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25章 局中局(上)
    “真没想到,这毒竟然是五公主身边的婢女下的。”看着五公主被拖下去的身影,孙忆柳不禁有些唏嘘,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微微摇了摇头,一双眸子里明亮的好似天上的星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这宫中真的是容不得一点差错。”

    韩沐雪点了点头,对着孙忆柳轻轻笑了笑,眉眼柔和了几分:“你也别想了,五公主想陷害你,你也不必同情她。”

    说这话时,韩沐雪特意压低了声音,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孙忆柳想起方才惊险的一幕,若是没有韩沐雪和母亲的求情,现在被拖下去的,恐怕还有自己了。

    这样想着,她眼底就多了一分冷意:“我本与五公主不熟,又无冤无仇,本想着对她恭敬些也不会有什么大事,谁知道……”说到此处,孙忆柳握住了韩沐雪的手,颇有几分感激的意味,“多谢你为我求情了。”

    韩沐雪一愣:“你不必客气,我和你本来就是朋友的。”

    这是韩沐雪下意识的话,在她眼里,孙忆柳和自己乃是闺中密友,帮助闺蜜,又有何可客气的,但是她一时间忘了,自己已经不再是韩沐霜,而是韩沐雪,这话落在孙忆柳的耳中,自然就变了味。

    经过这几件事,她早就把韩沐雪当做朋友看待了,此时她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眸中满是真诚的光芒,沉吟了片刻,她才笑道:“你说得对,咱们是朋友。”

    说罢,孙忆柳又紧紧地握住了韩沐雪的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语气里又带了几分伤感:“可惜霜儿不在,不然咱们三个……”

    “姐姐的事,迟早会真相大白的。”韩沐雪淡淡一笑,看着孙忆柳满面的担忧,心里感受到来自好友的关心,只觉一股暖流流过,不去理会孙忆柳的惊愕的表情,接着开口道:“上次回府,母亲说姐姐还在寺庙,但是我却觉得,姐姐很可能是出事了。”

    “霜儿她真的出事了?”孙忆柳一惊,双手握住韩沐雪的手,急切地问道,“她现在在哪里?”

    她已经死了啊,我的傻忆柳,。

    韩沐雪心里默默说着,面上的表情不变,摇了摇头,声音清冷,夹杂着丝丝寒意:“我也不知道……”

    “唉。”孙忆柳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能为韩沐霜做些什么,也只能垂下眸子,不敢去看韩沐雪,不想让她感觉到自己这个韩沐霜的闺中密友的无能。

    感受到孙忆柳情绪的变化,那种伤感,倒是让韩沐雪的心不再那么寒冷,她低声安慰着她:“你放心,姐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

    孙忆柳也只能安慰着自己,点了点头,拉着韩沐雪向着席位间走去。

    经历了五公主的这一件事,在场众人的兴致都不是很高,夏书蝶被林太医的随从带回了太医院,皇帝下了命令,一定要将自己的状元救治回来,林太医顿感压力,从匆匆地回去了,说是要召集太医院的老大夫们一齐研究。

    而经过这个转折,时间也被消磨了大半,眼见着晚宴就快开始了,众人怀着各异的心思,都回到了自己的席位。

    ——

    皇家祠堂。

    “滚,你们都给我滚!”五公主将祠堂内莹妃派来的宫女全都赶了出去,再反手将门关上,背靠着门,大口地喘息着,眼中满是怨恨与嫉妒。

    那个女人,那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女人,此刻还好好地在乾坤殿内坐着吧?

    想到这些,五公主就觉得心里好似被蚂蚁啃食过一般,一种难以言喻的怨恨席卷了自己,她锋利的指甲刺进了门框,缓缓划过,发出一阵刺耳的“刺啦”声。

    祠堂阴冷,毕竟是祭奠皇家先祖的地方,毫无人烟,气温甚至较之外面更加的低,五公主大口地喘息着,片片白雾随着呼吸而吐出。不远处桌子上,昏暗的烛火跳动着,映入五公主的眼眸,给她某中介加了几丝火红的色彩,一时间倒是显得她生出一种别样的美艳来。

    她忽然冷静了下来,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默默地走到祖宗的牌位前,跪在了地上,注视着印着先皇名字的一个牌匾,却是突然笑了:

    “呵呵……”

    本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此时听来,怎么都透露出一股子阴森的感觉,五公主的唇角微勾,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声音里有着明显的愉悦:“你很得意吧?”

