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60章 婚宴开始(中)
    场面的变化几乎就在一瞬间,谁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身为宇文讯侧妃的孙忆婉竟然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昏厥了过去,很快,就有顺平伯府的婢女来将孙忆婉扶了下去,又请来了太医院的太医,急匆匆地替她看诊。

    直至孙忆婉被婢女们带走,孙正才收回落在自己女儿身上的目光,冷哼了一声,又是面带不善地看了一眼宇文讯,旋即甩了甩袖子,走到一边,苍老的声音传来:“太子殿下,我们大殿上再论!”

    说罢,就不再看宇文讯,朝着孙忆柳摆了摆手,座回了自己的位置。

    面对孙正这样的语气,宇文讯的脸色十分的不好,面上露出几分尴尬,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无言以对,他刚刚对孙忆婉的态度却是有些恶劣,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就那么昏了过去,让他颜面尽失。

    五皇子站在一侧,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暗暗摇头,眼底闪过几丝嘲讽,宇文讯今晚这般愚蠢的表现,实在不是一个出使别国的太子的作为,他的眼神微闪,心里渐渐有了一丝奇怪的念头,但是又觉得这个想法有着无限的可能,让他不得不深思了起来。

    韩沐雪看着眼前的戏,不知不觉就喝完了一杯茶,司华羽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小女人,看她茶杯见了底,立刻将她手中的杯子接了过去,轻笑道:“慢点喝,没人跟你抢。”

    这般带着丝丝柔意与宠溺的语气,却没来的让韩沐雪皱了皱眉,她恼怒地瞪了司华羽一眼,嘀咕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你那是什么语气?”

    他的语气与眼神分明昭示着面前这个男人将自己当做小孩子一样哄,韩沐雪的眼底有几分羞恼,一抬头,看到对面宇文讯讪讪地回到了座位上,垂下睫毛,唇角带了几丝莫名的笑意。

    司华羽修长的手指轻抬,很快就重新将一杯温热的茶水递到了韩沐雪手中,一边嘱咐着她小心烫,一边拉着那小女人细嫩柔软的手,坐到了一边的座位上,见那女人低着头,垂着眼,似乎在思考某些事情,纤长的睫毛在光下分外的柔和美好,连带着小巧挺翘的鼻梁都划上了几分柔美的弧线,他不禁在她的小脸上捏了捏,低声道:“在想什么?”

    二人之间这样的动作着实有些亲密,顿时引了不少一边人的注目,彩青站在韩沐雪身后,见此情景,轻声咳嗽了几声,身子向前站了站,挡住了看向二人的一些视线。

    韩沐雪的脸被一直温柔的手捏住,那纤长的手指甚至还在自己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她顿时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怒视了那人一眼,小脸上浮现几丝粉红来,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眸子不经意地扫过宇文讯,声音轻飘飘的:“我觉得,宇文讯这次出使北寒,绝对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司华羽抬眼,淡淡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宇文讯,冷哼了一声,眼底尽是不屑,回道:“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是说?”韩沐雪点了点头,心里已经明白了很多东西,她看着司华羽,那人深紫色的衣领愈发衬得他整个人英姿如玉,温和动人,她的手指不自觉地抚了抚脸颊两边的发丝,笑了笑,心里已然通透无比:“我知道了。”

    这次宇文讯的出使,一定是某些人刻意安排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宇文讯死在这次出使的路上,更深一步说,是有人安排了宇文讯来送死。

    是了,从宇文讯进入北寒国的种种表现来说,他都不具有身为一国太子应有的谋略与智商,甚至连最基本的礼数与表面功夫都做的很差,可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力排众议,坐上太子的位置呢,唯有一个解释,那便是,宇文讯的太子之位,是一个刻意的阴谋。

    司华羽的眼角注意到韩沐雪一瞬间的沉思,他随即笑了笑,唇角好似展开了一朵春风里伫立的小花,引得一边不少的女眷们纷纷看过来,他捏了你韩沐雪的手,随即低声附在她耳边道;“你想的没错,他在大殿上侮辱了你,我是断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身后,黑二的身子一抖,和黑一注视了一眼,两人均是不住痕迹地后退了一步,生怕司华羽发现他二人的异样,他们虽然被罚,不跟在司华羽的身边,但是暗部的消息他二人还是知晓的一清二楚的,主子已经把宇文讯太子打成那样了,还叫不可能这么算了?

