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94 龙眼兄弟会Ⅲ
    商人伊格纳缇伍兹的女人叫做伊芙,是一个与他同样有着一头灰发的少女。

    早在来到水杉街道的“黑龙之眼”前,格罗斯就从商人口中得知了那位少女的外貌特征,但是此时并没有见到她的踪影。

    应该是被“龙眼兄弟会”的人藏起来了。

    准确来说,是被眼前的“光头”克罗克藏在了某个地方。

    而这时候,对方已经亮出了刀剑。很明显,指望对方老老实实说出这一消息并没有可能。

    好几十双眼睛盯住了格罗斯。

    克罗克从身边的男子手中接过了一柄弯刀——在酒馆大厅橘色的灯光下,弯刀的刃面上飘荡着圈圈涟漪般的花纹,看上去极为漂亮。

    “好刀!”

    格罗斯惊叹道。从刀身的花纹他可以看出这柄弯刀经过了千锤百炼的锻造,其工艺类似于他前世所见识的大马士革刀。

    只是这样一来,他发觉“龙眼兄弟会”似乎并不是他之前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卡尔萨斯城内的一名黑帮头目拥有着这般好货,这并不是一件合乎常理的事情。

    按理来说,它应该出现在某位贵族的收藏名录,然后在特定的情况下,由贵族将这样的武器作为荣耀赐予麾下的骑士。

    可它现在握在“光头”克罗克的手中。

    暴殄天物。

    格罗斯暗中给出了评价,从姿势来看,克罗克根本不会用刀。至少,他对于刀法并不熟悉。

    “光头”克罗克只是冷笑,这柄不凡的弯刀在手,他感觉自己豪气顿生。

    “阁下,如果你愿意就此离去,我可以选择不计较。”

    凶悍的目光在格罗斯的面庞上停留了几秒,他继续说道,“不然,嘿嘿……”

    “不然怎样?”

    话音刚落,坐在长桌上的年轻佣兵动了。

    一道淡淡的影子,仿佛突然从原来的位置消失,当再度出现在视野的时候,大厅里的灯盏摇摇欲坠,灯火将息。

    跳动的火苗在风息下堪堪熄灭。

    拳头。

    一只拳头在“光头”克罗克的眼皮底下越放越大,他瞪大了眼睛,绝没有想到这位年轻的佣兵居然敢在这种以一对多的局面下主动出手——

    黑色的布斗篷高高向后飘起,这道身影极快。还没等到克罗克作出反应,拳头便已和他的面孔作出了一次亲密接触。

    正中鼻子。

    隐隐还可以听到一声轻响。

    一蓬殷红的鲜血漫天飘洒。

    克罗克气极反笑,他向后踉跄了几步,刚一落定,口中已经喊道,“阁下果然好胆色!”

    刀光如雪,直奔前方。

    酒馆的大厅里瞬间哄喊起来。

    格罗斯在等,等克罗克的这群弱鸡手下出手。否则,刚刚那一记拳头之后,他还有后续一连串的招式。他擅长使用的不仅是刀剑之类常见的武器,还有空手的格斗。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除了他盗匪团内的少数一些同伴。

    装备,为了方便,他这次出行只携带了「霜寒长剑」、「荣耀的铁刺环」和「勇气徽章」,但这已经足够了。

    金属的嗡鸣。

    长剑出鞘。

    幽蓝的剑身刚一拔出,便可知道这绝非一件普通的货色。

    “卓越级的长剑!”

    酒馆大厅中有人正在惊呼,看来识货的人并不在少数。

    斜指,下挥。

    剑芒暗淡,深邃的蓝色细线从视野内一闪而过。

    叮叮叮——火花四溅,一片清脆响声。

    在格罗斯的身边,靠近他身前的刀剑都被这一剑崩出了豁口,唯独克罗克手中的那柄弯刀依然完好。

    【剑气斩】累积次数1/2。

    大厅另一角的“犬牙”奥涅神色郑重,他皱起眉头,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年轻佣兵的这一剑随意至极,可就是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击,竟将克罗克和他的手下齐齐逼退。

    他没有追击,只是低头看着手中的长剑。

    好整以暇,就像一位郊游的旅人般,丝毫没有对于眼前的局面表示在意。

    剑术?

    对了,就是剑术。

    “犬牙”奥涅作为一位四十多岁的退役佣兵,对于战斗方面的经验不可谓不丰富。他与“光头”克罗克的实力处于半斤八两之间,两人曾经有过几次私底下的交手,谁也占不了上风。

    可克罗克仿佛被中了术士的咒语一般,怔怔站了原地。

    那一剑,上头有着一种东西,叫做意境。

    大师级的剑术意境。

    换而言之,剑豪。

    如此年轻却声名不显的剑豪!

    奥涅远远望着年轻佣兵的身影,竟在记忆中找不到任何的印象。

    长剑再度挥起。

    克罗克举刀格挡,这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眼前年轻佣兵的剑术施展起来,轻灵、迅捷、诡异,又带着狠辣无比的气势,他的额头上顿时沁出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汗珠。

    “停——”

    他刚刚张口,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完整的语句,这一剑侧转锋刃点在他的右手手腕上,弯刀倏地脱手。

    兔起鹘落。

    弯刀落在了年轻佣兵的手中。

    紧接着剑锋上扬,抵住了他的喉咙。

    钢铁与肌肤接触,上头的寒意直沁骨髓。

    “光头”克罗克转动着眼珠,一时间内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

    这一次格罗斯没有选择杀人,在卡尔萨斯城内,杀人虽然容易,但是善后的麻烦却是不小——前世游戏中的任务也只是战斗,并没有要求杀掉这些地痞混混之类的货色。

    当小命被他人掌控拿捏的时候,一个人的胆气总是很容易失去。

    克罗克第一次发觉自己也是如此害怕死亡,他看到了年轻佣兵那双褐色的眸子,里头满是冷漠与麻木。

    像这样的眼神,恐怕这家伙杀人不在少数,早已看淡了生死。

    他觉得和这样的家伙发生正面冲突简直是天大的错误。

    克罗克正准备开口服软,而这时眼睛的余光却瞥到了奥涅带着一群手下正在靠近。

    “伊芙,也就是那个商人的女儿,她在哪里?”

    格罗斯冷声问道。霜寒长剑握在他的手中,手臂、手腕与手指都很稳,没有一点儿抖动。

    “她就在楼上的房间。”

    “没有受到伤害吧?”

    “没、没有。那个小女孩挺好的,我们抓住她只是为了伊格先生的债务。”

    “那么,债务呢?现在总共多少雷尔了?”

    格罗斯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一个高利贷者,但是具体的利息和本金,他并不清楚其中的计算方式。

    “本金五百雷尔,到今天为止,借款期限六个月零三天,伊格先生曾于两个月前归还了一千雷尔……”

    格罗斯的头脑虽好,但是短时间内心算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却是毫无可能,他沉下了面色。

    PS:第四更!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