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58 梦想
    吉诺德提起“小姑娘”,他指的是法师小姐拉迪娅——她有着精致的脸蛋和娇小的身材,胸脯也很平坦,看上去的的确确就是一位还未发育的小姑娘。

    “看到了,好像是一位贵族小姐。”罗夫伦答道。

    “就是那位小姑娘,冲着马维敲上了一棍子。”

    佣兵里奥在一旁开口说道。他的脸上露出苦笑,这次马维终于因为放荡的性子而惹祸,回想那一棍子,他都替马维感到了阵阵胯下生疼。

    “不、不,里奥,那可不是什么棍子,它是一根法杖。”

    吉诺德摇晃着指头,对于手下佣兵的说法表示否认,“那位小姑娘,其实是一位就职法师。”

    他作出了结论。

    虽说法师拿起法杖当棍子来用听起来多少有些离奇,但也并非违背事物的合理逻辑,抛开法杖作为施法媒介的本身,它可不就是一根棍子么?

    “这下有些意思了。王国军人、剑豪、法师……”

    罗夫伦屈起指节,有节奏地叩击在长桌上,他和老友吉诺德相互望了一眼,很快从彼此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些额外的内容——上次出现类似的情况,还是“雾松战争”时期。

    “也许,将要发生一些了不得的事情。”

    酒馆大厅里仍是一片吵吵闹闹,将杯中麦酒一饮而尽后,罗夫伦站起身子,他向老友吉诺德道别,然后向着酒馆的后头走去——

    长桌上的食物飘散着美好的味道,盛放麦酒的酒壶里也还剩余不少,吉诺德叉起切成薄片的烤羊腿,塞入了口中——香嫩而不油腻的口感混杂着麦酒,让他不由眯起了眼睛。

    这个时候,“牧羊人的陶笛”又一次被掀开了门帘,一伙满脸风霜的青年鱼贯而入,来到吉诺德的身前。

    “团长,第一大队的人全部到齐了。”

    当头的一位青年站在吉诺德的身前说道。他是第一大队的队长赫尔维格,瞥了一眼马维,又看了看里奥,最后目光很快停留在了食物上头——

    长桌上的食物刚刚又添加了不少,从分量来看,绝不仅仅是两三个人所需。他咧嘴一笑,招呼着身后的同伴,一齐在团长吉诺德的身边坐了下来。

    “团长大人,那我们就自便了。”还没等到吉诺德的回应,他直接伸出了五根手指。

    吉诺德顿时笑骂了一句,但也没有制止。这张长桌前,很快就和酒馆大厅内的气氛融合成了闹哄哄的一片。

    ……

    留在房间里享用完晚餐后,格罗斯站在了窗前。

    窗户外的视野是一片黑漆漆的景色。在这初冬风雪连天的夜晚,不要说昏黄的月亮,深幽的夜空就连半颗闪耀的星辰也很难看见。细碎的雪粒被呼啸的寒风卷积,一条条、一道道,拍打在它所能遇到的一切障碍物上:灰扑扑的房子裹上了一层银装,房屋的尖顶积雪掉落,然后撞到了干秃的树木枝桠,树影簌簌晃动,小镇的街道之中人影稀疏。

    视线的尽头出现了几辆满载货物的马车,马车的辕木挂着风灯,裹着厚厚衣服的马夫在商人不停催促下,一次又一次的高高挥起鞭子——

    吱——

    落下一层薄薄积雪的路面上倏地滑出了两道车轮的辙印,这条印子直直没入了路边的水沟。筋疲力尽、又老又瘦的驮马猛然摔倒在地,四个蹄子仍在不停踹动。商人的高声咒骂顿时响起,赶车的马夫垂头丧气,整个商队都停了下来,在这冷清的街头,一大群人搬起掉落在地的一箱箱货物……

    “今年的冬天来得真早。”

    奥利弗望了一眼,感慨着说道。他和盗匪头子格罗斯正好呆在了同一处房间,在这偏僻的小镇之上,夜晚的娱乐活动并不多,再加上之前发生了那么一出状况,他也没有心思再跑到酒馆的大厅。

    “这儿是瑟里斯地区。”

    格罗斯的声音平淡。

    相比诺戈的群山,瑟里斯地区位于诺戈的最北部,同时也是王国边境的最北部,若是继续向北前行,那便是这个季节渺无人烟的极北荒原了——在格罗斯的记忆之中,极北荒原在后续的游戏版本才向玩家开放,算是一片中高等级的冒险区域。

    他们现在没有实力、也没有必要进入那块区域。

    目光从那支倒霉的商队中收回,他感觉自己的情绪忽然之间变得特别平静,就像寒冬里结冰的湖面一般,没有丁点的涟漪泛起——他转过了身,视线挪回了室内:这所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除了床铺,就只剩下了桌子和椅子。

    并且,这些做工粗糙的家具看上去已经有了不少年头,上头的木料早已被灰尘浸染,变成了一片暗沉的颜色,还有一些虫子蛀咬的痕迹。

    “奥利弗。”

    “啊,什么事?头儿。”

    “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格罗斯问道——他此时的气质就像一位忧郁的吟游诗人,提出这个问题后,目光如水的盯住了奥利弗。

    这与平时的盗匪头子完全大相径庭。以往的时候,格罗斯从来都不会说起这类虚无缥缈的话题,他是一个极度追求实际的家伙,若是盗匪团内有人偶尔发出此类感慨,还会被他视为毫无意义、不务正业。

    有这发呆的时间,不如多多练习武技和剑术。

    但是,今天的格罗斯居然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密伙伴,奥利弗一时愣住了,他望着有些陌生的格罗斯,转了一圈绕到身后,又绕了回来。

    他伸出手掌,指头在格罗斯的鼻子底下晃了晃,“头儿,你在说梦话吗?”说完他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试图确定自己不是出现在他人的梦境中。

    不过格罗斯的表情依然平静,甚至有种极为认真的样子。

    奥利弗想了一想,很快答道:“我最大的梦想,嗯……大概是娶上一个身材霸道、性子温柔的老婆,她必须要有一个很大的屁股,然后生上一窝嗷嗷叫的小崽子,等到再过去一些年头,看着小崽子们长大娶老婆,再生出一窝接一窝的小小崽子,然后……”

    “很伟大的梦想,不错。”

    格罗斯的嘴角露出了笑容——灵魂之内两个不同的意志正在融合。直到此时,对于这个世界,他终于有了一种全新的认知和感受:他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接纳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