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51章 阴谋的开始(题外必看!!)
    “彩莲,好久不见。”

    女子的一席话语,温柔中透露着几丝怀念,彩莲的心里几乎立刻就有了呼之欲出的答案。

    韩沐雪最喜欢吃的,就是玫瑰杏仁酥,是以彩莲每次外出都会给她带上那么一包,但是自从嫁给了司华羽,韩沐雪再面对这杏仁酥的时候,心里就没了那么多兴趣,虽然如此,彩莲还是习惯性地给韩沐雪买杏仁酥,直到今天,遇到了面前这个女子。

    “你是……”彩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种极为奇异的,难以形容的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看着那黄衣女子,见她温柔含笑的眉眼,只觉得喉咙间涩涩的,充斥着说不出的苦涩,但是自心底,又生出一丝期盼来,“你到底是谁?”

    黄衣女子闻言,嘴角的笑意愈发深沉,她看向彩莲,随手抚了抚自己的发丝,纤长的手指最后弹了弹衣角,这才柔声道:“我是谁重要么?”

    彩莲一愣,脱口而出:“是你的,对不对?”

    “噗嗤。”那女子掩唇轻笑出声,“你这性子,还是那么急躁……”

    说罢,她也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对着彩莲点了点头:“你我相伴朝夕诸多几载,此时你认出我来也不奇怪。”

    说着,女子坐在了院中的石凳上,也不顾冰凉的温度,嘴角含笑,眉眼生辉:“想当年,我最爱的,就是在院中这么静静地坐着,看看景色,心情就会平静许多。”

    “你看这一地的白雪皑皑,”黄衣女子单手撑着脸,另一只手指向不远处地面上的白雪,也不管一脸惊喜的彩莲,低声道:“这般纯净的白色,在这样的颜色面前,浮世尘烟的种种,便要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不是么?”

    一阵风吹来,掀起了女子额角的碎发,衬着她眼中的星光,竟也生出几分吸引人的别致美来,彩莲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看着面前的女子,声音哽咽:“小姐,真的是你。”

    说着,彩莲再也顾不得其他,扑到女子的怀里,眼泪一颗颗地往下掉:“彩莲好想你……”

    许是彩莲的声音太过沙哑,黄衣女子的眼眶也有些红,她顿了顿,还是抬手,摸了摸彩莲的头发,熟悉地在她的两个丸子髻上捏了捏,道:“好了,这像是什么样子,没来的叫人笑话了去。”

    说着,她将彩莲推开自己的身子,摁着她坐到了石凳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有些感叹道:“彩莲到底是长大了,也不知道许了人家没有。”

    彩莲被说的小脸一红,也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了黑一,她连忙低下头小声道:“您就别打趣我了,世子妃还未曾给彩莲许配人家呢。”

    气氛一下子就从刚刚的悲伤中变得有些奇妙,黄衣女子似笑非笑地调侃道:“是吗,我看我家彩莲这个样子,倒像是心里有了人呢,也不知道谁家的小子这么好运,能让我们彩莲看上。”

    不说还好,一说,彩莲的脸就更红了,她摇了摇头,咬住唇,细声道:“彩莲不会嫁人的,还要一辈子伺候小姐呢。”

    彩莲的眸中全是认真,看着面前的黄衣女子,想到躺在德王府的那个中了毒的女子,心里剧烈地挣扎着,以至于连眉头都微微地皱了起来,眼神有些恍惚,最后抿了抿唇,却是没了下文。

    若说是要照顾眼前的自己的小姐,那么德王府里的大小姐该怎么办,与大小姐相处了一个月,她不能否认的是,自己已经完全将自己当成了大小姐的丫鬟,心里十分的敬佩那个女子,此时让她在二人之间做出选择,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时着急,竟是又一次红了眼眶。

    事实上,自很久之前,她就微微觉得有些不对劲,世子妃自从嫁过去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冷硬而充满了戾气,既不像是韩沐霜,也不像是韩沐雪,彩莲伺候了许久,也就是在上次科举晚宴上,韩沐雪的一曲掌上花开舞,让彩莲心里彻底的确定了,自己伺候了多年的小姐已经不在这德王府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小姐韩沐霜。

