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58章 旭日太子
    韩沐雪和孙忆柳进了前厅,此时的顺平伯府前厅颇为喜庆热闹,韩沐雪一进门,引起了短暂的寂静,然不过片刻,就有人站起身来,纷纷向着韩沐雪行礼,韩沐雪一一点头应了,才与孙忆柳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这婚礼可真是热闹,还没到时辰,就来了这么多人。”孙忆柳觉得有些口渴,拿起桌上早就供奉好的茶水,细细地品了一口,感叹道,“这茶倒是好茶。”

    韩沐雪的目光落在孙忆柳手中的茶杯上,但见那茶水微微泛着浅绿色,隐隐有着奇异的香气传来,这是北寒顶尖的云雾茶,韩沐雪微微摇了摇头,这次可是史无前例的,前朝太妃再嫁的婚礼,所以一切当是最好的配置,斌没有什么意外的。放眼望去,整个前厅的人面上都是一副喜庆洋洋的模样,但是向深处看,难免多了一丝尴尬,这样的场面,也着实是为难了某些官员。

    “你瞧瞧你,越来越老成了,没点生气活泼的模样。”孙忆柳见到韩沐雪只是皱眉不语,不禁点了点她的额头,语气间一副亲昵的模样,说着,站起身来,揽着韩沐雪的衣袖,笑着开了口:“咱们去跟别的世家小姐们打个招呼吧。”

    这屋里此时已经来了不少的名门小姐,孙忆柳交友甚广,此时自然免不了热闹一番,韩沐雪虽然心里有些不愿,但是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终究是不忍心拂了她的意,点了点头,两人就往一边走去。

    “你瞧瞧那世子妃,还真是嚣张。”江琴看到韩沐雪和孙忆柳在前厅里走来走去,见那女子一身浅粉色的衣裙,只觉得扎眼无比,皱着眉和身边的萧寒香低声道。

    萧寒香抬眼看了韩沐雪一眼,冷笑了一声,却是没有吭声。

    江琴不免有些奇怪,这个嫂子一向对世子妃恨之入骨,今天难得没有跟着落井下石,她不免有些奇怪,回头看了一眼萧寒香,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满面憔悴的妇人,哪里还有当初那副兵部尚书千金的活泼灵动劲,她不免轻嗤了一声,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怎么,哥哥又打你了?”

    这样的事她是没少听说的,自从萧寒香嫁入了自家,她的哥哥江文成对这个妻子不是打就是骂,还不时将一些美丽的姬妾接到家里,说到底,就是看不上这个用了手段才进门的妻子而已,是以江琴对萧寒香也是愈发的看不起,却忘了,当初萧寒香可是和江文成要算计韩沐雪才是,只是没想到算计不成,才让自己倒了霉。

    萧寒香听着江琴语气里的幸灾乐祸与不屑,眉头微微皱了皱,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眼底闪过一丝浓浓的杀意,冷冷地看了一眼江琴,始终没有吭声。

    江琴自己找了个没趣,只能更加轻蔑地看了一眼萧寒香,才转过头去,继续看着大厅里的情况了。

    萧寒香的眼神落在她的后背上,见她露出的半截脖颈愈发的白皙,充满了少女的活泼与青春魅力,而自己……她轻轻抬手抹着自己的脸颊,入手是粗糙的触感,早就没了当时的光滑,她的唇角慢慢扯出一抹冷笑来,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站起身子,向着外面走去。

    这边,江琴和萧寒香的对话自然没人去注意,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大厅里正和孙忆柳还有邵以菱相谈甚欢的韩沐雪身上,这个世子妃可谓是现在炙手可热的人物,众人见她举止得体,优雅从容,身上带了三分皇家人的威严,剩余七分则是少见的温和,不由得吃惊,心里对这个世子妃的评价更高了起来。

    “说起来,我妹妹也是够可怜的,本来她的身份是嫡女,怎么也不能沦为做妾的地步……”邵以菱轻轻叹了口气,眸子里有着几分惋惜,“谁能想到,她竟然和莫尧公子做出那等子事,还是和童太妃一起……”

    这自然是指的那晚科举晚宴上发生的事情了,韩沐雪的眸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也是跟着摇了摇头,语气里有些惋惜:“太妃娘娘身份高贵,无论如何,邵以彤都是不可能跟她平起平坐的了。”