    面前浮现的,是韩沐雪那张永远都是一份淡然的面庞,五公主突然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可惜你没想到,我设下的是连环计,你逃过了一次,本公主却不信你还能有那般好运气,逃过第二次。”

    “过了今晚,当你身败名裂的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似刚刚那般嚣张。”

    说完,也不管门口是否还有宫女的偷看,五公主就闭上了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动着,嘴唇微动,好似是在诚信为祖先祈福一般。

    只有她自己知晓,她在祈祷,祈祷那个女人,很快就能死无葬身之地。

    ——

    乾坤殿内,众人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实则早已炸开了锅,纷纷低声议论着今晚的事。

    五皇子仍然是一派淡然的模样,手中拖着一盏上好的水墨游龙雕花山水紫砂杯,轻轻吹着茶水表面的热气,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自殿内的人中细细地扫过,最后眸光微闪,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一片白雾中,正对着自己的席位,不正是德王府的么?

    那个女子一身红色的对襟长裙,席地而坐,裙尾在地面上泛泛而开,好似一朵张扬而耀眼的牡丹,一眼望去,就再也舍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

    想来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不然也不会让一向善于伪装的妹妹都控制不了情绪,从而在殿前失仪,受了那般严重的惩处。

    “呵呵,”五皇子突然轻笑了一声,眸中映着那人的一身红色,看着那个女子低头与身边的婢女交谈着,染了红色唇脂的唇角微勾,似乎很是愉悦的模样,连眉眼也跟着弯成了一个迷人的弧度,五皇子微惊,这样的笑容实在是让他舍不得移开视线久久弥漫。他注视了她良久,最后,方才依依不舍地低下头,品了一口杯中上好的茶,却觉得口中的茶香差了那么一点味道,似乎是……属于花的香味。

    “去,换成牡丹花茶。”五皇子将茶杯放在桌上,对着身边的小厮低声吩咐了一句。

    总是觉得,非得亲自品一品那多花,心里的躁动才能平静下来一般。

    五皇子轻轻摇了摇头。

    另一边的席位上,莫尧越想越惊恐,不自觉地又饮尽了一壶酒,直到酒壶空了,再也倒不出一杯酒来,他才猛然惊醒,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又喝了许些酒水,此时他不禁觉得头有些昏沉。

    眼神飘向韩沐雪,莫尧冷笑了一声,还是想不明白,今日究竟是发生了何事,本该被拖出去的韩沐雪怎么就那么好运地逃过了一介阶,自己准备好的毒药,缘何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另一种毒药。

    事实上,莫尧差人在给夏书蝶敬的酒里面下了自己精心准备好的毒,那毒又被如意藏在了韩沐雪的香囊中,本该被林太医查出来,谁知道最后竟然鉴定出事另一种毒药,甚至连辨别凶手的方法都变成了气味,而不是搜身,这实在是令莫尧费解,直到最后,五公主被拖了出去,他才意识到今晚自己和五公主的计划,很可能已经被被人知道了去,甚至加以利用。

    只是他一直想不通,到底是谁,能对自己二人的行动了如指掌。

    莫尧喝了不少的酒,此时只觉得越想越乱,甚至于眼前都有些模糊了起来,他使劲甩了甩头,看向韩沐雪,却没曾想韩沐雪也正看向自己,两人的视线相对,莫尧突然低呼了一声,再次看向韩沐雪的时候,那人已经转过头去,和别人说着话。

    莫尧捂住自己心口的位置,那里,自己的一颗心正狂跳着。刚刚的一瞬间,自己分明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眸子,那样的凤眸里,含着微微的深情,三分柔和,气氛清明,那样的眸子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那正是和自己相处了多年,常年行医的未婚妻韩沐霜才会时常对着自己流露出的眸光。

    难道韩沐霜活过来了?

    不,不可能。

    莫尧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刚刚一定是自己看错了,那怎么可能是韩沐霜,那个女人,分明死了才对,死在自己身——下,死在自己的凌辱之中,又怎么可能死而复生,自己只是喝了太多酒,所以才会看花了眼。

    莫尧努力安慰着自己,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侍卫道:“阿意,抚我下去休息一下。”

    阿意连忙应了一声,就扶着莫尧离开了席位。

    不远处,韩沐雪眼角的余光扫到莫尧离开的身影,唇角笑的愈发具有深意。

    ------题外话------

    女主到底怎么让五公主的毒变味了的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