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45章 矛盾的爆发(下)
    ——

    昌乐侯府一件破败的屋子里,韩玉儿坐在床上,慢慢地揭开自己的发髻,看着镜中面容娇美,发丝细长如绸子的自己,嘴角慢慢勾起一抹浅笑来。

    “小姐,”一个丫鬟开了门,进了屋子,看着坐在床上的韩玉儿,心里赞叹小姐长得真是美丽,一边道,“听兰儿传信道,夫人此时正在屋子里气的砸碎了不少宝贝呢。”

    “是这样?”韩玉儿的动作一顿,唇角扯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最后笑容扩大,里面含着莫名的深意,她拿起梳子慢慢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漫不经心地道:“梨儿,你说这次夫人是不是气得不轻呢?”

    名为梨儿的丫鬟嘴角也缓缓扯出一抹微笑来,她看着韩玉儿,心里不禁有些佩服自家小姐的智慧:“是啊,夫人定是气的狠了,听说夫人吩咐要将老爷喜欢的那些瓷器全都卖了出去呢。”

    “都气成这样了?”韩玉儿摇了摇头,继而想起了什么,对着梨儿道:“你明个去外面留意着点,将那些瓷器全都买回来,放在咱们在京郊哪里置办的宅院里面。”

    梨儿有些不解:“小姐,这是……”

    韩月儿微微一笑,声音甜美淡然:“我若是没记错,三皇子可是喜欢瓷器喜欢的紧呢。”

    梨儿心里一跳,连忙低下了头,附和道:“奴婢省得了。”

    自家小姐的心思,她从来都是猜不透的,但是梨儿隐约地觉得,韩玉儿似乎要有所动作了。

    “对了。”韩玉儿将手中的梳子放下,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细长的白腿,笑道:“夫人难么生气,你说……咱们要不要再火上浇点油?”

    这把火不就是韩玉儿点起来的么:“咱们已经让人在老爷的书房放了药,还能怎么做?”

    韩玉儿却只是淡笑,并不言语,一双杏仁般明亮的眼睛落在屋子桌上烧着的蜡烛上,笑容一时间显得有些阴森可怖,因为自己是最下贱的小姐,所以同样是庶女,别的女儿用的是发过来的上好的油灯,而自己,却只能偷偷让人买了蜡烛,只因为夫人从来不给自己发油灯,哪怕是任何照明工具都不曾给过自己一丝一毫

    她的声音淡如清泉,却带着丝丝凉意:“夫人入府多年,除了大姐姐几人,再无所出,你说……若是她知道了,这一切都是父亲暗中布置的,会怎么样呢?”

    韩玉儿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梨儿却一瞬间明白了一切,她心里不禁为韩玉儿的智慧而折服,同时却又暗暗为她深沉的心机而心境,连忙低下头,不再言语:“小姐需要梨儿做什么?”

    韩玉儿微微一笑:“倒是也不需要做什么,你去告诉夫人院子里的兰儿……”

    烛火之下,韩玉儿的声音低不可闻,眼底的笑容却越来越大。

    半晌,眼看着梨儿的身影离开了屋子,韩玉儿才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二姐姐知道了玉儿的主意,会不会为此而满意呢。”

    为了报复昌乐侯府,她可是隐忍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到了将这座府邸彻底推向毁灭的时候了。

    次日一早,陈氏一病不起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府邸,一时间下人们都噤若寒蝉,匆匆地奔走于府内外,为陈氏请大夫,看病。

    里屋,陈氏一脸苍白地躺在床上,看着床边坐着的韩国荣,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他的眼底还是一片淡漠,丝毫没有表现出对自己这个结发妻子的关心,只是不住地责备着:“你怎的这时候病倒了?”

    陈氏心里更加怨恨韩国荣,嘴上却笑道:“老爷,是我不好,拖累了您……”

    韩国荣看到陈氏病恹恹的样子,就有些不悦,他随意地挥了挥手,急切地问道:“你想好怎么将韩沐雪那个贱人怎么抹去了么?你要知道,他们可是就要快找到这里来了。”

    陈氏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喘了几口气,才弱弱地道:“老爷,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韩国荣冷笑一声,突然抬高了声音,“你到底能不能做到,他们马上就来了,你还有心思从长计议?”

