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52章 醒来的可能
    “只是小姐,这件事若是被老爷知道了,对您似乎有些不好的影响……”梨儿的眼神落在韩玲儿急匆匆地跑去的背影上,有些担忧地开口,“若是三小姐将这件事告诉老爷……”

    “三姐姐怎么会告诉老爷呢?”韩玉儿嘴角的笑意渐渐地淡了下去,打断了梨儿的话,“还是你认为,我会给三姐姐机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梨儿便不再说话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显然是已经明白了一切。

    说到此处,两人一同向着别院走去,走了一会,韩玉儿想起了什么,微笑道:“三皇子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自那次三皇子在酒楼里见过了小姐,就对小姐念念不忘,奴婢听说,这几天三皇子正四处打听您的踪迹呢。”

    梨儿的声音极低,不过这并不妨碍韩玉儿心里的满意,她点了点头:“明个咱们再出去一趟,这鱼,可是快要上钩了。”

    “可是小姐……”梨儿想起了什么,有些犹豫,“二小姐可是嘱咐过咱们,不可以轻举妄动的。”

    韩玉儿的脚步一下子就停住了,看向院子两边的梅树,沉默了一会,随即不甚在意地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动听,却含了那么一丝不可察觉的深意:“二姐姐与我只不过是合作关系而已,自己的命运,还是要掌握在咱们自己手里才是。”

    到了傍晚时分,韩国荣处理完毕了朝堂之事,回到了府中,脸色却是黑的好似锅底,他只是对着身边的小厮们吩咐了几句,就到了偏厅之中。

    很快,家中大大小小的成员就都到了偏厅中,显然是韩国荣有什么要说的,就连一直被关在柴房里面的苏姨娘也被带了过来。

    几日不见,苏姨娘似乎是吃了不少的苦头,整个人也清减了不少,要知道,在陈氏的特意“关照”下,苏姨娘这几天可是没怎么吃到好的饭菜,整个人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她被带上来,也不知怎的,没来的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条件反射般地抬头看了一眼韩国荣,就见到他冷着脸,并没有看向自己,只是眼底那般风雨欲来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时间判别出来了,凭借着对身边这个男人的了解,她明白,他心里定是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还要叫上家里所有的成员。

    又过了片刻,陈氏也在李嬷嬷的搀扶下慢慢进了屋子,坐在了韩国荣旁边,一坐下她就低声咳嗽了几声,显然是身子还不太好。

    她看着韩国荣,声音柔和道:“老爷,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将大伙都叫过来?”

    韩国荣看着面前的发妻,她脸色苍白,未染脂粉,眼角就有了深深的皱纹,实在是让他难以生出喜爱的心思来,他冷哼了一声,道:“将那个贱人带进来。”

    话落,苏姨娘心里的预感突然放大了一圈,她飞快地扫视了一圈屋子里的人,在发现少了韩玲儿的时候,心猛地向下一沉。

    不过片刻,韩玲儿就被几个嬷嬷拖了上来,那几个嬷嬷会意,将她往低上一扔,就退到了一边。

    “你们这几个贱奴,竟然敢这么对我!”韩玲儿的心里是恐慌而愤怒的,她不明白自己好好的在房间待着,竟然被这般无礼的下人这般粗鲁的对待,愤怒的同时,她看向韩国荣,接触到一旁韩国荣冰冷的眼神后,身子颤抖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爹,您这是怎么了?”

    韩玉儿微微一笑,想必韩玲儿此时还不知道,她按照自己的法子去做,会给韩国荣带来怎样的麻烦与耻辱,韩国荣此时自然不会再对她有那么一丝亲情,剩余的,只有憎恶罢了。

    果不其然,韩国荣看着韩玲儿,神情透出一种诡异的柔和来,他淡淡道:“你今天是不是去了礼部侍郎得劲家里拜访了?”

    韩玲儿身子又是一哆嗦,点了点头,声音却开始发抖,在韩国荣这般诡异的神态下,她只觉整个人如坠冰窟:“是……”

    韩国荣点了点头,继续道:“你去礼部侍郎那里干什么了?”

