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48章 动手(上)
    “世子妃……”彩莲看着韩沐雪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知道她这是生了世子的气,心里不禁更加埋怨世子,只是无论她怎么说话,韩沐雪始终都没有再出声,彩莲咬了咬唇,最终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她已经决定要守在门口,等世子来了,一定要叫他好好哄哄世子妃。只是……世子已经去了那个穆芷宁的院子,今晚还能来么?

    这样想着,彩莲的眸子里就染上了几丝伤感,世子妃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世子就看不到呢。

    床上,韩沐雪在彩莲离开后,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纤长卷翘的睫毛上下扇动了两下,眸中有了几丝怒气,再过一会,她就会因为毒药和蛊虫的原因而陷入沉睡,而这一次,自己到底能不能再次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所以,对于司华羽没有来,她心里也不知怎的就有了一丝淡淡的怒气,里面又夹杂着几丝异样的情绪,使得韩沐雪的眸色变得复杂了许多。

    “罢了……”她突然叹了口气,“反正也只是为了复仇,他来与不来,又有何关系呢?”

    韩沐雪低声嘟囔了几句,胃里突然传来一阵似火烧一般的感觉,可是头脑却愈发的昏沉,似乎身子里的不适并不能阻碍身体的疲劳一般,韩沐雪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即使双眼是睁开来的,但是目光所及处,没有一丝颜色,只有无尽的黑暗,她仿佛又回到了妹妹大婚的那晚,那晚的天空,似乎也是这般的颜色。

    这是身子里的剧毒和蛊虫发生的冲撞的后果,因着那般迅猛而剧烈的毒性,使得穆芷宁在自己身体里种下的蛊彻底爆发,到现在,其实已经是至关重要的时候了。

    大床之上,韩沐雪小小的身子因为剧毒而缩成一团,不时颤动着,女子墨色的长发如瀑布般披散在床上,好似一朵盛开的罂粟花,略过她苍白甚至散发着黑色的嘴唇与小巧挺翘的鼻梁,最后看见的是,是她缓缓闭上的双眸。

    美丽而令人心疼。

    韩沐雪只觉得整个身子都陷入了一片黑色的漩涡中,再也没有别的感觉,只能任由身子一直下垂、下垂,仿佛永无终点。

    她突然想起,昌乐侯府现在应该已经是一团乱了吧,在自己到底指导下,那个对侯府怀着深深怨恨的庶女,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还有莫尧……也不知道迎娶了童太妃后,他的日子会不会如想象中那般美满圆满。

    最后浮现的,却是那张如玉般英俊朗润的脸庞,自大婚那日起,自房梁上的第一眼起,就一直伴随着自己的那张脸庞……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些片段与想法,韩沐雪的上扬的嘴角终于僵在了原地,失去了最后一丝自我意识,陷入了昏迷当中。

    ——

    这边,梅园中,司华羽自院门中匆匆而出,急急地往紫竹居赶去。

    因为一些事情,他不得不先来找穆芷宁谈话,此时终于将事情收拾完毕,他满脑子都是自己那个小媳妇,听彩月的信里说,她身子貌似不大爽利的模样,这些天也没怎么出门,想到那个女人带笑的一双凤眸,他就有些微微的担心,这些天,他一直觉得心里面有种怪怪的感觉,直到此时,那种感觉完全化为了不安。

    韩沐雪只叫了彩莲来贴身侍候,彩月不能准确地知道韩沐雪的情况,所以他急于去见到她,确认她是没事的,才能放下心来。

    看着司华羽匆匆离去的背影,如兰的眼底闪过一丝恐惧来,慢慢地回了屋子。

    一进屋,就是铺天盖地的药味,与一种难以掩饰的气味,这种气味怪怪的,让人几欲作呕,如兰只能强忍着身子里的不适,低声开了口:“小姐,世子已经走了。”

    床上,女子一身半透的衣衫,隐约露出里面美好而诱人的曲线来,闻言,女子冷笑一声:“呵呵,哥哥还真的是想念那个女人啊……”

