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姐,听兰儿说,今个夫人将苏姨娘叫去训斥了好久呢。”外面的天气尚且不是很好,飘飘荡荡的,不时有小雪落下,梨儿裹着一个大大的披风,自外面走进来,一进门,就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声音里有着十足的幸灾乐祸。

    韩玉儿闻言,方下手中绣到一半的荷包,看着梨儿,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来:“如此,想来是夫人要出手了。”

    她对陈氏的称呼是夫人,而不是娘,足以见得韩玉儿对陈氏内心的憎恶,她理了理衣襟,保养的极好的小脸上白白嫩嫩的,伸手从梨儿的手中接过布包,打开,便是香飘满面。

    果然是京中天香楼刚出炉的热乎糕点。

    若是府中的别人在此,定是会大吃一惊,一个府中最不受宠的女子,竟然能够有银钱吃得起天香楼的厨子做的糕点,要知道,天香楼的厨子每日的糕点是有限的,这京中富贵人家不知有多少想吃都买不到,没想到,这般珍贵的糕点,竟是就这么摆在了韩玉儿的面前。

    她抬手拿起一块糕点,薄唇微张,伴随着满口的清香,韩玉儿享受般地眯了眯眼,满足地道:“这糕点倒是果真可口。”

    梨儿看着自家小姐一副十足的富贵模样,心下生出几分羡慕来:“那当然,这可是世子妃特意吩咐人给小姐送来的。”

    提起韩沐雪,韩玉儿的脸上就有了几分少见的忌惮,她缓缓摇了摇头,看向窗外,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二姐姐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对夫人出手……”

    总是她心里有些猜测陈氏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是如此毫不顾忌养育之情的残忍手段,着实是让她有些惊讶。

    在韩府隐忍了这么多年,她自认为能够掌握所有人的弱点,但是唯独韩沐雪,自上次和她谈话来,她惊讶地发现,这个二小姐,似乎从来都不是自己想的那般软弱无能,更甚于,她的忍耐与手段,是高于大姐姐不知道多少倍的。

    又吃了一块糕点,韩玉儿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让你查的事情有着落了吗?”

    梨儿点点头,道:“奴婢已经偷偷派人去了同福寺,但是根本没有发现大小姐的踪影,所以奴婢大胆猜测,夫人一直以来就是在说谎。”

    韩玉儿沉思了一下,低声道:“这件事应当立刻告诉二姐姐才是……”

    说着,她放下手中的糕点,赤足走到桌前,提笔开始写了起来,梨儿见状,连忙从一边的柜子里取出羊毛垫子,铺在了韩玉儿的脚下,写完信,韩玉儿将东西交到梨儿手中,才继续道:“如此,夫人已经对苏姨娘有所动作了,咱们也应当将二姐姐给的东西用上才是。”

    韩玉儿的脸色阴沉了几分,眼底闪着与这个年纪明显不符的怨恨。

    这个养育自己多年的府邸,她实在是厌倦了那些肮脏与虚伪,她恨不得让这个府邸立刻消失在世界上才好。

    ——

    次日一早,韩沐雪觉得脸上有什么丝丝凉凉的东西,她不满地睁开眼,却发现面前空无一物。

    原来是自己的幻觉么?

    韩沐雪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触手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她走到镜子前面,看着镜中的自己,除了脸色苍白意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自己中蛊的这件事,她还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她向往常一样,唤了彩莲进来梳洗。

    彩莲端着水盆,将东西放在架子上,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喜色,向门外望了望,见没人注意,才神神秘秘地道:“世子妃,您知道吗,今个奴婢去打水,听见下人们说,穆小姐染了风寒,病的严重,竟是起不来床呢。”

    韩沐雪解中衣的手一顿,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冷意:“是么,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因为飞丹和彩青的事情,韩沐雪院子里的人都恨透了穆芷宁,此时听见她生病的事,整个紫竹居倒是喜洋洋的,叫人看了不解,韩沐雪也没有过多避讳自己的言语,冷冷地道。

    “是啊世子妃。”彩莲将手中的毛巾递过去,又去桌子上倒了一杯茶,却见到桌角散落着一些细碎的灰色粉末,惊讶地道:“这是什么?”

