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33章 谁是局中人?
    张夫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似乎有些犹豫,一边的礼部侍郎夫人孙氏立刻冷哼了一声,她身为礼部夫人,又是书香门第,从来看不起这般苟且而无礼仪之事,她不管对方是世子妃还是什么人,冷声对着早正嬷嬷道:“到底是什么人这般不知廉耻,去将门打开,本夫人倒要看看,这皇宫之地,还有没有礼法了。”

    这时,纳兰丹阳公主打了个哈欠,走了出门,看到威远将军一家,似笑非笑地打了个招呼,道:“这是怎么了,这么热闹,这么多人?”

    说了几句,她自然也听到了不远处越来越大的声音,当下轻笑道:“”真是干柴烈火啊,没想到这科举晚宴上,还有这般耐不住寂寞的男女,真是没来的让本公主笑掉了大牙。

    这般露骨的话,让在场不少未出阁的姑娘家都羞红了脸,她们连忙低下头,心里却难免有些鄙视与不屑。

    不过是个小国家的公主,还真的端起架子来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是几斤几两。

    这边说着,那边,正嬷嬷已经带人到了那个房间的门口,她心里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一想到推开这个门,就能办到那人吩咐的事了,她深吸了口气,猛地推开了门,身子飞快地退到了一边,对着身边的丫鬟一挥手,那几个小丫鬟就带着油灯进了屋子,一下子就将漆黑的屋子照的透明通亮。

    正嬷嬷不是没有犹豫过,她也知道这个屋子里很可能就是失踪了的是世子妃,但是对方给的金子足够自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又想到那人冰冷狠辣的手段,她在贪婪和威逼之下,最终选择了这条路。

    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正嬷嬷暗暗下了决心,也抬眼向屋子里看去。

    然而不看就罢了,这一看,正嬷嬷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

    那屋子里的床上放下了层层纱帐,粉色的暧昧帷帐之下,两句躯体正死命纠缠在一起,这不是最令人惊讶,更令人惊讶的是,一边的床上,竟然还躺着领一具雪白的胴体,在昏黄的油灯下散发出美好的光泽。

    赫然是另一个女人。

    竟然是两个女人和一个男子……

    在场的夫人立刻用绢帕捂住了自家女儿的眼睛,生怕她们将这等子不堪入目的场景看进了眼里去,随后吩咐了自家丫鬟将小姐们带入了屋子,这才尖声尖气地议论起来。

    自然全是些唾骂与不屑的言语。

    “这世子妃当真是好兴致,竟然能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也不知是想要将世子的脸面往哪里放。”林氏立刻嫌弃地用帕子捂住了嘴,身子向后退了几步,一脸嫌弃的模样,满脸晦气,声音尖利而刺耳,“真是叫本夫人开了眼界,没想到世子妃表面上看上去端庄得体,骨子里却是个这么不入流的。”

    这话里的尖酸与刻薄让元氏皱了皱眉,她的女儿孙忆柳和韩沐雪交好,她自然知道韩沐雪不是这样的人,于是她开口道:“林夫人还是不要妄下定论的好,这屋子里的人可不一定就是世子妃。”

    “不是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还能是谁?”林氏白了元氏一眼,语气讽刺,看着那床上好似没有察觉到进来人,还在抵死缠绵的人,啧啧了一声,道:“如今不在自己房间的,可就只有世子妃一人了,难道还能是别人不成?”

    “就是,”纳兰丹阳公主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有些幸灾乐祸地道,“这下子好了,让世子知道了,还不直接休了她。”

    “休了她还算是轻的了,这样子落了世子的面子,以世子的凶名来说,很可能会直接杀了她。”

    “那也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在场的众人你一嘴我一句地,热烈地讨论着,本就是些个深宅妇人,活了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见到两个女子和一个男子一同……所以一时间很是兴奋,也没了困意,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然而……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一道清冷的女声突然自一边传来,随后映入眼帘的是女子平稳的脚步。

    这样的身影映在众人眼里,她们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韩沐雪,一时间没了声音。

    她们似乎想不明白,本来该处在那屋子床上的韩沐雪,怎么会好好地站在外面,更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

    韩沐雪站在雪地里,身上着了雪白的狐毛披风,上面用红丝绣出精致而生动的梅花来,愈发衬得她脸色莹白,小脸尖尖的,红色的嘴唇,分外的好看,她歪着头,似乎有些疑惑地看着在场的人,又问了一句:“大家怎的都不说话了?”

