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70 佣兵行事Ⅲ
    当利爪佣兵团的队伍离开白石小镇向着正北的方向前行时,沿途的雪地已经可以看见一长串清晰的脚印——从脚下丘陵中的小路一直延伸,直至远方尽头的山林。

    就如指向前方的路标。

    吉诺德的视线从这些脚印中挪开,他的面色迅速的阴沉下来——对照着地图,他确信了那位年轻人前去的地方正是阿弗拉迪子爵的墓地。

    双方是为了同一件东西吗?

    他并不清楚,但是那种不详的预感正从心头升起——虽说战斗的准备很充分,可他并不希望与那位年轻的山民剑豪发生冲突。

    只是眼下看来很有可能身不由己。

    赫尔维格来到了他的身边。

    “团长大人,恐怕他们有着同样的目的。”

    他披着皮革镶嵌铁片的轻铠,白色的长发用一根束带整齐捆在了脑袋后头——飞扬的眉毛下头是一双灰色的眼睛,眼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特点,但是配合着下方那只凸起的鹰钩鼻子,看上去倒有几分的精干与阴鸷。

    赫尔维格,两年之前加入利爪佣兵团,之后凭借出色的功绩成为了第一大队的队长。他的实力非常不错,同时擅长制定行动计划,并且对于战斗方面的事项相当富有经验。

    他曾是贵族私兵中的一位军官。

    不过在“雾松战争”爆发后,他所效忠的那位贵族老爷匆匆忙忙逃离领地,无处可归的他并没有像手下的那些小伙子一样选择重新加入军队,他骑着自己的马匹,独自从西境的罗尔斯地区一路穿过诺戈来到拉齐斯。

    所幸遇到了团长吉诺德,因为这位先生的赏识,他很快在布玛的这支佣兵团中站住了脚跟——事实上,他对于团长吉诺德也心存着匪浅的感激之情。

    这次任务,他很清楚吉诺德和整个佣兵团都不愿放弃或承受失败——所有的一切努力因由于此,他从团长口中了解了那位年轻山民剑豪一行大致的实力,并为此作出了精心的筹划。

    紧了紧身上的棉袄,吉诺德向他点了点头,继续向着前头走去——

    他们早已出发之前便披挂好了铠甲,为了御寒,特地在外头套上了一件厚实暖和的袄子——佣兵们一个个臃肿的体型像是过冬的棕熊般,一眼望去多少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然而队伍却很安静,没有人发出任何不必要的声音。

    这儿前行的是利爪佣兵团第一大队的大部分成员——除了几位伤者和第三大队一起留在布玛,剩下全部的人都已来到瑟里斯地区。

    青色之丘初冬的雪景只有一种单调的颜色。

    银白,晶莹剔透,折射着淡淡阳光令人目眩的银白。

    若是有吟游诗人行走在这片天地浑然一体的雪景中,说不定灵感迸发创作出一首不错的诗歌。

    不过对于佣兵们来说,这种糟糕天气下的野外冒险和战斗无疑属于煎熬,还好,看在雷尔的份上,佣兵们都还能够忍受。

    先行者的足迹翻过了丘陵,没入了一片矮松林。

    眼看到了这儿,事情已经不需要再怀疑了。吉诺德和赫尔维格都很清楚,那位年轻人和他的同伴的确来到了那位阿弗拉迪子爵的墓地。

    墓地中有他们完成任务所需求的那件东西。

    “赫尔维格,作好战斗准备。”

    吉诺德对着他的心腹,第一大队的队长赫尔维格冷冷说道,身后的佣兵们展开了阵形,渐渐朝着这片矮松林靠拢——林中的地形并不是很适合强弩的发挥,他忽然之间有了一些隐隐的担忧。

    “等等,团长大人。”

    对于吉诺德的越级指挥,赫尔维格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情绪,他如一个尽职尽责的幕僚,先是抬头望了一眼矮松林——墨绿色的松针上头仍有积雪,偶尔可以看见一些飞鸟停留。

    “那儿有些古怪。”

    赫尔维格的目光在矮松林中搜索,他很快下达了命令,先让佣兵们注意附近异常的动静和痕迹。

    “发现脚印。”

    只是过了大概三五分钟的样子,一位佣兵举手示意——这一串脚印从白色石碑开始,穿过矮松林之中的小道,一路向外。

    两串脚印。

    在松林中的分布是一个大致的“Z”字型。

    “他们已经离开了。”

    吉诺德说道。确定了这一现实后,他招呼着手下的佣兵聚集,开始进入矮松林中。

    积雪覆盖的一座小山包,还有一块矗立的白色石碑——王国英雄的墓地简陋至斯,不由令人大为感慨。

    也许那位英勇的阿弗拉迪子爵早已被人遗忘。

    可惜佣兵的心中对于所谓的王国英雄并没有太多的崇拜之情,关于雷尔的执念在他们灵魂与血液中流淌,就像长满稗草的庄稼田地。

    有人已经开始探索着这个小山包。

    可以肯定,这座小山包就是那位子爵大人的墓地。一想到这次任务的高额佣金,所有的人都只感到热血澎湃,心头一片火热——掘坟毁尸这种极其恶劣的行为,此时已然被他们抛诸脑后。

    他们恨不得马上动手。

    “有人刚刚来过。”

    在那块半人多高的白色石碑上,还留有着手掌抹过的痕迹。

    吉诺德站在石碑之前,他盯住了上头的碑文——身为利爪佣兵团的团长,他曾经接受过一些基本的文化教育,上头的那些埃兰特花体文字,很快的被他辨认出来。

    一首佚名的短诗。

    似乎寓意着这位死去子爵大人的往事。

    吉诺德不由开口低念。

    ……

    「英雄遗物」。

    论坛那篇帖子中提到的任务物品原来是一串毫不起眼的纯银项链。

    格罗斯将其摊在了掌心,这串项链由一条细小的银链和一只心形的小匣子组成——银链穿过了小匣子凹端的小孔,而在匣子的表面,写着一行蝇头文字:

    致亲爱的西恩,米利亚·海因里希。

    “好像是一件定情信物。”

    莱文看了一眼,在旁边说道。尽管只有半桶水的识字水准,但是心形的款式与彼此爱慕的年轻男女之间互赠的小玩意并没有什么不同。

    格罗斯发觉小匣子上还有一个凸起的豌豆大小的圆点。

    这是一个机关按钮。

    稍稍晃动这串项链,还可以断定小匣子里头是空的。

    里头有东西。

    不过格罗斯没有选择马上打开,他盯住这串项链——米利亚·海因里希?海因里希这一姓氏与他手中那枚印章戒指完全一致。

    两者之间莫非有什么关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