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3 烦恼的脱发者
    几个简单的名词词汇看似毫无关联,但是在弗雷德的脑海中,却像资深的珠宝工匠制作项链一般,飞快将白沙海岸的蚌珍珠与细麻线穿了起来——

    强盗?因为该死的“雾松战争”,塔西亚人的铁蹄踏破了王国北地既有的秩序,流民、溃兵、不法的冒险者,还有那些城镇里无所事事的混混和无赖,他们或是无奈或是心怀叵测钻进了山林,化身成为可耻的盗匪——在这之中的流民大多都是乡野之地的农夫,而在北地的诺戈,山民的数量并不在少数。

    那么,盗匪里头出现山民也就很好理解——那些粗鄙无知的贱民大概找到了他们最适合的行当。不过,他们之中似乎又冒出一个特别的家伙。阅读书籍的前提必然是能够识字,他应该接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也许是一位家境富裕的平民子弟。

    弗雷德将这些信息串联,很快就圈定了一个关于身份的范围,他寻思着是不是找上父亲的幕僚来了解一下这些东西——最近这些年头北地的山民商人或富豪。他想到了寥寥一两个名字,可是很快又暗暗摇头否决了。

    到底是谁?

    带走游记、大陆风情和武技,他是打算从事佣兵还是重新回到商人的行列?

    弗雷德·沃尔夫沿着内堡的外缘踱步,绕过一排墨绿的矮松,他来到了水井的旁边——贝内特勋爵的这座城堡毗邻拉鲁河,水井中还保持着较高的水位。他看到自己的倒影,水井里阴暗的空间看上去像是月色下的湖面,但是那团圆圆的发光的东西可不是什么见鬼的月亮,而是他阳光底下泛光的脑袋。

    光头!一想到这个不久之后极有可能面对的残酷现实,弗雷德不禁伸手摸了摸光滑的头皮,手指带着一种自怜自惜的浓烈情感摩挲着后脑勺和耳朵上方那片稀疏的头发——他大步回到内堡,走进了书房。

    写信。

    主要是这么几件事情:城堡内的盘点情况;关于山民商人的情报请求;还有,最为关键最为紧迫的,继续提高价码收购能够有效生发的炼金药水——这个世界的假发并不流行,虽然有人向他提供过那个建议,可是只要想起那些玩意的原料是从死囚的尸体上头剥下来的,他就有种恶心欲吐的感觉。

    为什么?

    为什么他出身不凡、头脑聪慧、武技出众,偏偏要在这花样的年华失去头发?贵族之中并不是没有秃子,但那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在王都埃尔瓦的时候,萨曼莎公主就因此而偷偷垂泪——他曾了解到,某些卑劣的混蛋和娼/妇私底下嘲笑着公主的眼光,嘲笑她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秃子……

    明明还有头发好不好!

    一行行工整漂亮的埃兰特花体文字在羊皮纸上飞快划过,他捏着鹅毛笔,手头重重地一顿,戳下了一个粗大的黑色墨点。

    “路易斯——”

    弗雷德敲着桌子叫道,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一位身姿矫健、脊梁挺拔的年轻士兵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将这封信以最快的速度送给父亲大人。”

    “如你所愿,弗雷德少爷。”

    话音刚落,年轻士兵娴熟地将信纸装进了信封,并由弗雷德亲自在封蜡上盖上了印章——随着左手拇指的戒指摁下,他终于感到自己郁闷的心情好像瞬间排遣了不少。为了避免情绪再度恶化,他决定不再去想关于头发的事情,走到书柜前,弗雷德随手拿起一本书籍翻阅起来——

    《母猪的产后护理》……

    ……

    时间回转到格罗斯一行离开的时候。

    若是有怀表之类准确的计时工具,大概是接近早晨的八点,在附近一处突兀耸起的山岗上,一个人影正在不时从灌木丛中探头探脑——多谢野狼盗匪团那一伙人脚印的提醒,他才发现附近有着这么一块好地方,能够轻松观察到城堡大门的位置和里头部分空间的情况。

    那群小子骑在马匹上正准备离开。

    这个人影注意到这一情况,仿佛如获至宝,他手脚并用,从灌木丛中爬了出去——

    大半个钟头后。

    翠鸟森林附近一处废弃的村庄里,灰熊米歇尔和黑熊怀特正在破旧的房子外头进行日常的武技修行。

    “老、老大——好消息!”

    两头熊停下了手中挥动的武器,望着眼前这位跑得胸腔剧烈起伏、不停喘出粗气的瘦削男人——因为那张尖嘴猴腮的面孔,米歇尔对于这个男人似乎还有着那么一点儿印象,他是蛮熊盗匪团的一员,好像叫做奥尔什么来的。在昨天的夜里,米歇尔对他作出了特别的任务交待:监视那座城堡的动静。

    “发生什么了吗?”

    黑熊怀特将一柄沉重的石锤放回了地上,问道。

    “野、野狼那群小子离开城堡了。”

    “离开了?”

    怀特仿佛自言自语——他回忆着昨天战斗中狼首格罗斯的剑术,他们三人合力竟然无法拿下。那个小子的实力水准看起来并不比他们高明多少,但是他总感觉,对方似乎仍然留有余力。

    “那位法师呢?”

    灰熊米歇尔更在乎详细的情报。作为一位经历“雾松战争”的老兵,昨天的城堡战斗失败后倒也没有过多的沮丧和愤怒,他很快进行了深刻的反思——经过一番冷静分析下来,他得出了结论:对方的那位神秘法师正是战斗的关键胜负手。

    盗匪团之间的战斗居然意外跑来一位正式就职的法师——米歇尔并不觉得昨天的战斗自己一方出了问题,但是这一巨大的变数无疑改变了最终的战斗结果。

    他盯着奥尔,想要确定关于法师小姐的情况——虽说战斗时候藏身在哨塔里,但是拉迪娅·克莱恩小姐清脆婉转的施法吟唱声音却落在了灰熊米歇尔的耳中,他基本肯定了对方是一位年轻的女性。

    “法师?”

    奥尔怔了下子,表示不明所以。昨天的战斗他全程划水摸鱼,很多事情根本没有注意到——不过这样一来,这些事情却不可避免的有些暴露了。

    “应该是一位小姐。”

    灰熊米歇尔表情冷淡地继续说道。身为蛮熊盗匪团的首领,很多事情他都看在眼中,但他现在并没有太多的功夫去和奥尔计较——事实上,让他跑去监视城堡吹了一晚冷风已经算是惩罚了。

    “呃,小姐……对,我看到了那位小姐,就在那些可恶小子的中间,她骑在一头驴子上。”

    因为相距较远,奥尔并没有很好区分驴子与矮种马的差别。不过他的回答已让米歇尔的心中有了确定,这位蛮熊盗匪团的头号人物向着身边的黑熊怀特点了点头,然后一起向着村庄里最大的一栋房子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