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54 酒馆风波Ⅱ
    “这有什么关系吗?”

    佣兵马维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他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坐的另一位佣兵看到他的动静,不由开口提醒道,“马维,别乱来。这儿可是那个大胡子的产业。”

    他说的大胡子,是指“牧羊人的陶笛”幕后的老板罗夫伦先生,这位先生早年曾是一位大名鼎鼎的职业佣兵,后来年纪大了退休之后,便在白石小镇开设了这座酒馆——多年的时间过去,小镇上的酒馆就只剩下了他这一家,天才知道这些年头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嘿,里奥!别想太多,我会注意分寸的。”

    马维看了一眼他的同伴,根本不顾侍者目瞪口呆的样子,向着那位漂亮的少女走去——法师小姐拉迪娅在人群中看到一个青年正在向她走来,眨了眨眼睛。

    “阁下有事情?”

    莱文拦住了这位佣兵。对方的眼神似乎对他不屑一顾,径直向着法师小姐走来的同时,莱文被一只强而有力的胳膊毫不留情的扫开——力量很足,莱文承受不住向着一旁退出了好几步。

    “美丽的小姐,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马维微微躬身,向着法师小姐行礼道,他试图抓起这位年轻女士的小手行上一个吻手礼——不得不说,他的前置动作根本没有任何的优雅可言,上流贵族中流行的礼仪,到了他这儿看上去更像是一场蹩脚的滑稽剧。他将灰不溜秋的爪子伸了过去,然后少女的小手向后缩了缩,同时飞快退后了几步。

    “你是谁?”

    拉迪娅·克莱恩警惕地问道——老师曾经教导过他,要小心提防莫名献上殷勤的男人,现在看来,正是指的眼下这样一种状况。

    “马维,马维·扎加洛。”

    他顿了一顿,然后以一种匀称缓慢的语速继续自我介绍道,“来自拉齐斯的布玛,一位勇敢的佣兵,勇敢面对一切,包括爱情。”

    同伴里奥已经在座位上忍不住捂起了额头,马维又在恬不知耻的显摆他的身份了——

    事实上,马维的姓氏的确继承于某位贵族老爷,但是他的母亲,却是布玛地下场所的流莺。他只是贵族寻欢作乐后无意制造的产物,而正由于他这一意外的血脉来源,很多的时候,他都以贵族的子弟而自居。

    所幸,这个家伙的实力非常不错,才没有被其他人敲上一记闷棍扔到城墙之外的护城河里——冰凉的河水总是可以让人头脑很快清醒。

    佣兵马维站在那位漂亮小姐的身前,脸上正在极力挤出自认为最为温和的笑容。

    可惜他的那双眼睛,习惯于四处乱瞟的目光却总是让这种笑容看上去更接近猥琐。他的身边围上整整一圈的年轻男子,酒馆柜台前的气氛正在处于一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中。

    酒馆里的侍者顿时悉数愣住了——在这座罗夫伦先生名下的酒馆里,很少有人作出如此鲁莽唐突的举动。

    马维的爪子仍在向前抓去,他向前一步,离得法师小姐更近——用一根白色发带捆起的长发齐齐束在脑后,露出了光洁如玉的额头,在额头的下方,一双清澈如水的湖蓝色眼睛,小巧的鼻头微翘……

    旁边的客人正想提醒他关于这位小姐身份的问题——除了不同于灰绿的瞳色之外,法师小姐的模样接近于上层贵族,尤其是那种淡金的发色。而在王国境内,根据埃兰特法典,平民冒犯或亵渎贵族将被判处绞刑。

    眼睁睁看着他人作死无疑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于是,有位稍微年长一些的客人终于喊道,“那位小姐,你是哪位老爷家的女眷吗?”

    他用这一方式告诉着双方,关于彼此身份的事情——他希望那位佣兵就此而罢手,也希望少女摆出自己的来历以免受到意外的伤害。

    但是怀有这般好心的客人毕竟只是少数,酒馆之中更多的人却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态度,他们纷纷向着柜台之前的这一块空间望了过来,口中不停地鼓噪起哄。

    “爱情总是让人奋不顾身……美丽的小姐,从我刚刚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感觉自己的生命迎来了万物生长的春天……”

    法师小姐皱起了不悦的小眉头,眼前男子正在引用一些不知从哪儿听过的三流诗歌——她已经悄悄伸手握住了短柄法杖,而在她身前,野狼盗匪团的成员们层层拦住了那个男子。

    “走开,你们这些碍眼的货色。”

    佣兵马维拔腿一记极为凌厉的横扫,动作快得不可思议,仅仅这一击下,他的身前瞬间空出了一大片,地板上横七竖八倒下了一堆人影——酒馆之内有些围观者甚至为了这一不俗的身手而高声喝彩。

    但是喝彩的声音几乎持续不到一秒。

    酒馆里的气氛突然安静,佣兵马维还未回过头来,他的屁股上倏地迎来了一只沉重的靴子——安顿好马匹之后,格罗斯、斯考特和奥利弗正从马厩返回,刚一回到酒馆看见如此一幕,盗匪头子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不对,认真来说,是出脚了。

    【冲锋】!

    一记迅若雷霆的狠踹,结结实实踢在那个家伙的屁股上!

    佣兵马维的身影在半空中腾空飞起——就职层次LV11的力量已经超过了普通人所能拥有,眼看马维就要飞向酒馆的大厅,然后将若干张桌子和客人砸倒。

    不过,还未等到马维飞出多远,一支短柄法杖突如其来的伸出,上头的凸起准确敲在了他的两腿之间——拉迪娅小脸通红满是怒容,这一棍子含怒而发,只听到一声类似鸡蛋蛋壳破碎的轻响。

    在场之人纷纷扭过了头,莫名感到了一阵阵凉意。

    “阁下所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现在酒馆大厅中,其中一个跨出两步轻轻跃起,抓着马维的衣领将他放下一旁——佣兵马维此时因为剧烈的痛楚而面孔抽搐,挣扎了几下后,他很快昏迷了过去。

    “过分吗?”

    格罗斯望着倒在地板上呻吟的同伴,他冷冷地回应道——身为野狼盗匪团的首领,他从来都是一个极度护短的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