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路被司华羽拉着,不一会就到了紫竹轩,紫竹轩门口,大老远就见到流苏在门口张望着,韩沐雪微微一笑,对着她点了点头,就听得流苏道:“世子妃,您回来了。”

    “嗯,”韩沐雪进了院门,见到院内被收拾的静静有条,她随口问道,“彩青怎么样了?”

    提起彩青,流苏的脸上放松了不少,道:“彩青姐姐已经好了许多了,现在还在房间静养呢。”

    “那最好了。”听到彩青好多了,彩莲眼神一亮,对着韩沐雪道:“世子妃,那奴婢就先去看望一下彩青姐了。”

    彩月不在这里,彩青卧病在床,彩莲想要去看一下彩青也是情理之中,韩沐雪点了点头,嘴角的笑容愈发柔和,“你先去吧,我一会也去看看彩青。”

    彩莲点了点头,迈着步子就向着紫竹轩后面跑去,显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彩青了。

    “我们进去吧。”韩沐雪的眼神落在司华羽仍然紧紧拉着自己的手上,抿了抿唇,最后没有多说,也没有提醒他去放开手,只是淡淡地道。

    司华羽的眼角就带了飞扬的笑容,他就知道媳妇舍不得让自己放手的。

    两人一路到了房间,韩沐雪才躺在了床上,一把拉过柔软的被子,贴在自己脸上,看向司华羽,声音低低的,“你说……宇文讯这次是来干嘛的?”

    当年的那件事,韩沐雪也隐约有所耳闻,宇文讯几年前出使的时候尚且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皇子,可是仅仅过了几年,他一跃成为大月国的太子,一个人能在短短几年坐到这个位置上,而此次,宇文讯恰巧再次来到了北寒,所以韩沐雪不得不怀疑,他是有着什么目的的。

    “他的目的?”司华羽眼神微闪,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随手端起茶水喝了起来,半晌,才开口,狭长的眸子里流光溢彩,“他的目的你还每猜到吗,上次他带走了孙忆婉,这次么……自然是对着你那个颇为要好的好友来的了。”

    孙忆柳?

    韩沐雪心底微微有些惊讶,宇文讯在的那几年,自己恰好跟着师父出去学医,只是偶尔回过来一趟京城,是以对孙忆柳和宇文讯的事了解的并不是很清楚,此时听到司华羽略含深意的话语,韩沐雪一愣,不过片刻就明白了些什么,脱口而出道:“孙忆婉是个意外?”

    这个意外,自然指的是意料之外。韩沐雪一下子从床上翻坐起来,看着司华羽,有些不敢相信:“难道当年他是想要带走孙忆柳的,结果却不小心带走了她的姐姐?”

    司华羽点点头,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对,就是这样。”

    “原来如此,”韩沐雪垂下眸子,细细地思索起来,“难怪在晚宴上,我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怪怪的。”

    现在想来,那令韩沐雪觉得怪异的,不就是宇文讯看向孙忆柳的眼神么,那眼底深处强烈的欲望,此时看来,就是占有欲了。

    宇文讯竟然和孙忆柳还有这样的过往,韩沐雪的心里有些沉重,如果是这样,那么宇文讯想必会用尽一切手段,让孙忆柳落入他的手中。

    似乎知道了韩沐雪的想法,司华羽出声提醒她道:“你不用担心,你那好友不会受到一丁点伤害的。”

    顿了顿,司华羽又道:“朝堂里,自然是有人要对付宇文讯的。”

    韩沐雪听了司华羽的话,不觉有些奇怪,宇文讯一个别国太子,北寒的朝臣按理来说都应当对他是客气礼貌的,想了想,她道:“是孙忆婉的护花使者?”

    司华羽的茶杯落在了桌子上,发出一声轻轻的响声,他盯着韩沐雪,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意味深长:“是。”

    两人又聊了一会,也不知怎的,韩沐雪的头隐隐有些作痛,她用被子蒙住了脸,声音闷闷的从里面传了出来:“我想睡觉了,你先走吧。”

    自己才来这么一小会,这个女人就要撵自己走了吗?

    司华羽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上前几步,拉下韩沐雪的被子,看着那女人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眼里写满了疲倦,他叹了口气,知道她也累了,昨晚休息的时间又短,只能揉了揉她的额头,柔声道:“那你睡吧,为夫先去处理一下公事。”

    韩沐雪又是眨了眨眼,听着司华羽那含着无尽的宠溺的声音,眼角上扬了几分,冷哼了一声,却是翻了身,背对着他,不再说话了。

    这就是害羞了,司华羽笑的更加灿烂,替着韩沐雪掖了掖被角,才低声道:“那……为夫走了?”