    一边的孙忆柳点了点头,却没有邵以菱那般的伤感,她的印象里,邵以彤一向是个嚣张跋扈的,此时得到这样的下场,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只能说是恶有恶报吧。

    当然,若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韩沐雪一手安排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的这个好友多了几份别的看法。

    韩沐雪的唇角隐约有着几分讥讽,童太妃在皇宫呆久了,脾气一向是跋扈的,邵以彤和她一起发生了这样的丑事,纵然错不在她,她也不会轻易地放过她,等她成了莫尧的正妻,定是会千方百计地想办法折辱她……她忽然轻声笑起来,看向邵以菱:“陛下为了补偿这一点,一定会给你找个好亲事的。”

    因为婚事的缘故,邵以菱今天也穿了一件石榴红的长裙,一头秀发难得的挽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发丝垂下来,多了几分柔美之感,但一双上挑的眸子里神采飞扬,端的是英姿飒爽,有着几分难以言说的风韵气质,被韩沐雪这么一说,邵以菱的脸颊立刻闪过一抹绯红,向后退了一步,期期艾艾地道:“你再这么调侃我,我可要不理你了。”

    孙忆柳在一旁看着,见邵以菱脸上的红霞越来越重,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还以为你在关外待久了,没想到也会害羞。”

    三人正说笑着,就听见大厅里一下子陷入了安静,韩沐雪转身,见到一男一女不知何时立在了门口,她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艳来,随即慢慢化为了沉寂,在记忆力并没有发现过这两人的相貌,她的心里有了淡淡的猜测,随即微微一笑,迎上前去,语气端庄优雅,身上自然地带了一丝皇家的威严气质:“原来是旭日的太子与公主,可别怪本妃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她说话时,一双凤眸眼光流转,海棠色的裙角随之流动着,熠熠生辉,一时间让两人没移开眼,不过短短一瞬,白衣男子便从这种少见的惊艳中回过神来,走上前去,看着面前的韩沐雪,抱了抱拳,有些惊讶,语气里多了几分赏识:“世子妃好聪慧,竟是一眼认出了在下和舍妹的身份。”

    韩沐雪的笑容更深,道:“久闻旭日此次前来的乃是太子和公主殿下,素闻旭日皇室偏爱白色,由此得知而已。”

    说着,韩沐雪的眼神就落在了两人的衣襟上,意思明确。

    那男子一愣,随即轻声笑了出来,眼神落在韩沐雪的脸上,声音儒雅有礼:“在下白元,”说着,男子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道,“这是舍妹白玲,冒然前来,希望世子妃不要嫌冲突的好。”

    韩沐雪看向一边的白玲,见她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双杏仁眸里面慢慢的都是调皮与天真,眼神柔和了几分,对这个长得水灵可爱的小公主多了几丝好感:“太子殿下和公主请上座。”

    将白元和白玲招待上了座位,韩沐雪才和孙忆柳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静静等候着婚宴的开始。

    整个前厅里,目前是韩沐雪的身份最为高贵,所以她亲自上前迎了太子和公主,于情于理都是合乎的,但是偏偏有些人看不下去,江琴字啊座位上轻嗤了一声,冷冷地看向了韩沐雪,那眼神恨不得将她立刻杀死才好,凭什么那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的韩沐雪就能得到这般高贵的身份,得到这样大放异彩的机会!

    这世上总是有这样一种人,不论你是否与她有过节,她却总是将你视为眼中钉。韩沐雪感觉到角落里有一道怨毒的目光盯着自己,她微微侧头,就对上了江琴那双含着一丝丝怨恨的神情,她对着她淡淡一笑,眼底同样回之一冰冷。

    这样的眼神,面上是带着笑的,但是眼底偏偏没有一丝温度,好似冬日的深河,温度极低,几乎要立时将江琴冻了住,她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子寒气来,渐渐蔓延到了全身,也不知怎的,她心底就有了一丝恐惧,连忙底下了头,咬着牙,不敢再与韩沐雪对视。

