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85 商人的隐藏任务
    格罗斯并没有从眼前侍者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恶意,而发现这是一位就职高阶者后,他仿佛从重重的历史迷雾后头看见了一些东西——

    关于萨曼莎公主的北地之行。

    前世身为玩家,他并没有额外去花费时间深入探究,不过现在来到这个世界,他突然生出了一些好奇。

    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表明来意后,德里克殷勤地带着这些客人踏上了二楼的房间。

    房间同样干干净净,就连床脚和窗页间的缝隙,都找不到一点的灰尘。

    待到这位小个子的侍者离去,格罗斯来到窗台,他望向外面的街道——这家酒馆所在的街道是卡尔萨斯的野菊花大街,这条长长的大街像是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将卡尔萨斯分为南、北两个主要的大城区。

    而其中南城区主要居住着平民,如商人、工匠、手工艺者等等,某些佣兵团体也在这片区域设有驻地或办公机构。

    格罗斯极目远眺。

    视野之中是大片大片鳞次栉比的灰白色房子,由大量接近半球的弧面顶、拱形门窗和无数的圆立柱、腰线搭建而成,从外观上看,有如格罗斯前世所在那个世界的罗马风建筑——

    事实上,在游戏里头,这也是富于埃兰特风情的建筑风格。与圣辉教会所推崇的仿哥特式建筑不同,王国内的贵族与工匠对于这种风格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衷爱与狂热。

    他的同伴和法师小姐拉迪娅也围在窗台边上,打量着这座城市的风貌:

    宽阔笔直的街道由西向东,每隔一段间距植栽着荫荫绿树,平整的路面由一块块石板所镶嵌拼接。在这条街道上,还特地划分了专供路人行走的窄道和中间的马车车道,并行的两条道路之间,砌着一条方形的排水沟。

    这就是北地诺戈的首府,卡尔萨斯。

    不过,眼下的盗匪头子对于这副极蕴美学意义的风景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的目光扫视,似乎正在寻觅着什么。

    南城区。

    这次卡尔萨斯之行,除了前往雪松大街的圣辉教堂外,他还有另外一个打算。

    走进城门时,他猛然记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一个游戏开服之初便已存在的隐藏任务。

    眼下已是新月之年的十一月中旬,距离那个时间非常的接近。而根据那一任务的线索,他知道差不多可以插手介入了——

    伊格纳缇伍兹,一个男人的名字。

    他是居住于卡尔萨斯南城区某条小巷的一位商人,准确来说,是一位落魄的破产商人——

    早在今年夏天的时候,他的牲口生意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病而宣布破产,并且欠下了当地的高利贷者一大笔雷尔。

    这些高利贷者明面上的人物是一群地痞流氓,而实质上,暗地里掌控这一切的则是贵族——早在“雾松战争”爆发之前的三十年间,埃兰特王国飞快堕落的不只是军事力量,还有道德与人心。

    当田地不再种植庄稼后,野草开始疯长。

    当昔日的荣誉与责任从心中淡去后,人的灵魂开始沉溺欲望。各种各样的欲望,包括金钱、权力、美色……

    有些宝贵的东西正在扭曲、正在失去。

    腐烂从表面的肌肤开始,侵入血肉,最终深至骨髓。

    伊格纳缇伍兹,这位倒霉的商人因为那一笔高额的债务,被那些可耻的地痞流氓抓走了唯一的女儿,他们留下了一个凶狠的警告:

    若是在接下来的规定期限内无法偿还全部的本金和利息,就将他唯一的女儿送进妓~院。

    格罗斯记得这一任务叫做「悲痛的商人伊格纳缇伍兹」。完成这一任务有两种可供选择的方式:替这位商人清偿债务,或者,救出他的女儿伊芙。

    后者免不了暴力解决的方式,简而言之,就是战斗。

    格罗斯眼下的实力相比当初那些游戏玩家已经强出了不少,何况,他本身便是一个技艺超绝的战斗狂人,再加上同伴与法师小姐的存在,他实在找不到理由让自己放弃第二个选择。

    刀剑可以解决的麻烦,就毋须花费雷尔。

    这是一句《纷争》中广为流传的名言。

    而这一任务的奖励,则是来自商人伊格纳缇伍兹的一张神圣附魔卷轴。这一物品的详细来历无从知晓,不过格罗斯非常清楚它的作用——

    将一件武器转化为神圣武器,对不洁的亡者造成200%伤害。

    红月之年埃兰特与迪尔亡灵的局部战争爆发后,这一任务成为了玩家们的必选——

    最初并没有人发现这一隐藏任务。直到后来的某日,有一位偶然完成这一任务的玩家在官方论坛上公布了讯息,并且贴上了武器的属性截图,其他的玩家们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与那些骨头架子的战斗,也可以不用那么艰辛和危险。

    为了不久以后更高效率的收割骨头架子,格罗斯已经决意前往南城区寻找那位商人。

    在此之前,他所需要完成的事情唯有治愈右手手臂的伤势。

    依照他目前的战斗等级,一瓶小号生命圣水就足以搞定。

    这时的天色仍然很早,安顿马匹和一些不便随身携带的笨重物品后,格罗斯一行五人很快离开了“旅者之家。”

    酒馆之内,那位向来话语不多,有着“哑巴”称号的年轻小伙子托德,他走到德里克身边,轻轻拍打了一下肩膀,冷冷毫无起伏的声音像是从胸腔里用力挤出来一般:

    “你对他们很感兴趣?”

    “啊——没、没有。托德,怎么今天起床这么早?”

    “要准备新的一批麦酒了。”

    “麦酒?托德,两索尔一杯的麦酒,我总觉得有问题。”

    德里克的手中正抓着一块抹布,将所有的桌子和椅子擦净后,他开始整理柜台。

    “有问题?”

    托德一双沧桑的灰色眼睛盯住了德里克,“你不也喝过吗?”

    “那天我只喝了一杯就醉了,哈哈——”

    提起那一夜的往事,德里克不愿再提,不由尴尬地摸着头发笑道。

    ……

    “那些人全部逃了!”

    山林之中,遭遇突袭的弗雷德与萨曼莎公主一行带着骑兵队伍来到了山坡上,他们找到了一些伏击者留下的活动痕迹,但是那些人的踪影,此时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快的,这些久经战阵的骑兵发现了线索——在山坡的某处角落,还留下了一些挠钩和挂在山坡坡壁上的长长绳索。

    那些伏击者以攀爬绳索的方式逃走了!

    而山谷中前行的道路,却被一堆堆巨大的石头和杂乱的树木堵塞得无法通行。

    弗雷德的面孔变成了极为难看的青灰色。

    PS:补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