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59章 婚宴开始(上)
    “你说什么?”宇文讯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紧紧地盯着韩沐雪,一张脸黑的好似锅底,“世子妃,您缘何三翻四次羞辱于本太子,缘何太过无礼!”

    白玲终究没憋住笑,捂着嘴低声地笑了起来,她没想到,这个漂亮的世子妃对宇文讯毫不留情,她摇了摇韩沐雪的胳膊,低声道,“姐姐,你别理那个宇文讯太子了,他不是好人的。”

    这小丫头,韩沐雪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不由得抿唇轻笑,声音柔和:“你快去找你哥哥吧,本妃和宇文太子还有事要说。”

    白元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玲儿,回来!”

    听到哥哥的声音,白玲吐了吐舌头,心里还是对着这个漂亮的世子妃有点不舍,但是她一回头看了一眼白元,见到自己的兄长一副严肃的表情,眼底似有深意,作为公主,她心里还是明白形势的,只能扭扭捏捏地回到了白元的身边。

    看着白玲可爱的小模样,宇文讯的心底好似有猫儿在细细地挠着,眼底渐渐涌上几分狂热来,对着她道:“玲儿,咱们改日再好好的聊。”

    说完,宇文讯的眼神落在韩沐雪的身上,脸上一瞬间布满了怒气,狠狠地甩了一下袖子,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再看韩沐雪一眼。

    韩沐雪的唇角笑的温和,她那等子心情和宇文讯再过多的保留情面,要知道,她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是不会有太多的顾及的。

    宇文讯回到座位上,打量了一圈厅内的众人,见到所有人的眼角都在偷偷扫视着自己,那眼底隐约有着笑意,他不禁更为恼火,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却突然吐了出来,将茶杯摔落在地上,怒气冲冲地看着一边的孙忆婉,二话不说,就将她推倒在地,大喊道:“这么热的茶水,你是想烫死我吗?”

    孙忆婉被推在地上,肩膀撞到了桌角,疼得眼泪在眼底打转,她转头看着身边的宇文讯,面上隐约有几分悲痛,忍着痛楚,低声道:“殿下,你这是何意……”

    宇文讯的一腔火气涌了上来,他看着地上那个弱弱的女人,只觉得刺眼异常,连带着她眼底的泪花,他都认为全是做作,他冷笑一声,抬高了声音,道:“你身为我的妃子,却给我倒这么热的茶水,我看你就是存心想要烫死我!”

    闻言,孙忆婉眼角猛地睁大,看着面前的男子,眼底一瞬间闪过无数的情绪,最后化为一片黯淡,渐渐破碎,唇角却绽开一抹苦笑,身上的气息渐渐弱了几分,抿紧了唇角,一言不发,倔强着想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谁知刚刚起身,宇文讯就一脚将她又踹倒在了地上。

    这边的场景自然早就引了在场宾客们的注意力,此时见到宇文讯的动作,孙忆柳惊呼一声,还没等开口,就见到宇文讯又是给了孙忆婉一脚,她眼眶一下子红了,冲上前去,声音有些发颤,看着宇文讯,眼底隐约有怒气浮现:“太子殿下,你这是干什么!”

    孙忆柳开了口,紧接着就是礼部侍郎赵大人站起了身,礼部尚书还没到,作为外交的负责人,面对这般情景,他自然要先站出来的,只见他站起身,连仪态也顾不得,连忙开口道:“太子殿下,你这般做法着实不妥啊!”

    眼前站着心爱的人儿,宇文讯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孙忆柳吸引了去,看着她桃红色的裙角,衬着那双水灵儿分外倔强的眼睛,他只觉得满脑子都是孙忆柳娇俏可爱的模样,不禁放缓了声音,对着她道:“是不是吓到你了,别怕,我只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说着,宇文讯冷哼了一声,眼角扫了一眼孙忆婉,丝毫没有看见她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一般。

    孙忆柳不禁向后退了一步,指着宇文讯,摇了摇头,咬咬牙,又道:“你怎么能这么对我的姐姐,她可是你的妃子啊。”

    孙忆柳心急,一时间连自己的礼数也顾不得,她跑到孙忆婉身边,将自己的姐姐扶了起来,小声问着孙忆婉的情况,隐约可见声音里的哭腔,这样的动作落在在场众人的眼里,大家的眼神瞬间又是变了变,一时间,不少的官员都纷纷地站了出来,开始指责宇文讯的不是。

    韩沐雪站在一边,眉头微微皱了皱,看着宇文讯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模样,心里叹了口气,这般愚蠢而光明正大挑衅北寒国的作为,也不知是他脑子蠢呢,还是背后有人推波助澜。