    韩沐雪没有注意到黑一黑二两人的小动作,听了司华羽的话,她笑的温和,点了点头,心里渐渐涌上几分温暖来,有人护着自己的感觉,总是不错的不是么?

    正在韩沐雪沉思之际,外面突然传来顺平伯府管家的声音:“新娘新郎来了——”

    这话一落,在场众人均是停下了窃窃私语,神色有些古怪地朝着门口看去。

    彩莲忍住笑,低声在彩青耳边道:“明明是个太妃,非得说什么新娘子,这么喜庆,真的是……”

    彩青立刻瞪了彩莲一眼,声音里略带警告:“你这话要是叫别人听了去,小心小命不保!”

    彩莲立刻吐了吐舌头,只能忍住笑,不敢言语,看向大厅门口。

    果不其然,不出片刻,莫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他手上牵着一个女子的手,女子的手细白洁嫩,好似玉般光滑,其余的地方均是被掩盖在了厚重而繁杂的喜服里面,那喜服极为的繁华,乃是用了三重上好的丝绸与段子罗蝶而成,边缘处于裙摆上面满是喜庆的花纹,隐隐闪着金边,鞋子上镶满了大大小小的珍珠,单看成色便知道价值不菲,两人按照礼数,由莫尧背了童太妃过了门,这才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落了地。

    韩沐雪的眼神落在莫尧身上,那男子一身媳妇,头戴着大红色的喜冠,面上含笑,只是笑意并未到达眼底,只是……韩沐雪看了一眼身边脸色均是有些泛红的千金小姐们,心底不禁冷笑,这样着了一身红袍的莫尧更是耀眼俊美,眉眼间都染了红色的光芒,更显得整个人翩翩如玉,也不知道要让多少女子们心碎。

    她看着面前的男子,一时间有些恍惚,从前自己的与他有着婚约的时候,将他全身心地当做一切,也曾在夜深人静地时候幻想过,自己穿着一身红色嫁衣与他齐头并进的场景,只是没想到后来遭遇的一切,将自己的那个尚未实现的梦境击的粉碎,她突然轻笑了一声,眼底满是嘲讽……不过,她的确见到了他一身红袍的样子,不是么?

    莫尧只觉得一道灼灼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好似透过外面的喜服直直地看到自己的心里一般,他眉头微皱,微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个女子带着深意的眼神,好似在怀念着什么,又含了无尽的嘲讽与冷意,他心里一动,几乎以为自己见到了自己那个死去的未婚妻,但是当他再次将目光落在韩沐雪身上时,却见到那女子已经转过头去,跟身边的男子柔声低语了起来。

    韩沐雪对着司华羽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司华羽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来,伸出手来摸了摸韩沐雪的鼻梁,莫尧的头突然刺痛了一下,心里涌起几分不适来,他看着那个女人,那个有着和那个死去的女人一模一样面孔的女子,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突然觉得那个女子好似本来该属于自己一样,但是此刻,她却在别的男人身边,那样恩爱的场面让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莫尧公子?”眼看着大厅里的人都在看着莫尧,而莫尧却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世子妃,管家有些心急地叫了他一声,将莫尧从沉思里拉了回来。

    “嗯?”莫尧的眼神落在管家身上,又看了一圈在座的各位,干笑了几声,心里恼恨自己刚刚的失态,此刻只能赔笑道:“我只是太过兴奋,这才有些飘飘然,在这里给各位赔罪了!”

    说着,莫尧主动走到一边的桌子上,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在场的人顿时欢呼了起来,有人笑道:“莫尧公子今个赢取美人归,兴奋也是在意料之中的,太妃娘娘这般的姿色,莫尧公子当真是有福之人的!”