    说着,韩国荣再也不愿意看陈氏一眼,站起身来,一甩衣袖,冷哼一声,就走出了屋子,只留下他埋怨的话语:“我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韩国荣走后,屋里一下子就陷入了寂静,李嬷嬷和孙嬷嬷对视了一眼,过了片刻,李嬷嬷才敢上前,安慰道:“夫人,您别生气……”

    陈氏却是出奇地平静,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哪里还有一点病仄仄的样子,她抚了抚自己的衣袖,过了片刻,才冷声道;“我早该知道他不是个良配。”

    孙嬷嬷是陈氏的陪嫁嬷嬷,伺候了陈氏多年,此时看到陈氏伤心欲绝的模样,心疼地上前,满脸悲伤道:“夫人,不论您做什么决定,老奴都听夫人的。”

    看着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孙嬷嬷,陈氏心里也有些感动,却更觉悲哀,一个丫鬟尚且如此,可是身为丈夫的韩国荣,竟然如此对待自己,她只觉得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韩国荣刚刚的作为磨灭了她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她突然下了决心:“去,拿纸笔来,我要写信给那人……”

    李嬷嬷心里一惊:“夫人……”

    “去拿纸笔来!”陈氏突然抬高了声音,尖锐的声音里似乎透露着鱼死网破的绝望,“他既然这般对待我,我又为什么不能让他的算盘落空。”

    李嬷嬷沉默了,看了陈氏一眼,叹了口气,下去取了纸笔,既然夫人已经下了决定,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只能听主子的吩咐,更何况,这次,老爷做的也着实太过分了些。

    纸笔递到陈氏面前,她冷笑了一声,思索了片刻,眼眸里是一片冰冷,低下头就细细地写了起来,一时间,屋内只剩下陈氏书写的“刷刷”声,李嬷嬷与孙嬷嬷对视了一眼,均是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这是主子自己的决定,她们作为下人的,自然是不能多说什么了,只是夫人这一封信若是送出了去,那么也就意味着,夫人和老爷,是彻底撕破了脸。

    一口气写完,陈氏将信纸拿起来吹了吹,似乎有些犹豫,随即眼底阴毒的光芒一闪,生生地将自己心底的恐惧压了下去,对着李嬷嬷道:“你知道应该送给谁。”

    李嬷嬷身子一抖,连忙接过陈氏的信纸,不敢去看信纸上到底写了什么,只是默默地将信纸收了起来,道:“夫人,老奴都省得了。”

    顿了顿,她又道:“夫人,那苏姨娘……”

    “呵呵,”陈氏笑的阴森可怖,哪里还有往日里的端庄模样,只见她缓缓站起身,背对着李嬷嬷,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片刻,才低声道:“老爷不是很喜爱那个贱人么,本夫人又怎么会如了他的心愿。”

    韩国荣都对自己下毒了,夫妻二人走到今天这步,哪里还有什么情面可言,但也正是因为往日里陈氏对韩国荣的浓浓情意,她才更加的怨恨,乃至于恨不得现在就亲自杀死苏姨娘。

    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妾,还真以为自己是这昌乐侯府的正牌夫人了么?

    随着陈氏心态的变化,整个昌乐侯府的风气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改变了。

    仿佛暴风雨前的平静,每个下人都感觉到了隐隐的不安。

    而与此同时,韩沐雪坐在床上,眼底第一次染上了迷惘。

    她明明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为何精神会如此萎靡,连带着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虽然平日里自己也很嗜睡,但是这般没有神气,还是第一次。

    她这般想着,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身体深处传来一阵浓浓的睡意,她的眼光落在自己的帐慢上,手刚刚抚在上面,就闪电般地松开了手。

    自己的床帐何时变成了大红色?

    韩沐雪心里的不安在这一瞬间便无限扩大了开来,她从来没有命人更换过自己的幔帐,那是一种淡淡而不过分张扬的浅粉色,但是此时韩沐雪看来,自己的幔帐分明就是大红色,甚至于艳丽的亮眼。

    “彩莲——”韩沐雪下意识地唤了彩莲进来。

    “世子妃?”彩莲听到韩沐雪有些急切的呼唤,心里一惊,连忙推了门进来,看到坐在床上的韩沐雪,松了一口气,问道:“世子妃唤彩莲有何事?”

    “你帮我看看这帐慢是什么颜色的?”韩沐雪没有看彩莲,而是将目光紧紧地盯在了幔帐上,声音里含着丝丝冷意。

    彩莲一愣,看了一眼那幔帐,只觉得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啊,她立刻道:“世子妃,是粉色的啊,您自己选的颜色,您忘了吗?”

