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49章 彩莲,好久不见
    紫竹居。

    男子静静坐在床边,看着紧闭双眸的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平日里满眼的春风与得意以经济尽数消失殆尽,此时看来,那表情好似结了霜一般,还未靠近,就让人感觉到满满的寒意,与之而来的,是刺骨的杀意。

    屋子的另一边,站着七八个老者,看到司华羽这般模样,面面相觑,过了片刻,一位老者才鼓起勇气,压下心底的恐惧,低声道:“世子,世子妃是服用了大量的毒药,此药物是臣等从来没曾见过的药,是以一时半会,我们也没有法子……”

    说着,他的眼神与身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交汇了一下,那老者上前一步,沉声道:“世子,请节哀吧……”

    请节哀吧……

    这意思是,韩沐雪他们是救不了了?

    司华羽的一下子转过头看,一双锋利如剑般的眸子狠狠地刺着那几位老者,声音冰冷的好似地狱最底层的池水,让几个老人均是打了个寒战,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你们几个都是太医院医术最为精湛的老者,你们也没有办法么?”

    他的声音虽是冰冷而毫无感情,但是尾音却夹杂着十分细微细小的颤抖,里面透露着淡淡的绝望:“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这毒药的毒性之烈,实在是他们有生以来首次见到,虽然不知道世子妃到底为什么突然服下了这么多的毒药,也不说他们能否研制出解药,单是研究这毒药的时间,世子妃就不可能撑得住,所以这也就从另一个方面断定了世子妃的死亡,那白发老者叹了口气:“我们已经请教过那位大人了,他的意思,是只能看世子妃的造化。”

    说着,那老者看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毫无声息的韩沐雪,眼里闪过一丝不忍,这般绝美的女子,却是活不了多久了。

    屋子里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彩莲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伤,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不住地磕着头:“世子,都是奴婢不好,奴婢没有保护好小姐,奴婢该死。”

    彩莲一下跪,她身后的彩月也紧随着跪在了地上,她根思韩沐雪虽然不过短短几天,但是韩沐雪对她一直都是颇为信任的,是以她心里对这个小姐也有着淡淡的喜欢,此时这般情景,她心里也有些不适,对着司华羽磕了个头:“请主子责罚。”

    司华羽看着地上的彩月,声音冰冷:“自己滚下去,若是她真的……你自己知道得。”

    彩月心里自然明白,若是世子妃真的就这么去了,自己便是世子第一个要杀的人,主子从来不是个温柔宽容的人,这一点,从她跟着司华羽的时候,就一直铭记在心,所以她并没有过多吱声,而是垂下眸子,慢慢地退了出去,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彩莲的抽噎声。

    彩莲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颗颗落在地上,她只觉得喉咙好似被堵住了一般,想要哭,却发不出声音,只能让这般苦涩而撕心裂肺的情绪堵在心里,就像被抓住了嗓子,难受的紧,只是这身子上的痛苦远远不及心里的痛苦,她是韩沐雪的贴身丫鬟,与韩沐雪的关系最是亲密,此时听到太医说韩沐雪可能活不成了,她一时没了思想,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些什么,只是眼泪一个劲地掉,很快,她的衣襟便湿了一大片。

    听着彩莲的抽噎声,司华羽不免觉得心里烦躁,大手一挥,让彩莲也退了下去。

    直到彩莲下去,屋子里才再次陷入了寂静,几个太医立在一边,静静地站着,这个德王世子此时正处在暴怒的边缘,没有他的指示,他们也不敢有所动作,是以一时间只能静静地站着。

    司华羽似乎没有看见一边的太医,只是重新坐回床边,看着床上的女子,静静地,足足过了一刻钟,他的眸子才眨了眨,最后微微一笑,温柔的好似春风一般,轻柔的吻落在韩沐雪黑色的唇上,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低声道:“你看看你,这样子可是丑死了。”

    “……你看你这张小脸,连点肉也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本世子虐待了你呢。”

