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75 带血的战利品
    这一场厮杀结束之后,雪地中的松林重新变得静悄悄的。

    除了格罗斯一行五人外,再无一人知晓这场战斗的发生。

    奥利弗检查着死去佣兵的尸体。原本他还试着回收那些脚踏强弩,可惜这些价值昂贵的玩意早已在之前的战斗中损毁,不得已,他和斯考特、莱文只得翻出佣兵们的钱袋和其他一些值钱物品了事。

    二十多具尸体,有着接近五百枚雷尔。

    当这些带着血迹的钱袋收聚起来后,格罗斯没有太多的在意。

    雷尔很可爱,但这并不是他内心深处真正的渴望。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不是游戏。不过因为《纷争》那款游戏高度拟真现实的缘故,战斗的体验与真实世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血淋淋的画面出现在他眼前时,他很平静,平静得情绪毫无波澜。

    法师小姐拉迪娅跟在他的身后,五人此时向着白石小镇返回。

    雪后的天空一片明亮,初冬的青色之丘宁静而祥和,几只食腐的乌鸦与秃鹫在他们的头顶一掠而过——

    除了脚步,雪地之中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

    白石小镇。

    风雪停歇过后,街道之中渐渐出现了一些活动的人影。

    商人们从酒馆和旅店的窗户里头探出了脑袋,阳光照耀,路面上的积雪已经开始了溶化。

    在白石小镇上,当地的镇民陆陆续续拿着铁铲跑了出来,清理着门前的积雪。

    很快,街道之中冒出了一辆满载货物的马车。

    还有,第二辆、第三辆……这是一支商队。

    一位带着宽檐狗皮帽子的商人坐在最前方的马车上头,车夫扬起了马鞭,绳索已经套在拉车驮马的脖颈上,这头牲口扬起蹄子,一步一步,踩在了结冰的路面上。

    赶车的马夫很小心,因为这干系着他的饭碗。

    那位商人也很在意,他唯恐发生什么意外,以致损坏马车中的货物折了本钱——

    车厢里头是一箱箱来自拉齐斯多尔蒂斯平原的精美瓷器,虽然木箱里头充塞着满满的干枯稻草以防颠簸和撞击,但是在这糟糕的天气里赶路,发生意外的概率已然变大了许多。

    为了那该死的交货日期,那该死的合同。

    商人在心中不由咒骂不已。

    “里奥,雪已经停了。”

    佣兵马维与里奥正在房间里玩着一种叫做“21点”的纸牌游戏,这种游戏很简单,它主要是一些运气的成分,再加上些许心理的博弈。

    不过相比里奥拿到任何纸牌都是一副傻傻愣愣的样子,马维的神态与动作丰富了许多。就在眼下的这一把,他看到里奥又从桌面上那叠纸牌中抽取了一张,他有些心慌了。

    他手中的点数是16点,不大,也不小。

    然而里奥的眼神却是直直的,只是盯着那叠纸牌。

    见鬼!

    里奥这混蛋,难道是扮猪吃虎深藏不露?

    两人之间的纸牌游戏带着赌注,每一局的胜负都关系着一枚雷尔,再这样下去,他这个月的薪水就要输光了。

    从早晨到现在,进行这种纸牌游戏的过程中,马维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紧张。

    他拿到一张6点,加上手中的16点,正好超过了21点。

    他果断站起身子,转头望向了窗户之外。

    里奥也跟着站了起来。

    “呆在这间屋子里,我感觉全身都要生锈了。里奥,一起出去走走吗?”

    “好吧,不过我们别耽搁太久了,团长大人他们也许天黑之前就会回来。”

    里奥点了点头,却是毫不客气地一把将桌子上的雷尔扫进了钱袋。

    最后一把的那枚雷尔被马维赖账了,但他并没有生出任何的计较。

    可是正当他们两人准备收拾一些随身物品动身,马维却突然站住了脚步,他从视线的末端,小镇的街道上,看到了那位年轻人。

    格罗斯披着从死去佣兵尸体上剥下的衣服,肩头扛着盾牌,腰间插着一柄长剑。

    他已稍稍清理了一下身上的斑斑血迹,但是那种腥膻的味道,一时之间却是难以彻底消除。街道中错身而过的行人隐隐嗅到这股味道后,望了一眼年轻人,似乎明白了什么,纷纷避之唯恐不及。

    马维注意到了那件衣服。

    纯白色,边饰镶着华丽的金色织线。

    一件来自布玛明夜商会所属裁缝店的修身外套,用料精良、做工考究——明夜商会的老板据说是一位很漂亮的女人,在布玛的佣兵公会之中,到处流传着关于那个女人的故事。

    那个女人的身份来历很神秘。

    那个女人的名字与商会一样,叫做“明夜”,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有人猜测她来自马尔韦那边或是更远的地方,而有人则认为她是某位贵族老爷偷偷留下的情人——

    一位美貌的女子在鱼龙混杂的布玛以及拉齐斯弄起了一家偌大的商会,很难不令人生出各种浮想联翩的猜测。

    更有一种离奇的说法:曾经在深夜的酒馆中,有人喝得酩酊大醉,更是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说道,他见到那个女人屁股后头露出一条微微摇摆的蓬松的狐狸尾巴,就像贵妇绕在脖子上的狐裘一样。

    这可是一个相当了不得的传闻!

    在王国的历史文卷和吟游诗人的诗歌中,的确有着关于兽人的传说,但是在埃兰特王国境内,兽人的血脉已经在这几百年里头从未露面了。

    话说回来,马维在内心深处一直默默爱慕着那位“明夜”女士。

    只是,他发现眼下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那件衣服,是那个讨厌鬼赫尔维格的!

    那小子被人宰了?

    马维站在窗台前,目光死死盯住了格罗斯。

    虽说平日里他没少诅咒过赫尔维格那小子出门被马车撞死,战斗被人一剑捅死,但是这些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他忽然感到内心沉重而压抑。

    斯考特的腰间挎着两柄长剑,而其中一柄,来自于利爪佣兵团的团长吉诺德。

    这是一把精良级的武器,收集战利品后,格罗斯接过这柄长剑一看,当即就知道了这柄长剑的名字,“540式军官佩剑”。

    大陆历540年伊始,直至现在“雾松战争”过去两年多后,仍被广泛使用和流行的一款制式长剑。它曾是王国中高阶军官的专属,而在前世的游戏中,这是觉醒阶段之前最受玩家欢迎的一种武器。

    并不是因为这款长剑的性能有多么出色,而是它在市面上流通的数量足够的多,因此价格具有相当的性价比。

    它至少还是一件精良级的武器。

    *********************************************************

    o(∩_∩)o 某同学一直渴望女装、梦想娘化,要求合理,予以满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