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35章 莫尧困难的日子来了
    乾坤殿内。

    皇帝此时正坐在首位上,满脸铁青,在他身边,是同样面色不怎么好的皇后,整个大殿内鸦雀无声,众人均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任谁都能看出来,皇帝现在十分的愤怒,可以说是愤怒到了极点。

    就在刚刚,一个太监匆匆赶来,对着皇帝说了什么,皇帝立刻大怒,遣散了大殿里正在跳舞的舞姬,立刻派人将大殿封锁了起来,而后,又过了片刻,几个侍卫就压着几个人进来,之后,皇帝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盯着地上的几人,一言不发。

    韩沐雪和司华羽静静地立在一边,同样是一声不吭,不时扫过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莫尧,嘴唇抿的更加严密。

    韩沐雪实在是怕自己笑出来。

    地上跪着的这个男人,哪里还有当初的那般春风似水的得意模样,看他衣衫褴褛,显然是匆匆穿上的,发髻散乱,低着身子伏在地上,韩沐雪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冷意。

    现在开始,不过是一点点向你们收取利息而已。

    韩沐雪的眼神又移向了另一边跪着的邵以彤,此时的邵以彤,脸色惨白,眼里是浓浓的慌乱。她只是带人向着昭阳宫走去,随后就觉得腰间一痛,随后就失去了意识,等她再次清醒过来,人已经泡在了冰冷的水中,浑身赤裸,而她的四周,是一个个冷漠的侍卫。

    她只觉得浑身都被看了去,心里愤怒到了极点,就在她想要问个明白的时候,她看到了自己胳膊上的青紫,隐隐感觉到下身穿来撕裂吧般的疼痛,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然而还没等她做些什么,那些侍卫就粗鲁地给自己套上了一件单薄的衣衫,最后毫不怜香惜玉地抓着自己的胳膊,将她带到了这里。

    到现在,她心里已经隐隐明白了一切,不时看向自己身边的莫尧,眼底闪过一丝怨恨来。

    都是这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一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位于上方的皇帝突然高声呵斥了一句,大手一挥,身边的茶杯就直直地飞了出去,砸在了莫尧的额头上。

    滚烫的茶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顺着他的额角飞快地淌下,最后没入了衣领,在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红色的痕迹。

    茶杯在莫尧额角磕破了一道口子,随后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伴着莫尧额头滴落的血,分外的醒目刺眼。

    他心里一震,忍着剧痛,磕了个头,满脸的不解,解释道:“陛下赎罪,微臣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微臣酒醉后睡着了,后面的事情微臣真的不知情啊。”

    “是啊陛下,大哥他一定是被人陷害的,您要相信他啊。”莫城立刻跪了出来,看向皇帝,眼底满是坚决,为自己的哥哥求情。

    这是今年科举的三甲探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皇帝虽然在气头上,但是看到莫城出来求情,心底不禁对他有些赞叹,即使在这样谁都知道不好的情况下,他依然能挺身而出,不惧皇权,为自己的兄长求情,这般的品质,着实令人欣赏。

    但是这也从另一个方面提醒了皇帝,顺平伯府不只有莫尧一个儿子,还有一个更为出色的莫城。

    他就算是立刻将莫尧处决了,也不会落天下人之口,毕竟顺平伯一脉还有血脉可继承。

    莫尧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他猛地看向莫城,眼底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杀意。

    莫城毫不畏惧地与莫尧对视,眼底蕴含着满满的冷笑,你不是自诩事事都比我强吗,你不是想要顺平伯的继承位置吗,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看以后谁还会在我面前提起,你兄长莫尧比你莫城强一百倍。

    兄弟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莫城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面上还是满面悲痛,对着皇帝又是磕了一个头,大声道:“陛下,此事真的与微臣无关,请陛下明鉴。”

    “无关?”坐在皇帝身边的一个女子突然开了口,她看向莫尧,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哭腔,“你玷污了本妃,竟然还敢说与你无关?”