    此时遇到面前,真正的韩沐雪,彩莲只觉得心里百感交集,又有了许多疑惑,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去问,也只能坐在那里,一时间没了主意。

    黄衣女子微微一笑,她挥了挥手,很快,就有穿着华贵艳丽的侍女上前,递上了热茶,她微微饮着茶,垂着眸子,雾气氤氲了她的睫毛,带了水雾的睫毛卷翘而纤长,分外的好看。

    过了片刻,她才轻笑一声:“你不必跟着我了,回去照顾姐姐吧。”

    彩莲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急忙道:“小姐,彩莲愿意跟着您……”

    黄衣女子立刻摇了摇头,她又是喝了一口茶,才缓缓道:“我的名字叫做公户雪,从今以后,也只是这一个身份,再无其他。”

    公户雪的话落,眼底不见一点不悦或者为难,满是习惯,仿佛对自己的新身份并不十分排斥,甚至说还是有些愉悦的情绪在内,她又道:“我跟着师父在这一月里游遍了大半个北寒国,看得多了,你才能知道,有些事情,早就是注定了的。”

    这话中,三分是感伤,更多的,却是一种旁人难以达到的淡然,她说话间,就有几名美貌的婢女自外院走来,俯身在公户雪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公户雪的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又散了开来,等到婢女退下后,她才低声道:“好了,你知道我还好就可以了,现在你的主子可是姐姐,姐姐对你很好不是么?”

    彩莲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来反驳公户雪的,世子妃确实对自己很好,但是从心底里,她是更希望能跟在自己的主子身边的,十多年的感情可不是轻易能割舍的了的。

    公户雪微微一笑,她似乎能看到彩莲心底的想法,缓缓起身,她走到桌边,低身将地上的那包玫瑰酥捡了起来,放在桌子上,随后娴熟地打开,看着里面整整齐齐,散发着香味的糕点,有些迫不及待地拿了一个,轻轻地放在嘴里,随后愉悦地眯起了眸子:“这味道,还真是让人怀念啊……”

    怀念那些在德王府的日子,怀念自己和姐姐还有父母一起度过的时光,虽然现在知道那些父爱母爱不过是一层伪善的躯壳,但是她仍然怀念,至少在自己还不知道一切的时候,自己是幸福的,不是吗?

    这样想着,她的笑容就苦涩了几分,看向彩莲:“你跟在姐姐身边,至少她会护你周全,我已经有了新的身份与生活,所以你我的主仆情缘,就到此为止吧。”

    “小姐!”彩莲急的站了起来,她“噗通”一下跪在了公户雪的眼前,眼泪从眼角一颗颗地往下落,小脸煞白:“小姐就不要彩莲了吗,彩莲陪在小姐身边十一载,小姐怎么如此狠心。”

    面对彩莲这般的质问,公户雪的眼底闪过几丝不舍,在彩莲泪眼朦胧的目光中,最终还是毅然决然地摇了摇头:“你不用说了,以后我们就只是朋友了,再说,你现在想要留在我的身边,师父也是不会允许的。”

    毕竟师父对昌乐侯府已经恨之入骨,哪怕是昌乐侯府里面的一个小小的丫鬟,想必他也不会接受。

    说着,她扶起了彩莲,微微叹了口气,看着桌上散发着袅袅热气的半杯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半晌,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微皱:“姐姐还好吗?”

    公户雪没有对彩莲解释一切,彩莲心里虽然想要知道,但是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应该问的,听了公户雪的问话,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担忧:“世子妃已经快要不行了,太医说……就在这两天了。”

    竟是要不行了?

    公户雪略一沉吟,轻轻笑了几声:“姐姐怎么就那么笨,那南疆的穆芷宁,又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

    说着,她站起身来,拿起一边凳子上的披风,重新披在了身上,看着彩莲,点了点头:“你现在带我去看一下姐姐吧。”

    彩莲不疑有他,立刻点了点头,又与公户雪说了些什么,就带着公户雪往德王府走去。

    作为世子妃的贴身丫鬟,她还是有着自己的法子,将一个外人带进德王府,不是什么大问题。

    ——

    昌乐侯府。

    韩玉儿的心思最近愈发的好了起来,陈氏大病一场,此时还躺在床上,苏姨娘被暂时押送到了柴房等候发落,韩玲儿又因为上次的事情,被韩国荣一直冷落着,而韩月儿还在忙着自己与兵部侍郎家庶子的婚事,一时间,自己得到了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清静,此时,她与梨儿走在竹园里,看着往日里热闹的地方,此时少有的带了几分萧条,她却十分开心。

