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尚且刚蒙蒙亮,韩沐雪就觉得被窝里有一只冰凉的大手摸来摸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直到找到韩沐雪的手,那只大手才停下动作,捏了捏韩沐雪的手,好像有什么在手心挠着,带来一股子痒意。

    “别闹,大清早的,你是要干嘛?”韩沐雪皱着眉,打了一下那手,才缓缓睁开眼,果不其然,就见到某人一双狭长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见到韩沐雪醒来,司华羽嘴角就带了一丝柔和的笑,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娘子,天色已经大亮了,你还不起床吗?”

    说着,某些人却是一点也不害臊,竟是掀起韩沐雪的被子,无耻地躺了下去。

    身边的床微微下陷,韩沐雪蹙了蹙眉,一双凤眸盯着身侧的男子,片刻,才冷冷地道:“天才刚亮。”

    那女人明显是不悦了,司华羽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却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媳妇,为夫怎么了嘛,你也该起床了,今天不是你妹妹的大喜之日吗?”

    “她的大喜之日,又不是我的,我何必早起?”

    这个理由明显不能说服韩沐雪,她翻了个身,后背对着那人,声音更冷了几分,但是眼底不可察觉地散发出一抹柔和来:“我还要睡一会,你走吧。”

    司华羽立刻摇了摇头,知道她看不到,伸出手来,强行将韩沐雪的身子转了过来,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狠狠地在她的粉唇上强行啄了一口,湿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他才继续道:“你要为夫去哪里,嗯?”

    唇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人的气息,韩沐雪虽然冷着脸,但是脸颊还是不可控制地红了起来,她咬了咬唇,声音更冰寒:“当然是回你的书房去了。”

    书房?

    成亲都这么久了,这个狠心的女人竟然还想要让自己去书房?

    司华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凶狠无比,他将脸庞边的发丝拂开,看着韩沐雪,气鼓鼓地道:“书房是人睡的地方吗,本世子要睡这里。”

    韩沐雪眨了眨眼,一副不解的模样:“可是这里是我的房间……”

    司华羽一愣,眼见着那小女人明亮的眸子,一脸认真地盯着自己,他心里的那一点怒气忽地就消散了去,余下的只有满满的温存,他不觉有些好笑:“你是我的妻子,这里是我们的房间,以后,你也要和我一起住在这里。”

    那男人湿热的呼吸喷薄在韩沐雪的脸上,伴随着她略显急促的呼吸,而更加的具有诱惑力,甚至于,一时间,韩沐雪满脑子都是他身上的檀香味道,那味道虽然浓郁,却没来的让人觉得心安无比。

    她又想起那日,司华羽得知自己醒过来后,满心的欢喜,那样突然的一见面,眼底闪过的情绪是不会作假的……她就轻声笑了起来,愉悦的声音好似银铃一般,悦耳动听,半晌,她沉思了一会,才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那……好。”

    韩沐雪的声音虽然小,司华羽却一个不落地全都听了进去,他的眼神一亮,狂喜之色瞬间布满了全身:“你说的是真的?”

    媳妇同意他和她睡一间屋子了,司华羽有些不敢相信,眼底满是惊喜,看着韩沐雪,再三确认。

    韩沐雪开始是耐心地回答着她的,但是随着那人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的问话,她最终有点不耐烦,白了那人一眼,冷声道:“你再问,就别进我的屋。”

    司华羽立刻住了嘴,对着韩沐雪眨了眨眼,一副保证不吵的模样,逗得韩沐雪又是笑了出来。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极为的融洽,一种不可察觉的,但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的情绪弥漫在两人之间。

    似乎是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两人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

    一直到了一个时辰以后,在司华羽的再三催促下,韩沐雪才磨磨蹭蹭地起了床,洗漱完毕,一推开门,就觉得园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她看向一边的流苏,低声问道:“彩莲呢?”

    流苏四下看了几眼,见没人注意,才道:“世子妃,彩莲姐姐也不知道是听了什么消息,大清早的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嗯……”韩沐雪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她又随口问道:“那其他人呢?”

