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26章 局中局(下)
    “世子妃,莫尧公子好像喝多了呢。”彩莲正和韩沐雪聊着今个在昌乐侯府的事,一回头,正看见莫尧在小厮的搀扶下向着乾坤殿外面走去,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这宴会还未曾开始,莫尧公子怎么就离开了呢?”

    韩沐雪闻言微微一笑,抬起手来,纤长的手指一寸寸抚过身前上好的楠木梨花桌,声音缥缈如银铃般:“遇到了想不通的事,时运不济,大概一时就贪喝了一杯罢。”

    彩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不过既然莫尧公子醉了,那么咱们也应当给他送去些问候才是。”韩沐雪顺手拿起桌上刚刚倒好的雪山云雾茶,啜饮了几口,感受着温热的茶水自喉间滚滚而下,唇角的笑容愈发的灿烂,唇峰幽远,似有深意。

    将手中的茶杯放下,韩沐雪方才抬眸,一双凤眸中带着柔和的微光,落在了身后一直未曾有言语的彩月身上:“你说是吗,彩月。”

    彩月的心头一跳,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韩沐雪要做什么,犹豫了片刻,才点了点头,声音坚定:“奴婢全凭世子妃吩咐。”

    彩莲此时也已经明白了韩沐雪的意思,心底惊讶,想要开口询问韩沐雪,可是触及到她略带寒意的眼神,还是将嗓子里的话咽了下去。

    世子妃做事,自然有她自己根据,她一个丫鬟,也不好说什么,再说了,那莫尧公子确实三翻四次地找世子妃的麻烦,就是世子妃想要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也是不为过的。

    彩莲甩了甩头,将头脑中的想法尽数消除殆尽,仔细地听着韩沐雪和彩月的话,眼底很快就就涌上了难以掩饰的震惊,又被彩莲不动声色地掩饰了去。

    此时的窗外,点点的繁星已经隐约露出了踪影,时间也不知不觉地推进着,经过五公主一事,殿内的气氛总是有着难么一丝尴尬,难以再像开始那般热闹与从容。

    也不知是珍妃俯身在皇帝的身边说了些什么,惹得皇帝笑的愈发开怀,也不顾一边人的眼神,直接就将她搂了过来,在她白皙如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方才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鼻子,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惹得珍妃“咯咯”地笑了起来。

    坐在席位间的邵以彤见皇帝心情似乎不错,眼神不着痕迹地从韩沐雪的身上扫过,唇角带笑,站起身来,高声道:“陛下,臣女有个好的提议。”

    邵以彤故意将声音抬得很高,足以让在场的众人都能听到,是以一时间,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众人纷纷将目光放在了邵以彤身上,暗暗想着这个一向跋扈嚣张的威远将军府二小姐又想要干什么。

    皇帝的眼神并没有落在邵以彤身上,而是看向了一边坐着的纳兰丹阳公主,唇角浮起一抹深远的笑容,道:“你这丫头,又有什么主意了?”

    邵以彤的小脸就浮上一抹绯红来,很是不好意思地道:“陛下,臣女看大家都在等着用宴会开始,不如就由臣女提议做一个游戏。”

    “哦?”皇帝的眼神亮了一下,颇为感兴趣的模样,“你倒是说说,做个什么游戏为好?”

    见到众人都看向自己,邵以彤不禁有些得意,眼神再次不经意地扫过韩沐雪,才款款道:“臣女无聊,想着要是能让今天在场的人都能参与进来就好了。”

    说带此处,邵以彤微微停顿,有些得意地道:“不如就由宫女主持,击鼓传花,男女席各一,停下时,便有男席向女席提问,你问我答,输了的便罚酒,如何?”