    韩沐雪的眉头一挑,道:“没什么,一会你叫彩月来,我有事吩咐她。”

    彩莲也没有多怀疑什么,替着韩沐雪梳洗打扮了一番,就端着盆子去叫彩月了。

    待得彩莲走后,韩沐雪的神色才一松,她皱了皱眉,自己做完昏昏沉沉的,竟是连这毒药都忘记收起来了……只是……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脉上,听着明显有些不一样的脉象,她倒是有些意外。

    本来只是一试,谁知道竟然有了细微的成效。

    她看向窗外,凤眸里勾起一抹莫名的情绪来。

    师父说毒不可攻蛊,但是她却不相信,整个中原医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就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穆芷宁的蛊么?况且,穆芷宁哪里是病了,分明是知道自己的蛊已经慢慢发作了,所以躲在房间里,以免被怀疑吧?

    “你以为所有事都在你的掌控中么?”韩沐雪拉开抽屉,看着里面的瓶瓶罐罐,修长的手指落在一个紫色的瓶子上面,将瓶子轻轻地取了出来。

    怎么可能让你那么如意?那天她与穆芷宁握手,她自然不会白白地去触碰那个恶心的女人,她做事,从来都是有着自己打算与目的,既然她给自己下蛊,想要致自己与死地,那么自己也应当遵从规矩,礼尚往来才是。

    ……

    如此,又是过了两日,一个消息就蔓延在了府中。

    有人说,王妃的干女儿,穆芷宁小姐也不知怎么,由风寒生出了别的病来,满脸都是脓包,让人不能直视,更有人猜测,穆小姐的这样白白净净的小脸,可就这么毁了。

    “说起来,穆小姐也着实是倒霉,这好好的风寒怎么能变成别的病呢,现在连容貌也毁了,啧啧……”彩莲往韩沐雪的桌子上端着饭,嘴里与韩沐雪讨论着这件事,但是声音里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穆芷宁这般模样,她可是偷着乐了一个晚上呢。

    韩沐雪笑了笑,并不言语,抬手拿起桌子上的筷子,眼神自菜上扫过一圈,却觉得没什么胃口,又皱着眉放下了筷子。

    韩沐雪这般模样已经好些天了,彩莲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低声道:“世子妃,您还是吃点吧,这些天您可是瘦了不少呢,世子回来以后看到定是要心疼了。”

    韩沐雪这几天都没怎么进过食,彩莲自然是着急的:“要不您想吃什么,奴婢去给您买?”

    “不用了,”韩沐雪对着彩莲笑了笑,看着小丫鬟眼底的担心,眼神不禁柔和了几分,她看着彩莲,漫不经心地问着:“你说世子快回来了么?”

    这般说着,韩沐雪的心里不知道怎么就生出一丝期待来,她觉得这种细微的情绪来的莫名其妙,不由得有些不满,声音冰冷道:“算了,他回不回来和本妃有什么关系。”

    彩莲心里偷笑,世子妃嘴上不满,但是眼神可是柔和的,可能世子妃自己都没发现,提起世子,她的嘴角总是不自觉地上扬着的,彩莲连忙道:“奴婢听说各国使臣都来的差不多了,世子可能今晚就回来了呢……”

    说着,彩莲调侃道:“到时候,奴婢准备几个世子爱吃的菜,到时候让世子就宿在世子妃的房里……”

    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韩沐雪不禁瞪了她一眼:“真是个不正经的,还不赶紧下去。”

    这般说着,韩沐雪的心思也慢慢活络了起来,若是叫那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免不得又要啰嗦几句,韩沐雪心里翻了个白眼,对着彩莲挥了挥手:“你赶紧下去吧,别在这丢人了。”

    彩莲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的脸色也有些微微发红,嘴里不时发出轻笑声,又叮嘱了韩沐雪几句:“世子妃,您还是吃些东西吧,奴婢先下去了,等世子回来了,奴婢会先通知您的”