    又过了片刻,宇文讯也携带着孙忆柳进了前厅,自然的,又是引起了一阵喧哗,韩沐雪站起身来,与宇文讯假意寒暄了几句,便重新回了座位,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与之前见到白元和白玲时的态度可谓是相差了千百遍,几乎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在场的人心里也没有过多的惊讶,毕竟上次的晚宴上,这宇文讯太子可是羞辱过世子妃为戏子,想必这件事还是在世子妃心里留下了一些痕迹的。

    白元的眼神不着痕迹地落在宇文讯的身上,眼眸的深处有着一丝极为隐秘的杀意,他生的一副极为英俊儒雅的面孔,看上去便是会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温柔以待的,但是此时,这样的情绪出现在他的眼底,是不合时宜的,尽管十分的隐秘,但是韩沐雪还是感受到了,自宇文讯进门的一刹那起,这位旭日国的太子,身上就多了一丝冷意,她的情绪不变,只是转过头去,继续和孙忆柳闲聊着,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一边,白玲一身白色的长裙,衣领处用红丝线染了金边,细细地勾勒着复杂的图案,她离着白元最近,自然感受到了白元的变化,拉了拉他的衣角,她附在白元的耳边道:“皇兄,切莫冲动。”

    白元这才反应过来,眼底的杀意尽数如潮水般褪去,只剩下原先的淡雅与柔和,他的声音柔软,看着身边的白玲,淡淡一笑:“你放心,这次来,咱们势必是要将该办的事办了的。”

    这该办的事,指的是什么,自然只有两人能懂,白玲笑的愈发天真无邪,眼底澄澈一片,没有丝毫杂志,却愈发的叫人看不真切,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脸上带了一个浅浅的梨涡,声音清脆:“那是自然。”

    宇文讯在外面被韩沐雪染了一身怒气,白元一身白衣,在屋里十分的吗明显,他自然是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两个人,眼底瞬时带了不屑的冷笑与三分轻蔑,抬高了声音,走到两人面前,开了口:“这不是白元太子么,好久不见。”

    说着,他自顾自地坐在了两人旁边,眼神落在白玲的身上,眼底闪过一I一丝贪婪,语气轻浮:“白玲公主出落的愈发漂亮了,连本太子都移不开眼了,早知道,当年就该求了你做我的妃子才是。”

    说着,他的眼神愈发的放肆,毫不顾忌地在白玲的身上打量开来,似乎要透过那层白衣,看到里面去,白玲的眼神立刻一冷,指着他道:“谁要嫁给你这种人!”

    这一声白玲可是故意抬高了声音的,引得前厅里的人纷纷看了过来,显然是宇文讯太子惹了白玲公主不满,这才有了这般情景,众人一时间低声窃窃私语了起来。

    白元的眼底也有了一丝冷意,笑容渐渐淡了下来,看着宇文讯,似有深意地开了口:“宇文太子还是和当年那般豪迈,着实是奔放。”

    这是暗示宇文讯和野蛮人一般不懂礼仪了,宇文讯的眼神一冷,刚要开口,身后就传来了韩沐雪略带笑意的声音:“几位,这里是北寒。”

    三人一下子反应过来,白玲第一个反应过来,冲着韩沐雪甜甜地一笑,撒娇道:“世子妃姐姐,玲儿知道错了,你别生气嘛。”

    说着,白玲从座位上下去,小跑到韩沐雪身边,抱着她的一只胳膊,一副撒娇的模样,着实是可爱得紧。

    韩沐雪被她别扭的称呼弄得一愣,见到这小丫头可爱的模样,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摸了摸她的额头,笑道:“你这样子哪里像个公主,还不快点回到你哥哥身边去。”

    白玲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对着韩沐雪又是甜甜一笑:“你可比哥哥漂亮多了,玲儿更喜欢你呢。”

    白玲这般模样,落在宇文讯眼里,他眼底的笑意更深,看向白玲,柔声哄道:“玲儿还是这样可爱,本太子喜欢的紧啊。”

    白玲的脸色一变,还没等开口,就听见头顶上方,韩沐雪冷笑一声:“宇文太子好生不要脸,着实叫本妃见识了你们大月人脸皮的厚度,本妃佩服。”

    ------题外话------

    你们发现没,女主开始了无限的怼宇文讯的路程~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