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59 降临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当你像野兽一样搏斗时,你便化作了野兽;

    当盗匪头子格罗斯肆无忌惮使用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战斗技巧,并一次次利用那些玩家的游戏经验让自己飞快变得强大时,他便成为了那位玩家。

    根据伊路森世界本源的法则,他一步步解开自身灵魂的权限而浑不知觉,直到另外一个灵魂主宰了他的血肉与意志——艾法人的先贤曾经留下一句古老的启示,“命运任何的馈赠,都暗中标有价格。”

    可惜盗匪头子并不知道——他终于成为了“他”,过往所有的记忆、认知和情感如杂乱无序的碎片般完全融入到一个全新的灵魂。

    “格罗斯”仍是格罗斯,可实际上,他只是保留着原来的东西,灵魂的过往犹如萤火,但是此时已然变为一轮皓月。

    “很伟大的梦想,不错。”

    听到奥利弗的梦想,格罗斯笑了——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也有一个相似的梦想,与奥利弗差相仿佛。

    这是一个小人物对于生活的希望与期待,它很可笑,但也很可爱——格罗斯并不否定自身意志中那一部分,但是灵魂身为玩家,对于未来,他的想法远非仅此。

    记忆和眼前的景象告诉着他:现在是新月之年(大陆历553年),初冬,十一月二日,夜晚,天气小雪。他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盗匪头子,于今日来到了瑟里斯地区,而身处的这家酒馆,名字叫做“牧羊人的陶笛”。

    他是为了天启四骑士之一“红骑士”西恩·阿弗拉迪的那件遗物而来,不过就在一个钟头之前,他出手教训了一位佣兵团长——对方并不像什么邪恶之辈,可是他依然毫不犹豫的拔剑。

    格罗斯,眼下的“剑豪”格罗斯。

    他的手指抚摸着霜寒长剑的剑鞘——冰凉而粗糙的质感从指尖的皮肤传递到了手掌、手臂上的每一根神经,血液在全身上下流淌,而每一缕肌肉,都保持着张弛适宜……格罗斯感受着年轻山民的活力和身体素质,他发觉这实在令他满意极了。

    拔剑。

    轻轻迎空虚斩。

    数米之外的窗页顿时咣当作响,在街道外头寒风的冲击下,木头框架剧烈地摇晃起来,仿佛随时就要散架一般。

    他并未完全发挥自身的力量。

    一旁的奥利弗揉了揉眼睛,又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头儿的剑术,越来越厉害了。”

    “是啊,我也觉得格罗斯先生的剑术好了不起。”

    房间的门没有关闭,此时的斯考特、莱文、罗恩和法师小姐拉迪娅正齐齐向着房间里头探头探脑——他们起初默默注视着这一剑:剑锋所至,每一处空间似乎寸寸冻结,这看上去就像幻觉,但是又有些不同,法师小姐出众的精神感知仿佛看到了眼前的景物画面正被划出一道深幽不可见底的裂痕。

    这是纯粹剑术的力量,这一幕让拉迪娅·克莱恩为之惊叹,也为之着迷。

    她发觉盗匪头子的身上未知而有趣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愣了下子,她很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头儿,你不担心那伙佣兵会来找麻烦吗?”

    格罗斯收剑归鞘,莱文走进房间向他问道。在野狼盗匪团内,莱文的性子是一个另类,也许是因为曾经干过商会伙计的经历,他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大大咧咧,反而趋于心思细腻——他提出这一问题,事实上,这也是其他人心头的隐隐忧虑。

    他们并不怯于战斗,但是此刻地处他乡,必要的提防和警惕绝不可少——盗匪头子曾不止一次向他们作过此类教导。

    不过,格罗斯只是摇了摇头。

    寻仇吗?

    他并不在乎。

    “剑豪”格罗斯对于杀人就像吃饭喝水一般——与大多数有着各种情怀的玩家不同,在《纷争》中,他一直追求着至高的杀戮技艺,并且到达了玩家所能触及的巅峰。

    鬼挡杀鬼、人拦杀人,他曾在游戏世界中面对玩家和原住民的势力留下过“千军辟易”的不朽传说……

    无论男人、女人、人类的贵族、迪尔的亡灵、还是美貌的精灵或貌似敦厚的矮人,他已不知屠戮凡几。

    因为,他知道,在这全息拟真的游戏之中,所有这些东西都不过是一堆流动的数据而已。

    所以,他快意恩仇,冰冷无情。

    除了孩子与老人。

    这是他唯一的坚持,也是他恪守的底线——格罗斯坐在木椅上,他的目光扫视着身前的同伴。他们神态不一,有紧张、有不安、有茫然、有兴奋……

    房间里只有一盏油灯,灯芯之上豆大的光芒将这片空间照耀得并不明亮——光与影在他面廓上交错而又泾渭分明,只剩下一双干净而剔透的褐色眸子,倒映着飘摇的橘色灯火。

    他于今夜完全降临了这个世界。

    他知道将来历史的脉络。

    脚下的土地是步入黄昏暮年的埃兰特。

    传承千年不朽的金辉鹰旗终究在这时代变革的浪潮中轰然倒下。

    从新月之年至红月之年,大陆跨入了另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纷争》的序幕由此而起。

    长剑自鞘中长鸣。

    白石小镇的夜晚,当商人们重新整理货物离开之后,暗淡的夜幕中只剩下呜呜咽咽的风声。“牧羊人的陶笛”灯火通明,在这万物的寂寥中散发着阵阵暖意。

    酒馆中的客人喝酒、交谈,时而飘来带着醉意的放声高歌——跑调的音律让这些东西听上去更像是一种噪音,但是没有人指责,也没有人谩骂和讥讽,大家只是笑嘻嘻拍打着节拍,兴致盎然地开口附和……

    其乐融融。

    寒冷与疲惫不足以摧毁人们对于生活的热情——“雾松战争”过去只有一年,虽然带给这片土地的创伤远未平复,但是人们对于未来的日子仍然充满着美好的憧憬。

    然而,没有人告诉他们——世界的因果线,另一端早已深深埋下。

    纷争的尘世,众生的命运尽多苦果。

    ********************************************************

    再次谢谢明夜之星同学100点打赏,谢谢小色熊同学100点打赏o(∩_∩)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