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95 龙眼兄弟会Ⅳ
    “光头”克罗克正在悄悄观察。

    年轻佣兵的面庞上正在露出不快的神色。

    他赶紧换作了一副谄媚的笑容,“也就大概不到一千雷尔……”

    “等等,我听伊格先生说起,他欠你们的债务还有接近三千雷尔。”

    “那肯定是大人您听错了,或者那位商人先生记错了。”

    克罗克瞥了一眼抵在咽喉部位不到一公分的剑锋,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继续毕恭毕敬地答道,并且还用上了敬语。

    这样的状况让格罗斯很意外,不过转念一想,他觉得这也在清理之中。

    事情发展到如此程度,格罗斯发觉前世游戏中的任务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偏差。而这些偏差产生的最根本原因,则是双方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

    他眼下的实力比起当初的玩家角色已经强出了太多,以致在这座叫做“黑龙之眼”的酒馆内,完全成为了鹤立鸡群的存在。

    与任务的正主克罗克刚一交手,这种实力的差距便瞬间得到了体现,此时这位油滑的流氓头头正在以一种近乎于讨好的态度面对着他。

    令酒馆大厅内众多的围观好事者大跌眼镜。

    以及出乎意料。

    他记得“光头”克罗克当初面对就职等级不到LV10的玩家时可是非常趾高气昂的,说是嚣张跋扈也不过分,但是眼前这个男人,无论如何也无法与记忆中的那一形象重合起来。

    不过这种态度,谁又能确定真假呢?

    毕竟霜寒长剑顶在人家的喉咙上,随时可以切开那一段凸起的喉管。

    酒馆大厅内一片寂静,只有一些不多的脚步声音,墙壁的青铜灯盏正在燃烧,也许是棉芯上头沾染杂质的缘故,在油脂的浸润下烧出一阵阵滋滋的轻响。

    “龙眼兄弟会”的另一伙人,在“犬牙”奥涅的带领下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克罗克神情复杂地与奥涅交换了一个眼神。

    格罗斯面无表情。

    这两伙人团团将他包围在长桌一侧,但他并没有任何的担忧与畏惧,就如猛虎落入了羊群,绝不会生出丝毫的怯懦。

    他甚至放下了霜寒长剑。

    “带我去找伊芙。”

    他盯着克罗克的鼻子。因为刚刚那一记凶狠的拳头,“光头”克罗克被打出了大量的鼻血,此时那张暴戾的面孔挂着丝丝缕缕的红色血痕,多少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滑稽与可笑。

    可是,并没有人笑出声音。

    “黑龙之眼”的布局极有意思,与这个世界其他大多数的酒馆并不相同。它由好几个相互连通的大厅组成,当克罗克带着他穿过阴暗的长廊,走入另一座大厅时,光线突然变成了另外一种颜色。

    粉色。

    一种暧昧的颜色。

    空气中还飘荡着浓浓的脂粉气息和香水的味道。

    格罗斯不由耸了耸鼻翼,说实话,年轻的山民在这样的氛围下忍不住生出了敏感的反应。

    女人,许许多多衣着暴露的女人,看到“光头”克罗克与他的到来,一个个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搔首弄姿,抛起了媚眼。

    大厅被无数条粉色的帐幔所割开,而在这些轻薄如纱的帐幔后,则是一张张宽大的床。床是圆形的,在旁边还摆放着好几个柜子,可以朦胧看到一些古怪的小玩意。

    一些特殊的工具。

    脑子里某部分的记忆告诉了格罗斯这些工具的用途,他看了克罗克一眼。

    “大人,您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为你安排。”

    虽然格罗斯早已放下了长剑,但是克罗克依然保持着恭谨的态度,他的视线从这些女人的身躯收回,又回头悄悄打量着身后两步之隔的年轻佣兵。

    水杉街道的“黑龙之眼”是一处很有意思的地方,在卡尔萨斯城内,可谓远近闻名。

    赌博、酒精,当一个人的情绪由于这些外部的刺激变得亢奋后,这儿还提供了可供发泄的场所。总而言之,只要钱袋里带着足够的雷尔,在这座酒馆可以享受到极为尽兴的各种服务。

    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格罗斯感到自己的喉咙一阵阵发干,呼吸也略微变得急促。

    克罗克转身,嘴角勾起了一丝轻笑。

    在这座大厅内,这些女人身上的香水其实带着一种催、情的药物成分,一个生理健全的男人生出反应十分正常,尤其是这样血气方刚的年轻佣兵——

    可若是控制不住自身只顾尽情发泄的话,事后变得手足瘫软也很正常。

    对方很厉害,他不是对手。

    克罗克对此坦然承认,但这并不表示他无计可施——

    之前这位年轻佣兵狠狠折辱了他的面子,如果他就此上钩,克罗克非常乐意让他成为一位风流死鬼,砍掉脑袋后,再将这个家伙剁成碎肉渣子喂狗。

    身后的脚步变得缓慢。

    ……

    “犬牙”奥涅盯着克罗克与那位年轻佣兵远去的背影,他似乎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在“光头”克罗克近乎莽夫的外表下,他早已发现这个男人的内心极为阴险。

    不过身为“龙眼兄弟会”的成员,他并没有拆穿克罗克的心思。

    两人之间的关系尽管并不和睦,但是面对上门蹬鼻子上脸的那位年轻佣兵,他也乐得看到那个家伙去死。

    他和他的手下很快在克罗克之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墙角里的那位红发少女看到他身形落下,不禁全身微微颤抖。

    “米莉,过来。”

    奥涅向着那位少女招手,绿色的眼睛流露出饿狼一般的光采。

    他还用长长的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红发少女不情不愿站起了身子,但脚步却是未有寸步的挪动。

    “你在害怕我吗?放心,我对待女人绝对比克罗克更为温柔。”

    一旁的手下向着少女走了过去,而克罗克留在此地的人马则对“犬牙”奥涅怒目而视。

    “一个女人而已,克罗克不会小气的。”

    见到红发少女一动不动,甚至还在墙角蜷缩,奥涅直接站了起来。

    他扫视着身前所有的人。

    不得不说,“龙眼兄弟会”有着严密和森然的等级秩序,奥涅走到红发少女的身边,那些克罗克的手下被一只强壮的手臂推开,竟然没有一人作出实质性的阻拦。

    眼神这种东西,就算表现出极大的愤慨与不满,但这又能怎样。

    红发少女被奥涅一把抱在了怀中。

    酒馆大厅来往的人不在少数,可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奥涅将他一张丑陋扭曲的面孔贴近了少女的胸脯,然后,似乎是布匹“嗤啦”一声被蛮横撕裂的声音。

    少女痛呼,默默流下了两行眼泪。

    PS:第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