    “太子殿下,还请你给我们一个解释。”

    这边,礼部侍郎赵大人拱了拱手,倔强地开了口,这已经是他第三遍同宇文讯交谈了,尽管后者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他一下,但是身为礼部侍郎,此时他代表的就是北寒国外交方面的脸面,是以他不气不馁,又是提高了声音大声问了一遍。

    这一声终于引起了宇文讯的注意力,他只觉得烦躁,在大月国,他对孙忆婉打骂,是从来没有人敢于出声的,怎的到了北寒,就会生出这么多事来,想到这里,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孙忆婉,眼底似乎有着若有若无的杀意,声音傲慢无礼:“她是本太子的妃子,自然是由本太子随意处置了。”

    “我看你是目无国法,根本不将我北寒放在眼里!”一个略带颤抖的声音随即响起,声音洪亮无比,压下了屋子里其他的声音,紧接着,礼部尚书孙正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他身后,一身紫色长袍的五皇子正静静地伫立着,眼神平和,落在屋内,却是第一个看到了屋子中央那道海棠色的身影,最后才缓缓移到了宇文讯的身上,眼底闪过一丝莫名地情绪,最后化为一道轻笑,在屋子里响起:“宇文太子好生威严,本皇子佩服。”

    说着,五皇子弹了弹袍角,轻迈了一步,进了屋。

    五皇子的声音不大,宇文讯却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他有些忌惮地看着面前的男子,男子英俊非常,眉如远山却含着剑锋,棱角分明,纵使看起来柔和,但是眼底不时闪过的锋利光芒,还是让他感觉到了隐隐的不安,他笑了笑,对着五皇子抱了抱拳,道:“原来是五皇子。”

    五皇子微微一笑,气质淡然:“宇文太子。”

    “五皇子殿下,还请您为姐姐做主啊。”孙忆柳抬头,看到五皇子,又看向了韩沐雪,见到她眼底微微的光芒,顿时了解了她的意思,一步上前,跪在了五皇子的身前,高声道。

    在场众人的眼神纷纷落在了那个一身浅粉色,头上着了粉玉簪子的少女身上,孙忆柳咬了咬牙,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宇文讯的脸色一变,却无法阻止孙忆柳开口,他只能恼怒地看向孙忆柳,又狠狠的看了一眼孙忆婉,孙忆婉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眼底一片灰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原本身上柔美的气息,此时渐渐透出几分绝望来。

    等到孙忆柳一口气将事情讲完,五皇子身后的孙正已经脸色铁青,他看向宇文讯,眸光锐利,身为文臣的他,身上却意外地有了几丝杀意,孙忆柳是他的女儿,孙忆婉又何尝不是,况且,他对自己这个大女儿一向抱有亏欠心理,此时见到她如此不被宇文讯尊重,甚至像下人一向呼来喝去的,他就觉得胸膛里有一腔火在烧,声音冰冷,咬着牙道:“宇文太子,你就这般对待我北寒国和亲的妃子吗?”

    他说的是北寒国和亲的妃子,而不是自己的女儿,这就将事情上升到了国家层面,宇文讯脸色一边,连忙笑道:“孙大人严重了,本太子只是和爱妃开个小玩笑,你说是吗婉儿?”

    说着,他看向被孙忆柳扶在一边的孙忆婉,眼底闪过几丝警告之意,孙忆婉的眼神一闪,抿了抿唇,眼底差点涌出泪水来,在做自己的国土,在北寒,大庭广众之下,这个男人还要如此强迫自己吗?

    她刚欲开口,另一个带着寒意的声音就自门口响起,紧接着,两道身影也随之进了屋子:“她不愿意,你不将我们北寒的妃子放在一个尊重的位置上,我定要替我们国家讨论一个公道,太子殿下,咱们不如去陛下面前理论理论!”

    这一道声音不同于孙正的满腔怒火,而是充满了杀意,甚至冰冷无比,让在场的众人心里不约而同地升起一丝寒意来,韩沐雪将眼神看向声音的来源方向,眼底光芒微闪,随即笑着后退了一步,取消了原本打算开的口,神情放松了不少。

    来的人正是游小侯爷游信元,和德王世子司华羽。

    那男子一身风霜,却不停脚步地走到自己的身边,伸手握住了自己的手,笑道:“这里好生的热闹。”

    韩沐雪眯起了眼,打量着面前的男子,他今日少见的穿了一身深紫色的长袍,袖口与领口都绣着繁华复杂的花纹,更加衬得整个人好似天上的晨星,让人没来的移不开眼,见他笑着看自己,韩沐雪瞪了他一眼,将手抽出来,低声道:“这么多人呢,你注意点。”

    司华羽却笑得更甚,不满道:“你是我媳妇,我和你还有什么可注意的?”