    穆芷宁的面上覆着一块厚厚的面纱,直接将她整张脸都包在了一起,她说了几句话,就觉得有些闷热,随手将脸上的面纱扯下来,仍在了地上,不满地道:“要不是这该死的病,害我不能见哥哥,不然哥哥怎么会走。”

    在穆芷宁看来,因为自己带着面纱,司华羽看不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小脸,所以才会匆匆离去。

    如兰低着头,心里却涌起淡淡的不屑来,面上还是不敢有一丝异样,恭敬地道:“小姐,世子走了,您也该换药了。”

    提到换药,穆芷宁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她走下床看着不远处的凌镜,镜中的自己皮肤白皙,但是一张脸却不堪入目,因为此时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毒疮和脓肿,有的地方甚至破裂了开来,散发出一种浓浓的恶臭来,也不知道这脓肿下面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穆芷宁只看了一眼,就直接转过身子去,有些慌乱地,声音不再似刚刚那般平静:“怎么还没好,太医不是说只是普通的皮屑病吗?”

    如兰的身子不敢后退,但是看着面色狰狞的穆芷宁,满心都是恐惧,紧紧地低着头,不敢再看穆芷宁那张脸:“小姐您再等等吧,用着太医给的方子,相信很快就就会好的。”

    穆芷宁却直接上前给了如兰一巴掌,尖锐的指甲划破了她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来,她怒骂道:“等、等、等,我还要等多久,这怪病到底是怎么得的,我看就是你带来的。”

    穆芷宁心有不满,需要发泄,如兰心里是知道的,她只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眼底闪过一丝恨意来,明明是你自己不知道怎么得了怪病,偏偏要怪在我身上……

    看着如兰委屈的模样,穆芷宁突然心烦地将她推开,重新回到了塌上,想起了什么,脸上这才愉悦了几分:“那个贱人现在应当快死了吧,也不知哥哥回去后,看到她那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会不会立刻休了她。”

    似乎是看到了韩沐雪被休弃,又蛊毒发作,惨死的模样,穆芷宁低低低笑了起来,满脸的毒疮随着她的动作而愈发显得恐怖,她声音阴森:“我等着那天,她那样低贱的女子,怎么能配得上哥哥。”

    “还有她那个几个丫鬟,对着我一个比一个无力,也应当一起杀了才是……”穆芷宁低声盘算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一个破裂的脓肿里面不断地有液体滴到自己的衣服上,叫人没来的看的一阵恶心,这般模样,哪里还有当初那个娇弱的好似小花一般的女子,分明就是个恶心的毒妇。

    如兰静静地站在一边,她自然看到了穆芷宁的样子,但是想到穆芷宁拿她出气的模样,她就不想提醒她,心里反复地诅咒着,最好就让她立刻病死才好呢。

    穆芷宁想着韩沐雪知道自己的丫鬟被自己得蛊虫杀死的场景,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几乎要闭不上,一抬眸,正巧看着如兰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她的笑容一下子深沉起来,漫不经心地端起桌上的茶水,饮了一口,道:“如兰,我记得你的家人都还在南疆吧……”

    如兰的身子一颤,穆芷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才猛地惊醒,后背一下子就被冷汗浸湿了,她竟然起了背叛小姐的念头,若是被她知道了……想到自己的家人,还有自己体内都有着穆芷宁的“东西”,她不禁恐惧的颤抖起来,连忙跪在地上,不住地磕着头,整个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奴婢定会好好服侍小姐。”

    穆芷宁抬脚,走到如兰面前,脸上的毒疮脓肿愈发显得她整个人都阴森可怖,她不屑地轻笑了一声,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抬起一只脚勾起如兰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最后在如兰恐惧的目光里,慢慢点了点头:“你知道最好……”

    紫竹居。

    司华羽进了院门,就见到彩莲坐在韩沐雪房间前面的台阶上,看不清表情。

    他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彩莲还在这里守门,这就说明韩沐雪应当无事,想到这些,他的脸色明显轻松了许多。

    看到司华羽,彩莲的眼神一亮,连忙上前,语气有几分急切:“世子,您来了,世子妃在里面呢。”

    司华羽点了点头,想到进去就能看到那个小女人,心情不自觉地就舒畅了几分,连带着因为朝堂事的烦恼都消散了几分,他道:“她用晚上了么?”

