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62章 任性的童太妃
    童太妃看着莫尧英俊的面庞,脸颊两侧就浮现了一丝红晕,想到那个男人醉酒时的健壮身躯,她的心就好似被泡在了蜜糖里,全是甜蜜与欣喜,她似乎找回了当年进宫的时候,和先皇在花田的那场邂逅,还有那个令他难以忘记的夜晚……童太妃的思绪有了一瞬间的飘忽,她的声音更加柔和,仿佛春风一般,听得周边的人身上不自觉地起了一层疙瘩:“妾身听到外面有动静,所以才来看看……”

    说着,童太妃理了理自己的耳边的碎发,眼神落在莫尧的身上,里面含着无限深意:“毕竟我现在也是顺平伯府的一个女主人了,自然应当为夫君尽心尽力。”

    莫尧的脸色一瞬间变了又变,缩在袖中的手几乎瞬间就握成了拳头,但是在场这么多人,他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看向童太妃,尽量控制着自己得情绪:“你刚刚嫁进来,怎么就好让你操心这些事呢。”

    童太妃却不以为意,立刻摇了摇头,她只认为莫尧这是心疼自己,心里不由得更加的感动,看着莫尧的眼神里情意绵绵,既然自己得夫君这么心疼自己,自己又怎么能再摆着太妃的架子,于是她坚定地道:“夫君,你不用再说了,为你分忧乃是妾身的本分,”说着,童太妃上前一步,看向吏部侍郎夫人林氏,“这位夫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韩沐雪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她只想着利用童太妃的事来折磨莫尧,却没曾想,童太妃竟然真的看上了莫尧这个人……她摇了摇头,耳边的珍珠坠子随之晃动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只能抿了抿唇,朝四周看了一圈,低声在司华羽身边说了几句什么,司华羽挑挑眉,道:“宇文讯应当是在后面,这件事和他没什么关系。”

    司华羽的眼线遍布到处,他的消息一向是比较准确的,既然他说这件事和宇文讯没什么关系,那么就是和自己想的一样,乃是那个人所为了?

    看着跪在地上,抱着女儿尸体痛苦的林氏,韩沐雪的眼底渐渐涌现出几分嘲讽来,林氏啊林氏,你可能想到,你对自己儿媳妇的冷嘲热讽与无尽欺辱,才是造成今天这件事发生的主要原因,不知道你知道真相的时候,会不会后悔呢?

    所谓做事留一线,就是如此,否则因果循环,终究会累积到自己身上罢了。

    这边,眼看着好好的一场婚事竟然死了人,白元和白玲都有些惊讶,他们是外国人,自然不好多言什么,此时眼看着江琴满身是血,刑部尚书李远匆匆赶到,连忙吩咐人封锁了现场,上前检查了一下江琴的身体,叹息着摇了摇头,对着林氏道:“林夫人,节哀吧。”

    这一句话好似刺激到了林氏,她突然尖叫起来,大声叫嚷着:“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女儿,是谁!”

    说着,她却将眼神第一个落在了层层人后的韩沐雪身上,眼底满是怨毒与恨意,顾不得形象,就朝着韩沐雪扑了过去,声音尖利:“是你,一定是你,就因为我的女儿曾经嘲讽过你,你就对她心怀怨恨把她杀了,一定是你——”

    韩沐雪皱了皱眉,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彩青心里吃惊,也没有预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身子自觉地上前一步,挡在了韩沐雪的身前,道:“林夫人,这件事和世子妃是没有关系的,你断不可乱说啊。”

    但是林氏此时双眼通红,哪里还能听到彩青的话,眼看着就要扑倒彩青身上,一个男子强有力的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紧接着一股大力传来,她就被甩了出去,直直地落在江琴的身边,头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林夫人伤心过度,本世子可以理解,但若是还有下次……”

    林氏的身子一抖,抬起头来,就撞入了一双毫无感情的充满杀意的狭长眸子中,那个男人的声音里面带着喷薄欲出的寒意,让林氏的大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冷汗瞬间布满了全身,他的眼神明显的告诉自己,若是刚刚自己真的伤到了韩沐雪,那么等待着自己的,一定是会让自己欲死不能的东西。

    经历了刚刚的一番变故,在场的众人均是松了口气,谁也没想到林氏会突然扑向韩沐雪,然,人心总是多疑善变的,林氏刚刚的一番话,不得不让众人将视线转移到了韩沐雪的身上,不少人的眼底隐约有了几丝怀疑。