    在场的妇人张了张嘴,还是元氏最先反应过来,此时见到韩沐雪好好的站在这里,一颗心就落了下来,走到韩沐雪身边,看着她起色较好,显然是醒酒了的模样,心里不自觉为她这等子出众的气质而赞叹了几下,道:“一些妇人没来的嚼舌罢了,世子妃怎的深夜不在房间里,倒是叫大家担心了好一会。”

    韩沐雪自然能感觉到元氏话语里是真的透露着丝丝担忧与关心的,当下对她友好地一笑,看着在场的人,眸子里就带了嘲讽,道:“我当何事,原来是为本妃担忧啊,倒是叫大家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也不知怎么的,看到韩沐雪好好地站在这里,林氏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她看了韩沐雪一眼,只觉得她漂亮的过分,阴阳怪调地道:“世子妃倒是好风光,深更半夜不在房间里,倒是叫人误会。”

    这是暗指韩沐雪半夜出去,可能是和别的什么约会见面了,韩沐雪的眉头一皱,还没开口,身后就传来男子冰冷的声音:“林夫人似乎很是闲散,是宴会上还没吃饱?”

    紧接着,司华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韩沐雪的身边,他一身白衣,衣角勾勒着红色的花纹,华贵无比,一出现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韩沐雪着了白色的披风,下面开出的是红色的裙角,而司华羽则是一身白衣,用红线勾勒出花纹的形状,这样看去,两人竟是般配的紧。

    司华羽可没空管别的,她看着韩沐雪在雪里白皙的小脸,将手中的东西硬是塞到了她的手里,责备道:“叫你拿着手炉,你跑的这么快做什么。”

    韩沐雪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却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重新放在了不远处的房间上,待得看到床上的三道身影时,心底冷笑一声,眼神错愕道:“那是什么?”

    说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韩沐雪的脸猛地红了,住了嘴,不再继续往下说,显然也是听到了空中若有若无的暧昧而让人脸红的声音。

    一边,林氏被司华羽突然的一句嘲讽噎的说不出来话,对上司华羽冰冷的目光,感受到周围人幸灾乐祸的眼神,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半天都没说出来话。

    纳兰丹阳公主见到林氏那般模样,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试图离林氏远点。

    “世子妃,”礼部侍郎孙夫人见到韩沐雪一番尊贵的仪态,心里微微赞叹了几句,对着她道,“我们本是在房间休息,正嬷嬷发现你不见了,又听见按旁边房间里有声音,所以才一同来看看。”

    三言两语就将事情解释清楚,韩沐雪对着孙氏点了点头,心底对着这个看着端正有礼的孙夫人产生了几丝好感,她笑道:“原来如此,倒是本妃的不是,没来的叫大家担忧了一场。”

    韩沐雪也不急着拆开屋内人的面目,她可不信这些内宅妇人们能一直忍着不去掀开帐曼,看看里面究竟是些什么人。

    到那时候……

    韩沐雪嘴角的笑容愈发深邃,似乎有了几丝不同的含义在内,她解释道:“我觉得不舒服,恰巧世子回来,就扶着我去了另一间通风较好的屋子,这才没在原来的房间。”

    说着,她将目光转向正嬷嬷,笑的柔和:“没想到正嬷嬷倒是如此关心本妃。”

    正嬷嬷的身子一抖,只觉得韩沐雪眼底的寒意几乎要将自己冻结了去,她连忙跪下道:“是皇后娘娘担心世子妃,让老奴给世子妃送些解酒汤来。”

    “正嬷嬷怎么跪下了,快起来,本妃没有别的意思。”韩沐雪看着孙嬷嬷的眼底划过一丝杀意,嘴上说着,又对着身后的司华羽道,“那边的房间里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不知廉耻,真是败坏了风俗。”

    司华羽的眼神扫过大开着的屋子门里,一张诺大的床上,正缠绵激烈的人,眼底闪过一丝寒意,知道这肯定又是这个小媳妇的手笔,他还是低声附在她耳边道:“快闭眼,别看这等子肮脏事。”

    韩沐雪失笑,瞪了司华羽一眼,同样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我是来看戏的,你让我闭上眼,我还怎么看戏?”

