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63章 怀恨在心(上)
    童太妃领着人回了自己的院子,剩下莫尧在原地是走也不得,留也不得,看着地上仍然抱着女儿,面色恍惚,仿佛还没从中反应过来的林氏,他的面上带了几丝歉意,道:“林夫人,这件事实在是抱歉,您请节哀吧……”

    林氏听言,却只是木木地望着地面,并不言语,只是慢慢地收起了眼角的泪,整个人显得凄凉无比。

    韩沐雪摇了摇头,痛失女儿的林氏着实是可怜的,但是若是没有她曾经对女儿的过分宠溺,也不会造成今天的这个后果,所以她倒是并不同情林氏。

    “这……”看着林氏的模样,刑部尚书李远的脸色有些尴尬,他是刑部尚书,按理来说,这件事正是自己管辖范围之内的事情,然,他本以为是一桩普通的杀人案,但是最后牵扯的人竟然是童太妃。最主要的是,童太妃自己主动承认了是她的人动的手,还隐约拿了陛下来压自己,若是自己真的铁了心来管这件事,那么自己也定是讨不到什么好处。

    一个是童太妃,皇帝陛下的救命恩人,一个是小小的吏部侍郎,孰轻孰重,李远还是能分辨出来的,所以他才适时地选择了沉默。

    “林夫人,江小姐闯入太妃娘娘的房间,还口吐狂言,这才被误以为是刺客,这件事我也很抱歉,您还是听莫尧大人一句话,节哀吧……”

    这就是不再管的意思了,林氏猛地抬起头来,看向李远,眼底爆发出浓浓的恨意,这般狰狞而充满怨毒的表情几乎让李远立刻后退了一步,有些惊悸地看着林氏,却见到林氏脸上的表情已经飞快地消失了,只余下淡淡的伤感来,林氏看着他,拿袖子抹了抹眼角,才道:“我怎么怪您呢李大人,这件事也是琴儿的不是,如今成了这个样子,我还能怎么样,只能认命了……”

    说着,林氏的眼眶又红了,眼里的眼泪珠子似的一颗颗滚下来,在场就有不少妇人们也跟着红了眼眶,她们也是有女儿的人,此时见到林氏这般模样,也有些唏嘘,试想今天若是自己的女儿被童太妃无缘无故地杀死了,想必自己做不了什么……这样想着,这些人便纷纷弯下身子,轻轻地劝慰起林氏来。

    韩沐雪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眼底带了浓浓的嘲讽,刚欲转身,就听见身后传来孙忆柳的声音:

    “这童太妃还真够嚣张的,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杀了人。”

    韩沐雪转身,果不其然,孙忆柳正附在自己身边,浅粉色的长裙衬得她愈发的飞扬,眼神是看向林氏和江琴的,眼底满满的都是同情。

    韩沐雪的嘴角微微一勾,笑道:“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吧。”

    “我自己的事?”孙忆柳反手指着自己,反问道,一双眼里满是疑惑,“我有什么事?”

    韩沐雪不言,眼神飘向另一边,孙忆柳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就见到宇文讯在不远处,正紧紧地盯着自己,她眉头一皱,小嘴撇了撇,冷哼了一声:“这大月国的太子实在是没什么教养。”

    说着,她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宇文讯一眼,又低声嘟囔道:“真想把他眼睛给挖下来,当初姐姐跟他的时候我就对他很是不满……”

    孙忆柳的话里带着毫不掩饰的不悦,韩沐雪唇角的笑意更深,孙忆柳尚且还不知道当初孙忆婉和宇文讯发生关系其实是宇文讯的一手算计,根本不是什么美丽的意外,若是她知道了真相,想必心里对宇文讯该是更加的怨恨才对。

    江琴的事一出,这婚宴的气氛便显得有些淡淡的,眼看着林氏满脸的悲伤绝望,陆续就有了夫人们带着小姐们先行告辞,只觉得这地方充满了不详的气息,很快,整个大厅,除了皇帝派来的人,所剩的宾客寥寥无几,孙忆柳和韩沐雪在厅里闲聊了几句,元氏就遣人来唤了孙忆柳回去,竟是也提前离开了。

    “世子妃,咱们要不要也回去?”眼看着礼部尚书夫人和礼部侍郎夫人一起也离开了前厅,彩青看着不远处抱着江琴尸体的林氏,看着她唇角时而挂上的奇怪笑容,愈发的觉得诡异,终是忍不住,在韩沐雪的耳边低声问道。

    韩沐雪接过彩莲手里的云雾茶,纤长的手指掀开茶杯盖,看着里面散发热气的绿茶,深吸了一口气,笑着看了一眼彩莲,道:“你怕什么,那江琴也不是我们害死的,你还怕林夫人找上咱们不成?”

