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4 战利品
    失败必然付出相应的代价,灰熊米歇尔、黑熊怀特和白熊巴罗斯当然懂得,这是一个恒古不变的铁则。没有太多的交流,为首的米歇尔只是沉默了片刻,便从马鞍上跳了下来。

    随后,怀特与布拉克,这两位蛮熊盗匪团的头面人物神情复杂望着场地之中的胜利者。是的,他们已经失败了,任何多余的语言在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远去的脚步踏在地上沉重而拖沓,面对着斜阳,格罗斯迎风而立,目送着三头熊从城堡之中离开。

    战斗结束——说实话,如果非得要把那三头熊留在这儿并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何况也并没有实际的好处。并且,在北地的盗匪团之间,相互之间争斗的胜负,存在着那么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那三匹血统优良的西境战马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野狼盗匪团的战利品。

    ……

    格罗斯放声地大笑起来。

    毫无疑问,这次以弱胜强的战斗最终结果很漂亮,而最关键的因素则是格罗斯的战术布置——这位年轻的盗匪头子伸手抹了一把自己乱糟糟的发型,心中不由暗自得意……

    通过示弱将对手诱入城堡内的封闭地形,完美!

    利用哨塔充分发挥法师职业的特点,打出成吨输出,完美!

    合理设置城门落下的高度、让那些家伙有机会逃命不至于作困兽之斗,同时逼迫那三头熊而获得战马,完美中的完美!

    至于面对多人围殴的战斗?很惭愧,只是做了一点微末的小工作,不值一提……

    格罗斯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同伴们的崇拜和景仰了,那句常见的口头禅“这就是兵法”在他喉咙里蓄势待发,只是——他站在原地,张开双臂等了好久……

    “克莱恩小姐,我们赢了!”

    斯考特已经从哨塔的梯子上爬了下来,而他身后的法师小姐拉迪娅施放了一个零环法术【羽落术】后,也从哨塔上头轻飘飘地落下——野狼盗匪团的成员和城堡内的仆役、守卫团团围住了这位身材娇小的少女,不吝于任何的溢美之辞。

    “啧啧,克莱恩小姐,你居然是一位了不起的法师……”

    “克莱恩小姐,你的大火球真厉害!”

    “可以教教我吗?”这是某个缺乏自知之明的小子。

    “谢谢,万分感谢。美丽的小姐,你的善良与美貌如同夜空最明亮的星辰,又如山谷中象征安宁与守护的紫罗兰,你就像那些吟游诗人口中流传的那些伟大传说……我想,我家老爷将会为今天的事情给予您一个应有的回报,虽然他出门游历现在还没有回来……相信我,勋爵大人绝对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好人……他在三十年前,可是沃尔夫伯爵麾下最英勇的骑士……”

    “好了,老先生。你的话实在太多了。”

    格罗斯气呼呼的走了过来,他看到那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仆役仍在喋喋不休,似乎还想要抓住少女法师长袍中粉嫩的小手——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有发现这个老家伙有着如此出色的口才,能够将相同的内容以毫不重复的句式念叨上好几遍。他很想问问这位老先生年轻时候是不是干过传销。

    在城堡之内欢呼的人群中,格罗斯看了法师小姐拉迪娅一眼,发现这位少女正眯起好看的眼睛处于极度享受的状态,他嘴角抽了抽,果断转过了身,向着战马走去——

    “全都是骟马。”

    曾经干过商会伙计的莱文在他身边说道——这种去势之后的马匹相比于普通的公马来说更加温顺和利于驾驭。除了商队的驮马,在图兰朵高地以西,塔西亚人的战马基本上也都是一些骟马。

    可是听到这一句话的盗匪头子眼睛里却好像闪过了一道亮光,他伸手摸了摸其中一匹有着纯黑色皮毛战马的耳朵——不出他的所料,在这匹战马长长耳朵的后头,有着一小块光洁无毛的地方。

    格罗斯突然想起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根据游戏中关于“雾松战争”的部分记录文字,在瑟里斯—安茹防线被塔西亚人突破之前,埃兰特王国一方的骑兵军团依然使用着公马,但是后续一连串的骑兵战斗发生后,军方的将领终于发现了骟马的优势。所以,在繁星之年(大陆历552年),王国的骑兵将军布伦特·利奥波德子爵在某次王都例行军事会议上提出了战马改良的建议,而正是由于这一次提议,从新月之年的夏初,王国的骑兵部队开始大量使用骟马来代替公马。

    那么,这三匹西境战马的来历?

    格罗斯陆续将三匹战马的耳朵翻了过来,在耳背的后头,赫然都有着一道烙印:交叉的双剑和编号,所有的信息一目了然。

    王国军团战马!

    而埃兰特王国的骑兵成规模使用骟马是在“雾松战争”结束之后,他盯着烙印,心中已然想到了某个可能。

    ……

    夜幕悄然降临。

    在北地的城市卡尔萨斯,星光寥寥的湛蓝夜空就像一块暗色的水晶,月的光华在水晶的棱面衍射,在地平线的尽头展示着一抹瑰丽的银色亮痕——城市结束了一天的喧嚣和热闹,家家户户点起了灯火。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回到了家中,正在与家人团聚,享用着一天之中美好的晚餐。

    当然,也有许多的人例外,他们没有家的温暖,也没有家的羁绊,就像游魂一般,迷离在城市的夜色里。

    野菊花大街三十七号。

    门口竖着一块木牌,新鲜干燥的木板边缘还可以见到几缕原色的树皮。上头用红色的油漆写着一行醒目的大字:特价麦酒,只需两个索尔!(注:索尔为埃兰特王国标准铜币。)

    两个索尔?

    从街道边走过的一个小个子男人仿佛中了魔症一般停下了脚步,他拉紧身上散发着腥膻气味的灰布斗篷,伸手入怀摸了摸钱袋——这是卡尔萨斯平民区的一座酒馆,有着一个很俗气很常见的名字:旅者之家。

    也许是位面连锁集团“旅者之家”的某个分店?

    但是这个小个子的男人并没有想到那么多,迎着门帘后头橘黄色的油灯光芒,他大步地走了进去。

    “一杯麦酒!”

    他将两个铜板拍在了柜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