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52 青色之丘
    长长的睫毛轻眨,但是这一丝细微的情绪并没有逃过弗雷德的眼睛,他将那只手中的柔荑握得更紧,“发生什么了?萨曼莎。”

    “没、没有。”

    萨曼莎此时只感到一阵阵的心慌意乱,摇晃着脑袋,赶忙否认道——这一次出行北地的路途之中,这位公主殿下总是免不了思考那些纠结而复杂的事情。

    这些事情与她自身有关,与眼前的男人有关,更是牵涉到了她的父亲,当今的陛下,埃德温九世。

    还有整个埃兰特的王室。

    她感觉视野中正在溢出一层淡淡的水汽,鼻头隐隐有些发酸的感觉。

    原本她以为这一纸婚约是父王陛下对于这一段感情的认可和祝福,但是当那张皱纹丛生却布满威严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时,所有的这一切,关于幸福与美好的憧憬,就如精致华丽的梳妆镜,被那支冰冷而坚硬的黄金权杖敲击得彻底粉碎。

    说到底,曾经所期盼的婚约不过是一笔交易。

    而她,如金丝雀一般的王室三公主,也只是一件略微价值昂贵的商品而已——这是埃兰特王室之中大多数女性的宿命,虽说姓氏和头顶的冠冕象征着尊贵与荣耀,但也代表着责任和义务,她们的自身,已不仅仅是属于自身。

    就像她的那位姑姑,四十年前嫁给马多克伯爵的琳娜·埃德温公主,她与那位伯爵先生完全是在一种双方素未谋面的突兀状况下结合——相比起来,她与弗雷德倒是幸运了许多。

    至少,两人之间存在着匪浅的情感。

    想到这里,萨曼莎公主的心情多少有些好转,连日来的疲惫和委屈让她恨不得扑到恋人的怀中尽情哭泣一场——可她终归还是无法忘记自己的公主身份以及应有的仪态,她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脸蛋上重新回到了平昔惯有的笑容。

    “没事,只是见到了弗雷德,心里太高兴。”

    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模糊的视线直直望着前方的街道——暮色下的塔伦要塞远没有其他的城市那么热闹繁华,在那一圈高高矗立的城墙之后,建筑和街道的布局带着纯正的军事风格:按照当初建造时候的需要,这条笔直的长街一路通向塔伦的城主府,而在街道的两侧,分布着一座座军营、武备作坊和物资仓库。

    下马的骑兵队伍行走在长街之中,靴子与马蹄的声音远远回荡,让这条灯火寥寥的长街显得愈发的清冷。

    ……

    关于爱情、关于未来,完美的理想从来容不得瑕疵和利益的亵渎,它应该是纯粹、发自内心并且毫无目的……

    然而面对命运,如果无力抗拒,那就坦然接受——

    历史的洪流浩浩汤汤,仍在向前。

    从银叶小镇通往瑟里斯地区的青色之丘有着一条宽阔平坦的商道,早在索玛多石桥建造的木槿之年,这条商道便已形成,并且经过之后一些年头的加固和平整后,这条商道俨然成为北地诺戈最为重要的商业血脉之一。

    瑟里斯地区,以铁矿石的开采和带着圆毡帽的牧羊人而闻名——

    格罗斯骑在马背上,直起的身子随着马蹄有节奏的抬起与落下微微摇摆,他偶尔看一眼路边不时错身而过的旅人和商队马车,在那满载货物的马车之下,留下了一道道浅浅的辙印。

    “格罗斯先生,我们快到青色之丘了吗?”

    法师小姐在他身后又一次问道——这些天骑行的旅程让她感觉自己的一双腿都快形成那种难看的罗圈了。偶尔下地行走,她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双腿之间的距离,避免衣物的摩擦带来更多的疼痛。

    所以,现在她学聪明了,将一块厚厚的原色布毯折叠起来垫在了马鞍上头——

    这块布毯来自于商道中沿途经过的商人,原本是瓷器之类易碎货物的外层包装,但是在她有心而富有亲和力的交涉之下,那位商人完全是以一种近乎赠送的方式将这块布毯卖给了她。

    只花掉了区区两枚索尔,两个铜板。

    连盗匪头子格罗斯都不得不为之惊讶,他猜测这也许是因为法师小姐的贵族身份——

    王国的贵族们通常是傲慢且矜持的,面对商人,他们根本没有平等对话的兴趣。而法师小姐良好的交流态度却让那位商人受宠若惊,以致造成了一种出人意料的局面。

    他不由感到暗暗的好笑。

    不过话说回来,的确很难看出这位克莱恩小姐居然还有着做生意的天赋——

    听到她的声音后,盗匪头子从马背上的恍惚状态中回过了头,他看了看视野远处轮廓已趋平缓的山峦,然后再回忆着之前路过的那些小镇和村庄,“很快就到了。”

    他又一次很肯定的答道。

    这一次的回答与之前仍然一致,连一个词汇都未曾改动。

    身边的人都忍不住纷纷窃笑——马背上的奥利弗松开缰绳伸了一个懒腰,他笑着对法师小姐说道:“克莱恩小姐,看来你并不了解头儿的习惯。”

    像是卖了一个关子,直等到法师小姐拉迪娅眼睛里的好奇愈发浓厚,同时还带着一丝佯作恼怒的愠意,他才悠悠地说道,“头儿说的‘很快就到了’,应该是指就在这两天。”

    很显然,预计三天的路程,‘就在这两天’这种说法非常非常的不靠谱……

    队伍之中顿时一片笑声大作——盗匪头子说话的风格,野狼盗匪团的成员们早已掌握得七八不离十,他说出的每一个形容词,都需要大家费上一些心思仔细揣摩一番。

    但是格罗斯这一次的回答,却是在同伴们的意料之外。

    商道两侧的田野里已经可以看到寥寥几个捆在木架上的稻草人,而在这片田野的远处,已然分布着一些错落有致的茅草屋子——这是当地农夫的居所。此时的天色已近黄昏,但是月光还未升起,透过天边艳红的云彩,一抹残阳的余晖正照耀在茅草屋的屋顶上。

    还有几个农夫家的小孩子正在屋子旁边追逐嬉闹——就像格罗斯和奥利弗小时候曾经干过的事情一样。

    盗匪头子收回了目光。一支马车队伍正从他的身边加速而过,他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快一点,我们还得赶到前面的白石小镇过夜呢。要是去的迟了,说不定旅店的房间都被其他家伙给抢走了。”

    白石小镇。

    格罗斯抬头遥望前方——在他的记忆中,现在差不多进入了青色之丘的范围,而“红骑士”西恩·阿弗拉迪的墓地,正好相距白石小镇不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