    流苏答道:“世子妃,王妃叫了所有人去前院,除了养病的彩青姐,所有的一等、二等丫鬟婆子都被叫了去,好像是要调查什么事情呢。”

    韩沐雪垂下眸子,遮住眼底的情绪,嘴角却无声地勾起,散发着一个细小的,嘲讽的弧度。

    能够让德王妃这么兴师动众的,恐怕除了她那个宝贝干女儿,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吧?

    司华羽刚刚就已经去了朝堂,现在诺大的王府里,可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与德王妃几人显得格格不入,德王妃想要调查,第一个怀疑的,肯定是自己。

    韩沐雪向院外走的步子一顿,转了个身,径直向着下人房走去。

    前院。

    德王妃冷冷地坐在座位上,身边,李嬷嬷正小心翼翼地将狐皮大氅披在德王妃的肩上,另一边,陈嬷嬷则是沉默不语地看着在场的众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德王妃一言不发,只是冷冷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一众奴仆,似乎看不到因为天冷,所有仆人们不住颤抖的腿,偶尔端起桌上的热茶轻抿几口,过了半晌,才冷哼一声,声音冰冷而刺耳:“这院子里的人,可是都齐了?”

    陈嬷嬷连忙上前一步,恭敬地道:“回王妃,除了世子妃,还有卧病在床的穆小姐,其他的丫鬟婆子都齐了。”

    “她可真是对我这个母亲敬重的很啊。”德王妃闻言,冷哼一声,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放回桌子上,唇角溢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来,“本以为是个规矩的,却没想到竟是如此没有教养。”

    李嬷嬷心里一惊,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说什么,就在这时,她听得不远处穿来女子的笑声,随即一道婉转动听的声音自一旁响起:“也不知是谁,惹得母亲如此的不悦,该领板子才是。”

    说话间,一个着了水蓝色石榴芙蓉长裙的女子就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男一女,正是彩青,还有黑一黑二。

    德王妃的目光自黑一黑二的脸上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面色仍旧有些苍白的彩青身上,意味深长地道:“你这个丫鬟倒是好了,上次没要了她的命,可真是万幸。”

    德王妃这般毫不掩饰的话里面,分明是羞辱的成分更多一些,彩青的脸色更加苍白,她看着德王妃,却是没有如德王妃预想的那般失态,而是礼貌地一笑,恭敬道:“多谢王妃关心,奴婢好多了。”

    德王妃的笑容一僵,随即低不可闻地冷哼了一声,韩沐雪立在一边,微笑道:“彩青这些日子好多了,我便想着让她在屋子里走走,顺便给穆小姐道个歉。”

    韩沐雪的话中似有深意,嘴角含笑,眸中却少见的没有笑意,德王妃心里不由得更加气急,这个儿媳妇,当真是一点也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韩沐雪没有错过德王妃眼底一闪而过的不悦,她紧了紧身上的雪白色披风,仿佛没有看到德王妃冷着的脸色,柔声道:“母亲,今儿个将大家都叫过来,是有什么要吩咐的么?”

    提起此事来,德王妃的眼底爆出一种蚀骨的恨意,她的眼眸一遍一遍地扫视着在场跪着的仆人们,宛如利刃一般,不放过每一个人,最后,她的眼神落在跪着的彩莲身上,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冷笑道:“我叫他们来,便是要找出那等子心怀不轨的人儿。”

    说着,她看了一眼李嬷嬷,李嬷嬷会意,连忙将手中的狼毛垫子铺在石凳上,扶着德王妃缓缓走坐下,才上前一步,冷声道:“昨个,太医院的太医经过讨论,得出的结果是,有人在穆小姐的饮食里下了毒。”

    一句话,短短的几句,却犹如石子落入湖面,一下子就激起了层层涟漪,跪着的仆人们互相对视了几眼,均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痕迹。

    原来太医判断的,是穆小姐得的乃是时疫,此时又说是中了毒,那么今天,德王妃将他们叫过来的目的,难不成是想要找那下毒之人么?一时间,仆役们人心惶惶,有胆子小的下人甚至身子都开始哆嗦。

    李嬷嬷很是满意这些下人们的反应,她的眼角扫到跪在地上一脸淡定的彩莲,继而眉头就不满地皱了皱,这个小丫鬟此时可能还不知道,今个的这个局,可就是冲着彩莲去的。

    “世子妃……”彩青衬着没人,扯了扯韩沐雪的衣袖,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低声在韩沐雪的耳边道,“昨个晚上,我听彩莲说,她外院的一个朋友送给了她一串珍珠手链……”

