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55 酒馆风波Ⅲ
    多日相处下来,法师小姐拉迪娅已经将身边的人当成了朋友。看到这个陌生男子动手之后,她顿时很生气——而生气的后果,就是将愤怒化作了行动。

    毫无疑问,就算把法杖当成一根棍子来用,杀伤力也是不可小觑——要害加暴击,这一下子,至少让那位佣兵装扮的青年丢掉了半条小命。

    不过,当盗匪头子格罗斯出现时,他便顺理成章承担了这一切——奥利弗和斯考特正扶起躺倒在地板上的同伴,而格罗斯,则与那个接下佣兵马维的男人凛然对视。

    酒馆大厅内暖和的空气似乎陡然之间冷下了几分。

    “在酒馆中斗殴,已经坏了这儿的规矩。”

    另一位有着棕红色大胡子的男人看了一眼这边,淡淡地说道。他的眼神明亮而锐利,似乎很难看出真实的年纪,他向着格罗斯踏出一步,竟隐隐有着山岳一般的气势。

    “罗夫伦先生。”

    一旁的侍者轻声喊道,酒馆之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生怕因此而受到责罚——罗夫伦先生出现酒馆的时候并不多,但是他在这些侍者的心目中却有着极高的威望。因为,据说罗夫伦先生不仅是一位武技出众的资深佣兵,并且还与诸多的势力和组织保持着密切的来往。

    罗夫伦站在这儿,他的身边是利爪佣兵团的团长吉诺德——这支佣兵团来自于拉齐斯的布玛,这次赶到青色之丘,正是为了完成某个大人物委托的任务。而佣兵马维作为吉诺德手下最为得力的干将,自然也在此次任务中扮演着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

    可他现在受伤了,伤在那位少女的手头——不过因为格罗斯的在场,他们倒也不至于去为难一位小姑娘。所以,这些事情统统被归在了盗匪头子的身上。

    格罗斯冷笑。

    他迎着对方的目光毫不退缩,同样向前踏出一步,而右手已经不自觉地放到霜寒长剑的护手上——这是前世游戏中作为一位战斗狂人的桀骜性情与非凡自信,尽管眼下对方有着比他更高的战斗等级,但他,从来都不会在同伴面前轻言妥协与退却。

    修长而整洁的手指与护手上的皮革刚一接触,格罗斯整个人的气质瞬间为之一变——或许他自身很难发觉这种东西,但是在他周围,包括酒馆的老板罗夫伦和那位佣兵团团长吉诺德在内,忍不住齐齐呼吸一窒。

    这是一种气势!

    自残酷的战场中屠敌无数、浴血而归的气势——格罗斯就那么站在那儿,他并没有如何言语,只是目光注视前方。

    就如一柄出鞘的利剑!

    剑豪?

    是错觉吗?

    罗夫伦不由盯着这个年轻人,他上下打量——

    年轻人的装扮很朴素,半长过耳的头发有些凌乱,上身是纯白的旧衬衫和一件褐色的厚布马甲,腿上则套着一条修身的亚麻长裤,脚上的牛皮靴子满是尘土并不起眼……这副模样,看起来就像一位商人,但是罗夫伦却很清楚,这样的气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属于满身铜臭味道的商人。

    难道是哪家的贵族子弟?

    但是在北地的诺戈并没有任何一位山民领主——罗夫伦向着身边的老友吉诺德递过一个眼神,后者一双漠然的灰色眼睛盯了过来,像是细针一般的目光从格罗斯的面庞扫过。

    似乎连每一根细微的汗毛都想彻底瞧个清楚。

    “军中之人?”

    吉诺德问道——这种锋锐如刀的气质他似曾熟悉,那是身经百战的骑士和老兵才能拥有。而他观察着这个年轻人外表上所表现出来的年龄,若是年少时候就曾参加“雾松战争”,养成这样的一股锐气倒也并非毫无可能。

    罗夫伦的眼神向他传递着一个信息:这个年轻人,恐怕并不好惹——在这白石小镇之上,仅凭自身实力就能让他这位老友心生顾忌的,至今为止屈指可数。

    格罗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佣兵里奥正在照顾着负伤的同伴马维,吉诺德只是看了一眼后,便将目光重新挪回到了眼前的年轻人。

    夜色渐晚,小镇外面的街道断断续续传来仿如呜咽的风声,若是掀开窗帘向着外头望去,可见风雪之意在这寂寥而暗淡的夜幕之中变得更加浓重。

    此时酒馆里头又有新的客人到来,随着数道身影的进入,自外而内涌进了一股冷风,酒馆大厅里的客人不禁全身一阵哆嗦——但是新来的客人看到大厅之内这样一副场景后,又很快悄然默不作声地向外退去。

    争执的双方有如针尖与麦芒!

    酒馆内的侍者已经对老板罗夫伦先生说出事情的始末与经过,可是始作俑者马维眼下正处于昏迷的状态,对于解决当下的事态完全无能为力——

    “不管如何,我,吉诺德,身为利爪佣兵团团长,必须为手下的兄弟讨回一个说法。”

    格罗斯身前的中年男人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他竖起剑锋,作出一个蓄势待发的起手剑式——这是佣兵之中常见的一招,有利于劈砍攻击,并且能够充分发挥步伐的优势。

    但是格罗斯的长剑并未出鞘,他的四根手指搭在护手上头,食指却是微微屈起。

    “同样如此。”

    格罗斯的回答简单而干脆,但是他又缓缓地继续说道:“也许我无法保证身边之人不会遇到心怀恶意的家伙,但是,我至少会保护他们不受欺侮与伤害。”

    “老友,你真的打算拆了我这座酒馆么?”

    罗夫伦站在一边,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但他并没有插手阻拦。曾经身为佣兵,他知道有些事情注定无法退让和妥协,就算有错,那也必须坚持到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赢得手下的爱戴与拥护。

    何况,说句心里话,他也确实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年轻人的剑术。

    系统技能一栏中的【冲锋】已经完成了调息,格罗斯的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底却是正在暗暗得意——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们还是太过耿直了一些,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嘴炮耗CD”这一套路。

    换作是他,若是对方刚刚用过某个重要技能,他绝对会抓住这一空当进行抢攻——吉诺德的脚步踏在地板上激起“砰”的一声震响,而在这时,格罗斯手中的长剑也正从剑鞘之中发出一声悠长的金属颤鸣。

    **********************************************************

    谢谢“竞技场第三方”同学500点打赏o(∩_∩)o 求推荐求收藏,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