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71 佣兵行事Ⅳ
    “开始动手吧,团长大人,我们还等什么呢?”

    “是啊,这鬼天气不赶紧活动手脚,我都快冻僵了。”

    来到此地后,望着正在低吟短诗的团长吉诺德,兴奋的佣兵顿时七嘴八舌催促起来——赫尔维格站在一旁,随着佣兵们的吵闹与笑声,矮松林中的飞鸟拍打着翅膀,积雪簌簌掉落。

    既然那些人离开,那就最好不过了。

    不过必要的警惕仍然不可放松——赫尔维格盯着阿弗拉迪子爵的墓碑铭文,似乎若有所思。但是当他看到身前的团长吉诺德,很快抛开了心中的那些杂念。

    现在的他只是一位佣兵,仅此而已。

    佣兵们用铁镐等工具拔开了山包上头一侧覆盖的白雪,露出褐色带着腥味的泥土,泥土中还混杂着一些干枯的草茎——二十多位佣兵,除了五人站在外围进行监视,其他的人都已在进行挖掘。

    ……

    “格罗斯先生?”

    法师小姐拉迪娅只感到眼前突然一黑,四周一片静寂无声,她有些害怕地惊叫道。

    “我在这儿。”

    盗匪头子随即在一旁发出了声音,紧接着,他又轻轻咳嗽一声,“斯考特、奥利弗、莱文,你们在吗?”

    “在呢,头儿。”

    黑漆漆的空间里,伸手不见五指,格罗斯从怀中掏出了火石,迸发的火光刹那点亮了周围,只看见四双亮晶晶的眼睛。

    这是什么鬼?

    难道副本停电了?

    他在心头暗暗吐槽——这样的状况确实像极了前世现实世界中夜晚意外停电的状况,但是现在这儿可是副本“荆棘的守候”,出现这种情况是不是太诡异了?

    打开系统,以他本人为中心的雷达图中显示着四位队友。

    火石的光芒稍纵即逝,视野内又重新回到了无光的世界。

    耳边的呼吸。

    脚步与地板的摩擦。

    一切都很正常。

    只有无边的黑暗有如潮水,将他们包围——叮叮当当的声音远远传来,却不知来自于哪个方向。

    要离开副本了吗?

    格罗斯清楚记得游戏中离开副本并不是这样一种方式——按照官方的说法,“副本”属于一个对映真实世界的平行空间,若是中途打算离开,除了自杀秒回复活点外,就只有通关副本这一条路了。

    他们此时已经通关副本。

    格罗斯也在回廊之中的房间找到了离开的传送点,但是他们这时离着传送法阵还隔着一条长长的回廊和好几所房间。

    那种声音的响动好像越来越近,一下一下密集敲在耳膜之上。

    漆黑如墨的幕布像是被人划破了一个口子,黑暗之中陡然出现了一条裂缝。

    有些刺眼的阳光。

    然后又是轰隆隆的巨响——佣兵们的挖掘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而基于真实世界的副本,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失序而崩塌。

    视野之内重新变回了光亮——不是副本之中那种淡淡的柔和的银色光芒,而是一片洁净蔚蓝的天幕,天空清澈得好像水洗一般,只有不多的几朵白云拉长着轻柔的丝线。

    矮松林、山包、人影。

    格罗斯眨了眨眼睛,视觉很快适应。在他们的身边,正站开着一群怔怔发呆的男子。

    他们脱下了外套,有些人甚至将身上的皮甲或铠甲解开了手甲和胸甲的部位,手中握着铁镐,在场的数十双眼睛正盯着意外出现的五人。

    这算什么?

    大白天见了鬼吗?

    有些胆小的家伙脑筋飞快,很快联想起了那些关于迪尔亡灵的传说故事——一个身材高瘦的佣兵咣当一声丢下了手头的铁镐,他的两排牙齿不停打颤咔咔作响,抖动有若筛糠的双腿却是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因为脑袋后头没长眼睛的缘故,他绊倒在一块鼓鼓凸起的石头上,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令人意外的,没有人发出嘲笑。

    视线在空气中交错。

    “真想不到,会与阁下在这样的地方再次相会。”

    吉诺德看见了那位年轻人。

    那位年轻的山民剑豪,而他身边站在的,还有那位模样可爱的金发小姑娘。

    总共五人,正好是之前他们在“牧羊人的陶笛”中见到的那支队伍。

    虽然并不明白他们一行是如何从泥土里头钻出来的,但是吉诺德已经注意到了年轻人手中的东西。

    银光闪闪,是一串项链,在细链之中,还挂着一个心形的小匣子。

    项链,匣子!

    那位大人物委托他们此行的任务物品!

    吉诺德看到的不是一串项链,而是雷尔!

    海量的雷尔!

    赫尔维格已然注意到松林之中的动静,他当下作出了战斗指令——除了跌倒的那个家伙,其他的佣兵聚拢起来,他们整理盔甲、武器,然后悄悄拿出携带的脚踏强弩,开始上弦。

    “我也很意外。”

    格罗斯望着这一伙面色不善的男子,敏锐的目光之下,他已发现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脚踏强弩,军团中的战争杀器。

    尽管那些佣兵利用矮松遮掩动作,但是强弩的钢弦正在阳光底下褶褶反射着寒光。

    “唔,看来阁下来到这儿事出有因。对了,我们此行也是为了寻找一件物品……”

    吉诺德笑容亲切地寒暄道。

    他口中的言辞极尽能事表达着无害的善意,当然,他不是没有过与对方友好协商的念头,但是此时,箭在弦上,他更喜欢做上一笔无本的买卖。

    如赫尔维格所言,剑豪又能怎样?面对十张以上的强弩,也只能乖乖的低头。

    眼下的他只需争取几秒不多的时间即可,他甚至可以想象寒气森森的强弩对准这位山民剑豪的画面了。

    尽管心怀不可告人的目的,吉诺德的语气却是愈发和善。

    年轻人不吃上一点苦头,又怎么能成长。

    “呵呵——”

    松林中闪过一道湛蓝的细线。

    寒冬冰冷的空气滋滋作响,矮松的松针因为汹涌气流的波及,积雪大蓬大蓬的掉落。

    “寻你老木!”

    还没等到吉诺德说完,格罗斯便开口怒骂粗暴打断——他的身影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启动,仿佛风驰电掣,在吉诺德和其他佣兵的视野中带出一连串的残影。

    吉诺德果断拔剑!

    年轻人的动作极快,可他的反应也不慢。为了避免那种一击致命的突刺,这一次他和他手下的佣兵都带上了头盔。

    咽喉部位还特地加装了防护的甲片。

    可惜,格罗斯的目标并不是他。

    *********************************************************

    第二更!╰( ̄▽ ̄)╮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明早7点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