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怎么会这样……”纳兰丹阳公主看着床上的另一名女子,脸上的血色一下子就褪了去,她指着那名尚且还在昏迷的女子,吞吞吐吐,半天后才吐了出几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怎么会是那人?

    礼部侍郎夫人孙氏眉头一皱,看着前面的几个妇人突然不说话了,心里也察觉到了一点异样,推开前面的几人,向床上看去。

    透过莫尧和邵以彤光洁的身体,那个女人的脸庞就映入了孙氏的眼帘。

    她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脸上慢慢地涌现了惊讶来。

    那床上的女子肌肤光滑,面容娇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额头的一道醒目狰狞的伤疤,直直地从额角蔓延到了下巴上,就像一道利刃,生生地切开了一张美好艳丽的脸。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童太妃会在这里……”孙氏沉默了良久,对着身边的人低声了几句,那人就飞快地跑开了,随后孙氏抬起头来,看着床上仍然在纠缠的两人,怎么也分不开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对着身后的婆子道:“你们还不快点将这两个不知廉耻的东西给分开。”

    孙氏身后的几个婆子对视了一眼,快速地上前,将莫尧和邵以彤分开了来。

    “这是怎么了?”韩沐雪心里微微一笑,面上却露出几丝疑惑来,走到一边孙夫人身边,侧着头问道。

    孙氏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韩沐雪,又扫了一眼床上的童太妃,面色有些不好,冷硬地道:“世子妃您且看……”

    韩沐雪顺着孙氏的目光看去,自然是看到了床上一丝不挂的童太妃,她此时星眸半闭,满面潮红,脖颈间更是散步着斑斑点点的红痕,一眼看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韩沐雪后退了半步,小手捂住自己的嘴,诧异道:“怎么会是童太妃?”

    说着,她飞快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司华羽,眸光微闪。司华羽心道你自己安排的事情,你现在还惊讶什么,面上却不动声色,走到韩沐雪身边,侧出了半个身子挡住了韩沐雪的视线,不让她去看床上那等子龌龊的景象,随后冷声道:“都在这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乾坤殿候着!”

    一句话,提醒了在场众人,本来以为是男女耐不住寂寞,干柴烈火一碰即燃的龌龊事,谁知道还将童太妃扯了进来。

    童太妃乃是前朝皇帝的爱妃之一,更是因为曾经舍身救了当今陛下一命,而在宫中有了较高的地位,谁知道现在却出现在了这里……这其中一定还有着不小的阴谋,不然一个当朝的太妃,如何会和一个普通的臣子厮混了起来?

    这件事发生,在场的众人肯定是不能轻易离开,毕竟看到了皇家这等子场景,想必很快,陛下知道了这件事后,就会派人将在场的所有人都请到乾坤殿去。

    想明白了这件事,就有臣妇不满地低声呢喃着,这大半夜的时候,本来就很是困倦,现在还要因为这件事而去乾坤殿候着,还不如一开始就装作什么都没听见,还能安安稳稳地休息一会子。

    司华羽自然不会管在场人怎么想,他看着莫尧,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却寒凉透骨的杀意,抿了抿唇,他对着身边的人道:“这两个人想必是被冲昏了头,将他们浸到冷水里去,好好清醒一下头脑,过一会子带去乾坤殿,交给陛下发落。”

    至于童太妃……司华羽的眸光闪了闪:“带人替童太妃穿好衣物,请太医来看诊。”

    “是。”在场的侍卫婆子们听到后,均是禁了声,飞快地按照司华羽的吩咐行动了起来。

    韩沐雪的眼前是那人白色的衣物,因为离着近的原因,还能闻见淡淡的檀香,她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这人啊怎么就这么能吃醋,偏要挡在自己面前,不让自己看床上的场景,真是……有点可爱。想到这里,她戳了戳司华羽的手,等到那人回过头来,她低声对他道:“咱们也去乾坤殿吧。”

    司华羽点了点头,自然地拉起了她的手:“今晚的事是你做的吧。”

    韩沐雪见到周围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也没再掩饰,淡淡一笑,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两个人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地声音,一时间,除了脚步声,竟是再没有别的声音响起,韩沐雪抬眼望了一眼天空,见到繁星点点地点缀在夜空中,心情就格外的好,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

    “什么事那么高兴?”

    司华羽捏了捏她的小手,心情也跟着她的笑容而愉悦了几分,故意拉低了声音,有些暧昧地说道:“是不是因为想到回去就可以随意地观赏为夫的身体了,所以很是兴奋?”

