毒药,至于那个贱女人,先不要管她,等进了宫,我自有办法收拾她。”

    “倒是我亲爱的大女儿,”陈氏的笑容愈发寒凉,李嬷嬷看了一眼,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陈氏的表情,就听见陈氏道:“韩沐霜去寺院修养了那么久,也是时候解决她了,毕竟时间确实是不多了。”

    “您的意思是?”李嬷嬷连忙走到陈氏身边,俯身问道。

    陈氏淡淡一笑,接着李嬷嬷的话说了起来,不出片刻,李嬷嬷便急匆匆地出了府。

    陈氏院子这边的事,自然是无人知晓。

    此时昌乐侯府一间较为偏僻的房间内,韩玉儿正坐在窗边,手里捧着一本书,细细地看着,她看的十分认真,似乎很是喜欢书中的内容,有淡淡的阳光洒进屋子,照在她略显干瘦的小脸上,给本来营养不良的小脸添了几分光泽,一时间看上去倒是生出几分别样的美感来。

    “小姐,”一名身着黄衣的丫鬟进了屋,关上门后,才小步走到韩玉儿身边,低声道,“奴婢刚刚瞧见李嬷嬷急匆匆地往府外走去了。”

    顿了顿,那丫鬟又补充着:“李嬷嬷的神色瞧着不是那么自然,脚步也较往常快了几分。”

    韩玉儿停下翻书的手,抬眼瞧了瞧窗外,笑的好似银铃,没了往日里刻意掩饰的沙哑,此刻倒更像个千金小姐,她伸了个懒腰,才拿起桌边的笔,想了想,拿出一张纸来,提笔写了起来:“让我猜猜母亲这次又想干什么。”

    二姐姐刚刚回去,带着韩明浩,马上又要进宫了,这次的晚宴会持续到天明,那么母亲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是……大姐姐。”韩玉儿的眼底浮现几分俏皮来,嘴角笑的分外甜美,连带着脸颊两次都有了浅浅的酒窝,“母亲当真一环扣一环,丝毫不想放过每个人啊。”

    过了片刻,韩玉儿拿起桌上的纸,对着吹了几下,叠好,从桌子下面掏出一张略显破旧的信封,吐了吐舌头,将信纸装了进去,交给了那个小丫鬟:“你去把这封信送到明月楼。”

    那丫鬟也没多问,将信封收紧了袖子,又俯身道:“小姐,您说的信息奴婢已经和夫人身边的小翠说了,今晚,夫人应当就知道了。”

    “嗯,”韩玉儿写完了信,又拿起了书,翻了一页,随着丫鬟的话落,轻轻点了点头,“母亲斗了这么多年,却不知这毒是身边最大的老虎下的,也是时候,让她知晓些什么了。”

    那丫鬟应了一声,就慢慢退下了。

    韩玉儿的眸光又重新落在了桌上的那本书上面,笑的格外欢畅。

    “今晚的宫宴想必会很有意思了。”只可惜,自己是个最不被看的起的洗脚丫鬟所生的贱种,陈氏从不带自己去参加宴会,不然,自己就能亲眼看看了。

    不过没关系,很快,她就要陈氏,韩月儿和韩玲儿只能仰望自己。

    ——

    今日下午,最让百姓们津津乐道的,当属中午公示的科举结果了,今年的科举结果,破天荒的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百姓们均是聚在一起闲谈着,整个京城都陷入了一片热闹之中。

    这次的科举,比往年都更加让人意外,不仅是因为那双状元,更是因为这次的前三甲中,竟然有一个女子,女子,这可是北寒开国来的第一个女子状元,是以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女子身上,都在猜测着,到底是怎样有才华的女子,才会取得这样辉煌的成绩。

    “世子妃,外面可真是热闹。”彩莲掀开车帘,看着外面的情景,感叹了几句,眼神却不自觉地飘向了车的另一角。

    那里,坐着一个一身蓝衣的女子,那女子听了彩莲的话,也转头看了看外面,点了点头,对着韩沐雪道:“世子妃,的确很漂亮。”

    这话倒是说得彩莲有些尴尬,她撂下车帘,看着那女子道:“彩月,你真的好沉闷啊。”