    也就是说,男方向女方提问,或作诗或问答,若是女方答上,那么便是男方罚酒,但若是女方不能正确作答,那么便是女方自罚。

    这样的法子倒是新奇,一时间,在场的公子小姐们心思都活络起来。若是能趁此机会向心爱之人一展才华,那么……

    韩沐雪看着邵以彤站在席位上,一袭烟绿色长裙,说起得意的,眉飞色舞,那般模样,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博学多识一般,实在是可笑。

    “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正巧朕也想看看,咱们北寒的男儿对上女儿,到底是男儿更强,还是巾帼不让须眉。”皇帝稍一思量,觉得这样等着宴会开始,倒是不如给在场的公子小姐们一个相识的机会,哈哈一笑,大手一挥,就让了宫人准备东西去了。

    显然是同意了邵以彤的提议。

    邵以彤得了皇帝的准许,松了口气,挺直了腰杆,傲气十足地坐回了位置上,带着满满的得意与挑衅看了一边的邵以菱一眼,那模样,仿佛就怕邵以菱不知道自己多么厉害似的。

    威远将军夫人见此,眉头微皱,眼神从纳兰丹阳公主的身上扫过,见到她似乎没看见邵以彤的这般行径,心里带了点怒火,冷哼了一声,拉着邵以菱就往一边坐了坐。

    仗着自己是别国的公主,就任由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的女儿如此无礼么?

    威远将军夫人的眼底就闪现出几丝不屑来,一个小小的契丹,不还是在自己和丈夫带兵的镇压下,不敢造次,才乖乖地送了公主来求和,这纳兰丹阳公主,也太不自量力了些。

    场中众人的心思各异,很快,就有太监宫女送来了花束和鼓,一切准备就绪,皇帝刚要指派一个太监上前击鼓,谁知这时,邵以彤又站了起来,满面兴奋,自告奋勇地大声道:“陛下,不如就让臣女做那击鼓之人。”

    这邵以彤今晚也太过活跃了一些。

    韩沐雪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只看到了她眼底的兴奋,只当她是跋扈惯了,并没有多想,微微摇了摇头,就不再看她。

    皇帝闻言,立刻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纳兰丹阳公主,见她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心里摇了摇头,思虑了片刻,就同意了邵以彤的提议,笑着调侃道:“这下子你这丫头可就亏了,失去了展示自己的机会,可别后悔。”

    邵以彤立刻低下了头,一番娇羞的模样:“臣女这不是想要为在场的众人多留一个机会吗。”

    皇帝见此,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邵以彤立马就跑向了摆在大殿正中央的鼓面前,笑的灿烂,对着众人微微伏身,行了个礼:“那么我就开始了。”

    威远将军府人淡淡抬眼,看了邵以彤一眼,自嗓子眼里发出了一声冷笑,拍了拍邵以菱的手,低声道:“菱儿,你万不可学习你那个妹妹,如此不正经,好似个青楼女子一般给展示在众人面前,端的失了大家闺秀的礼仪。”

    邵以菱虽然常年在关外,此时也知道邵以彤这样的行为着实太过不雅,用长辈的话来说,就是太过没脸没皮了些,是以她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道:“母亲,女儿知道了。”

    “呵……”纳兰丹阳公主听见二人的对话,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权当没听见那母女二人的对话。

    在她看来,邵以菱和威远将军夫人自然是因为嫉妒自己的女儿太过优秀。即使是生活在北寒多年,纳兰丹阳公主骨子里属于契丹人的血脉还是没有改变多少,在她眼里,这北寒的女子就是太过规矩,试问一个女子不能放得开,又怎么能讨男人的喜欢?

    也正是这样的观念,才导致她对邵以彤从小的教育就比较偏向于契丹,让邵以彤养成了这样的性子,可是她却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以后就是要嫁给北寒人,她将女儿教育成契丹人的样子,又有那个高门愿意娶自己的女儿进门呢?

    这些道理,威远将军夫人自然不会告诉纳兰丹阳公主,她本就对纳兰丹阳公主嫁入威远将军府颇有微词,也很少和纳兰丹阳公主交谈,是以久而久之,养成了邵以彤这般头脑简单的样子。

    彩莲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游戏,心底有着隐隐的期待,又有些害怕,低身附在韩沐雪耳边问道:

    “世子妃,那花束会不会停在咱们这里啊?”