    这话虽然明面上是夸赞,但是实际上的嘲讽却是谁都能听出来的,莫尧的脸色一变,还未说话,就听到身后童太妃冷冷地道:“刚刚是谁说的话,给本太妃将他撵出去!”

    童太妃的脸虽然蒙在盖头里,但自己毕竟是先皇的妃子,此时听到别人这样嘲讽的话,顿时好像被人踩到尾巴,立刻恼了,对着身后的嬷嬷厉声道。

    那嬷嬷是皇帝怕了童太妃受委屈,特意安排跟在她身边的,除此之外,还有五个嬷嬷,只不过因为今天的日子特殊,童太妃便让那另外的五个嬷嬷都守在了外面,只换了自己的最为亲近的钱嬷嬷进来。

    钱嬷嬷是会武的,听了童太妃的话,她立刻冷哼一声,看向了刚刚开口的公子,二话不说,甚至没有告知莫尧一声,就将那公子直接拖了出去。

    等到钱嬷嬷回来,童太妃才满意地点点头,语气尖利,声音自盖头下面传出来:“今天是本太妃的婚宴,若是再有那等子不识好歹之徒,休怪本太妃不客气。”

    说完,童太妃自盖头的缝隙里看到了身前的莫尧,她小步走到莫尧身边,声音绵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道:“夫君,妾身到房间里等你。”语毕,还特意伸出手来捏了捏莫尧的手,满含深意地下了去。

    这一下子,在场众人的脸色均是变得颇有深意,原先以为这门婚事童太妃是不愿意的,但是此时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他们怎么觉得,童太妃对莫尧喜欢的紧呢。

    “莫尧公子,果真是魅力无穷啊!”司华羽突然觉得心情大好,看着莫尧一脸阴沉地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站起身来,第一个恭贺出声。

    韩沐雪一愣,看着身边那男子对着莫尧贺喜,又看了一眼莫尧黑色的脸,眼底浮现几丝笑意来。

    司华羽都站起身来了,在场的人自然不能不发言,当下,便有不少官员纷纷起身恭贺,仿佛都忘了刚刚童太妃尴尬的一幕,好似莫尧娶到了什么美人一般,满脸喜色的恭贺,对着莫尧敬酒。

    莫尧的脸色愈发的僵硬,他皮肉不笑地点了点头,纵然心底再有一千万个不愿,都只能堆起笑容来,一一回应,他知道,今晚的人里面必然是有着皇帝派来的人的,若是自己敢于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那么今后等待着自己的,必然是皇帝的雷霆大怒,身为顺平伯府的长子,不论是他的官途还是未来,都是容不得这样情况的发生的,是以他只能选择隐忍,甚至表现出满心的欢喜来。

    “莫尧公子这笑容怎么看起来怪怪的呢?”彩莲将应司华羽的意,弯下身子替韩沐雪倒了一杯酒,将酒杯递到韩沐雪手中,不禁低声问了一句,又抬头看了一眼莫尧,眼底有着几丝疑惑。

    韩沐雪端起酒杯来,淡笑着看了一眼彩莲,点了点小丫头的额头,道:“他自然是高兴的。”

    说着,拂了拂裙角,韩沐雪带着彩莲和彩青就走向了人群中的莫尧,那男人正应酬着往来的宾客,她站在他的不远处,看着那人脸上好似哭一般的笑容,眼底的笑意更深,嘴角挂着几乎从未展现出的笑容来,轻柔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冷意,响起:“莫尧公子,恭喜!”

    人群的一角传来韩沐雪的声音,众人纷纷给她让出了一条路,看着这个一身海棠色长裙的女子,心下赞叹,就听见她接着道:“童太妃生的绝色,又是少见的美人,莫尧公子抱得美人归,本妃先敬你一杯!”

    说着,将手中的酒杯递到莫尧面前,眼底满是恭贺。

    莫尧看着眼前那个女人,见她眉眼生辉,但是眼底却带着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嘲讽,他的拳头一下子握紧,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就是这个女人,害的自己变成今天这副样子。

    ------题外话------

    忙成狗!对了,你们想要的肉快来了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