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72 危机
    在伊路森世界,佣兵们对于外人可从来都不会讲究道义与仁慈——正因为深知这一点,当格罗斯看到正在上弦的脚踏强弩时,他出手了。

    先下手为强!

    被一片强弩瞄准的滋味并不好受——虽说他有办法脱身,但是三位同伴,还有他心中无法放下的法师小姐拉迪娅,却怎么也难以从强弩的包围之下逃脱。

    他知道这种钢制脚踏强弩的威力。

    而在游戏之中,这种凶残的战争杀器属于王室和贵族严格管制的物品。除了残酷的战争,这种玩意出现的场合往往伴随着行刺或是蓄意谋杀。

    所以,格罗斯的目光瞥到强弩时,他已完全确定了对方的敌意。

    可笑那个中年男人还想废话拖延时间,这类粗浅的计谋或许只能骗骗天真的小孩子了,前世作为玩家,格罗斯见识和接触到的阴险狡诈之辈,远比这种程度来得高明复杂了许多。

    矮松林中,环绕着正中央小山包二十来米的距离仿佛并不存在。

    【冲锋】!

    尤其是雪地中开启冲锋这一技能时,有着飞一般的快感——脚下的靴子像是一道铁犁,将地面上的积雪踏得向两边飞溅而起,而就在吉诺德的眼前,格罗斯人影一闪,却是向着矮松背后的佣兵绕弯冲去。

    冲锋带拐弯?

    不止是利爪佣兵团的这些佣兵,还有第一大队的队长赫尔维格、团长吉诺德,一个个瞬间瞪直了眼睛,差点没让下巴掉下来——他们都很了解冲锋这一战士技巧,但是在这高速的移动过程中还能转弯?这种神乎其技的手段他们几乎闻所未闻。

    吉诺德隐隐想起了一些东西。

    他今年四十四岁,从十六岁那年开始佣兵生涯,历经多年厮杀和打拼,终于在十三年前创建了利爪佣兵团。而关于战斗,他脑海中所有的记忆和印象若是用文字记录下来,足以编撰成一部厚厚的典籍——

    这种手段?

    某副画面似乎正在浮现脑海。

    埃兰特以南雷卡特帝国,黄金骑士的幻影冲锋!

    他几乎忍不住脱口而出——

    吉诺德起初以为这位年轻人不过就是个山民中的剑豪,但他现在发现自己还是估计错了,这位年轻人的身份恐怕并不是原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他也许来自某个大家族或特殊的组织。

    不然,关于幻影冲锋这一秘传技巧根本无法解释!

    他应该不是埃兰特人,或许是雷卡特帝国的贵族?吉诺德对于万境丛山以南的人物地理风情有所了解,在雷卡特帝国的北方地区,山民贵族好像有那么一两家。

    吉诺德很快想到了那个家族的名字。若真是那样,眼下他和他的佣兵团无疑惹上了大麻烦。

    可惜这个世界并没有后悔的灵药。

    吉诺德咬了咬牙,他已确信今日的事情断然无法轻易干休。

    要不,干脆将这些人留在这儿?只有尸体才能保持永远的沉默。

    他持剑上前,一位就职高阶层次的资深佣兵毫不怯战。他手下的赫尔维格也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大声呼喊组织着松林中的佣兵,结成临时的接战阵势。

    格罗斯与这些佣兵越靠越近。

    因为脚下雪地的缘故,这次冲锋三秒之内足足跨越了至少五十米的距离,并且去势仍然不减。他向着松林背后的佣兵冲去,但是现在,一株满是墨绿松针的矮松,正挡在了他的身前。

    眼看就要冲锋撞树。

    刚刚那次弧形冲锋,来到这个世界的格罗斯还是第一次使用这一技巧——

    脚腕关节正在传来阵阵的疼痛。

    他当即知道,以目前的人物属性使用这些高阶技巧还是太过勉强了。那株该死的矮松在他视野之中越放越大,他的双手握住霜寒长剑,向前用力一挥!

    卓越级的武器有着足够的硬度和锋利,矮松的树干露出一个光滑如镜的平整切口,齐齐而断。

    一位脚下仍在给强弩上弦的佣兵露出了惊恐的神情——他早已从团长吉诺德的口中得知这是一位年轻的剑豪。

    身边的佣兵团同伴纷纷靠近施以援手。

    战矛、长剑、钩镰……有的拦在了格罗斯的前方,有的从身侧突袭。依靠着之前冲锋的巨大惯性,格罗斯挥剑砍断矮松后,直接杀进了人群。

    系统显示的雷达图内,每一个佣兵最低都是就职层次的存在,在这其中,甚至有三到四个与他等级相仿的厉害角色。

    赫尔维格手中的剑锋疾刺——

    细长尖锐的锋刃从格罗斯的铠甲上划过,然后刺入血肉。

    绷紧的肌肉让剑锋的刺入有着极大的滞涩感。

    刚一冲进人群,格罗斯就已开启了「荣耀的铁刺环」附带特技【逆势反击】。

    【逆势反击】(主动):5秒之内豁免持用者50%所承受物理伤害并记录真实数值,效果时间结束之后以一次近战物理攻击返还目标,冷却时间:20分钟。

    20分钟的冷却时间,也就是说,他在这场战斗最多只有一次使用【逆势反击】的机会。

    因此,这一特技的使用必须用在关键的时候。格罗斯深知自己面对手持强弩的对手绝不能退让或躲闪,他完全是迎着佣兵们的刀剑奋勇前行。

    身上的铠甲迅速破损、碎裂,一缕缕迸射的血线从他身上飘起。

    【战士·钢心】的被动特技也飞快累积起了两次【剑气斩】。

    他还装配着一枚叫做「勇气徽章」的佩饰。

    “杀了他!”

    无论是利爪佣兵团的团长吉诺德,队长赫尔维格,还是眼睁睁看着那位佣兵被一剑枭首的其他人——这些咆哮的佣兵看着幽蓝剑光斩下一刻,一颗圆睁着眼的人头冲天而起。

    温热的鲜血,在白色的雪地中盛开了一朵鲜艳的玫瑰,如蛛网般四溅延伸。

    不止是那位佣兵的,还有格罗斯。

    他看到了自己的生命值已然损失过半。

    “格罗斯先生!”

    “头儿!”

    法师小姐拉迪娅正在朝他冲了过来,小脸煞白,还带着晶莹的泪痕。而他的同伴,也是一个个赤红着眼睛,向着佣兵包围之中的格罗斯一路狂奔。

    微笑。

    【逆势反击】5秒结束,真实伤害记录。

    【英勇之勋】!

    挥剑!

    【剑气斩】!

    PS:第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