    韩沐雪摇了摇头,邵以彤虽然和自己有所过节,但是她是背对着众人敲鼓的,就算是她想要让花束停在韩沐雪手中,也得能看见才行,哪里会那么巧?所以韩沐雪并不在意,笑着对彩莲道:“怎么,要是停在我这里,就让你上前替我作答好了。”

    这样调侃的话语落在彩莲的耳中,彩莲立刻红了脸,连连摆手:“世子妃,您千万别,奴婢不行的,奴婢哪里会那些。”

    看着彩莲可爱的模样,韩沐雪的笑声愈发愉悦,彩莲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只觉双颊发烫,跺了跺脚,羞道:“世子妃您竟然拿彩莲说笑,奴婢不理您了。”

    说完,就转过头去,不再看韩沐雪,一副生气了的模样。

    韩沐雪失笑,点了点她的额头:“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可别不理我,我是就你一个丫鬟了。”

    这话倒是真的,彩青在紫竹院养伤,彩月得了自己的吩咐,刚刚离开,黑一不能进乾坤殿,此时跟在韩沐雪身后的可不就只剩下彩莲一个人了吗?

    这样的话说的彩莲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这般贴心而又体己的话,立刻就让彩莲的心里暖融融的,她转过脸来,十分认真地道:“奴婢定是会一直跟随您的。”

    韩沐雪刚要开口,就听见耳边传来阵阵鼓声,抬起头来,原是邵以彤已经奋力地敲击了起来,韩沐雪也就没有继续和彩莲说下去,而是看向了那束花。

    花束随着鼓声的响起,就在众人手中纷飞了起来,世家小姐们带着害怕和期盼的矛盾心情结果花束,又略有失望地将花束传给别人,既因为花束没有停在自己手里而信息,又因为失去了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而失落,很快,花束就传到了韩沐雪附近。

    虽然韩沐雪对这个游戏不甚在意,但此时也不禁端坐好,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花束,心里少见的出现了一丝紧张感。

    很快,花束就到了韩沐雪的身边,她十指如玉,刚刚接过花束,想要转手扔向附近的淑妃,就在此时,鼓声戛然而止。

    全场寂静,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场中拿着花束的人。

    男方席位处,拿着花束的,是一身一身天青色衣物,眉眼俊美的男子,而女眷席位,众人不免有些惊讶,这花束竟然落在了德王世子韩沐雪的手中。

    这个世子妃可是最近京中热门的人物,先是传出了不受宠,甚至遭到世子厌恶的传闻,接着又在赏菊宴上大放异彩,一曲琴声栩栩如生,让人仿佛身临其境,彻底打破了昌乐侯府二小姐无才无艺的传闻,最后,世子更是直接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这个新婚妻子的喜爱。

    这些事,单独拿出一件放在京中都足够众人讨论一会子了,此时全数集中在了韩沐雪的身上,自然更加的引起人们的注意。

    见到这花束落在韩沐雪的身上,众人纷纷期待起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得,他们也想看看,这个世子妃会怎么回答男方刻意刁难的问题。

    韩沐雪的手指拂过有些散乱的玫瑰花束,嘴唇微抿,看到对面的男子时,心里不免有些复杂。

    她对这个游戏没什么兴趣,没曾想花束偏偏落在了自己的手上,她感觉到张子潇对自己态度细微的变化,想要与他保持距离,却没想到花束偏偏落在了他的手上。

    她站起身来,眼底微光涌动,一双凤眸眨了眨,唇角溢出一抹温和笑容来,看向了皇帝:“陛下,真是不巧,这花束怎么就落在了臣妇手中呢。”

    皇帝立刻“哈哈”一笑,看着下方女子端庄得体而不失俏皮的模样,心中对这个自己亲自赐婚的女子更是满意,笑道:“世子妃就别客气了,上次赏菊宴中的一曲朕可是记忆犹新,而我们兵部侍郎家的儿郎张子潇更是才华过人,朕倒很是期盼你们两个谁会胜出呢。”

