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81 山民中的少女商人
    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行,碾上了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

    这颗小石子足够的坚硬,以致高速行进的车轮狠狠轧过时,被硌得高高飘起。待到车轮咣当重新落地后,却是与之前的轨迹发生了偏差。

    “这么多人?”

    莱文不由发声问道。此时五人的马匹停在了商道的一侧,在他们的身边,是一辆辆排成长龙的马车。而靠着他们最近的一辆马车上,正跳出一位扎着双马尾小辫的棕发少女。

    她与格罗斯、斯考特和奥利弗有着类似的发色,从眉眼以及瞳仁的颜色来看,基本可以判定,这位少女也同样有着山民的血脉——

    埃兰特王国境内的山民大多来自万境丛山地区,他们信仰古老的自然教义,曾有人说,山民们都是大地女神提尔多娜的孩子。

    少女跳下马车后,一双青灰色的兽皮靴子稳稳落在了地上,她的脸蛋和鼻翼带着几点俏皮的褐色雀斑,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乌漆乌漆,正目不转睛盯着他们几人不停打量。

    法师小姐拉迪娅也注意起这位山民少女。

    “我们的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奥利弗有些疑惑,他看了看身边的同伴。

    “没有。”

    斯考特望了一眼,又摸着自己的脸颊,除了些许胡渣粗糙的手感,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你们好,我是薇拉,来自安茹的一位女商人。”

    少女朝着他们盯了好一会后,似乎发觉了这并不是一种很有礼貌的行为,她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招呼道。

    “你好,薇拉小姐。”

    格罗斯向着这位女商人回礼——山民少女的身材略略比法师小姐拉迪娅高出了一些,皮肤也是显得相对偏于健康的小麦色,她穿着一条风格朴素的亚麻长裙,束起的棕发上还配着纯银的头饰。

    战马扭过了脑袋。

    “小心——”

    盗匪头子不由急忙喊道。他知道战马的一些习性,若是从它身后视线无法捕捉的位置靠近,很容易就被撅起的蹄子给踢到。

    还好,这位自称“薇拉”的女商人隔着他还有三米之远,便已站定了脚步。

    “城门那儿好像堵住了。”

    奥利弗骑在马背上向着前方远远望了一眼,前方的马车已经许久未曾挪动,而在他们的身后,后来者又让这条长龙变得更加的蜿蜒绵长。

    身边有许多的人正在嘀咕和抱怨。

    “听说,有一位公主殿下要来卡尔萨斯了呢。”

    山民少女的脾气显然极好,她环视了一圈身周,依然保持着一副极为温和亲切的笑脸。

    职业素养很不错的商人。

    格罗斯在心底给出了自己的评价——和气生财的道理在这个世界依然通用,见识到这位女商人与人自来熟的作风和极富亲和力的举止,他也不禁生出了几分好感。

    何况,他们都是山民。

    “所以,从今天早上开始,所有进入卡尔萨斯的人都必须经过盘查。”

    女商人继续说道,她仿佛有着一种喜欢卖关子的习惯,每说一句话,便偷偷注意着听众们的反应。

    不过听到她如此说起,格罗斯顿时怔了一怔。

    他知道那位公主是谁。

    王室的“白蔷薇”,三公主萨曼莎殿下。如果前世游戏中的历史没有出现偏差,那么,算着时间,她应该就在这两天里来到了诺戈的首府卡尔萨斯。

    这是第一幕故事背景的剧情主线之一。

    他想着不久之前发生在银叶森林的抢怪事件,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当时戴上了面甲。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他暗暗感谢着自己曾经作为玩家的优良行事作风。

    那位公主,也许他们并不会有相遇的机会。

    格罗斯只是稍稍转念一想,心中很快释然。他此行的目的只有卡尔萨斯的圣辉教堂,对于其他的地方,却是半点的兴趣也无。

    “公主,是我们前些日子遇到的那位吗?”

    可惜格罗斯的身边有着奥利弗这么一个大嘴巴,他听到山民少女说起公主殿下,他惊声叫道。

    “你们遇到过那位公主吗?”

    这一下子,引来了山民少女的好奇心。

    “我听头儿说,那位公主好像是叫做萨曼莎,对吗?”

    奥利弗随口答道,说完之后,他扭头望了盗匪头子格罗斯。

    格罗斯剜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这种事情,真有说出来的必要么?

    正在几人停在商道交谈的时候,城门之前的队伍又渐渐开始缓慢流动——

    从前头的商人和旅者的口中传来了消息:就在半个钟头之前,盘查的守城卫兵在一辆载货马车上发现了禁制交易的某种货物,查封并扣押了一整支商队。

    不过更详细的细节并没有被透露出来。

    许许多多的人不禁纷纷猜测。在新月之年,被王室与贵族所管制的商品就只有那么几种,通常的情况下,商人们并不会明目张胆进行这类货物的交易。

    只有一些背景深厚的大商人,与某些关键的人物形成默契或是达成利益关系后,这类货物的运输与交易才有了那么一丝可能。

    挤在商道上的这些商人之中并没有那些大商人的存在,因此,贩卖管制货物,无疑成为了一种风险极大的行为。

    按照埃兰特法典的部分条文或大多数地方领主的法令,这类胆大包天的商人将被没收全部的随身财产,并判处一段时间不定的劳动苦役。

    麻木、同情、默哀,兔死狐悲,幸灾乐祸,种种不一的心思在人群中滋生。

    女商人薇拉跳回了马车上,她掀开马车车厢的门帘,很快的钻了进去。

    “格罗斯先生,我们也走吧。”

    法师小姐在一旁轻声地说道。刚刚几人说起关于公主的话题,她的小脑袋里并没有太多的在意。

    在这些天的旅途中,她已切实验证了盗匪头子格罗斯的确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相比起公主莅临北地诺戈这些事情,她对于法术与奇奥的研究更加富于兴趣。

    按照两人对于《塔·法龙斯炼金指南》的讨论与交流,她从格罗斯的口中听到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言论:

    炼金术,无论是荆棘王朝时期的古典炼金术,还是当下流行的改良炼金术,本质依然属于法则的应用与具现,之所以同样的重复试验经常出现不同的结果,那是因为试验者往往忽略了某些重要的影响因素。

    格罗斯甚至在稿纸上写下了一串串工整而流畅的推导公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