    韩沐雪一愣,看向周围,见到已经有不少人看过来了,顿时恼怒地伸出手来,以一个隐秘地角度,在司华羽的腰间掐了一下,声音冷了几分:“再闹,今晚不理你了。”

    两人这般说着悄悄话,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只因为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游信元和宇文讯的身上,这个新晋状元郎此时满面冰霜,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宇文讯,神情嘲讽:“太子殿下,还请你给我们北寒的妃子道歉。”

    宇文讯的拳头渐渐握紧,看着面前的宇文讯,眼底隐约有着嘲讽:“我说游公子,这是我的妃子,要如何,还用你教训么?”

    他特意将我的妃子这四个字咬的很重,果然见到游信元的眼底更加了一份寒意,他冷哼了一声,笑道:“纵使她是你的妃子,但也是我朝陛下亲自挑选的和亲人选,你这样子,是根本不将我北寒放在眼里!”

    他身后,孙正立刻跟道:“太子殿下,不若老臣这就将今日的事情参到陛下面前,请他好好评评理!”

    孙正一句话下来,在场立刻有着不少的官员附和着,一时间,北寒的官员均是忿忿不平,他们是北寒国的臣子,在关于这件事上,少有的有了统一的言论,韩沐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禁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这个太子着实太过嚣张了。”

    司华羽的眼神落在韩沐雪的身上,眼底满是柔和,听了韩沐雪的话,冷哼了一声,道:“不过是个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说着,他看向了游信元,又将眼神转向一边的孙忆婉,仔细打量了她几眼,但见她柔柔弱弱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淡然的气质,着实有着几分的不同,但是……司华羽又看向身边的韩沐雪,对着她眨了眨眼,低声附在她耳边,热气喷薄中隐隐道:“她没有你好看。”

    听着在场人的低声议论,宇文讯立刻意识到这些北寒人是真的动了怒,他眼神一转,略带着歉意的笑了笑,对着孙忆婉柔声道:“这次是我对你太过苛责了,你能不能原谅我。”

    他很聪明地选择了向孙忆婉道歉,孙忆婉是他的妃子,此时应该怎么,他想她心里应当很是清楚,只要孙忆婉点头,那么游信元等人对他的指责便全部不不成立了,试想当事人都不在意,他们又怎么借此来咄咄逼人呢?

    游信元脸色一便,怒视着宇文讯,看向孙忆婉,刚要说话,便听到孙忆柳慌乱地大喊道:“姐姐,姐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游信元大惊,连忙上前,却看到自己魂牵梦绕的那个人儿已经闭上了双眼,显然是失去了意识。孙正跟在后面,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这副模样,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气,声音高昂而响亮:“太子殿下,等太妃娘娘的婚事过了,老臣定是要跟你好好在陛下面前理论!”

    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礼部尚书,而是一个女儿的父亲,看着女儿昏倒却无能为力的父亲,他简直恨透了宇文讯这个畜生,当初若不是他,她善良大方的大女儿又怎么会被迫远走他乡,此时在北寒的国土他尚且如此,等他回到大月,他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女儿过得都是什么样的日子。

    宇文讯也没想到孙忆婉会突然昏过去,他恼怒地看了一眼这个只会在关键时候给自己添乱的女人,咬了咬牙,陪笑道:“尚书大人不必激动,这件事是本太子的不对,本太子定会给您和陛下一个合理的解释。”

    司华羽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女人,走到一边给她倒了一杯茶,送到她手里,笑道:“这件事他们不会这么善了的,只是太妃进门的时间快到了,等婚礼过去,朝堂上可要热闹了。”

    韩沐雪接过司华羽手里的茶,感受着自手心散发出来的温度,她不着痕迹地将眼神从孙忆婉的身上移开,微微点了点头,低头细细地喝起了茶,掩饰住了她眼底的情绪。

    宇文讯向孙忆婉道歉,她定是不能多说什么,只是如此一来……孙忆婉今晚的委屈可就白受了,孙忆婉毕竟是孙忆柳的姐姐,韩沐雪也对宇文讯着实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她略微使了一点手段,用银针将孙忆婉刺昏了过去,这银针入肉就一下,随即便落在地上,她倒是不怕别人发现。

    茶水氤氲中,韩沐雪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来,宇文讯是司华羽和游信元要对付的人,而她等的人,想必马上就会来了吧。

    莫尧,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你迎娶童太妃的场景了,那样子,一定很好笑……

    ------题外话------

    怼的宇文讯你们还开心吗,这个倒霉的太子,注定是个悲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