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44章 矛盾的爆发(上)
    昌乐侯府。

    陈氏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首位上,看着一边的李嬷嬷,叹了口气,声音有些冷:“老爷怎么还没来?”

    李嬷嬷有些为难地看了看陈氏,才低声道:“夫人,老爷去了苏姨娘的院子,到现在还没出来……”

    这话里的意思就很明显了,韩国荣哪里是还没出来,分明就是留宿在了苏姨娘院子里了。

    “这个小贱人!”陈氏恨恨地道,手上拿着上好的茶,此时却一点也喝不下去,她看向窗外,脸色阴沉,片刻,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问道:“那个给我下毒的人,查出来了吗?”

    李嬷嬷和孙嬷嬷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低头,过了一会子,还是孙嬷嬷咬了咬牙,上前一步,声音更低了几分:“那边的消息来说,下毒之人似乎正是苏姨娘……”

    “果然是这个贱人!”陈氏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狠毒,声音冰冷,想起了什么,轻声冷笑道:“这个贱人敢给我下毒,老爷却还是那么宠着她,真的就一点都不念夫妻情分么?”

    李嬷嬷心里一跳,她又是看了一眼孙嬷嬷,才小心翼翼地道:“夫人,还有一件事。”

    陈氏皱了皱眉,有些不满:“还有何事,有什么不敢说的,那个贱人还能威胁到我房间里的人不可?”

    “夫人……”李嬷嬷的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她想了想,方才咬牙道:“您所中的毒,奴婢派人偷偷在苏姨娘的院子里找到了,却是也同时在老爷的书房里找到了一包毒粉。”

    “你说什么!”陈氏惊呼了一声,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修长的指甲刺进了衣服里,眼底隐约有水光闪现。

    她自然明白李嬷嬷的意思,没有韩国荣的允许,谁又能将毒粉放在他的书房了,也就是说,这毒,是韩国荣放任苏姨娘那个贱人给自己下的,更甚至……这毒,就是韩国荣让苏姨娘给自己下的。

    想到这里,陈氏只觉得手脚冰凉,继而,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蔓延了全身,她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只觉得不敢相信她听到的,想到的一切。

    老爷他,竟然想要杀死自己?

    往日里和韩国荣恩爱的样子浮现在了陈氏的眼前,她不可置信地低声呢喃着:“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老爷怎么舍得……”

    她的话戛然而止,韩国荣为什么不会舍得自己去死,他心里其实是巴不得自己死的吧,她一死,整个北寒国,就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了不是么,自己跟着他这么多年,帮他做了无数的事情,甚至于为了不被“那人”发现,她都能对自己疼爱了这么多年的浩哥儿下手,他却想要斩草除根,将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抹杀在这个世界上么?

    对的,大夫说自己是慢性毒药,只不过是误食了什么东西,才不小心提前激发了毒性,也就是说,按照他原来的计划,自己会在几年后毒发死去,而那时候,自己定是已经帮他杀了韩沐雪姐妹和浩哥儿,帮他解决了一切的后患。

    好一个斩草又除根,好一个韩国荣!

    陈氏眼底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愤恨来,想明白了一切,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底一片悲凉,

    她跟了他这么多年,在当初,韩国荣还只是个小官的时候下嫁于他,这么多年以他为天为地,最后却突然发现,自己深爱着的丈夫,自己的那个枕边人,竟然想要杀死自己。

    “呵呵,他当真是一手好牌。”陈氏嘴角渐渐露出几丝冷笑来,试想一个女人,当他发现了自己深爱着的丈夫背叛了自己,她会做些什么呢?陈氏不知道,因为她已经决定放弃一切,也要毁掉那个男人的一切,才能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夫人,您别想多了,也许,也许只是个误会呢。”李嬷嬷感受到自己陈氏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不禁打了个冷战,虽然知道自己的说辞有些牵强,但是李嬷嬷不得不说,“万一是有人陷害老爷呢……”

    “谁能陷害的了他!”陈氏厉声打断了李嬷嬷的话,站起身来,行至多宝阁前,看着上面琳琅满目的瓷器、宝物,一件件摸过那些她精心挑选的东西,只觉得眼眶一热。

    因为韩国荣喜欢这些东西,她特意四处找人购买打听各种贵重的宝物,将他们高价买回来,摆放在自己的屋子里,只为了让他能够多在自己的院子里歇息,只为了能让韩国荣对自己多加宠爱,现在落在陈氏的眼里,这些全都成了无声的嘲讽。

    嘲讽着她对那人的满腔情意,却换来这般杀人灭口的可笑结局。

    她突然扬手,将多宝阁上一对南海雕花的玉如意拿了起来,摔碎在地上,玉器发出“啪啦”的巨大声响,陈氏却毫不在意,又随手拿起一件珐琅瓷器大瓶,双手举起,仍在地上。

    李嬷嬷和孙嬷嬷一惊,连忙上前阻拦住了陈氏的动作,孙嬷嬷急声道:“夫人,您这是干什么,您不能为难自己啊。”

    “为难自己?”陈氏的眼眶一热,但是在下人面前,她必须要维持着身为昌乐侯府夫人的尊贵体面,她忍住眼底的热意,笑道:“我为他这么多年,现在这些东西没来的看着刺眼。”

    陈氏突然有些累,她走到窗边,叹了口气:“明个全都拿出去低价卖了吧。”

    ------题外话------

    今天就这些啦,打了一天吊瓶,实在是写不下去了,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