    过了许久,才传来韩沐雪的一声“嗯”,接着就再没了声音,司华羽盯着韩沐雪的后背许久,终是忍不住凑上去看了看那人,却发现那个小女人的眼眸微闭,睫毛颤动着,原是已经睡着了。

    “猪。”司华羽无奈地摇了摇头,附在韩沐雪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亲,才直起身子,转身出了门。

    哪能想到,这一睡,韩沐雪就睡到了晚上。

    等到韩沐雪睁眼的时候,就看见彩莲一脸焦急地坐在自己床边,眼眶红红的,她一愣,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话,韩沐雪却被自己沙哑的嗓音给吓了一跳,她不过是睡了一会,嗓子怎的这般沙哑?

    彩莲听见韩沐雪的声音,整个人一愣,接着才反应过来,惊喜道:“世子妃,您可终于醒了。”

    终于醒了?韩沐雪有些疑惑:“我睡了很久么?”

    彩莲立刻点了点头:“您从早上睡到现在,此时已经是夜半时刻,奴婢怎么也叫不醒你,世子又不在府,可吓死奴婢了。”

    说着,彩莲的眼眶更红了一圈,显然是刚刚为韩沐雪担心了好一会。

    韩沐雪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着彩莲,自己竟是睡了这么久,她摆了摆手:“可能是太累了,现在醒了不是没事了么,本妃饿了,你先去要人准备吃的吧。”

    韩沐雪低声安慰着彩莲,接着从床上下了地,身子有些不稳,随手扶住了床沿,她的眉头皱了皱。

    睡得太久了,连腿都软了。韩沐雪摇了摇头,披上外衣,推开门向外看去。

    这场雪似乎下了很久,此时的王府里四处都是一片白色,一时间倒是有了几分别样的景致,韩沐雪深呼吸了几口,觉得嗓子干的厉害,随手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

    冰冷的水入了喉,韩沐雪才觉得大脑清醒了几分,不似刚刚那般昏沉了,然而身子深处还是燥热的紧,好像有一团火气没有散发出来一般,十分额不舒服。

    韩沐雪本能地觉得不对,她坐在桌子上,随手搭上了自己脉,闭上眼静静地感受着,片刻,她又睁开了眼,眉头就那么皱了起来。

    脉象很正常,没有一丝异样,按理来说是很好的,但是韩沐雪的一颗心也不知怎么就砰砰地跳了起来,直觉上,她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韩沐雪摇了摇头,她这是怎么了,不过是因为疲倦多睡了一会,就疑神疑鬼的,她转头,正巧看到彩莲端着饭菜进来,彩莲着了一件淡粉色的衣衫,此时她却觉得那粉有些过分的亮眼,甚至于好像分明就是一件大红色的衣裙才对。

    “世子妃,您怎么了?”彩莲将饭菜摆好,才发现韩沐雪一直盯着自己看,她心里一跳,连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裳,疑惑地问道。

    彩莲的话在耳边响起,韩沐雪一阵,猛地回过神来,她竟然看得入了神,此时再看向彩莲,那分明是浅粉色的衣衫,哪里会是大红色。

    韩沐雪的眼神微微转了转,眸光微动,最后点了点头,就吃起了晚饭。

    令她意外的是,本来看着鲜艳可口的饭菜,此时入了口中,细细嚼起来,竟然没有一丝味道,甚至于还散发着淡淡的苦涩,韩沐雪皱着眉头吃了几口,突然将筷子摔在了桌子上,站起身来,对着彩莲道:“收拾下去吧。”

    “世子妃?”彩莲听着韩沐雪冰冷的声音,第一反应是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是看韩沐雪的表情,不像是自己想的那样,她试探着问道,“这些都是厨房特意做的。”

    “不用了,”韩沐雪摇了摇头,看着彩莲的模样,声音柔和了几分,“我只是不想吃了而已,没什么胃口。”

    “哦。”彩莲点了点头,直觉地觉得韩沐雪有些不悦,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收拾好了饭菜,对着韩沐雪道,“奴婢将东西放在小厨房,您想吃了就说,奴婢去热一下就好了。”

    “好,你先下去吧,”韩沐雪坐回了床上,只觉得眼皮昏昏沉沉地,不想睁开一般,她想了想,对着彩莲又道:“把门关好,本妃要接着睡了。”

    彩莲“嗯”了一声,虽然心里疑惑,也只能出了屋子,反手关上了门,世子妃今晚上有些奇怪,竟是连菜都没吃下一点。

    她想着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应当改进一下了。

    彩莲离开后,韩沐雪叹了口气,皱着眉头再次将手搭在了自己的脉上。

    应当是有些不对的地方才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