    司华羽点了点韩沐雪的额头,突然轻笑道:“你要是想看,回头为夫全部脱光,娘子爱怎么看怎么看,爱看哪儿就看哪儿……”

    他说这话时,双眼里带着温和而蛊惑人心的笑意,嘴角笑的柔和,声音沙哑,韩沐雪的小脸一红,顿时别过脸去,心里暗骂,真是个不要脸的登徒子。

    看着韩沐雪别嫌弃的表情,司华羽的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深深的笑意,心道回去真的应该给自己的媳妇好好“观赏”一下自己才是。

    这边两人互动着,那边,正嬷嬷已经在林夫人的示意下带人去掀开了那床上的幔帐。

    看着丫鬟们的动作,在场的夫人们的眼神都有些冷,里面夹杂着不可掩饰的幸灾乐祸与厌恶。

    既然世子妃根本是和世子在一起,那么先前林氏那些个不切实际的猜想就全数破碎了,但是碰见了这样的事,她们总不能假装看不见,是以字啊商量了一番,派了一个丫鬟去禀告皇后娘娘,就让正嬷嬷掀开了帘子。

    层层帐慢被丫鬟掀开,露出了里面赤裸着的,不着丝缕的三人,在场的夫人们均是皱了皱眉,离着近的先是看了一眼,随后就瞪大了眼,指着床上的人,一副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身后的夫人们见状均是有些好奇,纷纷向前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一看,这几位夫人均是尖叫了一声,不敢置信的看着床上偶尔露出脸来的两人。

    “这不是顺平伯府的莫尧么?”一位夫人看到男子的脸庞,不禁失声,有些不敢置信,“他不是应该在宫殿那边的男子席房间里么,怎么会在这里?”

    然而,还没等这位夫人的话落,她的眸子一瞬间瞪的大大的,看着那个与莫尧缠绵着的女子,抖了抖手,道,“这个女子不是……不是威远将军府的二小姐邵以彤么?”

    “天,这两个人怎么会厮混在一起,真是没了脸皮,不知廉耻啊。”

    在场的夫人们在短暂的惊愕后,纷纷议论起来。

    本来以为这次事件的主角是世子妃,没曾想这床上之人的身份也不低,一个是顺平伯府的嫡长子,另一个是威远将军府的二小姐。

    这两人随便拿出来都是京中有名的人物,此时竟然公然在宴会里,在后宫的穿上,公然做那等子的事情,是在是让她们想不惊讶都不行。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纳兰丹阳公主终于反应了过来,她看着床上和男子不停地做着羞耻之事的女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女儿,。

    她虽然来自别国,国风较为开放,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这么多人面前做出这样事情的后果。

    她几步走到床边,看着自己的女儿,痛心地指着她大骂:“你还有没有廉耻之心,赶紧给我滚下来。”

    韩沐雪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神色间并没有一丝动容。

    邵以彤中了韩沐雪精心调制得药,又哪里能听到纳兰丹阳公主的话,她的眼里此时只有身上的男子,根本容不下任何别的东西。

    纳兰丹阳公主的脸色一下子因为愤怒而变得涨红,她使劲地揪住邵以彤的头发,对着她的脸狠狠地扇了下去,想要唤醒已经疯狂的女儿。

    然,一直以来,位于床的另一边同样赤身裸体的女人突然嘤咛了一声,慢慢翻了个身,一张脸就露到了上面。

    纳兰丹阳公主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看着床上的另一个女子,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离着近的妇人们自然也看到了那女子的脸庞,她们脸上的血色几乎是一下子就去了个净,均是满脸惊恐地看着那女子。

    竟然是那人!

    不远处韩沐雪的嘴角,慢慢地裂了开来,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题外话------

    你们猜猜是谁,哈哈哈你们绝对猜不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