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57章 童太妃的婚宴
    韩国荣自书桌上抬起头来,深深地看着这个府中唯一剩下的女儿,此时见她一派从容淡定的模样,心里暗自满意,相比于韩月儿和韩玲儿,这个女儿不论是气质还是容貌上都是更胜一筹的,如今朝堂愈发的动荡,不若……

    想到这里,韩国荣的脸色不禁温和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韩玉儿,柔和道:“难为你有这个孝心,好孩子,快放下吧。”

    韩玉儿似乎为韩国荣的态度所惊讶,有些受宠若惊,向后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低声道:“这是女儿应尽的。”

    韩国荣却是摇了摇头,满面慈祥,像极了一个慈父,他将汤端起来,喝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从前是父亲忽略了你,你要知道,父亲现如今可是只有你一个女儿了啊。”

    说着,韩国荣的眼神落在韩玉儿的身上,似有深意,韩玉儿身子一震,不敢与他对视,连忙低下了头。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两人的心境均是发生了变化,韩玉儿又与韩国荣聊了几句,便安静地退下了。

    出了门,她长长地出了口气,本以为这个父亲蠢笨无比,现在看来,之前是自己的想法有些过于片面了。她的唇角渐渐浮现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唤了梨儿,又向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

    时间一晃,又是七天过去,太后的寿宴就要在三天以后开始,各国的使臣也纷纷进了京,韩沐雪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静静地待在屋子里,研究着手里的野史,今天却起的分外的早。

    彩青端了东西进来,就看见韩沐雪坐在镜子前,静静地端详自己的容貌,她有些奇怪,放下手里的木盆,道:“世子妃,怎么起的这样的早,天色还没怎么亮呢。”

    韩沐雪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看向彩青,一双眸子里似有异样的光彩:“彩青,你说,我长得和昌乐侯府的人像吗?”

    彩青被韩沐雪这般莫名其妙的话问的有些摸不到头脑,只能拿起手里的毛巾,递给韩沐雪,又转身向柜子里拿了衣服,道:“世子妃,说起来,您确实比夫人美得多,不过您也别想这些了,这说明您出落的更好看了啊。”

    “明浩怎么样了?”韩沐雪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漱过口之后,从彩青选的衣服里面挑了一件,随口问道。

    彩青也是知道韩沐雪从昌乐侯府接过来的那个男孩是韩沐雪的弟弟,她笑道:“少爷的性子越来越活泼了,最近都开始主动跟别人说话了,听说世子请了教书先生,说是要在府里教少爷读书呢。”

    韩沐雪的表情柔和了几分,想到那人去给弟弟请教书先生,心里闪过一丝笑意,过了一会子,彩莲便端着饭菜进了屋,一进门,她就笑道:“世子妃,今天咱们要去参加童太妃的婚宴,奴婢还想着叫您早点起来呢,没想到您倒是起的这么早。”

    说着,她将饭菜一一摆在桌子上,因为是清晨,大部分都是些清淡的小菜,还有散发着热气的粥。

    彩青瞪了一眼彩莲,声音里似乎另有深意,她故意拉长了声音,道:“是吗,我还以为某些人跟黑一聊天忘了来叫世子妃,我便先来一步了。”

    彩莲的一张小脸一下子就红了一半,她看着彩青,又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韩沐雪,见到韩沐雪也正笑着看自己的时候,她只觉得脸上更热,不由得跺了跺脚,娇羞道:“世子妃,您也调侃奴婢~”

    一时间,屋子里满是欢乐的气氛,而这样的温馨,恰恰是很久没有出现了的场景。又过了片刻,彩青看了看时间,道:“世子妃,咱们该走了。”

    过几日,便是太后的寿宴,这不假,但对韩沐雪来说,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莫尧的“婚礼”。

    今天,正是童太妃的“大喜之日”,童太妃身为皇家人,她的“出嫁之日”,所有有无诰命的朝臣命妇们都应前来祝贺,韩沐雪早早便起了身,就是为了早些前往祝贺,她放下手中的筷子,漱了口,目光里有一丝奇异的亮光:“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彩青点点头:“一早就让人备好了。”

    韩沐雪这才“嗯”了一声,看向外面,道:“时候也不早了,咱们也早些去才是。”