    陈氏已经皱起了眉头,先不说别的,单是韩玲儿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敢独自去礼部侍郎的家里拜访,这已经是大不敬了,她就听韩玲儿道:“爹,女儿只是去找孙夫人的女儿玩耍……”

    “玲儿!”苏姨娘已经意识到了那么一点不对劲,她厉声呵斥着面前的韩玲儿,眼里似有深意,希望能以此提醒自己的女儿,“你怎么可以如此无礼的去孙夫人及家里?”

    被苏姨娘一吼,韩玲儿一愣,随即委屈道:“娘,还不是为了你……”

    “你给我住口!”韩国荣突然猛地一拍桌子,一脚抬起,就踹在了韩玲儿胸口,将她整个人都踹飞了出去,他几乎是用尽全力,韩玲儿当场喉咙一甜,就吐出了一小口血。

    韩玉儿站在人群最后面,看着面前这一幕,嘴角勾起了一个极为隐秘的诡异笑容。

    而一边的韩月儿则是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韩玲儿去礼部侍郎家里虽然有违规矩,但是爹也不必这么愤怒吧。

    韩玲儿倒在地上,只觉得眼前一阵黑色,喉咙间是浓浓的甜腥味,她看着韩国荣,一下子就涌起眼泪来,咳嗽了几声,咬着牙道:“爹,您怎么可以这么对玲儿?”

    韩国荣怒极反笑:“你这是对为父心有不服么,将一切都告诉了礼部侍郎夫人,今天礼部侍郎一个折子,在陛下面前弹劾我,这下好了,全朝都知道我的一个妾室给主母下了毒这件事,我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

    事实上,还不止如此,人人都知道,他非但没有将那个大胆的妾室杀死,却只是将她关在了柴房里,这件事让陛下大怒,当即斥责了自己,说自己连个后院都治理不了。

    更有文官指责自己宠妾灭妻。

    这可是整个朝堂都避讳的严重问题,为了这件事,他被叫到了陛下的书房,足足被训斥了一个时辰。

    这样想着,韩国荣只觉得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他一步上前,又是狠狠地踹了一脚韩玲儿,喊道:“你这个贱人,你好大的胆子!”

    “老爷——”苏姨娘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抱住了韩国荣的大腿,泪如雨下:“她是您的女儿啊——”

    “你也给我滚!”韩国荣在气头上,直接一脚将苏姨娘甩了出去:“我没有这样的女儿,简直是个贱人!”

    韩玲儿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这个一向很疼爱自己的父亲的嘴里说出来的,她咽下嗓子里的血沫,低声道:“爹,您……”

    “滚!”听见韩玲儿的声音,韩国荣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对着身边的嬷嬷挥了挥手,那几个嬷嬷会意,也不管韩玲儿的死活,直接将她拖了下去。

    苏姨娘的额头撞到了桌角,顿时裂开来了一个口子,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气,但是眼见着自己捧在心上的女儿就那么被拖了出去,心里一阵焦急,出口道:“老爷,她是您的女儿啊。”

    一边的陈氏心里一阵畅快,本来以为这次只能让苏姨娘吃个小亏,自己还需要从长计议,没想到韩玲儿那个蠢货直接就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心里这么想着,她的脸上却露出忧伤的表情,道:“老爷,玲儿毕竟还小……”

    “小?”韩国荣冷哼一声,“就是个孽畜!”

    苏姨娘的身子一抖,眼底的悲伤渐渐消散了去,像是看着陌生人一般看向韩国荣,微微咬着嘴唇,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那苏姨娘怎么办?”陈氏心里冷笑,冷冷地看了一眼苏姨娘,眼底满满的都是挑衅。

    提起苏姨娘,韩国荣看向地上跪着的,楚楚可怜的人儿,那是自己疼了多年的美人,她总是知书达理的,就是在此刻,自己处置了她的女儿,她也没有对自己流露出怨恨的神情,而是一脸悲伤,他的表情渐渐软了下来,竟是亲自上前扶起了她,柔和道:“现在也只能委屈你去外面的别院里住了。”

    这就是要将苏姨娘送出府的意思了,陈氏的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但是接触到韩国荣看向苏姨娘温柔的眼神后,又骤然冷了下来,即便如此,老爷竟然还是要护着那个贱人,她怎能不恨。