    “世子妃这几天都没怎么有胃口,但是今个确实吃了不少。”彩莲如实回答着,又道,“奴婢去给您打洗澡水。”

    “嗯。”司华羽点了点头,眉头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她没什么胃口么,听说天香楼新来了个糕点师傅,改明个让季风去去买点送来,那女人爱吃甜的,想必会多吃不少。

    这边想着,司华羽就推门进了屋子。

    屋里没有掌灯,一片黑暗寂静,司华羽的唇角的笑意一下子就淡了下去,唇微微抿了起来。

    很弱的呼吸声,房间里人的呼吸声已经微弱到不可察觉的地步,他仔细听了片刻才能隐约感觉到,他的拳头缓缓地握了起来。

    就算是睡着了,也不应该有这么弱的呼吸声才是,难道她真的病了?

    思考间,他已经到了韩沐雪床前,轻轻点了桌上的油灯,司华羽的眼眸落在了女子苍白而毫无血色的脸庞上。

    在微弱的灯光下,韩沐雪愈发显得韩沐雪脸色惨白,嘴唇此时已经完全不变成了黑色,那女子紧紧地闭着双眸,似乎对外界已经没了一丝一毫的感知力……

    “你怎么了?”司华羽的眸子里第一次染上了慌乱,他连忙坐在床边,握着韩沐雪的手,声音里不自觉地有了一丝颤抖。

    她这个模样,好像下一秒就会消散在这个世界上一般,他的心突然狠狠地抽动了几下,整个人的气息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

    昌乐侯府,此时是深夜,但是整个侯府竟是一片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下人们脚步都是急匆匆的,整个府内的气氛肃穆而低沉,一看便知道又是发生了什么让下人们噤若寒蝉的事情。

    事实上,这次发生的事情,对整个侯府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只因为这矛盾牵扯到的两人,一个是昌乐侯府人陈氏,另一个,则是正被昌乐侯韩国荣宠爱有加的姨娘苏姨娘。

    陈氏病了,而且是一病不起,经过太医的诊断,断定陈氏这次是中了毒,府中上下皆是大惊,最后竟然在一个杯子里找到了毒源,而这个茶杯,正是那日苏姨娘给陈氏端茶的时候用过的茶杯。

    下毒之人几乎是呼之欲出了,这个杯子除了苏姨娘和陈氏,再也没有经过第三个人的手,而苏姨娘给陈氏倒茶送水,是在李嬷嬷,孙嬷嬷以及韩玲儿的共同注视下完成的,这就直接咬死了苏姨娘的罪名,因为陈氏是断不可能给自己下毒的。

    即使苏姨娘再得宠,那也只是一个小妾,此时她竟然敢向主母下毒,这件事若是被皇帝知道了,定是要治理韩国荣一个大罪,是以韩国荣即使心里疼惜着苏姨娘,此时也不得不立刻派人将苏姨娘押了下去。

    因为陈氏中毒不深,所以只需要静养,并且多喝几服药便可,只是因为陈氏身子里本来就有毒,才导致她现在虚弱的连饭都不能多吃,吃多了便会呕吐。

    屋内,陈氏躺在床上,面色惨白,静静地仰望着头顶的幔帐。

    李嬷嬷进了屋,看着陈氏的模样,心底叹了口气,道:“夫人,您该喝药了。”

    闻言,陈氏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她转头,努力看着李嬷嬷,声音虚弱:“又是药,我这药,便没断过了么?”

    李嬷嬷将陈氏扶起来,在后面放了一个靠垫,让她舒适一些,才慢慢喂着她喝药,嘴里感叹道:“您何必对自己如此,对付苏姨娘,慢慢来就是……”

    “我怎么能看着那个贱人如此嚣张,”陈氏咳嗽了几声,吞下李嬷嬷手中的药,才冷笑道,“他们就要来了,在这之前,这个侯府,应当安顿一些才是,你说呢?”

    提起“他们”,李嬷嬷的声音立刻淡了下来,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说话。

    ------题外话------

    你们希望陈氏早点死不,嘿嘿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