    彩莲在一旁也跟着淡笑了一声,笑嘻嘻地看着彩青,又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身后的黑一,低声道:“彩青姐,你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彩青的语气里顿时带了几丝怒气,点了点彩莲的额头:“好啊,你也敢调侃我了,我这不是怕再呆在这,没来的又惹出什么事端来么……”

    说着,彩青看了一眼不远处脸上带着勉强笑意的莫尧,声音压的更低:“谁知道童太妃会不会再做出什么事来。”

    韩沐雪低头,纤长的睫毛挡住了眼底的情绪,莫尧的这妻子,他应当很是满意才对,要知道,童太妃毕竟是皇帝的救命恩人,为皇帝挡下了刺客的一剑,单是这件事,就会给莫尧未来的官途带来不可限量的好处。

    只是……韩沐雪饮了一口茶,感受着温热的茶水自喉间滑下,嘴角就带了一丝笑意,只是童太妃在宫中养尊处优惯了,此时嫁到了顺平伯府,会给莫尧带来怎样的灾难,她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这是一出好戏便是。

    林氏抱着江琴的尸体,冷眼看着一边的李远,面上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李远则是满脸难为情地看着这一切,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派人来抬江琴的尸体了,只是林氏却紧紧地抱着江琴的尸体,丝毫不愿让自己手下的人将尸体抬走,他有些焦急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莫尧,这里毕竟是童太妃的婚宴,让一个已死之人一直待在这里,实在是不妥,所以他只能再次硬着头皮开了口:“林夫人,节哀顺变,您还是让江小姐安心下葬吧。”

    林氏冷笑一声,一双眼里满是怨恨,短短的不到一刻钟,她的两鬓竟然生出些许白发来,整个人沧桑的不成模样,她的声音冰冷,里面没有一丝感情:“李大人不必担心,本夫人这就带着琴儿走便是。”

    说着,林氏低下头,看着怀里的江琴,语气诡异:“琴儿,咱们走吧。”

    李远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他抬高了声音,语气里已经有了不耐烦:“林夫人,江小姐已经去了,难道你还不想让她安心吗?”

    “去了?”林氏一愣,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儿,干笑了几声,“你在说什么啊,我的琴儿怎么可能去了,她不是还好好的吗?”

    “林夫人,江琴小姐已经死了,您何苦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不远处,莫尧只觉得头疼欲裂,好好的婚宴变成了这个模样他本来就很烦,此时林氏又疯疯癫癫的,尽管众人刻意掩饰了,但是他还是听见了他们的低声议论,说着自己的宅子风水不好,如此种种,他完美的表情上终于是有了一丝裂痕,几步走到林氏面前开口道。

    莫尧的声音不算大,但也不小,还有一些没有离开的宾客就看向了这边,林氏听了莫尧的话,却又一次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隐约的颤抖:“你别开玩笑了,我的琴儿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

    “林夫人!”莫尧又一次加重了语气,看着林氏,语气里已经很明显的有了不耐烦,“江琴已经死了。”

    林氏的身子一抖,眼底飞快地闪过憎恶,刚欲开口,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女声:

    “莫尧大人何苦咄咄逼人,林夫人痛失爱女,难道你还要雪上加霜吗?”