    只是既然苏姨娘出了府,自己想要对她下手,可就方便多了。

    听到要将自己送出府,苏姨娘的眸子深处飞快地闪过一丝恨意,温顺地点了点头,只是眸子里的星星泪光,让韩国荣的心又是一软,心里暗暗下了决定,一定要多去别院看自己的爱妾,他道:“就让玲儿和你一起吧。”

    本来,他是直接打算处死韩玲儿的,但是面前的爱妾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他改变的注意。

    苏姨娘哽咽道:“多谢老爷。”

    一场事情就那么过了去,虽然没能要了韩玲儿的命,韩玉儿还是比较满意的,她的眼神在在场的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韩月儿的身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

    德王府。

    又是一个夜晚,紫竹轩的丫鬟们通宵在韩沐雪的门口守候着,太医说世子妃的身子越来越差,她们不得不就这么日夜守候着,生怕韩沐雪突然有了什么不测。

    “你们都下去吧,这里有我守着。”

    彩莲自院门口进来,看着门前的丫鬟们,送了一口气,她们还在这里守着,就证明世子妃还没有出事。

    丫鬟们得了彩莲的意思,才匆匆地下了去,等到人都走光了,彩莲才走到一边,将公户雪带了进来:“小姐,世子妃就在里面。”

    看着眼前这个装修的别致无比的院落,公户雪微微一笑:“这里如此精美,可见世子是用了心的。”

    彩莲道:“世子对世子妃很是宠爱,为了世子妃,这些天一直在外面奔走。”

    随即,彩莲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住了口,她差点忘了,这样的殊荣本该是属于身后的自家小姐的,所以她连忙住了口,生怕公户雪因此而不悦。

    公户雪倒是没有彩莲那样的想法,她性子柔弱,真的进了这德王府,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更别说,自己本就喜欢和师父那般云游,对这内宅的事当真是不感兴趣,所以她只是淡淡一笑:“咱们快些进去吧。”

    彩莲点点头,也不多说,带了公户雪就进了韩沐雪的屋子。

    一推开门,一股浓浓的药味就传来,公户雪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看着躺在穿上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心疼来,她快步走到韩沐雪的床前,皱着眉头道:“竟是这般严重?”

    彩莲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听了公户雪的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点了点头:“世子妃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变成这样?”

    公户雪没有说话,将手放在韩沐雪的额头上测了一会子,叹了口气:“姐姐这法子是没问题的,只是毒性太猛,就是这么下去,其实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事实上,太医的预测还是出现了一些偏差,韩沐雪身子里全是剧毒,他们按照自己的判断,断定毒入心脉的那天,就是韩沐雪离开人世的时候,他们又哪里能想到,韩沐雪的身子里还有着另一种东西存在,那就是蛊。

    那毒药在身子里横行的越久,蛊虫抵不过毒性,自然会渐渐死去,而这样散开的蛊毒,又恰巧和韩沐雪喝下去的毒药相克,毒性会渐渐散去,直至变为虚无,只剩下淡淡的毒性。

    所谓以毒攻毒,就是这个道理罢了。

    公户雪叹了口气,看着床上熟悉的面孔,苦笑:“姐姐什么时候对毒的研究如此透彻了。”

    “只是单单为了报复那个人,又何必将自己变成这副模样?”公户雪摇了摇头,心情复杂,她是有些怀念眼前的这张熟悉的脸的,但也仅限于怀念而已,有着这样的面孔,就带表了那个身份,这样的身份,夹杂在昌乐侯府之间,实在是太过沉重,此时她甚至有些庆幸,自己已经换了全新的身份,有了全新的面孔,不必再被过去的那些事所桎梏。

    可是姐姐……还是要这样下去,或许,姐姐的心里,是将仇恨看做至关重要的大事吧,毕竟你那个人那般负了她,她又怎么能释怀。

    只是这样下去,韩沐雪固然会醒过来,但是身子也必定要因为毒间的一场争斗而大伤,甚至会落下难以愈合的病根,她沉默了良久,才对彩莲道:“你去拿点东西过来。”

    ------题外话------

    你们猜猜她要怎么救韩沐雪呢~前天定错章节的宝宝们,补偿的币币已经进了你们的包包啦,还有之前答对有奖的宝宝们,都有啦,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