    韩沐雪一愣,继而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红了脸,啐了他一口,道:“你少不要脸了,谁要看你的……”

    身体两个字韩沐雪硬是没说出来,只是脸色更加的红润,她瞪了他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把那个大月国的太子宇文讯怎么样了?”

    提起宇文讯,司华羽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语气里带了丝丝寒意:“也没怎么样,只是可能没有五六天是下不了床而已。”

    “你何必如此,他毕竟是大月国的太子,代表的是整个国家。”韩沐雪有些吃惊,嘴上责怪着,心里却涌上了阵阵暖流,只觉得心情愈发的好了起来。

    “你不知道么?”司华羽突然停住了脚步,使劲一拉韩沐雪,韩沐雪的身子被他一带,就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身上。

    看着身前那个小女人,她的眸子里映着星光,嘴角还挂着未散的弧度,唇角嫣红,眉眼生辉,让他有些舍不得移开视线。

    他的嘴唇动了动,抬手捏着她的脸蛋,入手是微凉却滑嫩的触感:“到底为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司华羽的嘴唇几乎是贴着韩沐雪的,唇中温热而湿润的气息带着微微的香气,却莫名地生出几丝暧昧来,韩沐雪只觉得额头热热的,脸颊更似有火在烧一般,她的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试图离那人远点:“你在干嘛,这里可是皇宫,你这要是让别人看了去……”

    “看了去又怎样?”司华羽的手微微一用力,韩沐雪就再也挣脱不开,他低头凝视着她,最后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方才罢休:“你是本世子的妻子,我和你本来就是最亲密的。”

    最亲密的?

    韩沐雪的心头微微一震,衬着那人手松的时候从他的怀里滑了出去,盯着他,半晌,才咳嗽了一声,声音清澈而柔和:“好了,本世子妃知道了,世子不用刻意强调,咱们快点走吧。”

    司华羽眼底就带了笑意,韩沐雪嘴上一本正经地说着,但是耳垂却像是熟透了的苹果,红的亮眼,原来是害羞了。

    他轻轻摇了摇头,笑道:“为夫知道娘子害羞了,好了,不逗你了,快点走吧。”

    韩沐雪立刻点了点头,加快了步子,整个人向着乾坤殿的方向走去。

    司华羽看着她白色的背影,以及那雪白披风下面露出的红色裙边,只觉得这个妻子像是雪地里的梅花,美好动人,但是近看,又有了就几分朦胧与隐约,叫人看不透彻。

    ……看不透彻么?

    司华羽想到自己心里的猜想,嘴角的笑容就淡了下去,停留了好一会,才大步上前,追上了韩沐雪。

    看着自己的小妻子一个人在雪地里前行,他总是不忍心的,再说……她的身边,不论何时,都应该有一个他才对。

    他和她,才是这个天地间最般配的。

    不论她是谁,她为什么要一直针对莫尧和昌乐侯府,不论她有着怎样的过去,就算她的未婚夫曾经是那人,他也可以不在意。

    她毕竟是他的妻,他对她的印象,只开始于新婚之夜的美艳妖娆,只是那一次,她就入了他的眼,若说是现在不要她,他想必是做不到的。

    那个女人已经埋进了自己的心里,怎么也割舍不下了。

    事到如今,她既然不愿注定说出,他就只能默默地帮她……一起祸害别人了,等她心底的仇恨得报的时候,想必她会愿意主动说出一切的。

    司华羽垂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快步追上了韩沐雪。

    夜色更深,白色的雪地里,两道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没了影子,徒留两串脚印,印证着两人的经过。

    ——

    皇家祠堂。

    没有油灯的祠堂,四处都透露出一股子阴森潮湿之感,五公主盘坐在牌位前面的垫子上,嘴角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本该冻得瑟瑟发抖的皇家公主,此时却小脸微红,显然是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刁难。

    她紧了紧身上由嬷嬷送来的披风,嘴角的笑意更加的冰冷,半晌,她才对着身边的一个小丫鬟道:“那件事有消息传来的了吗?”

    那丫鬟被五公主带着恨意与兴奋的扭曲目光看着,身子不自觉地一抖,连忙道:“回公主,听说正嬷嬷带着人经过那边,竟是传来了那等子羞耻的声音,随后发现原来有人借着这次宴会在偷偷做那事……”

    “果然如此。”五公主微微松了口气,双眼从窗缝中向外看去,虽然只能看到一片漆黑的夜色,但是她却更加的兴奋,仿佛透过那窗缝中看到了什么令人愉悦的事情一般。

    她几乎已经能够看到韩沐雪被发现和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在床上翻滚,被万人唾弃,千夫所指的场面了。

