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50 欧皇进行时Ⅲ
    “头儿真厉害!”

    “果然不愧是头儿。”

    “头儿一出手,那家伙就吓得落荒而逃。”

    “格罗斯大人,威武霸气!

    “嗯,按照头儿的风格,他肯定会说——这就是剑术。”

    有个小子还模仿着盗匪头子的腔调学舌道,引得一片忍俊不止的哄笑。

    野狼盗匪团一行的队伍此时议论纷纷。

    街道之中是青灰色的长条石板,路旁分布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矮树,银叶小镇上人来人往,那道灰色的身影就像石头没入浪花一般,很快消失不见。

    刚刚那一剑?

    似乎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格罗斯看着握剑的右手,他忽然发觉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挥出如此痛快淋漓的一剑——昔日只存在于游戏中人物角色的那种战斗经验和感觉,此刻仿佛又完全回到了他的身体之内。那是属于无数玩家在厮杀战斗中千锤百炼的心得和精华总结所在。

    他再试着轻轻一记斜劈,霜寒长剑薄薄的刃锋划破空气,拉出“嗤”的一声轻响——皮革镶裹的护手上传递而来的手感轻重适宜,剑锋的长度也恰到好处。看来,一把称心如意的武器的确是必不可少的。

    稍稍一想后,他望向了斯考特——落马的斯考特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揉着胸口,喘了几口粗气,“那家伙力气真大。”

    他嘶着凉气说道。身为就职者,肉体的素质比起普通人来说胜出许多,虽然那一拳给他制造了足够的疼痛,但事实上,真正的伤害却是微乎其微。那个男人,看来下手的时候并没有心怀太多的恶意。

    斯考特的目光很快注意到了那个特大号的钱袋上,他弯腰抓起那个袋子,然后将袋口解了开来,里头是整整一袋银光闪闪的雷尔。

    “头儿?”

    他递过钱袋。

    “收下吧。”

    格罗斯从那个男人的身手差不多可以确定来历,虽然心生警惕,但是雷尔本身并不怀有罪恶——从昨天到现在,他们队伍一行花费不少,而眼下钱袋里这笔雷尔,足以让荷包暂时的充实。

    格罗斯伸手接住钱袋。

    三百枚雷尔。

    还没有细数,他就已经清楚具体的数字——当然,这并非什么了不起的特异功能,因为就在这个特大号钱袋刚一触碰在他指头上时,系统已经给出了提示信息:获得300雷尔。

    不过,对于这笔意外之财,格罗斯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他看到人群之中的法师小姐拉迪娅正盯着地上某个不起眼的小东西,顺着她的目光,盗匪头子也注意到了。

    那是一枚泛着淡淡光泽的青铜戒指。

    戒指的样式很古朴,上头也没有像寻常的珠宝首饰那样镶嵌着珍珠或宝石之类,而是一块差不多指甲盖大小的金属凸面——格罗斯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他伸出三根指头,将这枚戒指拾起。

    印章戒指,海因里希家族所有。

    独有视野中的提示信息是这样一行简短的文字——戒指凸面的图案像是一只展翅的飞鸟,他仔细看了看,才确认这是一只猎鹰。

    猎鹰的徽记?

    前世的宅男虽说终日沉迷于PVP战场,但是对于贵族文化一类的知识其实也有不少的涉猎——他努力回忆着,以猎鹰作为徽记的王国贵族,海因里希姓氏……

    他终于有些想了起来:在红月之年,这一家族好像在与亡灵军团的战役中全数覆灭,而他们家族唯一的那位继承人,一直以来不知所踪——海因里希家族的封地位于拉齐斯领的多尔蒂斯平原,在他们领地之内的几座小镇上,以纺织产业和皮毛加工而着称。

    算是一家运转良好、家底殷实的地方中小贵族。

    格罗斯顺手将这枚戒指收入了怀中。定了定神,他的心底有了一个大概的答案——虽然这枚戒指并不属于一件可以【装配】的首饰,但也并非毫无意义。在伊路森世界,有着许许多多的物品涉及到一套完整的故事线,也许这是某个隐藏任务开启或进行的必须物品也说不定。

    前世的《纷争》中,整个世界高度接近于一个完整、鲜活的现实世界。除了迪尔的骨头架子、巫妖和死亡领主,几乎每一个原住民都是有血有肉真实的存在,他们有着不同的成长经历,也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这些内容交织糅合在一起,衍生出诸多浩若银河星辰般繁绕曲折的故事。

    而他正好曾经接触并进行过其中一些,这些故事线的任务或多或少都有着不俗的奖励——物品、技能手册、药水、炼金材料,或是大量的经验与金钱,偶尔还有不菲的声望。眼下关于这枚印章戒指的前因后果虽说并无头绪,但他已经决定,将这件小玩意暂时的收了下来。

    抬头看着身边的同伴和法师小姐,之前的那一幕刚刚过去不久,街道之中的人群很快又变得络绎不绝,他愈发肯定了一个事实:

    最近这些日子,他确实正处于欧皇附体状态,今天只是准备出行,就在酒馆的门口莫名获得了三百雷尔,还有一枚作为贵族传承的印章戒指。

    这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大礼包!

    那个穿着灰色礼服的男人?将脑海里的那个身影抛到一边后,格罗斯忍不住嘴角勾起了笑意——对于这一次的“荆棘的守候”副本一行,他的内心充满了期待。

    “格罗斯先生?”

    法师小姐驱马在他身旁柔声喊道,她伸出白皙细嫩的小手指了指。

    “嗯?”

    顺着拉迪娅手指的指向,他瞧了瞧,没有发现。

    “是这儿。”

    法师小姐的指头离得更近了。

    换下铠甲后,他披着一件厚布外套。将右手手臂高高举起,他终于找到了法师小姐拉迪娅提醒的问题所在——在腋窝的部位,外套撕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正露出里头的白色内衫。

    面孔上的笑容几乎是瞬间消失,他的嘴角剧烈抽搐了几下——他隐隐回想起来,就在之前骑在战马上挥剑击刺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线头崩裂的声音。

    声音很小,几不可闻。

    法师小姐正在一旁不停地掩嘴偷笑。而他的同伴们很快也看到了这一意外状况,哄然的大笑完全是不可抑制,不由引得路边的行人一一侧目。

    劣质服装真是害死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