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29章 司华羽的小媳妇(下)
    “本世子刚离开一会,你就给我惹事?”

    韩沐雪一下子就来了气,瞪着他,什么叫她给他惹事,今晚自始至终她都没有主动去做些什么好么,都是别人招惹了他,他竟然反过来怪罪自己?

    韩沐雪的声音冷冰冰的,她望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微微的嘲讽:“是,是本妃的不是,不应该给世子爷添麻烦。”

    那女人说这话时,一双凤眸里满是不满,瞳孔大大的,里面映衬着自己身影,只是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小脸倒是红扑扑的,没来的生出一丝可爱来。

    司华羽哑然失笑,一步上前,抓着韩沐雪的小手,随即眉头微皱,沉声问道:“怎么这样冷?”

    说着,就抓住韩沐雪的手放到了自己衣服里面:“都给你说了要注意点,你凉着身子怎么办?”

    “这就不劳世子费心了,本妃好得很。”韩沐雪试图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使了使劲,奈何抓着自己手的那只大手太过牢固,韩沐雪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也只能无奈地放弃,只是身子又往后退了一步,看样子别扭的很。

    司华羽并没有接着韩沐雪的话,身子向前一凑,将两人的距离无限拉近,注视着那女人的双眸,有些不悦:“你喝酒了?”

    “怎么,本妃喝酒也要你管?”韩沐雪立刻大声反驳着司华羽,想到那花束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可以安排下竟是连续几次偶读停在了自己手中,韩沐雪就有些来气,使劲地扯着司华羽的衣襟,眉头紧锁,小嘴不满地撅了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此时场中气氛的凝滞。彩莲站在一边,看到韩沐雪和司华羽的互动,只能有些无奈地捂住了脸。

    世子和世子妃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亲我我,实在是有些……不雅,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打击人的。

    试想整个北寒国,能做到如世子这般包容自己妻子的男人,想必也没几个,所以很多女眷此时看向韩沐雪的眼神都有着一丝嫉妒。

    韩沐雪喝了不少酒,此时酒劲上来了,只觉脑袋里晕乎乎的,一时间也忘记了此时还在乾坤殿之内,她揉了揉额头,眼角瞥见不远处的彩莲,才猛地惊醒,连忙又后退了一步,只是一只手还放在司华羽的衣服里,怎么看怎么怪异。

    “世子来了,那么想必人都已经到齐了,这宴会可以开始了。”韩沐雪清了清嗓子,不理会司华羽,转头看向皇帝,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本以为皇帝会顺着自己的话说,谁知道皇帝仍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只是端起了手边的茶水,吹了吹,道:“这件事先不不急,世子妃和五皇子的比试还没结束。”

    说完,看向了五皇子:“老五,你怎么说?”

    五皇子微微一笑,眼神不着痕迹地划过司华羽握住韩沐雪手的地方,笑的意味不明,声音清冷,看着韩沐雪,笑的愈发柔和:“世子妃才华横溢,一曲掌上花开舞着实惊艳,是我输了。”说完,五皇子端起桌前的一杯酒,也不犹豫,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

    “不愧是我北寒的皇儿,好气魄!”皇帝眸子微眯,显然很是愉悦的样子,这才笑着道:“那么这次的游戏就到此结束,可以开始宴会了,世子妃没意见吧?”

    感受到皇帝的目光,韩沐雪摇了摇头,谁知身边突然传来一道略高的声音,声音里似乎夹杂着浓浓的不悦:“陛下,我有意见。”

    说话的人自然是司华羽,他的眸子此时盯着宇文讯,嘴角带着一丝若隐若无的冷笑,见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他不紧不慢地拉着韩沐雪的手,才开口道:“宇文讯太子侮辱了我的妻子,不知道这笔账怎么算呢?”