    “粉色?”韩沐雪转头,眼神一下子僵在了彩莲的身上,彩莲粉色的衣裙,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艳丽的大红色,她使劲晃了晃头,突然轻笑了一声。

    她这是怎么了,她在怀疑什么,她心底在恐惧什么,害怕自己出了问题,却治疗不好么?她的手紧紧地抓住了被单,又缓缓松开,看向彩莲:“你……去叫彩月来。”

    彩月此时应当已经回到了德王府才是,果然,彩莲立刻点了点头,心里却始终觉得韩沐雪有些不对劲,她低声问道:“世子妃,您是不是不舒服?”

    “无大事,不要声张,可能是着了凉而已。”韩沐雪摇了摇头,手落在被单里,愈发的用力,“你快点去叫彩月来。”

    “嗯。”彩莲也听出韩沐雪有些急切,当下也不敢再磨蹭,却还是有些不放心,低声叮嘱了韩沐雪几句,方才小跑出了门。

    不一会,彩月就走了进来,韩沐雪对她低声说了几句,彩月眼里闪过一丝惊疑,还是点了点头,就转身出去了。

    等到将一切都吩咐完,韩沐雪方才松了口气,此时屋里十分的寂静,她只觉得耳边一片空明,睡意又抑制不住地涌了上来,她暗中掐着自己手背上的细肉,暗示着自己不能睡,但是不过片刻,她只觉得身体里一股大力涌来,困意完全侵占了大脑,就那么椅在了床边,渐渐闭上了双眼。

    悄无声息地睡着了。

    彩月出门后一路向着皇宫的方向走去,按照韩沐雪的要求办完了事情,她有些迟疑地停住了脚步,犹豫了几下,最后没有回去德王府,而是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世子妃有些不正常……这事,还是早些告诉主子才是。

    这一觉不知道又一次睡了多久,韩沐雪是被一众凉意惊醒的,她只觉得心底一下子蔓延出无尽的寒意,那种寒意比深冬的湖水还要冰冷三分,一下子就将自己身体里的困意驱赶的无影无踪,她的头脑渐渐恢复了清醒,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明亮的双眼注视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韩沐雪微微松了口气,随即皱了起眉头,坐起身,冷冷道:“我竟然还是睡着了。”

    陆景鸿没有错过韩沐雪眼底的一丝血色,他的眼神有些奇怪,道:“你这是怎么了,深夜叫我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说着,他自然已经看出了韩沐雪的不对劲,抬手拉过她的手腕,过了片刻又放开,摇了摇头。

    韩沐雪急切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陆景鸿的眼神落在韩沐雪苍白的不似人色的小脸上,眉心几乎皱成了一个结:“你怎么也叫不醒,我用了雪融丸放才能将你唤醒,只是现在看来,你好像惹上了大麻烦……”

    “大麻烦?”韩沐雪心里一跳,自己果然是出了问题,“我适才给自己把过脉了,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啊。”

    陆景鸿立刻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慎重,拉过韩沐雪的手腕,以一种奇特手腕手法在韩沐雪的手腕与胳膊处的几个穴位上扎上了细细的银针,随后就抿起了唇,一言不发。

    韩沐雪见陆景鸿只是盯着自己的胳膊不说话,有些奇怪,但是一颗心却砰砰地跳了起来。连师父都如此严肃,想来这次自己的事可不小,她摇了摇头,看着平静的并无一丝异样的雪白胳膊,心下细细地思索起来。

    这次进宫,自己的确是事事小心,又怎么会不小心中了什么毒呢?

    不过很快,韩沐雪就没有心思再去思考这些东西了,她的胳膊突然剧烈地疼了起来,她几乎是一瞬间就咬住了唇,抑制着自己的声音,不想痛呼出声。

    她能感觉到胳膊里面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爬动,那般皮肉翻卷似的疼痛,让她的额头立刻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韩沐雪低头,就见到,自己雪白的胳膊上,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一个个小小的凸起,而诡异的是,那些凸起还在不断地移动着,似乎有什么生命正在下面蠕动着一般。

    她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

    ------题外话------

    今天还是一更,然后明天应该会正常点,么么哒,你们猜到陈氏要给谁写信了吗,前面出现过的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