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60 扰人清梦
    “马维,感觉怎么样?”

    佣兵里奥向着躺在床铺上的青年轻声问道。在利爪佣兵团内,除了里奥,和马维性情相投的人并不多——而这一夜里,也只有团长吉诺德半夜时分过来看了一眼,可惜那时马维仍在昏睡。

    拂晓的晨曦已经透过米白色的窗帘——在窗布编织的微小细孔中,明亮的光线比起往日甚至更加胜过了几分。

    白石小镇迎来了新月之年的第一场雪。

    房子、树木、街道、还有当地镇民放在外头的一些家什,通通铺上了一层细密洁白的雪——漫天飘舞的风雪一夜之后仍在继续,不过那些赶路的旅者和商人已经洗簌完毕,正趴在窗口官网着室外的风景。

    这个时候赶路吗?

    许多的人正在为了这个问题而踌躇起来——继续呆在酒馆和旅店里无疑最为稳妥,可这也意味着货物交讫的时间延迟,对于商人来说,这等于是在耽误他们赚取雷尔的宝贵时间;而继续赶路,天才知道这该死的天气会不会变得更加糟糕,要是马车和货物被困在冰天雪地的道路上,那时才是真正的令人欲哭无泪。

    有人开始抛起雷尔进行占卜——拇指用力一弹,银光闪闪的雷尔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然后骨碌碌掉在地板上,向着桌下或床底的角落滚去。

    见到马维仍然处在昏昏沉沉之中,无聊至极的里奥不禁从钱袋中掏出了一枚雷尔。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进行占卜了——雷尔的正面是开国先君埃德温一世的头像,而反面则是王都埃尔瓦的浮雕白墙。

    他在心中暗暗设定了占卜的结果:若是正面,今天就只用呆在酒馆之中;若是反面,则必须跟着团长跑到寒冷的外头进行任务。

    而后者,说实话,他现在根本就不情愿——从天到地,外头的景色一片灰蒙蒙的,阴沉得可怕。积雪飘落、融化,在小镇的街道上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光滑得好像镜子一般,一大早上,里奥就已从窗户外头看到好几位摔倒的路人了。

    真是一些倒霉透底的家伙!

    他在心底表示着同情,但是口中嘟哝不停。这段言辞很含糊,实际上的意义也只有他本人才清楚——第一次抛出的雷尔溜到了墙角,是正面!他觉得这个结果太过晦气,于是决定重新再来一次。

    只是,这下可好,雷尔已经滚到马维躺着的那张床铺底下——里奥趴到床沿边,他跪在了地板上,正伸出手臂努力寻找着那枚掉落的雷尔。

    那可是占卜的结果!

    不过很遗憾,他的这番努力被证明是徒劳无功,五根指头在满是灰尘的逼仄空间里来回扫荡——他最终收获了一只落单的破旧拖鞋、几粒老鼠屎和一手黝黑的灰尘。

    他有些克制不住自己就要开口咒骂了——床铺上传来轻响,马维睁开了有些迷糊的双眼,他眨了眨,看到眼前的天花板,在那木质的天花板上头,一只蜘蛛发现了他注视的目光,扯开八条长腿正向着角落狂奔而去。

    轻咳了一声,马维一扭头,他看到了床边的里奥,“什么时候了?”

    他问道。缩在被窝里的一只手臂却是不由自主伸到了昨夜受创的部位——那个小娘皮还真是手狠哪!那种剧烈的痛楚,他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感到了一阵阵从心而生的凉意。

    里奥很快告诉了他这是清晨,而马维的手也正好接触到了关系下半生幸福的重要部位——坚硬而火热的手感顿时让他欣喜若狂,以一个标准的鱼跃动作从床板上一蹦而起,他搂着同伴里奥,不禁又唱又跳起来。

    但是里奥的表情却很平静,“马维,我掉了一个东西到床铺底下。”

    “什么东西?”

    “我的幸运钱币。”

    “对你很重要吗?”

    “很重要。”里奥的表情非常诚恳。

    “那好吧,我们一起找找。”马维的性格看来也不是那么时刻令人讨厌,他学着之前里奥的姿势,尝试了几次后,终于放弃了努力,他抬起脑袋,“我们必须换一种办法。”

    两位身强力壮的青年佣兵果断抬起了床板。

    灰尘,然后墙壁的底侧是一个小小的黑漆漆的洞口,大概能够容纳半个成年人的拳头。不过那枚“幸运钱币”却是毫无踪影。

    “掉到洞里了。”

    马维宣布这一沉重的现实,他看到同伴里奥一时有些怔怔发呆,但是此时心情不错的他并没有就此气馁——他知道这个洞口通向何处,整个人四肢趴到地板上后,他从那个洞口看到了一缕光亮。

    是隔壁的房间。

    咚咚!

    昨天的夜晚,随着最后一伙客人的到来,所有房间的悉数客满。马维同着里奥,他们从自己的房间穿戴整齐后走了出来,径直来到了隔壁的房门之前——

    他们没有看到团长吉诺德和其他的同伴。根据里奥所说,团长和其他的人昨晚喝酒喝到了很晚,也许还要过上一会才起床。

    马维举起拳头,敲打着房门。

    呼!嘘——

    法师小姐拉迪娅抱着枕头翻了个身,屈起膝盖,将小脑袋深深埋进了被窝里——相比被窝之外冷飕飕的空气,她正感觉暖和的被窝就像人间天堂。

    房门的敲打声音更响了。

    继续安睡显然没有可能,拉迪娅长长的睫毛晃动了几下,她睁开了一双迷糊的眼睛,从暖烘烘的被窝里头一脸不悦的跳了下来。

    就算是格罗斯先生,这种扰人清梦的行为也是不可原谅!

    拉迪娅回忆起她与盗匪头子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突然露出了两根锋利的虎牙——在这个时候,洁白的虎牙闪过了一抹寒光,她张嘴不由打了一个哈欠,一溜长长的晶莹剔透的口水从下巴挂了下来。

    她打开了房门。

    然后,马维和法师小姐齐齐向着身后一跳!

    “是你!”

    两人差不多又是异口同声喊道。

    此时见到穿着一身粉色睡衣的法师小姐,尽管精致的相貌依然可人,但是马维哪里还敢再奢谈什么爱情,他看到昨晚那个小姑娘就像一头发怒的雌狮——此时她的小脸上,表情都扭曲了。

    白皙的小手飞快在胸前划过了一道结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