    “这府里一下子就乱了起来,可当真是让我有些不适应呢。”

    这话是有深意的,梨儿的嘴角也带了淡淡的微笑,看着不远处的三两步行匆匆的仆人们,道:“小姐,咱们也很久没有这般出来逛过了……”

    以前,但凡是韩玉儿出来闲逛,定是会被所有的庶子庶女们嘲讽与欺辱,她清楚的记得,又一次,因为韩玲儿心情不好,就让自己当众帮着一个下人倒夜壶,那种众目睽睽之下的耻辱,她从来都没有忘记,并且很清楚地记得,想到这里,她的眼神冷了下来,嘴角的笑容却越发的温柔:“说起来,咱们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过三姐姐了呢。”

    梨儿立刻道:“三小姐最近忙着向老爷为苏姨娘求情,所以每日都会去老爷的书房,想来此时也是刚从书房里出来吧。”

    “这样么?”韩玉儿笑了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道,“咱们就在这里玩一会吧,一会子,想必三姐姐就会经过这里了……”

    说着,韩玉儿就走到了竹林边,抬手扶着竹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三姐姐这么有孝心,咱们也应该帮帮她,不是么?”

    梨儿心里明白,点了点头:“那是自然的……”

    不过片刻,韩玲儿果然就急匆匆地自一边的小道上跑了过来,韩玉儿的眼底带了一丝笑意,向前一步,挡在了韩玲儿的路上,柔声道:“玉儿见过三姐姐。”

    韩玲儿急着去看苏姨娘,此时见到韩玉儿挡在自己面前,虽然有些惊讶自己这个最是不堪破烂的妹妹怎么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温和有礼,落落大方,但是她此时也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件事,她满心满脑都是让父亲释放自己的娘亲,所以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滚开,别挡路。”

    这样无理的话语自韩玲儿口中说出来,韩玉儿并不在意,似乎已经习惯了,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让开,而是道:“不知道三姐姐这么急匆匆地,是想要去哪里?”

    韩玲儿没想到韩玉儿竟然还敢挡在自己面前,脸上就带了一丝狰狞,一下子推开韩玉儿,冷声道:“下贱的东西,我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问?”

    韩玉儿并不气馁,笑的更加甜美,突然向前一步,附在韩玲儿的耳边,低声道:“妹妹有法子帮助姐姐。”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韩玲儿本来又想推开韩玉儿的手一僵,似信非信地看向她:“你能有什么办法?”

    韩玉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起来,这法子还是梨儿想出来的,这些日子,苏姨娘被父亲冤枉,妹妹心里也不好受啊,这才让梨儿想出了这个法子。”

    她说的是被冤枉,而不是被责罚,也就是在变着法的承认她不相信是苏姨娘对着夫人下了药,韩玲儿的脸色略有缓和,冷声道:“那你倒是说说看。”

    韩玉儿连忙又向前了一步,看着那人,垂下眸子,唇角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低声地说了起来。

    等到韩玉儿的一席话说完,韩玲儿的眼睛猛地一亮,看着她半晌,又想起,不能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于是冷哼一声道:“你这法子倒是有点可行度,不过也就如此罢了。”

    说着,好像有什么更加紧急地事情,就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看着韩玲儿远去的身影,梨儿有些奇怪:“三小姐这是去干嘛了?”

    韩玉儿冷笑:“当然是去就她的娘了……”

    只是到底是能救了她的娘,还是加速自己的死亡,她就不得而知了。

    ------题外话------

    我——是个智障,昨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上传错了章节,上传成了以前的书的章节,我——对不起大家!章节也改不回来了,所有订阅过的宝宝们,你们在评论区留个言,我把书币以奖励的形式发放给你们,我——真的错了,我可能是被穆芷宁的蛊给毒傻了(哭),小仙女们,我真的对不起你们!所以订阅了的一定要留言,我给你们返还书币,不能坑你们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