    “你的妻子?”宇文讯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刚刚自己调戏的那个女子很可能就是面前这个世子的妻子,也就是北寒国的世子妃,但是他自然不能承认是自己做错了,只能装作不解的样子,看着面前的司华羽,满脸的疑惑。

    “本世子实在是不敢相信堂堂一国太子竟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司华羽冷哼一声,拉着韩沐雪的小手往一边走去,韩沐雪自然是不愿听他的,他刚刚的话她可还记在心头,他不是嫌弃她给他惹事了吗,现在又在这里装什么样子。

    感受到身后那小女人的挣扎,司华羽的眼底的寒意去了几分,嘴角的笑容变得柔和,转身低声附在韩沐雪的耳边,湿热的气息喷薄而出,夹杂着那人磁性的嗓音:“媳妇乖,看为夫给你讨回公道。”

    说着,司华羽意有所指地看向了宇文讯,又低头看着那个别扭的小媳妇:“你是本世子的小媳妇,谁敢欺负你,本世子定不会让他好过。”

    韩沐雪正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听到那人的话,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正对上那人一双认真的眸子,也不知怎么的,韩沐雪的小脸更加的红了,心里就涌上几丝暖意来,缓缓流淌着,她有些不敢看那人,知道刚刚是自己误会他了,他应当是和自己开玩笑,就低下了头,轻声哼了一下,不再说话,也不挣扎了,任由那人拉着自己的手。

    感觉到身后女人的顺从,司华羽笑的愈发柔和,几乎给了在场人一个错觉,仿佛面前的人不是那个赫赫有名的镇南凶神,而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一般。

    将韩沐雪带到了德王府的席位间,司华羽看了一眼,德王妃,对着她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让韩沐雪坐下,从彩莲手里拿过手炉来,硬是塞到了韩沐雪的手里,替她理了理衣襟,柔声道:“你在这休息一会,喝点茶醒醒酒。”

    说着,司华羽就径直走向了彩莲,和彩莲低声交谈了几句,才走回了大殿中央。

    这般温柔的作态,几乎让在场所有女子的眼神都变了,此时她们眼中的司华羽已经不再是那个凶名在外的世子,而是一个完美的体贴的丈夫。

    “那个贱人怎么就那么好运,抢了我的羽哥哥。”邵以彤此时自然也回到了席位上,将韩沐雪和司华羽的一幕幕看在眼里,立刻就红了眼,咬着牙狠狠地低声到,她越想越气,抓起一边颜奴的手,趁别人不注意,在她洁白的手背上狠狠地掐了几下,直到掐出血痕来方才罢休,将颜奴的手甩开,满面煞气地瞪着韩沐雪。

    可怜的颜奴只能咬牙忍着疼痛,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泪花在眼底打转。

    一边坐着的邵以菱皱了皱眉,看着颜奴的模样,摇了摇头,心道自己的这个妹妹实在是太过心狠手辣,她看了一眼邵以彤,恰巧见到她正恨恨地盯着韩沐雪,她心里一惊,连忙转过头去。

    邵以彤为什么会那样看着世子妃?

    邵以菱想不明白,看着对面席位上的韩沐雪,想到先前和韩沐雪交谈,心里觉得这个世子妃是个十分有礼而平易近人的,还是暗暗决定,有机会一定要亲自提醒一下她,要小心自己的妹妹。

    毕竟邵以彤仗着纳兰丹阳公主的身份,还真的可能做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

    ——

    此时的乾坤殿后,邵阳宫。

    “公子,您且慢点。”一个小厮扶着喝醉的莫尧走在去邵阳宫偏殿的路上,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路,一边低声提醒着莫尧。

    莫尧喝了不少酒,醉的不轻,听了小厮的话,冷哼了一声,道:“快点走,本公子要休息!”

    又扶着莫尧过了一座桥,那小厮才开口道:“公子,前面就是邵阳宫了,您再坚持一下。”

    邵阳宫乃是这次宫宴专门为男女眷们清扫腾出来的一个地方,贡不舒服的人进行休息,莫尧不疑有他,跟着小厮的指引,加快了步子向宫内走去。

    进了偏殿,小厮将莫尧附近了一间房子,刚进去,莫尧就重重地躺在了床上,显然是醉的不轻,不过片刻就睡着了。

    “公子?”那小厮见到莫尧没了声响,眼珠子微转,低声唤着莫尧。

    躺在床上的莫尧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并没有作答。

    那小厮仍然不死心,又道:“公子?”