    说着,生怕韩沐雪打自己似的,彩莲连忙小跑着出了房间,又急急火火地关上了门。

    韩沐雪不由得轻笑,彩莲离开房间,她也不再掩饰什么,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不少,这些日子,她已经能够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的体内钻来钻去,这种痛苦,她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陆景鸿也试图去找过穆芷宁,但是穆芷宁也不知怎的,每次他去的时候,找遍王府的上下,都没能找到那个女人,显然是早就料到了现在的场景,眼看着韩沐雪日渐消瘦,沉睡的时间越来越长,陆景鸿犹豫再三,自然不能看着自己的徒儿就这么香消玉殒,最后考虑了一番,还是答应了韩沐雪的提议,决定放手一搏。

    所以这些日子,他几乎是没日没夜地研究这种蛊虫。

    韩沐雪走到桌边,拿起阁子最底下的一个瓷瓶,将塞子拔掉,里面立刻传出了一阵黑烟,远远地闻着,便是一种刺鼻的气味,几乎让人无法忍受。

    但是韩沐雪的嘴角立刻泛起了淡淡的笑意,面上带笑,韩沐雪的眼底却是一片冰冷,甚至于毫无一丝情绪,她看着手中的瓶子,最后缓缓叹了口气。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这样下去,想必不出三天,她就会死。

    死,一个字,却是韩沐雪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她重活一世,自己的仇还没能报,又怎么能死在一个穆芷宁的手上,若真的是这样,自己的重生还能有什么意义?所以韩沐雪思考了很久,最后决定加大毒药的毒性,如此这般,虽然有着很大的风险,但若是能挺过此关,这蛊毒,自然也就解了。

    她将瓶中的东西倒入了茶杯中,最后倒上冰凉的茶水,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若是她死了,穆芷宁也必死无疑。

    她的毒药,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还没有什么人能解开。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韩沐雪这次却破天荒地吃了不少饭,从始至终,彩莲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韩沐雪抬眼,看着彩莲,最后放下手中的筷子,轻声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彩莲正在走神,被韩沐雪这么一问,本能地摇了摇头,笑道:“世子妃,没事啊。”

    “没事?”韩沐雪唇角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你是我的丫鬟,有什么还要瞒着我吗?”

    彩莲看向自己焦急的眼神,韩沐雪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她一直在等着这丫鬟开口,没想到最后她竟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彩莲被韩沐雪的表情吓到了,她以为韩沐雪生气了,只能支支吾吾地道:“奴婢说了,您可得想开点……”

    韩沐雪皱眉:“你说吧。”

    有什么事还能是自己想不开的不成?

    彩莲顿了顿,才开口,声音低低的,里面带着几丝愤恨:“世子回来了,奴婢欢欢喜喜地去迎他,却没想到,世子直接去了、去了穆小姐的院子,到现在还没出来……”

    说着,彩莲转头,外面的天色已经大黑了,世子在穆小姐的院子里待了已经有了大半天了。

    “哦,”韩沐雪垂下眸子,抿了抿唇,走到床边,笑道,“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彩莲一下子急了,连带着眼眶也红彤彤的:“世子妃,那穆小姐显然是没安好心啊,世子这次去了她的院子……”

    在彩莲看来,这就是穆芷宁用了手段勾引了司华羽,所以她心里怎么能不急,想了想,彩莲最后咬了咬牙,道:“奴婢这就去穆小姐的院子里找世子。”

    这几天,韩沐雪每日都睡得很早,而今天到了此刻都没有提出要睡觉,显然是在默默地等着世子,没想到世子却……想到这里,彩莲委屈的差点哭出来,世子妃撑着身子的不适一直等着世子,世子怎么可以这么对世子妃。

    说着,彩莲就要往门外走去,身后的韩沐雪冷冷地叫住了她,声音里已经没了一丝温度:“你若是去了,以后就不再是我的丫鬟。”

    “世子妃!”彩莲急的回头,“奴婢、奴婢实在是为您感到不平啊。”

    韩沐雪缓缓地摇了摇头:“他去哪里是他的自由,”顿了顿,她又道,“我累了,要睡了。”

    说罢,也不再管别的,就那么躺在了床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