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63 英雄长眠之地Ⅰ
    盾牌扛在了格罗斯的肩头,他走在了五人小队的最前方。

    视线之中的雪景看上去就像一张干净的织绒地毯,大地原本的景色被它所遮盖。飘舞的风雪中从天空投来一缕剔透的阳光,行走在松软的雪地里步履沉重,可此时他们的心情倒是显得相当的不错。

    “头儿,我们前去的地方真是阿弗拉迪子爵的墓地吗?”

    斯考特问道。

    随着脚步的抬起与落下,呼吸在空气中喷出浓浓的白雾,青色之丘这块区域高大的乔木并不多见,一路走来,随处可见倒是一些矮小的不知名的灌木种类。

    在这初冬的季节,有些常绿的灌木上头还有着不少墨绿的茎叶。人影从这株灌木旁边路过,上头的积雪脱落。

    “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盗匪头子跨过灌木丛扭头答道。他们离开白石小镇已经接近三个钟头,按照记忆和路程的计算,阿弗拉迪子爵的墓地很快将会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这时沿途所经过的已经不能再被称为道路,他们所在的脚下,是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每到一年的春天,漫山遍野的碧草荫发,大片大片的山野景色看上去就像一整块的绿,如同翡翠一般鲜艳欲滴的绿,生机盎然、沁人心脾。

    这也是“青色之丘”名字的由来。

    而经历“雾松战争”之后,这片土地因为阵亡之人血肉的滋润变得更加肥沃。格罗斯完全可以想象:待到明年春生草长、群莺乱飞的时候,这儿又将是怎样一处令人流连忘返的美景。

    而斯考特正在低下脑袋,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抬头问道:

    “我们这样做,算不算对死去英雄的亵渎?”

    “当然——不算。”

    盗匪头子格罗斯的回答很干脆。原住民们并不能很好理解副本这一概念,这一次探索“红骑士”西恩·阿弗拉迪的墓地,基本上被他们默认为一次见不得光的盗墓行动。

    然而英明睿智神武的格罗斯大人会将盗墓这种事情从口头上说出来吗?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奥利弗和莱文,又望向了法师小姐拉迪娅。后者注意到她的目光,一路看似心事重重表现反常言语不多的拉迪娅从背囊里掏出了水壶,小小灌下了一口。

    “英雄长眠之地,我也很好奇呢。”

    法师小姐拉迪娅侧过了带着厚厚绒帽的小脑袋,她微微一笑,像是寒冬季节里盛开的花朵。将瓶盖拧紧之后,水壶被她重新放回了背囊里头。

    “据说,这样的地方,会有战士的英灵长久守护。”

    眼前的丘陵可以看到北地常见的矮松渐渐密集,松针在他们说话之时不禁微微颤动,当上头覆盖的一层积雪掉落到靴子上时,奥利弗也开口加入了讨论。

    真是一个迷信的家伙。

    格罗斯在心底感慨。本质作为无神论者,他却不得不说,奥利弗这次确实是猜对了。

    “荆棘的守候”,极小型团队副本,限定人数为5人,标定等级为12至15级。

    而根据游戏的基本设定,既然是副本,那就必须得有负责值守的怪物和BOSS。不过,作为一个新手期的副本,“荆棘的守候”开拓难度远远谈不上天怒人怨,相比起游戏后期的大型百人团队副本,它几乎算得上一趟轻松愉快的观光旅游了。

    只是,眼下他们的战斗等级有些勉强,或许遇到什么危险也说不定。

    盗匪头子想了一想,脚下却是毫不停歇,继续向前走了一小段距离,他靠在一块凸起的巨大灰色石头旁边,开始换装铠甲。

    在这雪花飞舞的野地里,气温很低,若是将手指直接接触铁器,极有可能粘结上去——这是新手玩家们在这款全息拟真游戏中常常遭遇的人间惨剧,但是格罗斯对此早有准备。

    他带上了一副鹿皮手套。

    不止是他,他的同伴们也全都是准备充足。

    见到格罗斯的动静后,一行人迅速作好了换装——除了法师小姐,她只是将身上的外套解开了最上方的两粒风扣,从怀中掏出了她的那支短柄法杖。

    果然还是法爷好啊!

    不用考虑节省体力而进行日常的换装——就职阶段LV10以下的玩家,他们的体力和负重能力仍然属于普通人的范畴,因此,根据日常活动的需要而进行换装极有必要。

    这也属于王国军团士兵的行为守则和佣兵们必须了解的常识。为了战斗,尽可能的保留更多体力。

    在《纷争》中,一旦体力值消耗到30%的临界点以下,战斗力将衰减20%;而到达0%,玩家将无法行动,只能静坐原地等待体力缓慢的恢复。

    而铠甲一类的装备通常都有着不低的重量,相形之下,法爷们的布袍完全可以像日常服装那样随时穿在身上——在游戏的初期,这一点被诸多的玩家吐槽不已。

    “就是这儿了。”

    换装完毕的格罗斯对着同伴说道。他左手持着盾牌,而霜寒长剑仍旧悬系腰带——身为钢心流的战士,盾牌是一件标配。就算他眼下已是一位剑豪,但他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放弃使用盾牌。

    从这块灰色的石头绕过,出现在眼前的是一蓬土丘。它像是一个鼓鼓的山包,在这山包的周围,环绕整整数排的矮松。仗着身披铠甲的缘故,格罗斯、斯考特、奥利弗和莱文毫不犹豫从矮松之中穿了过去。

    法师小姐拉迪娅愣住了。

    密密麻麻的墨绿松针在寒风中根根抖擞,看上去极不好惹。

    “呃,克莱恩小姐,你可能需要绕路。”

    发觉这一状况后,格罗斯回过了脑袋,他在面甲之下对着法师小姐喊道。

    这座山包正是“红骑士”阿弗拉迪子爵的墓地,除了一块矗立的白色石碑外,其他的东西都很简单——这些矮松由后来祭扫之人所移栽,在伊路森世界,在英雄的长眠之地种上一棵矮松被人们视为最好的纪念。

    阿弗拉迪子爵的故事虽然成为过往,但他仍没有被人们忘记。

    王国的英雄,的确不应轻易被遗忘。

    当法师小姐拉迪娅走过一条矮松间的小道来到白色石碑之前,格罗斯伸手抹去了上头的一层厚厚积雪。

    *****************************************************

    没推荐,有你们!谢谢支持本书的诸位书友。晚点还有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