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82 山林中的埋伏Ⅰ
    炼金公式。

    这些游戏中的公式部分来自于官方的公布,部分来自玩家们的反向推导,并且在后来不断的试验中反复验证了绝对的正确。

    这是一些被称为炼金基本法则的公式。

    格罗斯当着法师小姐的眼皮底下写出这些东西时,他并没有去想太多,这只是一种属于玩家的习惯——每一个研究炼金术的玩家对于这些基本的炼金公式几乎烂熟于心,至少,保持着大部分的眼熟。

    配料的选择、顺序和步骤、温度、手法及其他环境条件的控制……

    许许多多的中低阶炼金物品都有着一套自身的标准流程,而更高阶的炼金也是由大量的基本公式衍变并搭建而成。

    在前世游戏中,格罗斯的炼金水准大概比半桶水强出了那么一点。

    不过他写出那些熵与焓的拉丁字母符号,炼金试验中的反应原理,比如勒夏特列原理、能斯特方程等等之类时,法师小姐拉迪娅完全是被震撼了。

    按照格罗斯的讲解和提示,她亲自提笔进行了演算,一次又一次,与多个炼金反应的过程与结果百分之百吻合。

    炼金法则?

    他是从哪里懂得这些知识的?

    在法师的故乡布拉卡达,根本不存在如此简洁准确的法则阐述,法师们对于炼金法则的说明通常是大段大段复杂而拗口的文字,若是缺乏足够的理解能力和耐心,甚至只能感到茫然的不知所云。

    “格罗斯先生,你也许能够成为一位很优秀的法师呢。”

    她当时小手撑着脑袋,眼睛里冒着星星,坐在桌子边感慨道——盗匪头子似乎也被她的这番美好论断所说动,进行了一次简单的法术资质检测。

    不过,结果很遗憾,他的法术感应力低得可怜。

    从拉迪娅极度失望的神色来看,他的法术资质甚至不比路边的阿猫阿狗好上多少。

    好吧!

    盗匪头子很干脆的放弃了踏上法爷之路的幻想。

    商道中的一辆辆马车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前身后,旅者和商人们正在缓缓前行。远处卡尔萨斯的城门前站着一列握着战矛、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一个个不胜其烦地检查着入城者……

    盯着格罗斯胡须拉渣毛茸茸的脸颊,虽然这个年轻男人仅从样貌而言,远远谈不上英俊清秀,但是拉迪娅·克莱恩却似乎从这张面孔上找到了无穷的魅力。

    “唔,我们也跟上吧。”

    格罗斯答道。

    他并不知道法师小姐此时心中所想——若是清楚了眼前少女的这些心思与情愫,他大概在睡梦里头都要乐开了花。

    这支五人的骑行队伍在一个小时之后进入了卡尔萨斯。

    为了提振商业和鼓励贸易,卡尔萨斯这座诺戈的首府和其他大多数的北地城市一样,并没有设置入城税,穿过光线昏暗的城门甬道后,一条开阔的街道摆在他们的眼前。

    ……

    萨曼莎就在弗雷德的身边。

    碧绿如同翡翠般的眸子折射着初冬山林的景色。从塔伦到卡尔萨斯,这一段路程断续穿过了几条山脉,相比起其他地方那些平坦的商道,沿途的景致倒是丰富了许多。

    连绵不绝、层峦迭嶂的山峦与冬日下的树林在她眼中倒映。

    她所注视的方向是前方的卡尔萨斯——

    诺戈群山起于拉齐斯北部边缘的几座无名山峰,然后在诺戈以西连续的由南向北延伸,它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将王国的北地与西境彻底分离开来。群山一直绵延到塔伦要塞的脚下,过去这一段后,另一部分相对平缓,直到卡尔萨斯附近的一小块平原地带。

    有心的推动之下,萨曼莎公主来到北地与沃尔夫家族嫡长子弗雷德订婚的消息像是冬天来临的寒意一般飞快扩散。

    她和弗雷德还在路途中,卡尔萨斯的马多克伯爵和伯爵夫人琳娜·埃德温公主便已为此早早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一场符合其身份的隆重欢迎仪式。

    先勿论白墙之内宫廷的那位陛下怀着何种心思,但是贵族们从来都不会忽略这些应有的表面规矩。

    正午时分的山林中弥漫着阳光的暖辉,微风吹动,枝桠与叶的影翳在林中的小道摇曳。

    马鞍上的萨曼莎从宁静如画的山林风景中收回了目光,她的骑士,弗雷德·沃尔夫并行在她的身侧。两人时而交换一个温馨的眼神,似乎有些话语想要向对方说起,但又总是欲言又止。

    听闻那些来自王室密探的汇报后,萨曼莎公主对于北地之行重重可能已经有了充分的估计。

    她沉默不语。

    视野内的风景不断向后退去。

    马蹄声回荡在静谧的林间小道。

    除了她与弗雷德外,还有王室的侍卫、塔伦的游骑兵,这支多达百人的队伍正在穿过一条浅浅的山谷。

    “那位公主,她们已经来了。”

    山坡上的一大丛灌木,里头响起了低声说话的声音。这是一个压低嗓子说话的男子,他正望着他的同伴——

    灌木、嶙峋凸起的巨大岩石,所有能够掩藏身形的地方都躲着不少的人影,看他们的装束,像是佣兵。

    他们确实是佣兵,来自于恩萨达山猫佣兵团的佣兵。

    斯坦利的目光炯炯,收到那个佣兵的提示后,他从一块大石头的背后探出了脑袋——按照洛克·兰伯特伯爵的交待,他如期赶到了这儿,并为此制定精心的埋伏。

    这处地方是从塔伦到卡尔萨斯的必经之路,果不其然,在此露营等到第三天后,他们终于守到了那位公主殿下,还有她随行的队伍。

    好家伙!

    足有上百骑兵!

    当萨曼莎公主与弗雷德的身影在斑斑的林荫中出现时,佣兵们不由齐齐吸了一口凉气——这支由王室侍卫和精锐游骑兵组成的队伍披着齐整的铠甲、身上不同颜色和纹饰的罩衣表明着身份。

    这也暴露了实力。

    上百骑兵,最低都是就职一阶的存在。

    斯坦利和他的手下面面相觑,蹲时愣在了原地——大眼瞪小眼,你瞪着我,我瞪着你。数十道目光彼此无序的交错后,又一起望向了斯坦利。

    山猫佣兵团的团长,斯坦利。

    这位有着一脸茂盛络腮胡须的中年男人远远望了一眼那支骑兵队伍,又小心翼翼缩回了脑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