    身为德王妃的皇亲国戚自然无需亲自前往,她只是派人送了礼物,而韩沐雪虽然是世子妃,到底还比不上童太妃的品级,这才需要亲自前来,事实上,韩沐雪是无论如何都要前来的,毕竟能看到莫尧倒大霉,她实在是十分——迫不及待的。

    彩莲坐在韩沐雪身边,心里微微有些疑惑,她伺候的事大小姐,而莫尧公子着实应该是大小姐的未婚夫,此时莫尧公子要迎娶别人,世子妃应当十分愤怒,可为何她却一点也感受不到,甚至觉得世子妃今天的心情较之以往都要愉悦三分呢?

    她想了一路,却始终没能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索性不再去想,就像她不明白为何小姐换了衣服面孔一般,世子妃的心思她也是猜不透的,他们身为丫鬟的,只需要跟着,明白着主人的意思就行了。

    很快,马车就停了下来,彩莲第一个下了马车,掀开车帘,彩青就扶着韩沐雪下了马车。

    德王府的车辇自然有着自己的标志,韩沐雪一下车,就有不少人认出了她,纷纷上前向她行礼,她一一微笑着回应,就听见不远处一道惊喜的声音:“雪儿,你可算来了。”

    她抬头,一个一身桃红轻衫的孙忆柳就笑着往自己这边来,脸上满是喜色,显然是在此等候了有一会子了,韩沐雪与她的手在空中对捧了一下,也浮现一丝真心的笑容来:“你在这等着干嘛,早些回屋子里等我才对。”

    孙忆柳吐了吐舌头,见着韩沐雪一身海棠戏蝶流纹长裙,外面鲜少的罩了一件大红色的披风,却更加映衬的她眉眼如画,肌肤赛雪,不禁夸赞道:“一阵子没见,你倒是更漂亮了,”说着,她伸手在韩沐雪脸颊上掐了一下,颇为亲密的样子,又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里面实在是闷,那些个小姐们趾高气扬的,我不愿意和他们多说话……”

    韩沐雪立刻就明白了孙忆柳的意思,不禁笑着看向她,调侃道:“那是因为你太优秀,她们嫉妒你呢。”

    孙忆柳连忙瞪了韩沐雪一眼,故作生气:“你胡说什么,我哪里优秀了!”

    看着孙忆柳板着脸的模样,韩沐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带着身后的彩莲和彩青也忍着笑,一向很少说话的彩月脸上也柔和了几分,孙忆柳这才反应过来,作势要打韩沐雪的模样,抬高声音道:“好啊,你敢戏弄我——”

    就听见身后传来男子雄浑的声音,里面夹杂着难以掩饰的惊喜:“不知道孙小姐和世子妃是说什么事,竟然这么开心。”

    孙忆柳的脸色随着那男子声音的响起,一瞬间就没了血色,她一下子握紧了手,转身看向身后,果不其然,大月国太子宇文讯,还有孙忆婉,正含笑站在不远处。

    “姐姐……”孙忆柳的眼眶一红,走上前去,握住了孙忆婉的手,声音有些哽咽,“你还好吗?”

    见到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妹妹,孙忆婉只觉得跟随宇文讯这么多年的心酸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但是此刻宇文讯还站在一边,她只能隐忍着,努力扯出一丝微笑来,点了点头,摸了摸孙忆柳的头,道:“傻丫头,这么多年了,竟然长高了不少。”

    而一边,宇文讯也满脸惊艳地看着孙忆柳,经过了几年,她出落的更加的动人,一双明亮的眼眸里不时闪动着动人的光泽,身材玲珑有致,最主要的,是他能感觉到,她的性子丝毫没变……宇文讯越看越满意,一步上前,打断了姐妹二人的对话,眼光奇异地落在孙忆柳的身上:“孙小姐,好久不见你可否还认得我?”

