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7 荣耀的铁刺环
    “英勇、正直而怜悯,富有责任感,就像是诗歌中所传颂的埃兰特开国先辈一样……”

    关于“红骑士”西恩·阿弗拉迪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但是队伍里的讨论并没有结束,斯考特轻叹,不由露出了心驰神往的神色。而一旁的法师小姐拉迪娅更是眼睛里冒着小星星,“好了不起的英雄哟——”

    “头儿,真有这样的贵族吗?”

    这是莱文,他觉得故事中所描叙的阿弗拉迪子爵已经颠覆了他心目中贵族的印象——在“雾松战争”前后的诺戈,他所见到或听闻的王国贵族大多都是一些穷奢极欲、贪生怕死之徒:他们衣饰华美、仪容翩翩,终日沉迷于纸醉金迷。图兰朵高地的美酒、科萨运来的香料,还有万境丛山以南收购的奴隶,无论是身材相貌姣好的女性精灵还是面目清秀、经过特殊培训的***,通通都是他们的最爱。

    而等到塔西亚人来了,他们只会躲到防御严备的城市瑟瑟发抖,惶惶不可终日,完全没有平昔面对平民们飞扬跋扈、颐指气使的态势——在光线黯淡的酒馆里,旅人、佣兵和行商们的话题总是少不了那些关于贵族们的秘辛或丑闻。

    莱文不愿也不敢相信,在这个年头,还有阿弗拉迪子爵那样的贵族——盗匪头子格罗斯骑在马背上,他的目光掠过路边一片野生的金色雏菊,“有的。就像无瑕的白莲,往往生长于肮脏混浊的淤泥之中。”

    “阿弗拉迪子爵确实是一位英雄。”

    他继续说道——“英雄”这一称号是对死去之人最好的褒赏,尽管在大多数的时候,都只是出于鼓舞人心的宣传需要。“雾松战争”中战败的埃兰特王国需要这样一个人物典型来振作精神,而王国的贵族们为了挽回已经不堪的形象也需要这样一面旗帜。

    所以,那位死去的英雄是最合适的。但这并不妨碍一些贵族私底下称呼着“瑟里斯的大傻瓜”。

    “因为活着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会将人的良心刺痛,如果他们还有的话。”格罗斯在心底暗暗感慨——十八岁的年轻子爵有着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并且一厢情愿的对于这个世界心存美好,也许正因为他的年轻,没有经历太多的事情,才能义无反顾干出一些傻事。

    可惜,新月之年以后,埃兰特王国这样的傻瓜越来越少了。

    骑行在“繁花之野”的旅途中说起这一个故事,格罗斯并不仅仅是单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他还存着一些特别的心思——“红骑士”西恩·阿弗拉迪生前的传说记录于王国图书馆的几本战争札记,而他当时之所以有心仔细浏览这个故事,纯粹是为了熟悉副本。这个副本与“红骑士”无关,但是与那位阿弗拉迪子爵却是渊源匪浅。

    “荆棘的守候”,极小型团队副本,限定人数为5人,标定等级为12至15级。

    不过副本这种概念只是相对玩家而存在,在这个世界原住民的口中和书卷里头,他们通常用遗迹或废墟来代指——“荆棘的守候”副本入口位于瑟里斯地区的青色之丘,那儿是阿弗拉迪子爵的坟墓所在。不过格罗斯很清楚,在那个副本里头并没有子爵的残躯和骸骨,它只是一座盛放着子爵生前随身物品的衣冠冢。关于西恩·阿弗拉迪的尸首,埃兰特王国在“雾松战争”中以及之后的多年始终没有找到,直到数年过去,复生的阿弗拉迪子爵成为了“天启四骑士”之一的红骑士。

    在那里头有着一件极为重要的物品掉落,甚至在游戏中前期称之为近战职业的核心装备也不过分——“荣耀的铁刺环”,它是一对【卓越级】的护腕,本身的属性平平无奇,但是关键的附加属性却让它从这一等级阶段的装备中脱颖而出。

    【荣耀的铁刺环】(2/2):这是西恩·阿弗拉迪曾经使用过的钢铁护腕,它因怀有理想的心灵而承载荣耀。同时装备左右手护腕时,将获得【逆势反击】(主动):5秒之内豁免持用者50%所承受物理伤害并记录真实数值,效果时间结束之后以一次近战物理攻击将全部伤害返还目标,冷却时间:20分钟。

    兼具防护和爆发!前世作为这件装备的忠实用户,格罗斯对于【逆势反击】这一装备特技的实用程度深有体会——玩家之中有许多的职业流派以这件装备为基础来确定装备配置路线,这几乎是一个最具性价比的选择了。

    这也是他给自己拟定的计划。

    在当下的野狼盗匪团里,只有三位就职者,克莱恩小姐是一位就职法师,而他和斯考特分别属于两个不同流派的战士——无论是对比流派特点还是从个人的实力水准来看,格罗斯觉得MT的角色都应该是他当仁不让了,至于斯考特,现在让他跟在身边学着点比较合适。

    这一行队伍终于从“繁华之野”穿过,来到了通往银叶小镇的商道——来往的道路之中,拉着货物的马车错身而过,一些平时熟悉的商人和马夫们相互打着招呼,略微寒暄了几句,便又挥起细长的皮鞭。拖沓的马蹄踏在路面上,叫嚷、马车车轮和车身框架摇晃摩擦的声音,揉杂汇聚在了一起,听上去竟有一种喧嚣中的繁华。

    而银叶小镇,相距野狼盗匪团的队伍已经不到一里的路途——法师小姐拉迪娅骑在矮种马的马背上,也许因为心情愉快的缘故,她开始轻轻哼唱着乐曲,曼妙而婉转的曲调随风飘扬,不由引得许多路过的行人投来关注的目光。

    一位很漂亮的贵族小姐。这是路人对于拉迪娅·克莱恩的第一观感,但是当他们看到与这位小姐同行的其他男人时,又纷纷皱起眉头或是暗自叹息,这是一种怎样的不和谐组合——看起来就像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长在了茂盛的杂草丛中。

    这样的动静,格罗斯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但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微微抬头,他已然看到熟悉的银叶小镇——高耸的灰白钟楼一如记忆中的画面,而在此时,浓烈的阳光照在红色的陶瓦尖顶上,折射出点点眩目的光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