    张子潇则是微微抱拳,儒雅一笑,道:“能与世子妃一道,是微臣的荣幸。”

    “爱卿不必谦虚,如此就不要再耽误时间,你们二人开始吧。”皇帝对着张子潇点了点头,用一种很是欣赏的目光看着他,这个兵部侍郎家的儿子他命人暗中观察了许久,此才华学识都是一流的,又廉政清明,着实是个不错的苗子。

    皇帝发了话,张子潇自然不能再磨蹭,心里叹了口气,看着对面眉眼如画的女子,面上的笑容就带了几丝苦涩,对着韩沐雪抱了抱拳:“世子妃,那小生就发问了。”

    “张大人请。”韩沐雪对着张子潇点了点头,示意张子潇开始。

    众人的目光此时落在二人身上,眼底有着浓浓的好奇,猜测着这个同样才华横溢的张子潇会给韩沐雪出什么样的难题。

    张子潇沉默了片刻,就开了口,声音清朗圆润,好似远山般,内容却让人大吃一惊:“久违世子和世子妃关系不好,外界传言世子将世子妃抛弃在新房之中,更是对世子妃无一丝宠爱,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韩沐雪愣了一下,抬眼看向张子潇,见到那人坦然地望着自己,心里叹了口气,他是不想自己为难,才故意说了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自己只要轻而易举地回答一个“不”字,就可以顺利过关,不必罚酒。可是……韩沐雪心里摇了摇头,唇角的笑容淡了下去,她是不愿意再欠下张子潇人情的,之前对她的帮助已经让韩沐雪心有愧疚,此时她不想将这样的愧疚再上一层。

    “请张大人恕本妃……不能回答。”

    女子的声音清脆而悦耳,端庄柔和,做出这样的回答,让在场的人又是一惊。

    本来,张子潇问出这样子简单的问题就够让人惊讶了,但是韩沐雪拒绝回答……一时间,有些人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难道世子妃和世子产生了什么矛盾,世子妃在赌气?

    可是猜测归猜测,在皇帝的注视下,张子潇点了点头,掩饰住眼底的情绪,就坐了回去;韩沐雪立刻将桌上早已准备好的酒杯端了起来,一饮而尽。

    两人之间似乎流露着什么奇怪的气氛,又无从捉摸,众人见到无乐趣可寻,纷纷低下了头,催促着邵以彤进行下一轮的击鼓传花。

    邵以彤将二人的反应看在眼底,面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神情,就继续开始击鼓。

    鼓声响起,在场人的注意力立刻就回到了游戏上面,自然没人去注意张子潇略带落寞的神情。

    “世子妃,那花束竟然真的落在您手里了。”彩莲等到韩沐雪坐下来,才拍了拍胸膛,有些惊恐地开了口,接着又有些担忧地看着她,“您喝了这么大一杯酒,不会不舒服吧?”

    韩沐雪摇了摇头,自己的酒量虽然不好,但是这么一杯酒下去还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只是那花束落在自己的手中,着实是让她有些不喜,这次应该不会再落在自己手里了,韩沐雪微微笑起来。

    毕竟连续两次偶读落在同一个人的手中,这样几率实在是有些太过渺小了。

    然,让韩沐雪没有想到的是,鼓声再次停下的时候,那束花,再一次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这一下子,就连皇帝都有些就惊讶,继而哈哈大笑,语气愉悦:“世子妃,看来这次,还是你了。”

    韩沐雪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眉,掩饰住心底的情绪,站起身来看向对面的席位,眸光微缩。