    这一次,莫尧仍是没有作答。

    直到此时,那小厮才冷笑了一声,对着外面招了招手,低声道:“他已经睡着了,看来是喝了不少酒。”

    小厮话一落,一个黑色的影子就落在了房间内,仔细观察,竟是个女子。

    女子亲自上前确认了一番,才开了口,语气缓慢,却十分动听:“哼,睡的倒是死。”

    那小厮嘿嘿一笑,坐在了屋子内的椅子上,看着那黑衣女子道:“我说彩月,你跟着世子妃倒是融入的挺快嘛,这么快就开始跟着世子妃做这种勾当了?”

    这个黑衣女子自然是被韩沐雪派遣出来的彩月,而那小厮,则是由黑一假扮的,

    彩月听了黑一的话,又是冷哼了一声,一边示意着黑一将莫尧扛在肩膀上,一边道:“你别多嘴了,当心主子听了,将你的舌头拔了去。”

    提起司华羽,黑一就想起了被拖下去的黑二,不禁打了个寒颤,也不敢多废话,拎起睡的和猪一样沉的莫尧,啧啧了几声,就和彩月消失在了屋子里。

    虽然不知道世子妃究竟为什么突然要对付莫尧,不过相信一会子莫尧醒来后,会很是崩溃的。

    ——

    乾坤殿。

    皇帝此时的脸色略微有些阴沉,他看着大殿中央的司华羽,又扫了一眼捧着手炉,坐在席位上的韩沐雪,终是冷哼了一声,道:“世子,你说大月国的太子侮辱了你的妻子,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皇帝的声音里面带着淡淡的愠怒,宇文讯的心里一喜,听语气,这皇帝分明是站在自己一边的,他心里更加的有自信,挺直了腰杆,对上司华羽阴沉冰冷的目光,又道:“世子,本太子着实不知道那位美丽的姑娘是你的妻子。”

    司华羽闻言,目光愈发的冰冷,看着面前的宇文讯,如果不是现在还在乾坤殿,在众多人的面前,他早就直接把他杀了,敢调戏自己的媳妇,他管他知不知道呢,只是此时毕竟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宇文讯又是大月国派来的使臣,更是大月国的太子,不过他并不急,等过了今晚,他有的是时间跟他算账。

    “宇文太子这话倒是令本世子大开眼界,”司华羽看向皇帝,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抬起手来,修长的手指拂过雪白的衣领,自细密的绒毛中划开,却是突然笑了:“难道在你们大月国,随便一个女子,只要长得好看,我也可以随便调戏,不用顾忌她的身份么?”

    “你——”宇文讯被司华羽一噎,感觉到四周传来嘲讽的目光,脸憋得通红,冷哼了一声,“你这是强词夺理。”

    “是否是强词夺理,想必太子殿下心里明白得很,”司华羽认真地摇了摇头,走到宇文讯身边,眼神冰冷,对着他意味不明的笑了,“难道说,本世子若是出使到你们国家,进了大殿,若是看到皇后娘娘美得很,是不是也可以先调戏一番,再说本世子不知晓她的身份,那么你们大月想必也会判本世子无罪的。”

    司华羽说这话的时候,离着宇文讯极进,眼底的轻蔑与挑衅尽数展现在宇文讯的面前,宇文讯心里一怒,只觉受到了极大的羞辱,面前这个男人竟然敢于如此侮辱于他大月国的皇后,他作为使臣,又是太子,又怎么能坐视不理。

    事情的发生就在一瞬间,众人只看见司华羽的身子直直地飞了出去,随后重重地摔在了大殿门口,而原地的宇文讯则是满脸错愕,一只手握成拳,还悬在半空中。

    大月国的太子宇文讯,竟然在乾坤殿,当着皇帝的面,将堂堂德王世子打了。

    ------题外话------

    世子被打了?真的是这样的么?我怀疑是某人自己飞出去的(憋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