    那样的贱人,那样下贱的东西,就该是这样的下场,接着,父皇就会令哥哥休了她,而她一个贱人,和自己姐姐的未婚夫滚在了一起,这样羞辱的事情,想必韩府也不会再收留她,一个失了贞的世子妃,最终的下场,也就只能是被父皇处死。

    五公主越想越兴奋,她稚嫩的脸庞上散发出一种怪异的表情,哪里还像是一个高贵的皇家公主,完全是一个满脸阴毒的毒妇一般,看的一边的丫鬟越发的心惊,再也不敢看五公主,心里满是恐惧,低下了头。

    自从宴会上出了事,五公主似乎就变得有些疯狂了一样。

    当然,这些话,作为下人的自然是不能说出口的,她也只能默默地等着五公主下一步的吩咐。

    过了片刻,五公主才想起了什么,眉头不悦地皱了起来:“邵以彤那个废物,事情都成了,也不派人来告诉我一声,哼。”

    她又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只觉得祠堂里阴风阵阵,一股寒意自脚底钻了进来,她有些不满地嘟囔了几句,才对着身后的丫鬟道:“你去让娘给我送点莲花汤来,在这呆久了,实在是有些饿。”

    “是。”丫鬟没有多说什么,立刻就出去吩咐了。

    等到那丫鬟走了半天,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道有些急促的脚步声,门外的人似乎犹豫了一会,才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一进门,就对上了五公主幽幽的目光,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出阵阵幽光,他身子抖了一下,才颤巍巍地道:“公主,出大事了!”

    五公主本来以为是给自己送汤的宫女,谁知道进来的却是个老太监,她是认得这个太监的,他是自己手下的一个报信公公,此时见到他满脸的惊慌,听得他的话,五公主心里一跳,冷着声问道:“什么事,这么慌乱的样子,成何体统?”

    “是老奴唐突了。”那公公连忙跪在地上,额头紧紧地贴着地面,惊恐地道着歉。

    五公主突然觉得有些没意思,她现在迫切地想知道那太监嘴中的出事了是什么事,于是她摆了摆手,示意那太监起身,才继续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从地上爬起来,那老太监如获大赦,松了口气,才弓着腰道:“公主殿下,前面传来消息,说是看到世子和世子妃在雪地里散步,一派悠闲的模样,根本没有如咱们设计的那样被人捉奸在床啊!”

    “你说什么?”五公主的身子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她一步向前,死死地盯着地上的老太监,一字一句道:“那杯抓到床上的人是谁?”

    那太监被五公主瞪的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道:“老奴也不知道,陛下已经将所有人都召唤进了乾坤殿,并且派人把守着殿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据说陛下大怒,现在气的不行呢。”

    “怎么会这样?”五公主后退了一步,椅在墙壁上,突然狠狠地道:“那个小贱人怎么会那么侥幸?”

    既然被捉奸在床的不是韩沐雪,那么会是谁?

    想到迟迟没有消息的邵以彤,五公主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她冷笑一声:“好一个韩沐雪,本公主当真是小看了你。”

    五公主此时面上看上去已经平静了几分,只是紧握的双手和微微颤抖的身子出卖了她的内心,她就那么沉默着,静静地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片刻,她忽然笑了出来,那笑声尖锐而阴森,让人听了就不觉自心里产生浓浓的不适感,那太监的身子一抖,随后恭敬地看了一眼五公主,试探着道:“公主殿下,接下来?”

    “接下来?”五公主笑的愈发灿烂,她突然向前一步,抓住了那太监的胳膊,尖锐的指甲刻着复杂漂亮的花纹,直直地刺进了那老太监的肉中,她只觉的一阵刺痛传来,但是看着五公主略带杀意的眼神,他生生地忍住了心里的疼痛,笑道:“公主殿下有何吩咐?”

    五公主看着那太监面上没有别的表情,眼底的杀意才淡了下去,冷笑道:“这件事已经事发了,那个贱人定是已经知道一切,你现在立刻派人将正嬷嬷带过来……”

    五公主的眼神微闪,声音互=忽地恢复了往日的稚嫩甜美:“本公主有事想要和她商议一下。”

    那太监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对着五公主恭敬道:“是。”就弓着腰退了出去。

    显然是去派人抓正嬷嬷了。

    发生了这种事,按照公主殿下的个性,定是不会让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话有机会传出去,所以这正嬷嬷是难逃一死了……老太监叹了口气,要怪,就怪正嬷嬷太过贪财,在这宫里,哪里有掺和到事情中还能清白退出的人?

    况且,正嬷嬷只知道五公主给的金子多,又哪里知道,五公主的金子,在这皇宫之中,还真的没几个人敢收……

    ------题外话------

    二更还是在十点,小仙女们困了就先睡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