    莫尧的眼神一边,唯一侧头,就看见韩沐雪款款而来,动作优雅自然,他冷笑一声,语气不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心里充满了杀意,面上却还是维持着往日的温润淡然,道:“世子妃此言差矣,这是本官的婚宴,江小姐就这么在这待着,实在是不妥。”

    这“待着”自然指的是林氏不肯让人将江琴的尸体带走了,韩沐雪微微一笑,却是叹了口气,看向林氏,道:“林夫人,您还是带着江小姐离开吧,这顺平伯府可待不得了。”

    说着,韩沐雪又看向身边的彩青,语气里满是忧愁:“彩青,咱们也走吧,再待下去,本妃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莫尧的脸色一变,韩沐雪的声音并没有压抑,是以在场的不少人都已经听到了,她的意思很明显,江琴只是来参加一个宴会,没来的就被童太妃手下的嬷嬷给杀死了,纵然童太妃有着我自己的理由,但是江琴还是死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再待下去,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的身上。

    一些一样带着女儿出席婚宴的官家夫人们脸色一变,均是不自觉地拉起了自己女儿的手,神色流露出一丝古怪来,心里暗暗决定,还是早些带着女儿离去的好。

    “世子妃慎言。”莫尧感觉到气氛的变化,语气立刻冷了几分,有些恼怒地看着韩沐雪,缩在袖中的手紧紧地握了紧,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冷冷的男声:“我媳妇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莫尧大人管的莫尧太宽的好。”

    司华羽的眼神不善地落在莫尧身上,眼底几乎是粹了冰,等到眼神转到韩沐雪身上时,眼底的寒冰顷刻间就化为了柔和,上前一步,拉起韩沐雪的小手,放在掌心捏了捏,对着她低声笑道:“我出去了一趟,没想到你还没走……”

    说着,司华羽看了一眼莫尧,不屑道:“大部分人都走了,今个这个婚宴实在是不好……”

    韩沐雪白了他一眼,也就司华羽敢这么明白地嘲讽莫尧了,她摇了摇头,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改了原本要说出口的话,笑道:“这不是为了等你一起走吗。”

    “真的?”司华羽眸子里的光一下子碎了开,唇角抑制不住地上扬,满是雀跃地看着韩沐雪,低声道:“就知道媳妇舍不得为夫。”

    两人这样旁若无人的说着悄悄话,莫尧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此时见到韩沐雪似乎是讲到了什么好笑的,低声笑了起来,他只觉得那笑容刺眼无比,那个女人,对着自己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此时却表现出与平日里完全不同的模样,他的心里涌起一股复杂的情感,最后渐渐地转变为愤怒。

    “世子妃和世子有什么开心的事,不妨说出来让我笑笑。”

    莫尧的话出口,韩沐雪顿时收了嘴角的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莫尧,淡淡道:“今天毕竟是莫尧大人的婚宴,本妃也不好再打扰莫尧大人,就此别过吧。”

    说着,韩沐雪的步子却是一顿,看向一边的林氏,劝慰道:“林夫人,人死不能复生,您还是早些回去吧,别伤心过度,坏了身子。”

    说罢,也不等林氏回答,就和司华羽一同转身,司华羽回头看了一眼莫尧,冷哼了一声:“告辞。”

    看着韩沐雪走远的身影,林氏若有所思,不过片刻,她心里就明白了什么,冷冷地看了一眼莫尧,叫了随行的仆人们,将江琴带走,站起身来,缓缓走到莫尧身前,扯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莫尧大人,本夫人先告辞了,今日的事,我记住了。”

    莫尧的笑容一僵,道:“林夫人,这件事……”

    “这件事当然不会怪莫尧大人,是琴儿自己命不好罢了。”林氏抢先一步打断了莫尧的话,整个人已经没了刚刚崩溃的模样,反倒淡定的让莫尧有些不安,林氏理了理自己的衣襟,随后又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还要准备琴儿的后事,就不多留了……”

    “送送林夫人。”听到林氏终于肯走了,莫尧心底松了口气,今天吏部侍郎江盛在朝中有事要处理,是以没有参与婚宴,只有林氏一人,若是江盛在,自然不会任由林氏抱着江琴的尸体,莫尧对着身后的管家吩咐着,管家应声,却被林氏拒绝了。

    林氏看着莫尧,笑的愈发诡异,没来的让人不安,她只是淡淡道:“就不麻烦莫尧公子了,本夫人自己会走。”

    毫不留情地开了口,林氏转身边离开了,只是那般让人不自在的笑容始终挂在她的嘴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