    这自然是前朝的童太妃,也就是今晚事情的另一个主角,一直躺在床上的女子,此时她已经穿戴整齐,满面尊贵,扑了厚厚的脂粉勉强遮住了面上丑陋的疤痕,只录留下一道黑色的印子,她用帕子点了点眼角,嘴上斥责着莫尧,但是心底却生了点别的想法。

    她只知道自己被一个臣子玷污了,一心想要了那人的命,但是此时在等下一看,只觉得这男子英俊倜傥,越看越觉得心跳加快,一时间竟是移不开眼。

    皇帝听了童太妃的话,面色一沉,冷哼一声,更加地愤怒,指着莫尧道:“你还能怎么狡辩,朕以为你是顺平伯长子,又一向才华横溢,是个可塑之才,没想到竟做出这般无耻之事。”

    一句话,就否定了莫尧平日里的努力,他心里一沉,心里立刻有了滔天的怨恨,是看到莫城那小子出头,陛下就不会再考虑自己了么,听陛下的话,是要要了自己性命啊。

    莫尧的心底更是一冷,他跪在地上,一字一句道:“陛下,今日之事,定是有人陷害微臣,臣请求陛下为臣做主。”

    “做主?”皇帝冷哼一声,根本不欲听莫尧的解释,在他看来,分明是莫尧垂涎邵以彤的美色,又一时心起,引诱了童太妃前来,这才发生了眼前的荒唐事,他冷冷道,“朕就让你心服口服。”

    说着,抬高了声音道:“林太医,出来吧。”

    皇帝话落,大殿的人群中,一个男子就走了出来,自然是太医院的林太医,林太医对着皇帝恭敬地行了个礼,道:“陛下,微臣检查出,太妃娘娘和邵以彤小姐的身体里有催情粉,而莫尧大人的身子里却没有这种成分。”

    也就是说,邵以彤和童太妃是中了催情剂,而莫尧什么事也没有。

    莫尧的眼神一下子就凝固住了,他固执地看着林太医,声音深沉:“林太医此话当真?”

    林太医冷哼一声:“我行医数十年,你若是怀疑我,大可找别人重新检查。”

    说着,竟是直接走到了一边,再也不搭理莫尧了。

    显然是莫尧怀疑的语气让林太医很是恼火,他行医数年,一直都是被人尊敬着的,蓦然被人怀疑,怎能没有火气。

    韩沐雪站在一边,抬手轻轻抚了抚斗篷领子上细碎雪白的狐毛,扯出了一抹不可察觉的笑意,愈发衬得眉眼柔和,温婉可人。林太医虽然是太医院的老太医,但是他其实还有另一层身份,太医院所有人都曾经受过师父的指导,所以林太医也可以算上师父的半个徒弟了,算起来,和韩沐雪也算是同门。

    自己早就让黑一偷偷去太医院给师父捎了信,所以林太医有这么一说,完全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只是莫尧在朝中为官多年,太子自然不会眼见着一个棋子被皇帝杀死,他略微一思索,就下了决心,对着不远处的几人使了个眼色,几人心领神会,立刻就上前一步,对着皇帝求起了情:

    “陛下,此时一定是有误会,莫尧本来就是喝醉了,被人算计也是有可能的。”

    “陛下,此事事关威远将军府的二小姐和太妃娘娘,请陛下三思啊。”

    “陛下……”

    一时间,为莫尧求情的人比比皆是,皇帝的眉头不可察觉地皱了起来。

    这个莫尧在朝中的人缘未免太过于好,想到这些,皇帝的心里原有的三分杀意也变成了七分,他指着莫尧,冷声道:“现在证据十足,偏偏你身子里没有迷药,分明就是你使了手段,给太妃和邵小姐尽数下了药,你好毒的心思!”

    莫尧的身子一震,一时间心急如麻,额头上就滴下了豆大的汗珠。

    韩沐雪觉得手心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一转头,正看见司华羽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她顿时明了。

    按理来说,为莫尧求情的人应当只有太子一党,但是此时满地跪着的大臣,定是不知太子的人马,应当还有五皇子,甚至是三皇子,四皇子的人。

    当然,他们的目的一定不是为了救莫尧一命,而是——火上浇油。

    若是有少数人为他求情,皇帝可能会觉得没什么,但是此时求情的人过多,坐在皇位上多年,多疑的皇帝定是会觉得莫尧心思不纯,可能暗中勾结了党羽,而这个猜想,只要起了一个念头,就可以置莫尧于死地。

    但是……韩沐雪对着司华羽微微摇了摇头,她今晚的目的可不是让莫尧丧命,她的眼神慢慢落在了童太妃的身上,看到她注视着莫尧的眼神里有了淡淡的情愫,还有一些自己看不懂的情绪,她嘴角的笑意深沉了几分。