    空穴来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刚刚死了女儿的妇人来说,韩江琴和韩沐雪有着小小的矛盾,韩沐雪为了报复将她杀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是以一时间,不少人都看向了韩沐雪,想着这样美丽的外表下竟然掩藏着一颗杀人的丑陋心灵,竟然还有几个小姐们微微后退了一步,十分害怕的模样,却没人注意到,在江琴的尸体落在地上,露出脸来之后,童太妃一瞬间惊愕的表情。

    一阵风吹来,沿着韩沐雪脖颈间的缝隙进了衣服里,泛起一阵小小的凉意,韩沐雪的睫毛动了动,眼神落在江琴的身上,那女人浑身青紫,满是伤痕,想必是被人用了暴力手段,敢在顺平伯府动手,还将尸体明目张胆地扔出来的人会是谁呢?

    韩沐雪的眼神自林氏满是恨意的脸上移开,唇角突然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她看向林氏,慢慢开了口,声音平淡而清晰:“林夫人,江琴的确与本妃有过矛盾,但是那也是一月之前的事,难道本妃要报复她,还要等到一月之后,并且特意挑一个这般大庭广众的地方么?”

    这话倒是有道理,在场的人一愣,有一些对韩沐雪有怀疑的人此时就犹豫了,彩青也在这时候恰到好处地站出来,声音洪亮清脆:“奴婢和世子妃在后园散步,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过江小姐,这是府里许多下人们见过的。”

    莫尧的眼神落在彩青的身上,最后看向了那个一脸淡然从容的韩沐雪身上,若有所思。

    韩沐雪的眼神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童太妃,有些严肃地道:“江琴只是下去休息而已,缘何就这么被害了,敢问林夫人是在何处发现江琴小姐的?”

    纵使对韩沐雪有些千般怨恨,但是林氏也知道此时先查出凶手才是最要紧的,她回忆了一下,随即咬牙道:“我只是想去看看琴儿醒酒了没,没想到就在后院的门口见到了她,那时候她已经被变成了这副模样……”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林氏只觉得撕心裂肺的痛意袭来,眼眶一下子又红了,看着毫无声息的女儿,眼泪一颗颗的掉下来。

    韩沐雪面无表情的听完陈氏的话,好似想起了什么,略有深意地道:“在喜堂的时候,本妃好像听到说江琴是想要去找莫尧大人讨个彩头的……”

    韩沐雪的话还未说完,童太妃的表情却是突然一变,随即冷哼了一声,有些不悦地看向了莫尧,眼底有了几丝怀疑:“讨彩头,什么彩头?”

    这话问的非常突兀,莫尧有些不明白韩沐雪的意思,他和江琴并不相识,怎的那个女子会找自己讨彩头,耳边传来童太妃的问话,他只觉得有些烦躁,表情就带了几丝不满,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想必是世子妃记错了吧,难道本官还会是那杀人凶手不成?”

    童太妃的脸色却立刻沉了下来,她看向莫尧,又是冷哼了一声,心里的想法更加肯定,顿时拉下了脸,向前一步,命了身后嬷嬷前去将江琴的身子抬起来。

    林氏是不想外人再去碰自己女儿身体的,但奈何吩咐之人是童太妃,她也只能不情愿地让了开。莫尧的眉头皱的更深,眼底有了一丝深深的无奈,都什么时候了,这个老女人又去动她的尸体干什么,他咳嗽了一声,在童太妃身边,压低声音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出凶手——”

    然而莫尧的话还没说,童太妃却是直接打断了他,大声叫了起来,声音满是愤怒:“是这个小贱人!”

    韩沐雪差点笑声来,童太妃这般做戏的姿态着实让她忍俊不禁,只见童太妃像是见鬼一般地瞪大双眼看着江琴的脸,脸上的神态一变再变,最后变为了一声冷笑,不屑地道:“我当时谁,原来是这个小贱蹄子。”

    “太妃娘娘,你在说什么!”莫尧再也受不了童太妃的胡言乱语,他感受到身边传来所有人嘲讽与疑惑的目光,只能咬了咬牙,尽量放柔了声音,但是脸色却因为强行憋着怒气而变的有些扭曲,他顾不得其他,拉住童太妃的手,“她是吏部侍郎的女儿江琴啊。”

    这话实际意思是提醒江琴的身份非同一般,让童太妃注意言行,但是在早有怀疑的童太妃眼中,这就成了莫尧不堪自己的情人被自己这般侮辱而做出的维护之举,她一下子甩开了莫尧的手,指着江琴的尸体冷笑道:“不过是个小贱蹄子,也值得你这般维护?”