    “你怎么还没醒过来?”司华羽又道,看着床上毫无声息的小女人,他只觉得心里的某个地方好似被人紧紧地攥住了,传来微微的,不可忽略的疼痛。

    屋里,白发老人听着面前男子的话,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忍,想了想,他终于咬牙道:“世子,若说此事毫无转机,也不是绝对的……”

    他这话一落,司华羽猛地回过头来,一双眼眸里的黑暗让老人心里一惊,就听见他的话响起,急切而冰冷:“快说。”

    那老者被司华羽的气息逼得后退了一步,一边的太医见状,连忙扶住了他,替老太医顺着气。

    白发的老太医喘了几口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眼底闪过一丝忌惮:“有一个古老的民族,他们以医术闻名天下,因为五十年前大陆混乱,硝烟四起,是以这个民族族长为了族人的安全,带着整个族归隐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提起这个民族,老者的眼里满是狂热:“这个民族的每一个人,都对医术有着高于常人的天分,而这个民族的直系血亲,则是有着一个另所有人为之疯狂的东西……”

    司华羽的眉头微皱,隐世的家族有很多,但是精通医术的,也就只有这次突然出现来朝为太后贺寿的木族了。

    木族……司华羽看着老太医,示意他继续往后说去。

    老太医的眼神落在韩沐雪的身上,缓缓道:“木族的直系血亲的血,可以治百病,解百毒。”

    解百毒。

    三个字,司华羽的眼底突然就散发出了一丝微光,打破了一直以来死一般的黑暗,他紧紧地盯着那老者,一字一句道:“你所言可属实?”

    “臣万万不敢欺骗世子。”老者立刻保证,随即道:“只是木族的族力强大,丝毫不逊色于北寒,让他们去就世子妃,端看他们愿不愿意了。”

    其实,正是因为木族直系的血有这般神奇的功效,他们才从不救治陌生人,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要怎么能找到神出鬼没的木族,端看世子的本事了。

    木族人一向行踪隐秘,几乎不可能被找到,这也是老者一开始没有说出这个法子的原因。

    尽管只有细微的可能,司华羽的心还是不可抑制地跳了起来,他转头看着床上的小女人,握紧了拳头。

    木族使者还未进京,但凡有一丝可能,他也不愿放弃,所以司华羽立刻就下了决定:“本世子现在就派人去找寻。”

    紫竹居一下子就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之中,司华羽封锁了消息,对外只说是韩沐雪生了病,需要静养,虽然府中人均是对此有所猜测,但是紫竹居的人守口如瓶,是以她们一时间也打听不到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期间,德王妃竟然破天荒地来探望了一次韩沐雪,但是被司华羽的人堵在了门外,德王妃在门口张望了许久,终究拗不过季风几人,满腔怒气地回了去。

    韩沐雪生病的同时,穆芷宁竟然也巧合地倒了下去。

    据说是穆芷宁在喝茶的时候,也不知怎的就失去了力气,软绵绵地倒在地上,她大声的呼救,路过的几个婆子听见声音寻来,才发现了她。

    此时她躺在床上,气息奄奄,每日只能靠着太医院如流水一般的药材才能吊着命,然而,下人们关心的却并不是这件事,据说,那日嬷嬷们闯进去的时候,穆芷宁并没有带面纱,所以她那张满是脓肿和烂疮的脸就落入了外人的言,穆芷宁变得其丑无比的消息立刻风卷残云般地传遍了全府,这下子,再也没人说这个小姐美如天仙了,下人们纷纷绕着梅园走,生怕被穆芷宁传染了那不知道是什么的病。

    与德王府的混乱相反的,整个京城进来都十分的平静,各个使臣进京,京都的戒备一下子就严了起来,司华羽每日带人出门,几乎不见了影子,这样的日子里,韩沐雪渐渐消瘦了下去,唯一不变的,就是她始终紧闭的眸子,和黑色的嘴唇。

    天香楼。

    “掌柜的,还是往常一样,给我来一包糕点。”彩莲进了门,对着掌柜的开了口,勉强对着他扯出一个礼貌的笑容,就又恢复了往日里的忧愁模样。

    掌柜的将包好的糕点递到彩莲的手里,叹了口气:“你也别太担心了,你的家人会好起来的。”