    看来,这件事还有转机。

    果不其然,位于皇帝身边的童太妃突然在皇帝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皇帝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几分,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童太妃坐回了原地,看着地上虽然跪着,但是腰背挺得笔直的莫尧,眼底的痴迷愈发的深,她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与人欢—爱的滋味了,虽然自己的记忆模糊,但是想到刚刚和莫尧的一番云雨,她只觉得心底都好像有一团火在烧,自先帝去世后,她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是以她看着莫尧的眼神愈发的炽热。

    莫尧感受到童太妃的目光,心里突然一跳,有了不好的预感。

    皇帝的突然沉默,让场面再次恢复了平静,莫尧和邵以彤跪在地上,邵以彤还好,按照皇帝的说法,自己是受害者,皇帝自然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是莫尧的心底就没有邵以彤那般轻松了,皇帝每沉默一秒,他心里的不安就会扩大一分。

    皇帝今晚是铁了心要置自己于死地了,他的大脑飞快地转着,想着自救的法子,忽略了一边跪着的莫城眼底兴奋的光芒。

    他能考到三甲探花,头脑自然是聪明的,此时他偶尔看到童太妃看向莫尧的眼神,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奇怪却足以让他兴奋的想法。

    他的好哥哥,可能不用死了,但是却又一定会比死,更让他难受。

    “媳妇,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了?”司华羽拉着韩沐雪的手,俯身在她耳边低声开了口。

    湿热的气息喷洒在韩沐雪的耳垂上,她的脸一红,连忙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四下看了看,看到没人注意到司华羽和她亲密的举动后,才松了一口气,道:“什么早就想到了,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司华羽噗嗤一笑,韩沐雪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副无辜的模样,眼中水波流动,动人的同时又透露出几分可爱来,他揉了揉她的头,道:“好好好,和你没关系,所有的坏事都是为夫做的,为夫的夫人最善良可爱了。”

    韩沐雪被司华羽那哄小孩一般的语气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咳嗽了几声,将目光重新投到莫尧身上,眸子微眯,道:“太妃娘娘想必也一个人很久了……”

    后面的话韩沐雪没有说出来,司华羽却会意地笑了,只觉得自己的媳妇可爱的紧,忍不住又捏了捏她微红的小脸蛋。

    童太妃其实是先帝最为宠爱的妃子之一,自入宫起就受了无限的荣宠,先帝驾崩后,童太妃本来应当是陪葬皇陵的,但是谁知先帝的小儿子不服先帝的传位遗书,竟是暗中勾结了党羽想要逼宫。

    新上位的皇帝势力还未巩固,差点被叛军刺杀,也正是这时候,趁乱跑出来的童太妃冲上前去,为皇帝挡了刺客的一刀。

    这一刀正巧砍在童太妃美貌的脸庞上,所以才有了现在童太妃脸上的疤痕。

    算起来,童太妃从入宫到先帝驾崩,才不过五年,是以童太妃现在也才二十出头,若不是面上那道疤痕,应当仍然是个名杨四方的美人。

    当然,若是没有她为皇帝挡下的那一刀,她也定是活不到今日,只怕早已经陪葬死在了皇陵。

    也正是这一刀,让皇帝犹豫再三,下令赦免了童太妃的陪葬令,并且给了她最好的待遇,成了今日的童太妃。

    然而,童太妃毕竟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又哪里能够按捺得住寂寞,今晚科举晚宴,她本想远远地瞧上几眼,看看年轻俊美的公子们,哪想到一时困倦,就睡在了昭阳宫,等她再醒来,身边就已经是莫尧赤裸的身体,并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一开始,受了这般侮辱,她是想要立刻杀死莫尧的,但是看了莫尧英俊得了脸庞,她的心思又一次活络了起来。

    她毕竟还年轻,日子还长,若是今后的日子都要这般寂寞的度过,她可能会受不了,并且疯掉,但是现在,眼前这个俊美的青年给了她新的希望。

    她的身子已经被莫尧给……若是能够趁此机会,让陛下赦免了这个青年,并且让自己和他……那么自己以后的日子,想必不会那么无聊。

    所以她才在皇帝的身边哭诉着,莫尧若是死了,那么被玷污了身子的自己也不能活下去,她请求皇帝将她和莫尧一同赐死,否则她是在无颜面对先帝。

    她看向皇帝,她笃定皇帝不会这么赐死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他只能选择后面的一条路。

    果不其然,皇帝沉思了一会,终于下了决定,看着莫尧开了口:“朕给你一个机会……”

    ------题外话------

    莫尧好像要倒霉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