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1 骑行
    队伍在山林中骑行。

    秋末的空气冰凉而干燥,清晨的薄雾已经散去,阳光落在一张张面庞上,让人有着一种温暖而懒洋洋的感觉——起伏的山峦延伸到了这块区域近于末端,地势渐渐变得平坦,而诺戈群山中那些随处可见的高大乔木,油松、栎树等等到了这儿已经匿迹,只剩下稀疏的桦林和其他一些不知名种类的灌木。马蹄踏在铺满枯叶的松软泥地上,沙沙的声音与头顶上的鸟鸣声交错在一起,倒是显得分外的安宁与静谧。

    走在这种地方,很容易就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马匹上的人影在树荫中若隐若现,格罗斯一路盯着沿途的风景,似乎恍惚出神。

    在游戏之中,这片从诺戈群山通往银叶小镇的丘陵有着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繁花之野”。每到一年春夏之交的时候,漫山遍野各类颜色迥异的花朵争相开放,美丽的景色像是一张做工精细的塔西亚多彩绒毯——以致来到这块地方,随随便便跺上一脚都能惊到好几对亲密的狗男女。

    不过格罗斯却很清楚,这儿其实是一片怪物刷新区域——其中最强力的怪物是一种长有锋利獠牙和青色硬皮的野猪,当然,它的名字也正好叫做【狂暴野猪】。大概有着相当LV10平民的实力,并且对于玩家们相当的不友好。

    也就是说,一旦玩家进入它的警戒范围,这些性情凶猛的野兽将主动发起攻击。

    ……

    格罗斯四处张望——

    出发之前,他在盗匪团内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午餐计划,作为拥有8个战斗等级的就职者,解决这些可怜动物不过是咔咔两刀的事情——肉厚多汁富有嚼头的野猪后腿是一道上好的食材,可他一路走来,居然连野猪的蹄印都没有发现一个。

    很反常的事情!

    格罗斯顿时寻思是不是哪里出了变故,但是这个问题一时半会根本毫无头绪——

    关于美食的幻想正在落空,他感觉正在自己的情绪一点点变得焦躁,而同时怀着类似心思和情绪的,并不只有他一人。

    “莱文,你不是说我们可以打猎来获得食物吗?”对于盗匪头子格罗斯,其他的人并没有足够勇气来埋怨,于是喜欢唠叨的莱文便成为了他们的火力集中点。

    “是啊,我没说错。”他仍在努力地争辩道。

    “猎物呢?”

    “也许还在睡觉?”莱文挠了挠脑袋。

    “很好,你的理由成功说服了我。”

    盗匪们开始七嘴八舌的吵闹起来。

    对于这样的状况,格罗斯早已司空见惯。从早上出发到现在,已经骑行了快两个钟头的无聊路程,通常情况下,对于这样的局面必须寻找一些其他的事情来转移注意——稍稍停了一下身下的战马,他扭过脑袋,看了看身后的法师小姐。

    而少女此时正趴在马背上,小手不时捋着马匹脖颈的鬃毛,发现他的目光后,悠悠抬起了小脑袋。

    她正骑着格罗斯之前的那匹矮种马,只是这次骑行体验完全颠覆了过去的认知——丘陵地区一路上上下下的颠簸让她感觉脑袋晕乎乎的,仿佛有种施法过度一般的疲惫。

    “克莱恩小姐——”

    “嗯?”法师小姐的回答有气无力。

    “要喝点水吗?”

    格罗斯好心问道。他看到少女精神萎靡的样子,很快就弄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这个世界的贵族千金和法师们虽然也偶尔骑马,但是这样的长途跋涉却很少进行。就算出门远行,她们也大多习惯于呆在平稳的马车车厢里,然后通过一些镶着水果的甜点心来度过旅途的枯燥时光。

    他有些想笑,但他知道这个时候绝不适合露出幸灾乐祸的样子——少女麻木地点了点头,格罗斯随即将马鞍上的陶制水壶递了过去。这种献殷勤的好机会他可不会错过。

    咕噜噜——

    拉迪娅接过水壶毫无顾忌,直接对着小嘴一通猛灌起来,冰凉的液体顺着舌头滑入了干燥的喉咙,她终于感觉好受了一点。拍了拍平坦有如餐碟一般的胸脯,她将水壶递了回来,“谢谢。”

    她的声音轻柔而彬彬有礼,不过盗匪头子只是微微一笑。

    “我们走了多远了?”

    精神好了一些后,法师小姐从马背上直起了身子问道——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发现所谓的游历并不全是有趣的事情了。一路骑行的过程中,皮革和硬木制成的马鞍反复摩擦着大腿内侧,她已清晰感受到那一块儿皮肤传来的隐隐疼痛。

    也许破了皮?

    她不由揣测到,只是眼下这一种情况并不适合撩起长袍下摆好好查探一下。她蹙了蹙秀气的弯弯眉毛,一边试着调整一个稍稍舒服一些的骑行姿势。

    “大概三分之一的路程。”

    “啊?”

    拉迪娅几乎感到眼前一黑,差不多就要从马背上掉了下来——矮种马的身材相比于血统优良的西境战马足足小上了一号,就算不小心落马,因为落满蓬松枯叶和软腐殖质泥地的缘故,倒也不会受到什么太过严重的伤害。

    “克莱恩小姐,请小心!”

    ……

    格罗斯一行离开不久后,贝内特勋爵的城堡迎来了另外一群客人。

    他们很轻易的就进入了城堡之内,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

    “我听说,你们这儿昨天来了一伙强盗?”

    一个带着浓浓卷舌腔调的倨傲声音在内堡的大厅里响起,这是一个衣装得体的年轻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呢绒外头,下身是细窄收身展现腿部曲线的白色丝织长裤和猪皮靴子,头顶不多一些稀疏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不过对于他荒芜油亮的头皮来说,这一遮掩显然只是一种无用的功夫。

    他将靴子踩在了一张椅子上,而在大厅之内,整整齐齐站着两排持有制式长矛的轻装步兵。

    城堡里的守卫和仆役正在恭敬地向着这位年轻人行礼。

    “弗雷德少爷……”

    为首那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仆役答道,他悄悄抬头看了一眼这位年轻人,神色有些紧张——他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身份,也耳闻过对方的性格与脾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