    彩莲对着掌柜的的说法,是自家的姐姐生了病,这也能解释为何彩莲一直都苦着脸,眼见着彩莲今个来还是不开心的样子,那掌柜低声安慰了彩莲几句,就又去忙了。

    彩莲的眼眶一红,点了点头,拿着糕点就往外面走去。

    世子妃越发的消瘦,眼看着气息就要没了,彩莲心里焦急的不得了,这些日子,也是瘦了不少,她看着面前人来人往的样子,心里有些恍惚,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子细细的声音:“这位姑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般忧愁的模样?”

    彩莲转头,见到是个黑衣女子,面上戴了斗笠,叫人看不清里面的真容,单看脸型,下巴尖尖的,倒是个美女的模样。

    这也不知道是谁家小姐,彩莲心里疑惑,礼貌道:“只是有些心事而已,多谢小姐关心了。”

    斗篷里的女子似乎笑了,身子微微颤抖了几下,声音如银铃,轻巧中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适感:“我看小姐似乎遇到了什么大事不能接解决,不妨和我说说?”

    说着,那黑衣女子一步上前,颇为熟悉的模样,挽住了彩莲的手,隔着斗笠对她眨了眨眼。

    彩莲的心也不知怎的就突然快速跳了起来,她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女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那女子一般,但是又想不出来,到底何时见过这样奇怪的女子。

    看到彩莲出身,那女子又是轻笑了起来:“小姐再这么看着我,我可要不好意思了。”

    彩莲这才反应过来,低声道:“是我失礼了,请小姐赎罪。”

    “赎什么罪,你与我,还用说这些吗?”那女子有些不满地打了一下彩莲的小手,继而拉着她的手,就向着德王府反方向走去。

    彩莲的心跳越来越快,她看着那女子轻快小巧的背影,想到某种可能,她的脚步就不听使唤了似的,忘了要回府的事情,直直地跟着那女子走了去。

    穿过了几个小巷,黑衣女子停在了一个颇为豪华宅院门前,彩莲向上看了眼,发现这府邸并没有挂牌匾,心里更觉得奇怪,她道:“不知道小姐带我来这里是为何?”

    那女子闻言,缓缓地摘下了头上的斗笠,露出一张平凡却坚毅的脸庞,她看着身后的彩莲,眼中闪过一丝深意,随即绽开了一个微笑:“当然是为了解你心中所惑啊……”

    心中所惑?

    那女子的笑容很是甜美,却又带着淡淡的忧伤,彩莲的手握紧了手中的糕点,低声道:“什么心中所惑?”

    那女子却不再言语了,带着彩莲进了别院,解下身下的黑色斗篷来,露出了里面杏黄色的长裙,裙角点了淡淡的碎花,配着她虽不美丽,却清秀淡雅的面庞,让彩莲心底奇怪的感觉再次升了起来,她看着那女子:“敢问小姐的名字是?”

    那女子却没有回答彩莲的话,只是看着彩莲手中天香楼的糕点,垂下了眸子,嘴角的笑容带了不知名的意味:“这天香楼的糕点,向来是一绝呢,我最喜欢的,就是王师傅那一手杏仁玫瑰酥了。”

    彩莲不自然地笑了笑,急忙道:“是吗,改日我去尝尝。”

    那女子淡笑,并不多言,只是淡淡地道:“小姐说什么呢,你手中拿着的,不就是杏仁玫瑰酥么?”

    彩莲一愣,才反应过来,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我一时忘了,倒是小姐真是个仔细的人。”

    那女子的话语太过熟悉,彩莲的心狂跳不止,以至于她一时间忘了自己手中拿的,正是杏仁酥。

    见着彩莲这般模样,她微微一笑,轻掩着嘴角,眉眼弯弯的,分外好看,蓦地,她收了笑容,看着彩莲,声音轻柔:“彩莲,好久不见。”

    彩莲手中的糕点,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题外话------

    这个人是谁呢,你们能猜到吧,猜对有奖哦~

    明天还要去医院,心累……小仙女们,爱你们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