    说到这里,彩青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彩莲,她怎么想都觉得,今天这事有些不对劲。

    韩沐雪闻言,薄唇微微抿了抿,随即又松了开来,有些满意地看着彩青,她一直觉得,彩青较之彩莲,多了的是那一份成熟和稳重,还有敏锐的直觉,而彩莲,更多的是活泼与直白,心思单纯。所以说,那丫鬟利用彩莲,对这串珍珠手链做了手脚,也不是不可能的。

    思及此,她的眼神落在了一旁的黑二身上。

    这边,李嬷嬷的话落,德王妃放下手中的茶杯,保养的极好的素白手指慢慢地自脖间的玛瑙项链上划过,眼底闪过一丝狠意:“若是叫本妃知晓了,是哪些个下贱的小人在后面作怪,就休怪本妃不给你留情面。”

    说着,德王妃身边的陈嬷嬷立刻一步向前,提高了声音:“府兵们已经奉命去搜查了,到时候,有那等子下毒之人被发现,后果你们自己是知道的。”

    一时间,全场都陷入了寂静,下人们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下一秒,就被府兵说从自己的房子里搜出东西来。

    韩沐雪静静地立在德王妃身边,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禁微微一笑,柔声道:“母妃何苦为此生气,若是真有那等子腌臜小人,直接拖出去杖毙了便是。”

    说着,她端起一边的茶杯,递到德王妃面前:“这府里自然不乏有别的心思之人,但是这里毕竟是德王府,有了别的不该有的心思,最后的下场不过一个字而已。”说完,韩沐雪将茶杯举高:“您不若喝点茶水解解气,莫要气坏了身子。”

    不过一个字,什么字呢?德王妃的眼皮跳了跳,她忽然意识到,韩沐雪所说的那个字,就是“死”。这话于情于理都是正常的,但是也不知怎的,德王妃的眼皮突然跳了几下,好似某种心思被看穿了一般,这种感觉让她十分的不舒适,尤其是对上韩沐雪那双含笑的眸子,她总觉得那里面还有什么别的深意……

    她突然不耐烦地将茶杯推开,揉了揉额头:“本妃累了,不想喝。”

    “那母亲定是要注意睡眠了。”韩沐雪也不生气,将茶杯放回了原地低声安慰着德王妃,一派好儿媳的模样。

    彩青站在一边,看着德王妃厌恶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没来的就想要笑,自己养伤养了一阵子,怎么觉得世子妃比之前更……坏了,瞧瞧这把德王妃给膈应的,想必韩沐雪这么一做,德王妃回去怕是连饭都要吃不下了。

    不出一会,府兵统领就到了德王妃面前,手中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

    德王妃的眼底这才涌上几分满意来,慵懒地理了理头发,看着那人道:“莫统卫,可有找到什么异常之物?”

    莫统卫眼神微闪,将手中的东西递上,道:“经过检查,这手链的珠子里面,有着剧毒之物。”

    韩沐雪的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剧毒之物?”德王妃大惊,眼神一下子严厉了起来,眼神不着痕迹地撇过韩沐雪,心里冷笑,面上却愈发的愤怒:“这是谁的东西?”

    说着,德王妃的眼神直接射向了跪在地上的彩莲,问道:“彩莲,你可知这是什么?”

    彩莲抬起头来,看到莫统领手中的珠子,眼里闪过一丝迷茫,摇了摇头:“王妃,奴婢不知,这不是奴婢的东西。”

    “不是你的东西?”德王妃冷哼一声,对着莫统卫道,“那么莫统卫,这是谁的东西。”

    在德王妃眼底,彩莲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她毫不掩饰眼底的不屑与憎恶,就那么冷冷地盯着彩莲。

    谁知,莫统卫却是摇了摇头,恭敬道:“禀王妃,这手链乃是从如兰的房间里搜出来的。”

    ------题外话------

    明天把穆芷宁牵出来溜溜怎么样,沧海文学网改版了,你们觉得好看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