    “皇兄,玲儿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呢?”白玲一直观察着事情的发展,事情到了这个样子,她心里觉得愈发的疑惑,拉了拉白元的手,在他耳边问着。

    “你看着就行了,没事。”白元安抚性地摸了摸白玲的头,看向韩沐雪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原本好好的杀人案,在那个女人三言两语的引导下,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不得不说,那个女人对童太妃的心理利用的实在是太好了。

    韩沐雪故意将江琴和莫尧的关系说的模糊不清,引得童太妃心里愈发的怀疑与猜测,而在这之前,童太妃定是和江琴之间发生了什么,所以韩沐雪只是小小的一句话,就让童太妃失了态。

    随着童太妃近乎侮辱的轻蔑性话语说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童太妃毕竟是皇家太妃,此时她这样轻薄的话说出来,刑部尚书李远立刻道:“太妃娘娘,您这话的意思是,您知道些什么么?”

    童太妃对着身后的一个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立刻上前一步,神色倨傲,言语之前满是傲气,先是狠狠地啐了一口江琴,才道:“李大人,这件事你还听老奴细细道来。”

    “江琴江小姐,其实是老奴派人打死的——”

    随着老嬷嬷第一句话的出口,在场的人心里均是一惊,林氏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突然疯了一般朝着那老嬷嬷扑了过去,却被李远一个挥手,拦了下来,他的表情严肃,不顾林氏嘴里的疯癫话语,听着那嬷嬷的话,这嬷嬷毕竟是童太妃的人,童太妃虽说是皇家太妃,也不像是会无故做这等子事的,所以这其中定是有什么他们不懂的缘由在内,所以李远才没有轻举妄动。

    “太妃娘娘在新房里等着莫尧公子,却没想到被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闯了进来,那女子不但试图对太妃娘娘无礼,更是口吐狂言,声称……”说到此处,那嬷嬷顿了顿,接着道,“声称是莫尧公子真心爱着的人,说太妃娘娘是鸠占鹊巢,没脸没皮——”

    “竟然有这种事!”李远吃了一惊,看向童太妃,果然见她怨恨地盯着江琴,他只以为是童太妃派人杀了江琴,却没想到这个江琴竟然如此狂妄无礼。

    “李大人,老奴早就得了陛下的命令,凡是有那等对太妃娘娘无礼的人,均是要乱棍打死,这才派人将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疯子给处决了,没曾想她竟然是千金小姐!”

    这嬷嬷一同话下来,意思已经很明了了,江琴先是对太妃无礼,口吐狂言,那嬷嬷可是奉了陛下的旨意,这件事全然不能怪人家一丝一毫,都是江琴咎由自取。

    可是林氏却不肯相信,她指着那嬷嬷大声道:“你胡说,我的琴儿怎么会跑到新房去,她与莫尧大人根本就不认识啊。”

    莫尧也点了点头:“本官与江小姐并不相识,她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呢?”

    莫尧显然是不信这套说辞的,童太妃的眼神更冷,她冷冷地看着莫尧,道:“你若是我信我,就讲我抓去见官吧!”

    “这……”莫尧顿时头疼,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打死这个老女人,他只能哄劝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童太妃又是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愿再看莫尧。在她看来,莫尧分明就是和江琴有一腿,她嫁给莫尧,莫尧却惦记着这个死去的小贱人,这样一想,她只觉得心里更气,竟是不管其他,领着人就离开了前院,回了新房去了。

    “这个太妃娘娘,还真的是……”韩沐雪抿了抿唇,垂下眸子盖住了眼里的幸灾乐祸。

    ------题外话------

    姨妈来了,欲仙欲死(已哭瞎!)感谢我亲爱的遇虐秒杀、慕语妃言、WeiXinac94。、189**579、西塞罗小仙女们的月票,更新页面以后我也看不见你们投票了,这个页面更新的好气啊,爱你萌么么哒,国庆吃肉不见不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