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0 示弱
    连枷。

    前端是一个布满尖刺的圆铁锤,后头则是一截短棍,由指头粗细的铁链相连接,通常是王国精锐重装骑兵的装配,或者,属于极少数佣兵擅长使用的武器。

    这种武器很难缠,铁链上的那个铁锤通常能够有效地突破格挡,而上头细密尖锐的倒刺带着斑斑锈迹,格罗斯这具年轻的身体拥有非常良好的视力,他很怀疑,要是被那玩意扎上一下,将有极大概率被破伤风杆菌感染——他早已确认这个游戏中的世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按照埃兰特王国这个时期的医疗水准,这将意味着截肢。

    那头黑熊应该是一个力量型的战士。关于流派,格罗斯心中有所猜测,不过一时之间却也不敢肯定,他又将目光移到了另外两头熊的身上:灰熊米歇尔的武器是一柄弯刀,而白熊布拉克,则握着一杆长长的战矛,这是战阵步兵的常用武器,大多数时候,用来对抗战马上的敌人。

    三头熊一起出动,根据一个资深玩家的经验,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大致了解——使用弯刀的米歇尔负责牵制和掩护,而黑熊怀特则是正面强攻,至于那头白熊布拉克,长长的战矛是一件偷袭的利器。

    格罗斯骑着比驴子大不了多少的矮种马已经冲了上去,他的手中握着长剑,这是一柄制式武器,有着接近三尺的长度——只是这样莽夫一般的举动让三头熊顿时愣了一愣。

    “他以为他是谁?”白熊布拉克问道。

    “勇者莱克特吗?”米歇尔嘲讽道,他拔刀出鞘。他说的那个名字是“雾松战争”中的一位骑兵队长,在安茹攻防战中以少数人马突破塔西亚人的重重防线而闻名,被誉为北地人中的英雄。

    “那小子也许被吓得烧坏了脑子。”三人之中的黑熊望着那个在视野中越靠越近的身影“嘿嘿”一笑,他挥舞着连枷,带起阵阵撕裂空气的声音,向着对方的那个小子冲了过去。

    城堡的墙头这时出现了若干个探头探脑的身影。

    “格罗斯先生这样做不会有问题吗?”

    法师小姐轻声问道,对于这种单枪匹马的英勇行为,说实话,她总感觉到有些不妥。

    “应该、也许、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

    奥利弗用一种不太肯定的语气接话道。他望着城堡之前那一块开阔地中,几溜扬起的浓浓灰尘,蛮熊盗匪团一伙已经发动了冲锋,而反观自己一方,则只有盗匪头子格罗斯孤身一人——这样一种情形令野狼盗匪团内的众人感到内心一阵阵愧疚,他们猛然想起,每一次遇到困难或危险,头儿格罗斯总是身先士卒。

    可这次,他们居然畏缩在了城堡之内——人们往往习惯于歌颂勇士、鄙夷懦夫,奥利弗、斯考特、莱文、罗恩等人相互望着,一时之间隐隐有些脸皮发烫。

    “我们,不出去帮一帮头儿吗?”

    视线透过几颗枯树的枝桠,格罗斯高举着长剑,阳光在刃面上折射出璀璨耀眼的光晕,罗恩望着盗匪头子的背影,提出建议道。

    “头儿说过,他一个人足够了。”莱文答道。

    “格罗斯的身手确实是很不错,但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好像并不恰当。”奥利弗说道。

    “放心吧,我相信头儿的安排必有道理。”

    斯考特将叉肉的长杆子横在了城墙的垛口上,他看了一眼城堡前方汹汹而来的蛮熊盗匪团一伙人,又收回了目光。

    黑熊怀特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的连枷重重敲在对面那个小子的脑壳上了——武器挥动的轨迹伴随着马匹的冲刺,空气在他身前被分成两半,带起的风压将他像块抹布一般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三头熊保持着齐头并进的冲锋态势,眼看就要与格罗斯交错而过。

    这些家伙。

    城堡之前百来米的开阔地,双方互相骑马冲锋,相隔的距离几乎是转瞬拉近。场地中滚滚的灰尘因为汗水而粘附在面庞上,有着一种令人难以言状的窒息感觉,长剑呈45度角斜斜指向天空,格罗斯抿住了有些干燥的双唇——他衡量着当下双方的战力,以一个前世游戏中PK狂人的底气,他并不觉得对付这三个家伙会有什么为难。

    但他却存着一些特别的心思——对比他身下的这匹矮种马,那三头熊骑着的马匹让他羡慕非常:那是来自王国西境的优良战马,这些马匹四肢修长、身躯健美,皮毛带着一种润泽的光采,看得出来,它们经过了精心的照料。最关键的是,作为一个盗匪头子和资深玩家,他很清楚在当下的北地优良战马的价值。

    格罗斯决定夺取这些战马——不过一个残酷的现实却摆在了他的面前,对比这些血统优良的西境战马,他身下这匹比起驴子大不了多少的矮种马实在上不得台面,也就是说,若是那三头熊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他没有办法阻拦。

    这个时候就需要体现战术的价值了,格罗斯暗暗打定了主意,他拨转马首,就在三头熊和蛮熊盗匪团一伙的众目睽睽之下,他驾驭着马匹向着城堡大门的方向狂奔而逃。

    “格罗斯先生?”

    拉迪娅揉了揉眼睛,原本属于真正骑士的孤胆英雄画风突变,她不禁感到有些不太适应。

    “诱敌之术。这就是头儿常说的兵法。”

    斯考特对此表示若有所悟。

    格罗斯骑在矮种马瘦骨伶仃的脊背上,马匹坚硬的肋骨硌得他大腿内侧有些发痛,这头牲口原本拥有一个磨坊拉磨的铁饭碗,只是在这时代变革的浪潮之下,迫不得已以身犯险加入这样一种刺激的场面——露出两排雪白臼齿的口中喘着粗气,屁股上传来的鞭笞痛感让它撒蹄狂奔,在这一过程当中,脊背上的那块马鞍不知何时已经滑落到了身躯的一侧。

    耳边的风变得急促。格罗斯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已经越来越近,随之而来的,还有蛮熊盗匪团一伙不停的叫喝。不过他并没有回头的打算,斜阳穿透山林,从他身侧的方向远远透来,他注意到面前城墙的阴影——早在离开城堡之前,格罗斯就已对双方的马匹质量进行过保守的估计,在一段距离之内,虽然双方的战马速度存在明显的差距,但对方决计无法追击上来。

    对于这样的情形,蛮熊盗匪团先是一阵愕然,进而疯狂驱马赶了过来,口中还带着各种地方口音的嘲笑和辱骂。

    “头儿回来了。”

    城墙之上,野狼盗匪团的成员们眼睛一眨不眨,他们唯恐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局面。而格罗斯此刻的心情,却也突然陷入了一阵忐忑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