    这次,对面的男子自己倒是比较陌生,经过皇帝的介绍,她才知晓,这是兵部手下的一个小官。

    那官员自然不敢得罪世子妃,自然是出了一个颇为简单的诗歌对答,韩沐雪稍微一沉吟,就答了出来,那小官员立刻自觉地喝下了酒,很快,新的一轮游戏再次开始了。

    当花束第三次落在韩沐雪的手中时,韩沐雪的心底已经不能再用惊讶来形容了,若不是邵以彤始终是背对着自己的,她几乎要怀疑邵以彤是故意要让花束落在自己的手中了。

    很不巧的是,这次男席的花束,竟是兜兜转转,落在了皇帝手中。

    韩沐雪自然是不能让皇帝喝酒的,是以她很是不巧地“忘记”了皇帝问题的答案,自罚了一大杯酒,才笑着坐下。

    这一次,花束终于没有再停在自己的席位,韩沐雪微微松了一口气,这就乃是桂花酿,虽然微甜,可是后劲也是大得很,自己一连喝下了两杯,此时已经隐隐有些头晕,若是真的让自己再和一杯,可能就会直接醉倒在这席位上了。

    她扶着额头,喝着彩莲递过来的茶水,默默醒着酒,也无暇再去管场上是谁赢谁输,然,过了片刻,花束竟是再一次停在了自己的手上。

    “看来世子妃今晚是真的和这场游戏有缘了。”皇帝的心里此时也是惊讶而疑惑着的,这花束竟然真的就这么巧,四次都落在了韩沐雪的手中。

    韩沐雪心里叹了口气,此时她心里的惊讶、无奈,乃至紧张都已经消失了。

    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一束花哪里可能一直落在同一个人的手上,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其中引导这。

    韩沐雪的眼神慢慢地从邵以彤的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对面席位间,一袭白衣,犹如远山一般的男子——五皇子身上。

    “五皇子可莫要太过为难本妃。”韩沐雪笑了笑,对着五皇子点点头,此时她有些微醉,声音听起来少了几分端庄,却多了一丝可爱与玲珑。

    五皇子的眼神平淡无波,看着不远处似乎有些醉了的韩沐雪,道:“世子妃不必担忧,早就听闻世子妃的姐姐韩沐霜,乃是北寒第一才女,一段掌上花开舞名扬四方,今日韩沐霜小姐不在,不知世子妃可否让大家一饱眼福呢?”

    这就是要韩沐雪学着韩沐霜,跳一曲掌上花开舞了。

    在场的官员女眷们一下子就来了兴致,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韩沐雪。

    这掌上花开无的难度极高,几乎无人能完美地将之展现而出,就连韩沐霜小姐也是从小练习,方能舞出一曲,而此时,身为妹妹的韩沐雪……

    五皇子的眼神此时也落在韩沐雪身上,见到那女子的身子站的端正,一双凤眸微眯,显然是在沉思着什么,因为喝了过多的酒的缘故,脸颊微微有些桃红,却去了几分锐气,多了一丝女儿家的娇羞,较之平常多了几分别样的美感,一时间,五皇子觉得自己竟然移不开眼。

    在众人的注视下,韩沐雪沉思了一会,最后唇角扬起一抹笑意来:“五皇子竟然开了口,那么本妃愿意一试。”

    那是她自己的舞蹈,她自然是可以跳出来的,她的酒量并不大,若是再喝一杯,可能就真的醉了,在这样危机四伏的宫宴上喝醉的后果可想而知,所以韩沐雪只是稍微一犹豫,就选择了前者。

    “世子妃。”彩莲顿时急了,扯住了韩沐雪的袖子,低声道:“这可怎么办啊。”

    她是韩沐雪的贴身丫鬟,自然知道韩沐雪根本不会跳舞,更不用说是难度极高的掌上花开舞了。

    然,韩沐雪对着彩莲微微摇了摇头,声音里略有深意:“彩莲,你在这站着,无事。”

    说罢,莲步轻移,就站在了大殿中央。

    ------题外话------

    我把两张合并一起了。

    彩莲要开始怀疑女主了,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感谢遇虐秒杀和慕语妃言的月票啊,第一天就给我月票了,开心的不行,么么哒。

    对了,小仙女们早点睡觉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