    孙忆柳吃了一惊,看着眼前的男人,身子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觉得他的目光没来的让人不舒服,好似什么动物在看着自己的食物一般,她飞快地摇了摇头,亲疏之别显而易见:“见过太子殿下。”

    说完,就没了别的话。宇文讯的脸色一僵,他又笑道:“孙小姐何必这么生疏,咱们也算是亲家了不是么。”

    说着,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孙忆婉,孙忆柳的脸色又是一变,心道谁当你是亲家,若不是你,姐姐又怎么会和他们一家子分离,去了那么远的大月国,说到底,这都是宇文讯的错,她的声音就冷了几分,却还是笑着:“还要多谢太子殿下对姐姐的照顾了。”

    “殿下……”一变的孙忆婉咬了咬牙,终于决定强硬地站出来,她搁在宇文讯和孙忆柳之间,努力笑道,“能否让臣妾单独跟家妹叙叙旧……”

    韩沐雪敏锐地注意到,孙忆婉的手甚至在微微颤抖,可见这个女子心底的恐惧,她不是傻子,自然能看清楚宇文讯看向孙忆柳那火热的眼神代表着什么,她抿了抿唇,有些不悦。宇文讯未免太过张狂,带走了礼部尚书家的一个千金不够,竟然还想将姐妹二人都娶回家,哪里又会有这样的好事。

    且不说别的,单单是陛下是绝不可能同意的,将礼部尚书唯一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别国太子,这不是逼着礼部尚书反吗,皇帝自然不会蠢到去做这样寒了臣子的心的事,而宇文讯不可能没想到这点,所以宇文讯想带走孙忆柳,只能凭借着一些特殊的手段。

    韩沐雪忽然冷笑了一声,上前一步,声音清冷,而带着丝丝寒意,直接打破了孙忆婉和宇文讯之间紧张的气氛:“这不是太子殿下么,这么快就养好伤了?”

    宇文讯转头,看着一边一身红衣,眉眼如画的女子,眸子里一下子就喷出了怒火,他几乎立刻想打这个女人,但是他很快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冷哼了一声,道:“世子妃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这是嫌弃韩沐雪碍事了,彩青立刻上前一步,高声道:“太子殿下代表着一国,怎么能如此对世子妃出言不逊,纵使世子妃与您有所过节,难道您脸北寒皇家也不放在眼里了吗?”

    这一通话说下来,彩青的字字清晰,立刻引了一边不少的命妇看过来,一时间,议论纷纷,当日在大殿之上,她们便觉得宇文讯太过嚣张跋扈,此时看来,他原来是根本不将皇家看在眼里。

    宇文讯的脸色一变,他恼怒地看了一眼彩青,连忙赔笑道:“世子妃说的哪里话,本太子不过是与你开了个玩笑而已。”

    “这样的玩笑,本妃可受不起。”韩沐雪唇角的笑容愈发的冰冷,她拉起孙忆柳的手,对着孙忆婉柔和地点了点头,等到看向宇文讯时,脸上的笑容飞快地消失,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本妃还有事,太子殿下,改时再聊。”

    说罢,拉着孙忆柳就离开了原地,丝毫不给宇文讯留面子。拐过一个拐角,孙忆柳才长舒了一口气,有些惊奇地看着韩沐雪,又看了眼彩青,感叹道:“你这丫鬟可真是厉害,”一句话就将宇文讯的话转移到了蔑视北汉皇家的层面上,让他有口难言,孙忆柳又看了一眼彩青,见她眉清目秀,虽然生的不是很好看,但越看越是个有灵性的,她又看向韩沐雪,笑道:

    “你也是可以,对着那太子也毫不留情。”

    事实上,韩沐雪是从司华羽的话语里知道,他没有计划让宇文讯能活着回去,所以此时说些话气气他也是好的,至少心里畅快不是。

    韩沐雪一笑,手指自身上的狐毛上略过,感受着柔柔的触感,道:“他那日在大殿上说我是戏子,我可还急着呢。”说罢,调皮地对着孙忆柳眨了眨眼,孙忆柳又是一笑,两人之间闲聊着,就走远了。

    等到两人走远,自木栈道的拐角处才走出两人来,两人均是一身白衣,一男一女,男子的容貌俊朗,女子的容貌清丽,那女子一双杏仁眼眸,盯着韩沐雪良久,才掩唇轻笑:“哥哥,那女子好生有意思,宇文讯在她面前,竟是连怒气都发布出来,活像一只被拔了毛的老虎。”

    男子的眼神自韩沐雪身上转开,淡淡地笑道:“我们还要借助她的手才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