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47 赌棍Ⅱ
    手指修长、骨节清秀——这是亨特·海因里希的手,看起来就像一位吟游诗人。

    此时这双手正在兴奋地揉搓着身前小山一般成堆的筹码——他大致在心底估计了一下,这次赢取的雷尔至少在六百枚以上。换句话说,在刚刚过去的那一个钟头里,他是这张牌桌之前唯一的赢家。

    老佣兵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亨特·海因里希穿着一件破旧的灰色礼服外套,上头有如抽象画的样子很难看出原本的真正颜色,无数的污渍和斑点叠在一起,比起酒馆里的一块抹布并没有好上多少。

    亨特转过了脑袋,老佣兵的手劲很大,他已经感到手腕有些暗暗发疼了——不过因为赌场内这样的状况时有发生,亨特并不担心,他看到了好几个魁梧壮硕的男子正在朝着他走来。

    也是朝着这位老佣兵走来。

    那老家伙正在怀疑他出千使诈,并且将这一怀疑付诸了行动——这位老佣兵在银叶小镇的赌场里完全属于一张生面孔,而亨特·海因里希常常在赌场里头活动,从来都没有因为出千或诈术而被人当场抓获。

    没有证据,就什么也干不了——

    这张椭圆形长桌之前的动静很快吸引了赌场内所有人的注意,也包括之前牌桌上那位来自科萨的商人和另一位客人,甚至有些正在进行的赌局也已暂时停了下来,数十双眼睛望着这里,仿佛等待着一出好戏的上演。

    亨特试图晃动手臂,可惜礼服袖子下的手腕在老佣兵手中纹丝不动,那双粗糙、满是褶皱的手像是一把牢靠的铁钳,让他丝毫无法动弹。

    他抬头盯着那个老家伙的眼睛——目光很平静,平静得根本就不像一位刚刚大败亏输完的赌徒。

    “老先生,你是在怀疑我使诈吗?抱歉,我真的没有。一直获胜只是我今天的手气还不错,这是天意的安排,命运女神艾露贝亚也许突然之间爱上我了……”

    “海因里希先生。”

    老佣兵开口喊道,他的声音很冷,冷得就像一块寒窖里的冰——亨特·海因里希看到这位陌生人突然喊出他的名字,并且语气就像旧识一般,他不由愣住了。

    这时赌场里那几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已经围了上来。

    他们是这儿的守卫,通常情况下,负责摆平在此闹事的客人。事实上他们平时的工作很轻松,因为大多数来到这儿的人都知道,这座赌场的老板是罗尔斯先生。

    而且税务官科尔大人在这里头也有不少的份额。

    没有人敢于在此撒泼闹事,就连那些习惯于飞扬跋扈的佣兵也不敢——银叶小镇上的治安所就在对面的街道,只需要一个招呼,那些治安所的士兵们就会飞快地赶了过来。

    看来老佣兵根本不了解这些事情——“赌场无父子”,这儿从来都不讲究尊老爱幼之类的所谓美德,那几名男子站在老佣兵的身前,其中一个披着黑色皮马甲的男人皱起眉头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先生。”

    按照赌场的惯例,如果客人抓到使诈出千者,他们将会毫不客气的切掉那个家伙一只手掌——但是亨特·海因里希在银叶小镇却是一个例外,到了现在,当地人很少和他坐在同一张赌桌之上,而他的获胜总是那么理所当然,那些毫不知情的外来者常常在他手中吃下了大亏。

    “我找他有些事情。”

    老佣兵依然没有松开那只抓在亨特袖子上的手,他环视了一圈身边的壮硕男子——他的身形瘦削,就像一株失去滋养的枯树,这些人差不多个个都比他显得孔武有力。

    “是吗?”

    “黑马甲”忽然露出了冷笑,在赌场里强行带走客人,并不符合应有的规矩——亨特·海因里希出色的赌技本不应当受到赌场的欢迎,但是他却很识趣,每一次赢钱之后,总是忘不了给看场的这些兄弟们一些好处。

    这些好处,往往是一大把沉甸甸的雷尔。

    亨特明白“独食不肥”这个道理——今天又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赌场里的人已经决定出手对他进行庇护了。他放弃了之前的挣扎和言语,扭头开始默默看着长桌上的筹码。

    “我家大人正在找你,‘灰鹫’,海因里希先生。”

    老佣兵看似并不在意身边的男子,他对着亨特继续说道。

    “啊?灰鹫?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名号了,是不是因为天天有肉吃?”

    亨特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用一种夸张的语气配合面部表情说道,赌场里的客人听到这番话后轰然大笑,有人还竖起指头吹响了口哨。

    “老先生,请不要干扰赌场的正常营业,要不然你会有很大的麻烦。”

    “黑马甲”作出了警告。

    “多大的麻烦?”

    老佣兵抬头,言辞之间毫不退让,他的一双眼睛陡然精光四射睁了开来——“黑马甲”仿佛感觉身边的空气突然变得一片冰凉,这也许是一种错觉,但是真实的感受却正在他的心头猛然滋生。

    强!很强!

    “黑马甲”有着就职初阶的实力,但是在这位老佣兵面前,却好像遇上猛虎的羊羔一般,他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但是嘴巴上仍旧没有表现出怯懦。

    “通知治安所。”

    他对着身边的同伴喊道。

    “别——”

    亨特急忙喊道,他的手腕仍然紧紧握在老佣兵的手中,但是整个人的身体如同一条灵活的游蛇,不知怎么就顺利站了起来。

    “好吧,等我兑换一下筹码,马上跟你走。”

    这一出原本值得期待的好戏戛然而止,赌场里的客人不由纷纷露出了失望的眼神——几句简短的讨论过后,一张张赌桌又重新回到了之前的热闹气氛。

    ……

    兰伯特伯爵望着衣裳不整、昏迷过去的美貌少女,他感觉自己心中愤怒的情绪终于有所缓解——这是庄园内的一处地下室,墙壁上挂着一排青铜灯盏,燃烧的灯油中添加了些许熏香,不过此时涌入鼻腔的空气,却是意外的浑浊复杂。

    镣铐、皮鞭、小指头粗细的麻绳……当伯爵的目光从这些玩意上头挪了开来后,他转身迈着发沉的脚步踉跄向外头走去。

    *****************************************************

    补更,第二更,还清欠债了。o(∩_∩)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