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49 欧皇进行时Ⅱ
    一柄长剑横在了亨特身前。

    不过还好,这柄长剑并未出鞘——钱袋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抛物线,然后重重掉落在地上。里头的雷尔相互撞击,一片咣当作响。

    他迎接的是一道冷淡的目光。

    “很抱歉,我们并不是商人。”

    骑在马背上的格罗斯回答道。那只特大号的钱袋里雷尔不少,可他并没有就此出售战马的打算——眼下新月之年的这一段时间,血统优良的西境战马有价无市,而一匹好马的价值,在日常之中往往有着难以替代的重要作用。

    何况,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一位免不了厮杀的盗匪头子。

    果断的拒绝。

    亨特·海因里希的脸上已经变得愈发的焦急,他仿佛已经听见那个老佣兵正在身后追赶的脚步声——治安所的士兵也许能够为他争取一些时间,不过他很清楚,这个时间绝不会太久。

    巴勃罗血刺。

    他曾经所属的那个隐秘地下组织,由众多不为人知的赏金猎人所组成,他们在表面上有着不同的身份,而暗地里,这个组织经常接受一些刺杀之类的高额悬赏任务——合同的期限结束之后,曾经在组织中声名显赫的“灰鹫”,亨特·海因里希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退出。

    他已深深厌倦,只想回归普通人的正常生活。

    但那些人却不愿放手,再次找了上来——他咬了咬牙,似乎正在心中作出某个极为重大的决定。

    他出手了。

    身上破旧的灰色礼服外套敞开着衣襟,随着他的身形突然加速,被风息吹得高高鼓荡,就像一只膨胀的气球——横在他身前的那柄长剑仿佛并不存在,上一秒他还在格罗斯的眼皮底下,而下一刻,众人的视线之内只看到了一连串模糊的残影。

    所有的影子连续在一起,如同一帧帧慢放的电影镜头,他冲向的目标是斯考特——斯考特骑在战马上,右手拇指之外的四根指头刚刚落上了剑柄。

    一只紧握的拳头,在斯考特的视野里越放越大——力量从钢铁般的骨节中沛然勃发,这一记拳头势大力沉,在耳边带起呼啸的风声,斯考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快要吐出来一般,他从马鞍上被击得斜飞而起。

    亨特的一只手掌抓在马鞍上,他正准备翻身上马。

    直到这时,身边才响起一片连绵不绝拔剑的锵声——亨特正要跃起,却感受到一丝有如实质的寒意,在他身侧,一柄幽蓝的剑锋刺破空气正在高速抵近他的胸口。

    战马急转,格罗斯挥剑。

    这一剑精妙至极——速度并不算如何的快,可是剑锋所指,竟封死了所有闪避的可能。

    这种层次的剑术?

    此时的亨特绝没有想到自己随随便便遇到一位佣兵,居然有着如此水准的剑术——

    他几乎以为这是一种错觉:

    多尔蒂斯平原的森林,夏日的湖泊如同一条闪光的绸带,鸟儿啾啾鸣叫,静谧而活泼。那个时候,亨特·海因里希还是一名少年,他和父母一同乘坐马车前往拉齐斯领的布玛,而正在穿过森林的那一段路途中,他们意外遇到了一位骑士——骑士的身边是一辆马车,马车车厢纯黑的厢壁绘着银色的繁复纹饰,而在那位骑士身边,出现了一伙盗匪。

    那一伙盗匪团团围住了马车,人数至少在五十以上。然而那位骑士一人一骑,纵横驰骋,长剑在他手中挥出一道道流光,那些盗匪们起初还在叫嚣,但是当真正的厮杀展开之后,他们却好像失魂落魄了一般,一个个呆立原地,任由冰冷的剑锋划过脖颈,没有任何的反抗,就像失去生气的泥塑木偶。

    这是可怕的神秘巫术吗?

    起初他趴在马车车厢的窗户上扭着脑袋向父亲问道,但是他的父亲却告诉他:这是真正高明的剑术,所谓的实力,除了力量的本身之外,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意境。

    那时,年幼的他似懂非懂——直到三年之后,他随父亲前往天鹅城堡拜访了那位骑士,他才知道那位骑士的名字,剑豪索尔达多。从那一刻起,他渐渐开始了解一些关于意境上的东西。

    大师级的剑术意境!

    就如眼前佣兵的这一剑——“巴勃罗血刺”之内最富盛名的“灰鹫”当然不会因而引颈就戮,随着膝盖与脚腕的发力,亨特脚下一顿,整个人有如离弦的箭向着身后倒飞出去。

    退后的速度比起之前毫不逊色,仿佛身体的惯性并不存在。

    格罗斯一手拉着战马的缰绳,一手持剑,他的面色森然而警惕——眼前之人的步伐和战斗方式让他联想起了某一段并不怎么美好的回忆。虽说这个陌生的男人没有使用武器,但是那种出手的风格和迅捷诡异的移动,让他想到了某个臭名昭着的刺客组织。

    “黑夜中玫瑰绽放,美丽却无人知晓。然而醉人的芬芳,引得灵魂纷纷向往。在那花海彼端的山岗,古老的城堡,无名之人安息的殿堂。”

    当格罗斯盯着这个男人,不由开口轻念道——霜寒长剑的剑锋从那身破旧的灰色外套上划过,叮的一声轻响。

    似乎掉落了一件什么东西。

    不过,眼下没有人注意。

    “你是谁?”

    “灰鹫”亨特问道——看样子挥剑的这位年轻人是这一伙人的首领。

    “你也属于那些家伙吗?该死!”

    他听到这一首无名短诗从年轻人的口中一字不差的脱口而出,面孔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扭曲——他的耳朵竖起,下午时分银叶小镇的街道中依然人头攒动,发生拔剑的这一幕后,路边的行人纷纷避了开来。而就在这片嘈杂的声音中,亨特已经听到了一丝异动。

    “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行走时候脚掌落地的方式与其他的普通人并不相同——他们通常是脚弓的前半部分先行落地,让足部保持在一种随时便于发力的状态。这一点如果没有经受过特别的训练,几乎不可能形成那样一种特殊的脚步。

    这种脚步有着不同的声音。

    亨特望着眼前的年轻人,一边在心底痛骂着那个组织像是阴魂不散,一边转身——几个纵跳之后,他的身形隐入了街道另一头茫茫的人群。

    *******************************************************

    再次谢谢明夜之星同学点打赏!o(∩_∩)o 顺便求下推荐和收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