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66 英雄长眠之地Ⅳ
    这意味着霜寒长剑变为了【装配】模式,他获得了这柄卓越级武器的全部附加属性。

    不过为了验证心中的某个猜想,他打开系统,一个个看过同伴与法师小姐的人物信息:

    这一波经验值的滋润之下,法师小姐拉迪娅从LV5提升到LV7,斯考特从LV1提升到了LV3,而奥利弗和莱文更是齐齐到达平民阶段的上限LV10;

    果然,原住民们同样可以通过获取经验值的方式提升实力!

    他发觉一条光明的道路正在眼前铺开——若是将整个野狼盗匪团全员提升到一定的实力层次,他所拥有的,便将成为一支不容轻视的势力。

    全员觉醒?全员超凡?再到后来……

    火焰席卷着眼前的长廊,空气中飘荡着丝丝焦息,当法师小姐拉迪娅连续轰出三个火球术之后,暗红的地毯上只剩下一些熏黑的灰烬。全身披挂铠甲的格罗斯望了一眼,向前走去。

    除了藤蔓,宫殿之中其他的东西仍然保持着原样——副本里的世界与外部不同,身边的这些物品和装饰并非真实的存在,它更接近于一种特殊的独立的法则。

    在伊路森世界中,若一件物品真实存在,那么,它必然可以追朔前因与后果。就像一柄普通的铁剑,它经过铁匠的锻造由铁锭和其他的辅助材料制作而来,而它经过长期的使用后,折断或是失去锋利又重新融为铁水或深埋尘土,这便是一种具体的前因与后果。

    任何物品绝非单独存在于时间维度上的某一刻,它更像是一条无穷无尽的线,与其他事物紧密纠缠,又因为各种缘故而延伸到不可预知的他处。

    这便是万物因果线的法则。

    这一道理反转过来,依然成立。

    换而言之,因果线的存在是世间万物维持真实状态的充分必要条件。而在游戏之中,除了玩家这一特殊群体本身,其他的事物无一不遵守这一本源设定。

    所以,走在宫殿之内,那些精致的古董花瓶、黄金和白银器皿、惟妙惟肖的风景与人物油画,还有穹顶上大块纯洁无暇水晶打磨雕琢而成的吊饰,看似价值不菲,但实质上都只是一些虚幻的事物。

    莱文忍不住伸出贪婪的爪子,理性的盗匪头子果断制止了他。

    说起对于雷尔的喜好,格罗斯并不输于在场的任何一人,但是他很清楚,这些东西无法带出副本。

    “格罗斯先生,这是?”

    走过这一段将近百米的长廊后,宫殿之中变得开阔,在他们眼前,是一片宽敞的大厅,足有两百见方以上,弥漫着淡淡的柔和的光辉。

    而在这大厅正中,摆放着一张巨大、整块毫无拼接痕迹的大理石长桌,几乎占据三分之一的空间。在这张长桌的周围,整整齐齐排列着七张做工精细、难以看出材质的宽大座椅。

    漆黑的椅背上以一种古怪的文字绘制成不同的图饰。

    格罗斯盯住这些座椅一看,他便已知道来到“荆棘的守候”的副本核心——那些古怪的文字是艾兰迪亚时期正统骑士的祈祷经文,而文字的内容,则分别是一句短诗,它们的组合别具深意,隐喻着骑士的七种美德。

    七张椅子,代表着守候在此的七位战士英灵。

    想到这儿,格罗斯不由望了一眼奥利弗,不久之前他提起过的英灵,此时就要出现在他面前了——

    法师小姐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一路走来身前的藤蔓在火球术的打击下化为了一堆堆灰烬,而她始终跟在了格罗斯的身后——盗匪头子的举动看似对这里的一切异常熟悉,这不由让她心底又一次的生出了怀疑。

    格罗斯走向了其中一张座椅。

    座椅背后的图饰文字意指骑士七美德之一的“勇敢”——游戏副本中的这一设置考察着玩家对于“荆棘的守候”背景故事的了解程度。

    而西恩·阿弗拉迪,这位阵亡于瑟里斯保卫战的年轻子爵,他以他无畏的骑士枪锋,所留下的故事无疑是一谱关于“勇敢”的赞歌——相比“雾松战争”时期各路闻风而逃的贵族,他的行为确实算得上足够的勇敢。

    勇敢,但是没有脑子。

    格罗斯的手指落在了椅背上。

    战争衍生英雄,然而战争从来都不是英雄一个人的事情——

    塔西亚人的铁蹄突破王国西境,当他们从山野小径绕过塔伦要塞时,民众和地方上的领主贵族一个个惊慌失措,有人匆匆逃亡,有人选择了抵抗……而在这一局面之下,缺乏统一指挥的地方领主们则被塔西亚的将军逐个击破。

    这是“雾松战争”早期的态势。

    可惜那位阿弗拉迪子爵死于自身骑士美德的愚昧束缚下——领主与民众的关系?民众向领主缴纳赋税,领主承担守护的职责。在王国乃至大陆数千年的历史上,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长久不衰的热门话题。

    但是吟游诗人们所讴歌的,往往都是悲剧。

    格罗斯将这张椅子反转了过来——每挪动一张座椅,便有一位英灵现身。而真正的BOSS,却只有寓意“勇敢”的这一位。其他的诸位英灵虽说也会和玩家进行激烈的战斗,但是除了提供一笔经验值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的掉落。

    眼下的状况,格罗斯决定先行拿到副本的掉落物品。

    幽蓝的剑锋自剑鞘中“锵”的一声拔出——

    座椅之侧,一个朦胧的人影轮廓渐渐凸现。

    “头儿,这就是英灵么?”

    奥利弗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预言而得意,他盯着格罗斯身前的景象眼睛一眨不眨。斯考特和莱文呆在一旁屏住了呼吸,他们将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紧。

    “格罗斯先生,英灵和鬼魂有什么区别吗?”

    法师小姐站在离着格罗斯三丈之外的位置,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正在思考着什么,她看到那个人影轮廓很快变得凝实,不由开口问道。

    “区别?”

    格罗斯右手一剑挥出,左手的盾牌却是护在了身前——剑锋毫无阻拦从英灵的躯体之中划过一道流光,而那只英灵,正在舒展手臂。

    英灵的手臂握着一柄战矛。简单毫无花俏的一记快速直刺,凿击在抬起的盾牌上,顿时火星四溅——格罗斯反手斜斩,剑锋仍然像划破空气一般,看上去根本没有对英灵造成一丝的伤害。

    ************************************************************

    第二更!o(∩_∩)o 立个flag,再来13张推荐票票凑个整数,晚上继续第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