    这女子正是司华羽刚刚派到韩沐雪身边的丫鬟,韩沐雪赐名为彩月,说起来,这丫鬟倒是和韩沐雪有些渊源,按照司华羽的话来说,他是花了二百两银子从外面买的,也就是说,这女子其实就是那天街上那个天价卖身的丫鬟。

    没曾想,这么久过去了,她竟是还没将自己卖出去,直到遇见了司华羽。

    “无事,性子沉稳是好事。”韩沐雪对着彩莲摇了摇头,看向了彩月,问道:“说起来,你竟然要价二百两,想必是有什么过人之处了。”

    彩月点了点头,提到自己的过人之处,她的脸色柔和了几分:“奴婢自小习武,护的世子妃周全是没问题的。”

    “竟是习武之人?”韩沐雪更加满意,彩青因着身上的伤,自然是不能跟着来了,但是身为世子妃,进宫时身边自然不能只跟着一名丫鬟,是以韩沐雪想了想,就把彩月带了一起,也顺便看看这个丫鬟的能力。

    想到彩青,韩沐雪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看向外面,心里有些愧疚。

    自己的大丫鬟出事,自己应当陪着才是,如今却因着身份,不得不进宫,留下她在府中,也不知穆芷宁是不是还会去紫竹居。

    似乎是看出了韩沐雪的心思,彩莲连忙安慰着韩沐雪,语气里有着几分感激:“世子妃,您别难过了,您能为我们这些丫鬟奴婢这般,奴婢们就很满足了。”

    说着,彩莲又道:“更何况,世子不是说了吗,已经派人把咱们院子看起来了,保准穆芷宁一个头发丝都飞不进去呢。”

    提到司华羽,韩沐雪摇了摇头,想起白天的那一幕,只觉双颊热热的,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不再言语。

    一边的彩月见状,也不多言语,只是抱着膝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彩莲见状,吐了吐舌头,这个彩月看上去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彩莲是个急性子,彩青不在,也没人和她闲聊了,此时自然是闲不住,虽然有些别扭,但是犹豫了半晌,还是撩开车帘,对着外面的黑一道:“黑一,今个怎么没见黑二也跟来呢?”

    听见彩莲的声音,黑一的身子抖了抖,也不怎么想到,身子无形中往马车窗边凑了凑,直到离着彩莲足够近了,才沉声道:“黑二有点事,不能来了。”

    “有事?”彩莲的双眼一转,好似想到了什么,小脸微红,也放低了声音:“是不是去找那些姑娘了?”

    “不是,”黑一一愣,随即认真地摇了摇头,看向彩莲,“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净说着这种话。”

    “你——”彩莲顿时语塞,看着身边的黑一,忍不住伸手来打了他肩头一下,“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想什么呢。”

    说罢,也不给黑一反应的时间,就缩回了身子去,将帘子撂下,显然是不想再和黑一说话了。

    黑一愣了愣,心道女孩子就是善变,刚刚还一脸高兴的样子,怎么现在就好像生气了呢,不过想到黑二被主子拖走的一幕,黑一的心底打了个寒颤,今个自己坏了主子那么大的好事,若不是世子妃进宫必须有人陪着,那么自己就也会接着去找黑二了。

    想到那个地方的恐怖,黑一有些庆幸,还好先做错了事的是黑二,他先辈带下去,自己自然就得留在世子妃身边了,黑一不由得有些庆幸。

    当然,他没料到的是,在晚宴结束,回府之后,自己还是没能免除这一顿责罚。

    坏了司华羽的大事,司华羽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呢。

    德王府的马车一前一后的在街上行驶着,临近着宫门口,就缓缓放慢了速度,因着官员家眷的马车较多,是以有些拥挤,又在车内等了片刻,车夫才终于将马车停好,彩莲从柜子里拿出韩沐雪的纯白色的狐毛披风给韩沐雪系上,才扶着韩沐雪下了车。

    下了车,又过了一会,德王妃才慢悠悠地从车上下来,身边跟着李嬷嬷,见到韩沐雪,嘴角微微扯了扯,道:“走吧”

    一行人就朝着宫内走去。

    ------题外话------

    亲爱的们晚安,公子爱你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