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5 旅者之家
    铜板正在老旧而布满油腻污渍的柜台上打着转,站在后头的侍者面无表情的望了一眼这个小个子男人——这是一个身材瘦高、脸色苍白的小伙子,有着一双与年龄不符沧桑的灰色眼睛,他伸出一只手将两枚索尔娴熟地收入抽屉,然后转身,弯腰,在那半人多高的柜台后面捣弄起来。

    “不要掺水。”

    小个子男人屈起食指和中指,叩击着柜台提醒道——他说这句话时声音并没有有意压低,以致在这瞬间吸引了若干道目光。酒馆里其他的客人顿时停下原本的交谈或思考,或是盯着桌上的酒杯、或是继续抿上了那么小一口,似乎想要确定这种可能。

    但是没有人对此表态。

    掺水这种事情,在这样的廉价酒馆几乎是再正常不过了。尤其在最近几个年头,由于战乱的关系粮食产出大幅减少,原本并不值钱的麦子也变得金贵了许多——在繁星之年,卡尔萨斯平民区的大多数酒馆就已将一杯麦酒的价格从三索尔涨到了五索尔,而到了眼下的新月之年秋末,有些地方甚至把一杯麦酒卖到了七个铜板。而这儿只需要两个索尔,就算掺了点水,那也无可厚非。

    可在真正的酒鬼眼中,这就成了莫大的罪过!

    在小个子男人的严密监视下,想要公然做点手脚已经成为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这位年轻的侍者似乎并不以为意——黄色泛着一些杂质的液体从橡木酒桶里哗哗流出,待到将近盛满酒杯三分之二时,侍者将倾斜的酒桶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从桶口流出的液柱迅速变细,最后,离着酒杯边沿差不多一个指头的距离恰好停住。

    他将麦酒递给了柜台前刻薄的客人,整个过程他并没有说出哪怕一句话,进行完这一切后,他又回到之前懒洋洋的状态,以半瘫的姿势坐回了那张只有三条半腿的木椅上。

    “哑巴托德”,这是年轻侍者的绰号,经常光临“旅者之家”的老主顾们通常都这样称呼他,他也从来不因此而生气恼怒——一位新客人的到来只是一段不起眼的插曲,很快,酒馆里头又回到了平时的气氛。

    “好久没见到拉伊了。”

    在酒馆的角落里,暗淡的橘黄色油灯光芒照到那儿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影子,一位带着狗皮帽子的客人对着桌子对头的另外一人说道,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语气中隐隐带着些许的哀怨。

    “你不知道吗?他发财啦,也许都忘记了我们这些老伙计。”

    对面的客人似乎正从胸腔里迸出阵阵沉闷的哂笑,翘起的二郎腿在灯光下的影子摇晃了几下,又低声地说道:“他搭上了一位大人物的线,正做着一笔好买卖。”

    “那,我们有机会掺合进去吗?”

    “恐怕……不行。”

    这是两位来自王国南方行省科萨的商人——尽管躲在角落还特意压低了声音,可是那种古怪的咬字方式无论如何却难以隐藏。在这个年头,跑到北地的远行者并没有太多,除了一些为了雷尔而奔波努力的家伙。而在埃兰特王国境内,南方科萨的商人颇有名头,他们不仅有着各种神通广大的赚钱手段,更以一个类似戏谑的名号而广为人知。

    “南方的铁公鸡”。

    埃兰特王国的南方行省科萨以香料贸易和珠宝加工而闻名,当地的商人差不多个个都有着不菲的身家,对比北地和西境的戍边贵族,他们之中许多人的家当甚至超过了一个子爵。

    可他们依然节俭得近乎抠门。

    所以,今天这个晚上,两位科萨远道而来的商人来到了这座提供特价麦酒的酒馆。

    声音越来越小,接近于难以耳闻的程度。不过两位商人先生断断续续喝下几杯麦酒后,话语渐渐开始多了。

    而在酒馆的门口,站在柜台前头的小个子男人自始至终连脚步都未曾挪动一下,他抬起一只手臂搁在了柜台上,另一只手握着酒杯,不时吞下一口微黄发酸还带着丝丝苦涩的麦酒——这真是一种糟糕的味道,他暗暗的评价道。不过他并未因此而发出抱怨,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品质配得上它的价钱。

    可这味道依然是糟糕啊,就像这糟糕的日子!他咂了两下嘴巴,目光好似在酒馆之中偷偷瞄了一圈,又重新注视着杯中飘着一层白色细碎泡沫的液体。

    外面的街道正在起风,清冷的月光下只有寥寥不多的行人,几只流浪的野猫躲在墙角和屋顶,偶尔发出几声类似婴儿啼哭的***声音。

    片刻过后,似乎有了一点暖和的感觉。

    喝下了这杯大概10盎司的麦酒,小个子男人仍然意犹未尽,但是怀中干瘪空空如也的钱袋正在无时不刻提醒着他饮酒适量——站在柜台之前足足又过去了一刻钟,来自胃部的温暖已经渐渐蔓延到了全身,他打了个酒嗝,向着外头走去。

    两个南方佬。

    就在刚刚,小个子男人注意到了那两位先生——他在一周之前失去了工作,为了这一杯麦酒而付出的两枚索尔是他最后的财产。他知道自己绝不能再迟疑下去了,否则,明天就只能加入城内的小偷组织或是乞讨者的行列。

    犯罪吗?是不是很可耻?

    但是生活让人走投无路时,这不也是一条道路吗——小个子男人的手指停在腰间,在那条破旧的腰带上,悬着一把铁匕首。他曾用这把匕首割开过很多人的喉咙,但他此刻却陷入巨大的彷徨。

    他漫无目的的沿着街道行走。

    身体内流淌的酒精被风一吹,刹那间好像有了一种恍惚的感觉,他看到了一个极为高大的人影正在拦住他的去路,无论他怎么转绕,总是站在他的面前——

    他感觉自己心头瞬间燃起了无名的怒火,冲着那道人影,他狠狠冲了上去——这是“旅者之家”街道对角一株有了年岁的枫树,巨大的树荫遮蔽了附近的一大片建筑。每到秋天,这儿算得上卡尔萨斯城内的一道风景。

    只是,随着一声巨响,鲜红如血的枫叶漫天飞舞!

    *********************************************************

    谢谢投票支持本书的每一位书友!o(∩_∩)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