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90 不一样的任务
    格罗斯一行离开卡尔萨斯大教堂的脚程很快。

    购买圣水和习得【急救】技能后,他们的教堂之行便正式宣告结束了。

    从雪松大街原路返回,穿过几条街巷后,他们又来了野菊花大街。在某个路口,格罗斯根据脑海中的一些印象,拐进了一条小巷。

    平民区的小巷灰暗、破败和肮脏,与外部的繁华不同,里头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所谓天堂与地狱,眼下看来,似乎只有一街之隔。

    小小的灰乎乎的房子像杂乱无章的积木般肆意堆积着,房子与房子的空间逼仄狭窄,坑坑洼洼的地面上积着浑浊的污水。一群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孩子正在追逐打闹,见到格罗斯一行五人的到来,附近的居民赶紧跑了出来。

    他们望了一眼,伸出胳膊抓起自己的孩子,然后“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这些居民们看到了拉迪娅。

    法师小姐的外表装束看起来和寻常的贵族千金并没有什么两样,至于她身边的年轻男人,则被当成了贵族的狗腿子——

    侍卫或仆人一类的身份并不能掩盖这些人的本质。

    很正常的事情。

    任何人都不愿惹麻烦上身。

    格罗斯懂得,这个世界的平民与贵族有着一道天然的隔阂。在这一时期,不止是平时身份尊卑的体现那么简单,包括这两个阶层的内心,都彼此充满着疏离、排斥与不信任感。

    经历“雾松战争”后,这样的状况在王国的北地尤其如此。

    至少,以现在一个盗匪头子的身份,他无力改变。

    卡尔萨斯的平民区,其实具体来说,它还包括着贫民的聚居区域。那位商人与这些贫民相比,显然并不属于同一个群体。

    离开小巷附近的那一片区域后,格罗斯站在一株火红的高大枫树下,他看到了一连片灰白色的石砖房子,这些房子大多有着独立的院落,用篱笆或矮墙围了起来。

    根据那一任务线索的记忆,商人伊格纳缇伍兹当下居住在这附近,直到他变卖房产后,才来到了那些贫民所在的小巷。

    “伊格纳缇伍兹?”

    商人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他抬头一看,是一位英姿勃勃的年轻人。这位商人有着一头平民中并不多见的灰色头发,很好辨认。

    “你们是谁?”

    到了眼下这般地步,伊格纳缇伍兹对于身边的任何人都已不抱信任了。他望着陌生的四男一女,暗暗猜测着他们是不是受人委托前来讨债。

    他想了一想,大概记了起来:除了“龙眼兄弟会”那一笔高利贷,其它的债务他早已还清。

    伊格纳缇伍兹的神情很警惕。

    “你们是谁?”这一询问的句式落在了格罗斯的耳朵里。

    这任务不对啊?

    格罗斯记得游戏之中,玩家们找到伊格纳缇伍兹是在杜鹃花小巷,那所处于老旧阁楼内部,昏暗潮湿、散发浓浓霉味的小房子里。

    现在这位商人还没有变卖房产搬家,所以,任务并不存在吗?

    脑子里飞快转动,按照《纷争》任务体系的基本设计,所有这些任务的逻辑都能自洽,随时间节点的先后而进展——也许眼下这位商人的处境还没有沦落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因此任务相应的发生了变化。

    “你最近好像遇到麻烦了,需要什么帮助吗?”

    格罗斯开口说道。

    这是玩家从原住民身上挖掘和发现任务的切口。

    然而这样一来,商人并没有接话,他的脸上不仅是警惕,还多出了几分疑惑。

    格罗斯已经在心中暗自大骂:这家伙实在是太不上道了,他只是为了那张神圣附魔卷轴而特地跑来帮助商人解决麻烦,一场很公平的交易而已。

    “伊格纳缇伍兹先生,我是拉迪娅·克莱恩,我们听说了你的遭遇。”

    法师小姐在一旁说道。她一边转述着从格罗斯口中听到过的内容,一边眨动着睫毛,湖蓝色的眸子里流露着一丝对于不幸的同情与怜悯,还有对于高利贷者的愤慨。

    “说实话,那些家伙太可恶了。如果可以,我们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你提供帮助。”

    她的言辞真挚而恳切,目光盯着商人——

    从水杉街道“黑龙之眼”回来的商人正处于一个心灵脆弱而恍惚的状态,他看了看法师小姐,又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啊——小姐,你们是贵族?”

    伊格纳缇伍兹不由失声喊道。他绝没有想到自己的事情会惊动到一位贵族,而眼下这位贵族,似乎有出手为他解决麻烦的意思。

    两行温热的眼泪顿时从他脸庞上流了下来。

    这位憔悴的中年男人终于忍不住失声而泣。

    他知道自己奈何不了“龙眼兄弟会”那一伙人,听说他们身后站着城内的某位贵族老爷,但若是有另外的贵族愿意插手,那么,事局将极有可能得到改变。

    原住民的结,看来还得由原住民来解啊!

    格罗斯在旁边悄然观察,不由默默想道。

    他发觉有些事情,或许不能再用玩家的那一套法子来进行。

    一行五人安安静静地看着商人的掩面哭泣。

    过了好一会儿,枫树下已经路过了一个又一个行人,这位商人才停止了流泪,他邀请格罗斯一行前去他的家中。

    一栋灰白石砖砌筑、有着弧面穹顶的房子。房子共有三层,在外围还用矮墙围起了一座庭院。

    钥匙插入锁孔。

    庭院中的花圃只有一些枯萎的植物,看来许久未曾打理,满目萧疏破败之色。

    房子的大门也被打开。

    内部的装饰说不上豪华,不过倒也可以看出这位商人的家底在平民中还算殷实。

    格罗斯很清楚,光是这一处卡尔萨斯城内的房产,就已价值好几千雷尔了。

    如果不是那些地痞流氓抓住他的女儿进行逼迫,也许他不会落到那样的悲惨结果。

    在房子的客厅之中,他们围着一张宽大的木制茶几,很快坐了下来。

    商人还热心地从柜子里掏摸半天,找出了一瓶果酒。

    挠了挠乱糟糟的灰色头发,他从柜子的抽屉里取出了六只高脚的玻璃酒杯,扭头对着拉迪娅与格罗斯等人说道:

    “很抱歉,家里就只有这么一点东西了,这样招待尊贵的客人真的太、太过失礼了……”

    “没事呢,大叔。”法师小姐安慰说道。

    “伊格纳缇伍兹先生,说说你遇到的麻烦吧。”

    格罗斯对于这一任务的心思很急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